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一個大叔
"英子哥哥,妞妞臉上有什麼東西麼,你一直這樣看著我?"從王家一路回來,英子這孩子就用星星眼的看著她.咳咳,她可以理解為那是崇拜的小眼神?為了自己好,還是別讓這孩子再這樣看下去了吧!

英子崇拜的看文欣,肯定的點頭道:"妞妞,你真是太厲害了,居然敢那麼跟王爺爺說話,就是哥哥都不敢呢!"剛剛見妞妞那麼大膽的跟王爺爺爭執,他真的嚇一跳呢!沒想到王爺爺居然沒有打罵妞妞,最後居然笑著送他們出來呢!

文欣嘴角一抽,果斷的轉移話題,"英子哥哥,你不是要吃好吃的麼,來,這個給你!"文欣把英子帶到廚房,假裝從放碗的壁櫥里面,拿出一個油紙袋,遞給英子.

那是一袋子炒豆子,她自己在空間無聊的時候做的,油紙還是上次買棉被的時候買回來的呢!她就知道這個東西有大用處.

"豆子?"英子開心的接過呆子,迫不及待的打開,看著那一顆顆圓潤的豆子,英子眉頭一皺,怎麼跟以前吃過的炒豆子不一樣?試探性的拈出一個丟到嘴里,英子頓時享受的眯起了眼睛,"嘎嘣"一聲,豆子就下肚了,接著就一個接著一個往嘴巴里面丟.

文欣也看著眉頭一皺,轉身給英子到了一碗水,"你別吃那麼快,小心噎著,還有吃一點就好了,別全部吃了,會上火的."

她的炒豆子是用豌豆炒的,先泡好再蒸熟曬干加調料給炒的,香脆酥,她自己都忍不住多吃,也難怪英子就差把豆子都倒進嘴巴里了,不過吃多了還是不好.

"妞妞,這豆子真好吃,是文奶奶做的?"英子眼睛期盼的望著文欣,那意思是他還想要.

文欣搖頭,"不是,這是我自己做的,好吃吧!你要是喜歡,中午回去的時候,我給你帶回去一些,也給王伯伯還有其他哥哥們嘗嘗!走唄,我們去趟椰子林弄幾個椰子回來吃!"

英子顯然也是想吃椰子的,所以很嗨皮的跟在文欣的後面,那一副跟屁蟲的姿態,完全是把兩個人的年齡對換了過來.不過也難怪了,誰讓文欣確實是比較老呢!

到了椰子林,文欣之前朝最里面走去,只從村里面的人知道這椰子也能吃,更能賣錢之後,這椰子就遭了殃,因為文欣之前有說這個東西好保存,所以但凡能摘的都給村民們摘了回去,可以慢慢吃慢慢賣.就是以往掉在地上的,也被節儉的人家撿了回去,還能吃的就吃,不能吃的就留下椰子殼,這東西還能裝不少東西呢!

這前面的樹,文欣壓根就不用抬頭也知道,絕對是沒有熟果子了,也不知道這最里面會不會留下一兩個.

"妞妞,看,那是啥?人?"

就在文欣瞧著頭頂,想仔細找出一個能吃的椰子的時候,身邊的英子突然躥到她的身後,只露出一個頭,一手顫抖著指著他們右邊某處.

文欣被嚇了一跳,但聽英子的話,也顧不得先緩緩心跳,朝著英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見離他們不遠處,一個俏似成年男人的身體,直挺挺的趴在地上,連剛剛英子那麼大的聲音也沒有絲毫反應.

文欣臉色頓時嚴肅起來,那個人的穿的是長衫,不是他們農村人平時為了方便干活的短衫馬褂之類,而且即使離的有些遠,文欣也看到了那人衣衫有好幾個明顯是刀劍割破了的地方.

這人危險!

拍了拍英子的肩膀,安撫被嚇到的小家伙,"英子,你退到後面藏起來,我沒叫你你就不許出來知不知道!"

英子看看遠處的人,又看看文欣嚴肅的臉,聽話的點點頭,向後面跑去!

讓英子又退遠了也在椰子樹後面藏好之後,文欣自己撿起地上的一根枯樹枝,腳步緩緩的朝著那人走去.

她並不善良,但卻也不能眼看著人有人遇難,而不幫忙.她不期望自己遇到個大善人,但至少也希望眼前這個,別是個隨便殺人滅口,恩將仇報的家伙.

終于走到那不知有沒有死翹翹的人,十步遠的地方,文欣自己也慢慢的趴地上,用手上剛好能夠探到那人的樹枝,朝趴著的人探去.

不是她膽小,實在是小說有寫,但凡這樣貌似被追殺,然後力竭,身死,昏迷等情況,要麼那人已經沒有威脅,要麼就會當你是敵人,反射性的來個暗器什麼的,那就換你自個兒死翹翹,她可不想冤死,所以還是躺著用樹枝探探,小心為上啊.

戳戳戳,恩?沒反應,在戳戳戳,還是沒反應?文欣眨眼,那這人要麼死透了,要麼真暈過去了.

不再猶豫,文欣麻利的起身,跑上前,隨便瞄了一眼,文欣就確定這確實是一個男人,還是一個魁梧的男人.文欣快速的在男人身上摸了一把,當然這不是調戲,而是確定這人身上有沒有什麼危險物品.

身上腰側皆沒有文欣所想的軟劍鞭子什麼的,但到男人的鞋子時,文欣分別在一個鞋子里面摸到了硬硬的東西,抽出來一看,居然是兩把鋒利的長匕.給男人收身之前,文欣有看過英子並沒有看向這邊,于是文欣毫不遲疑的把這兩把匕首收到了空間里面.

