61一個大叔(下)
莫塵從昏昏沉沉中有點意識的時候,耳邊就聽到了兩個稚嫩的交談,莫塵想要起身看看是誰在邊上說話,聽起來像是兩個孩子.當然他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現在他到了哪里?是否逃過了追殺?

暈過去之前,他只知道自己出了深山,到了一個長滿奇怪果樹的地方,還沒看清楚周邊的環境,他便暈了過去,也不知道他暈了多久.無奈自己身體太過虛弱,內傷也很嚴重,即時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現狀,更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養傷,可現在也只能先調息.

莫塵感覺到自己的嘴里面有什麼東西,那味道,好像是人參?只是…是錯覺吧!莫塵想.

有意識不代表他醒來了,他首要做的就是讓自己清醒過來.莫塵的意識很快又沉入了昏睡,他的身體,卻按照著內力運行的慣性,在幫他治療內傷.

文欣猜測的不錯,莫塵確實是一個不簡單的人!

看著英子漸漸消失的背影,文欣輕歎一口氣,找了一個比較大,能夠藏著她身體的椰子樹,四處張望著,恩,絕對沒人的,躺著的那個不算.這已經快到中午吃飯時間了,要守著這個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大叔,她也只能從空間里拿水果填肚子了.

把當午飯的兩個蘋果拿出來,文欣這才腳步慢慢的挪到還躺在地上的大叔,以一個安全的距離,伸手探視中年男人的鼻息,恩,比之剛才渾厚了許多,這算是脫離安全了麼?她也不是很確定.

在十步遠的一顆椰子樹下坐下,無聊的撐著下巴,文欣眼睛不忘緊緊的盯著躺著的人,只要一有異動,她絕對第一時間在椰子樹後面藏起來.

沙灘很柔軟,比家里的木板床還舒服,可惜就是會弄髒衣服,不過…文欣看著躺著的男人,這樣放著,應該木有問題吧!

文欣有些小忐忑.

但是她並不是醫生,甚至連護士都不是,所有關于治病救人或者護理的程序,她一概不知道,能拿出人參給吊命,那還是因為她有一個空間.不然這人,她除了告知村里,還真的沒有辦法.

突然文欣想到自己闖入這個時空的詭異,頓時雙手合並,嘴里念念叨叨."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她不是不想救人,而是就不了啊.各路神仙,哈利路亞,這人可千萬別死了找我啊!"

想到這人要是死了,或者現在這人靈魂就在一邊看著她,文欣雞渾身一抖,立馬哆嗦著後退,轉身就藏到了椰子樹後面,但是一個頭卻又伸了出來,眼神頗為詭異的注視著躺在地上的莫塵.

兩只手緊緊的抓著椰子樹,嘴唇緊緊的抿著,天可憐見的,要不是天上的太陽老大,她立馬轉身回家睡大覺.真不是她膽小,而是她自己就是一個非類,不怪她要亂想的.

前世她的睡前故事,可都是鬼故事,而且身邊就發生過詭異事件,比如睡一張床上的姐姐,大晚上喊有鬼掐她,跟她換位置睡覺,之後,換她睡外面的時候,變成她被掐.

還有外公下葬的時候老媽見到小鬼搶供奉的雞肉,老媽一個人在家,晚上睡覺的時候見門邊有成人高的黑影向她走去.爺爺死後,一大家人聚在房間看電視時,聞到爺爺房間特有的味道.妹妹半下午的突見一個影子躥進牆里面,半夜醒來,一個小鬼在床上跳來跳去…我的個天,心髒都受不了.

一系列嚇人的事件,導致她越大這人就越怕鬼神,某個晚上突然想起的時候,那是一定得開著燈睡覺的.

這古代可沒有白熾燈,這,她今天回家不會做噩夢吧?不成,今晚回去她還是直接去空間.

想起昔日聽聞,文欣肝膽俱裂,整個人都不好了,她想跑,這個密集的椰子林,怎麼看怎麼陰森,她以前怎麼沒有發現?

可是看著那躺在地上的人,文欣還是挺著顫抖的腿肚子,整個人抱著椰子樹不撒手,她多想蹲著抱著自個兒,可她更怕某個瞬間,她抬頭看到不好的東西!于是文欣目光,就更加炙熱的盯著不遠處的莫塵了.

許是文欣的目光實在太強大,連已經沒有意識的莫塵,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一個小時之後,終于顫抖著睫毛,緩緩睜開了眼睛.

人一恢複意識,莫塵就感覺到了,那炙熱的視線,因為並沒有感受到惡意,所以本身就沒有力氣的莫塵,便沒有理會.

莫塵眼神迷茫的看著頭頂高大的樹,以及那樹上陌生的青色果實,昏迷前的情形再次躍入腦海,迷茫的眼神,瞬間暗淡下來,有一股憂郁的氣息把莫塵給籠罩起來.

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竟然會為了大哥,而置他于死地!大哥本身就是家族的繼承人,他從沒有想過要跟大哥爭那個位子,為什麼連他這個親兒子,親弟弟都要防備?還買通殺手殺人滅口?