艱難的把人給翻過來,這一個明顯健壯的男人,好在文欣的力氣也經過專門的訓練,不然這大個子,文欣還真沒力氣翻過來.

確定這人胸前也沒有危險物,文欣這才一手探到男人的鼻翼,一手壓在男人的胸口.還有氣,不過很微弱,一下有一下沒有的,胸口仔細感知也有搏動,看來這人是暈過去了.

這個時候文欣才有時間仔細查探男人的穿著,之前只看到男人的背部,現在把人給翻過來,文欣才發現這人前面衣服被砍的更厲害,但是奇怪的是,居然沒有流血?難道這人穿了那種防刀劍的軟甲什麼的?如果不是後面還有一個英子看著,文欣還真想扒開來看看,不過從割破的那些痕跡看去,里面一抹白色,也讓文欣有些確定了.

這人危險不危險還不知道,但是絕對不簡單啊!文欣神色更加的凝重,眼中有一絲不確定.她不確定要不要就這個男人,文欣內心升起一絲不安!不過很快就搖了搖頭,輕呼一口氣.

這衣服雖然不能扒,男人遮著臉的頭發,應該可以看看吧!總要滿足一下她的好奇心不是.文欣挑眉,毫不在意的扒拉開男人遮著臉的頭發.

這是一張還算英俊的臉,比較方正硬朗,看臉,應該是大叔級的.不過此時這人一臉的蒼白,眼底一片烏青,尖瘦的下巴也長了不少胡茬,顯然這人已經長時間沒有休息了,就是昏迷著這人也死死地皺著眉頭,似乎有什麼困擾著他.

看著地上的男人,文欣有些為難了.

這人既然沒有外傷,那就可能是受了內傷?不然氣息怎麼那麼微弱,可是這外傷好辦,這內傷她也不會弄啊.這人如果不管不會就這樣死了吧!

山海村背靠大山,還有海,出村也只有那麼一條路口,這人明顯就不是孫家屯那邊過來的,現在又在椰子林這邊,難道他是穿過大山?還是這邊上的海洋?文欣看了看離男人不遠的大山,又看了看側邊的峭壁,神色莫名.

想到還在不遠處躲著的英子,文欣偷偷的從空間里面拿出一根人參,用匕首切下兩片,掰開男人的嘴放進去,至少先保住這個男人的命再說.

想到自己的決定,文欣跑到英子的藏身處,對英子說道:"英子,那兒是一個叔叔暈倒了,這也快中午了,你自己可以回去嗎?我要在這兒看著,等叔叔醒來我在回去,不過你回去之後,不許把在沙灘上發現一個人的事情,說出去知道嗎?"

"為什麼呀?我也要在這兒等著.妞妞為什麼我不能跟大家說,咱發現了一個叔叔?"

英子現在已經不害怕了,不過因為文欣之前的話,所以還是聽話的站在椰子樹後面,這會兒文欣回來讓他先回去,英子就有些不怎麼樂意了.而且為什麼不能把發現一個暈倒的叔叔告訴別人?英子疑惑.

"誒,英子哥哥,這個叔叔不過是天氣太熱了才暈過去的,有扭扭在這兒看著就可以了,妞妞家那麼近,很快就回去了.可你家可是很遠的,出來的時候傅奶奶還讓你早點回家吃午飯的,要是你不回去,以後傅奶奶就不讓你出來了,你以後出不來,妞妞有好東西就給不了你了啊."沒辦法只能用好吃的威脅了.

英子一聽以後可能沒有好吃的了,頓時搖頭,"啊?那我不留下等叔叔醒來來了."雖然選擇了回家,可英子還是有疑惑,"可是為什麼我們不能說這個叔叔暈倒了?"他想跟鐵蛋哥哥說,他們救了一個叔叔不行麼?

"當然不能啊,我看這個叔叔可是從大山里面出來的,大山那麼危險,我們都不許進大山的,叔叔肯定不希望別人知道他進了大山,要是別人知道了,那叔叔就要被他爹娘打屁股,罰不許吃飯了,多可憐啊,咱要給他們保密."這些威脅可都是平時村里面的人,為了防止家里的孩子偷偷上山,天天都要說好幾次的.希望對英子這小鬼,會同情那大叔吧!

果然英子一聽,頓時想起了自家哥哥跑大山上被爹爹知道後,被罰的情景,臉上就露出了同情的表情,堅定的點頭道:"原來這叔叔是偷偷上山了呀,那我就不跟別人說了,那好吧,我就不說了,我會幫叔叔保密的,那妞妞我就先回家了啊."

看著英子離開的背影,文欣抬手擦擦根本就不存在的虛汗,唉,她找那麼多借口,說那麼些謊容易麼!

因為不確定這個男人的屬性,所以文欣是絕對不會把這個人帶回村子的,要是救了一個殺人狂魔,那不是給村子帶去災難麼?她可不想毀了現在甯靜安詳的家園.

可已經決定了不告訴其他人,要是這男人一直昏迷可怎麼辦?不能就讓他一直躺在這沙灘上吧.這里背靠大山,肯定是有野獸下山的,要是這男人晚上還不醒,放著的話,有可能被野獸啃了的吧!

但是這人她要帶回家去?怎麼帶?拖麼,文欣為難的看了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雖然空間能夠實現轉移,但是即使這種情況,她也不會暴露空間的.唉,暫時也只能在這邊等著了,看看這人會不會醒吧!要是晚上還不醒,到時候在看,大不了讓孫孝泉把人拖回家吧!恩,要是這人醒來是個不好的,她就把他丟空間里面的海里面去,淹不死他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