想到自己的逃亡,莫塵隨之諷刺的一笑,這過往一切都將因為母親.兄弟的絕情,隨風消散.他活下來了,以後他只為自己而活.

他還是想要活著的,從死亡降臨的那一刻,他深切的渴望著,迫切的想要活著,為自己而活,自由的活著.所以他不顧一切的逃跑,求生的欲念,最終讓他逃過了追捕.

身上悲傷的氣息一散,莫塵疑惑再起,這是什麼地方?當初不顧一切的闖進了深山,最後被殺手逼入了懸崖,他以為他死定了,那些人也是這樣認為的吧!所以後來他沒有在遇到殺手?

可惜他掉到了萬丈深淵下的海里,幸運的沒有碰到礁石,但也因為猛然入水,還是從萬丈之高墜下,所以他還是受了嚴重的內傷瞬間昏了過去.從海里逃生再醒來是在一個礁石上趴著,四處都是山,他只能從山上出去.爬上山出來,他就因為內傷再次暈了過去,完全不知道他這是到了哪里.

內力運行非常滯澀,根本不足以幫自己療傷,看來只能吃藥了.他知道這是傷的太重需要好好養,莫塵抿了抿嘴,突然感覺到嘴里面有東西存在,舌頭一卷,淡淡的馨香傳來.

這?人參?莫塵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想起了之前昏沉之間的感覺,看來是人參無疑了.還有那遠處無法忽視的目光,是背後那個人給了他人參,救了他?可是為什麼不靠前?

就在莫塵還在懷疑的時候,那邊一直注視著他的文欣,雖然看不到莫塵已經睜開了眼睛,但是莫塵因為發現人參,而突然拳起的手,她還是注意到了,雖然不確定對方是不是醒了,但是她覺得有這番表現,估計也快了.

文欣完全忽視了,對方也可能是在做噩夢!

果然沒過多久,文欣就聽到了那邊的咳嗽聲,然後在她的目光下,中年大叔一手捂著胸,一手撐地,慢慢的起來了.絲毫沒有准備的,文欣的目光,與一雙疑惑的眸子相對!

文欣突然間就輕呼了一口氣,這個人看來不壞.但文欣也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雖然清楚的看見了對方疑惑的眼中,突然的詫異.文欣還是沒有從椰子樹後面出來.至于大叔為什麼會詫異,估計是沒有想到背後的人,居然是一個小女孩?

莫塵就是打著突然的動作,想要看看背後注視著他的人是誰,是不是對方救了他,所以他看似非常緩慢的起身,但是卻快速的轉頭,眼睛直直的看向了背後窺視的目光.

莫塵頓時詫異了,他完全沒有想到,背後的眸子,它的主人居然是一個,似乎只有三四歲的小女孩?

文欣錯開了中年男人的眼睛,被寬大的褲子遮住的腿肚子,微微的顫抖著,盯了那麼久,猛然放松下來.文欣才發現,她腿軟了,不僅如此,雙手因為太用力的抓著樹干,現在也乏力了,要不是她一直抱著椰子樹,文欣敢肯定,她一定呼悲催的趴地上的!

太丟臉了,太丟臉了,幸好這身子骨才是個小娃娃,要不然,噢,她沒臉見人了!

文欣有一種捂臉的趕腳,如果那大叔不是一直看著她的話,她絕壁會這樣做的!

莫塵坐在沙灘上,內傷本身就比較嚴重,原本他應該躺著更好,但是為了想要看看背後的人,他這才勉強的起身,這會兒才坐了一下,身體就有些受不住的疲軟了.

不過現在還不是完全能夠放松的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到了個什麼地方,從那個孩子的著裝,以及現在能夠看到的周圍環境,他似乎到了一個偏僻的山村?他需要確認一下.

"小姑娘,過來!"莫塵用自己全所未有的溫和的語氣,對文欣說道!

文欣被莫塵突然的開口嚇了一跳,男人的聲音有些沙啞,可能是長時間沒有喝水的原因,也或者是因為他身體受傷的原因.不過雖然莫塵自認為他表情語氣溫和,但是在文欣看來還是有狼外婆的感覺!

一時間,文欣躊躇了,不僅僅是因為對方有可能對她不利,更主要的是,她真的腿軟了啊,這一走不就露餡了.不過,之前胡思亂想心里面的陰森,倒是因為對方的醒來,而消散了許多.

莫塵輕易的看到了文欣眼中的遲疑,心下不禁有些黯然,他應該知道的,在家里的時候,他就不怎麼受孩子們的歡迎,他還以為是受了家里長輩的原因,原來外面的孩子也是懼怕他的?

等文欣腿不是那麼軟了,那邊莫塵已經低落了還一會兒了.

文欣左看看右看看,最終還是一步一挪的,走到了莫塵不遠處,眼睛審視的打量著眼前這個,貌似真的已經沒有戰斗力的大叔.

"大叔,您是從大山出來的麼?怎麼暈倒在椰子林啦?"雖然她很想做出崇拜的眼神,以模糊對方對她的懷疑啥的.但是沒有辦法之前,她的態度已經顯示了自己對對方的懷疑.所以,現在麼,只能祈禱對方至少要是個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