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床是必須的家具
從村長家出來,文欣身後就多了一條尾巴,自然就是英子小蘿蔔!

從傅奶奶那里文欣知道,在山海村上等良田只要5兩銀子一畝,中等的3兩,下等2兩,沙地坡地1兩銀子一畝,山地是20兩50畝,也就是這山地一次就要買上50畝,才給賣.比起別個地方便宜了跟多,這是因為山海村很偏遠,幾乎沒有人會到這里定居,所以價錢要便宜,那些越靠近鎮子,城市,京城的地方,距離越近價錢就越高.

交通好的地方,就是山地也是不便宜,因為大城市的大戶人家,不都是會買莊子的,不少莊子上可有不少山地拿來種果樹,所以那些山地都能夠跟鄉下的中等田相比了,當然不管價錢如何,都是要多少畝才給賣,定這麼一個規矩,主要是買少了國家不賺錢.

山海村因為原本就是因為外來人口遷移,慢慢發展成為一個村,國家為了鼓勵村鎮的發展,對于新村多有優惠.山海村里面的田地都是先輩們開荒出來,天元國,也就是山海村所在的國家有過規定,百姓新開荒來的田地免三年的稅收,三年之後百年之內都只收一半糧食稅.當然跟土地各地價格不同一樣,這個政策,也是各有不同規定,這是針對跟山海村一樣,這麼偏遠,除非被逼無奈否則沒有人會落戶的地方,如果是其他地方就沒有這樣的優惠了.

還有這些先輩們開出來的田地,買賣之後田地就歸所在村子所有,作為國家公共財產,再耕作稅收就要按國家規定上繳,買賣得來的銀錢一半歸村子,一半上繳衙門,後面這個就是全國共通的了.

文欣還從傅奶奶那里得知,山海村建村其實也就82年,也就是說還有18年的福利可享.但是呢,傅奶奶還說了,山海村土地並不多,能開出來的土地,經過那麼多年的發展,都被先輩們開完了.

也因為有了後面的政策,所以山海村的村民都很珍惜祖輩們留下來的土地,輕易不會出售,除非要到別的地方發展,但這空出來的土地,也很快就會被其他村民砸鍋賣鐵的買走.要知道山海村的能耕作的地可是很少的,誰都希望自家能夠多那麼一分地.

這樣山海村也就沒有空閑的地,也就是說,文欣家沒地可買,不過這荒山倒是不少,不過傅奶奶可不贊同買荒山,這山頭買來做什麼?跟大戶人家一樣種水果?別開玩笑了,種來賣賣的出去?又賣給誰?

文欣靜靜的聽傅奶奶說,並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只從傅奶奶話里面,獲取想要的信息.田地是一定要買上一兩畝的,既然已經沒有空田地,但是有錢還不能別人手上買?就算真的沒有,文欣覺得,要是把家里周圍都平整了,除開宅基地,也能開出兩畝地來,就是沒有那麼多,她也要把屋前屋後的小山包給平整了去.不過這工程就大了些.就需要花錢請人干了.

想想到時候院牆一闊一圍,在把家門前的河水引上來,奶奶就能在家干活,更合文欣的心意了,至于想種棉花的山頭麼,屋後不就連綿這幾座山頭?

文欣的算盤嘩啦啦的響,越想越覺得這樣不錯,傅奶奶說要建孫家屯那些磚瓦房,在鄉下特別是向山海村那麼偏遠的,所有材料什麼的加在一起也就幾十兩,最多不過白兩,這些銀子還是因為村子偏遠,材料運進來要花費不少.

"妞妞,你這是要去哪兒,咱去找哥哥們玩麼?"英子跟著文欣出來,但一直沒有聽到文欣說話,他跟著文欣許久,最終還是疑惑的開口.

文欣這才想起,還有一個小蘿蔔跟在自己的身後,心下有些愧疚自己的忽視,道:"英子哥哥,妞妞要去王爺爺家,讓爺爺給妞妞做兩張架子床,然後你跟我回家,我給你做好吃的?"文欣對小蘿蔔開始誘惑,真的不是她懶,真的,誰知道二狗子他們跑去哪兒玩了,所以還是不要盲目的去找了吧!

雖然上樹摸鳥,下河摸魚很好玩,但是悲催的山海村山是深山,河是深河,小山木有鳥蛋,淺河木有魚,連螺絲都沒有,海灘是好玩,但也經不住天天去不是.唉,還是回家洗洗睡自在喲.

"好吃的?"英子沒志氣的吸溜一聲口水,至今在文欣家吃過少少的幾次,但不能否認的,都是好吃的,所以一聽文欣要給他做好吃的,英子哪里還記得找哥哥們玩?立馬狂點頭,"好呀好呀,那咱快去王爺爺家,然後去你家去."這真是一點也不擔心文欣會忽悠他.

文欣狡黠一笑,至于啥好吃的,簡單!

"王爺爺,王爺爺在家嗎?"文欣站在王家門口,雖然現在是農忙時間,但是像傅奶奶,王爺爺這樣歲數大了的老人,一般都在家里幫忙帶孩子,做做輕省的家務活,特別是王爺爺還是木匠,沒有必要出門,更是呆在家里面.

文欣話落,不一會兒就聽里面傳出沙啞的男音,文欣聽過,正是王爺爺.

"誒,來咯,這是誰來了?"王爺爺打開院門,就見文欣和英子站在門口,他有些詫異,雖然之前聽聲音很稚嫩,但也沒有想到會是文欣這個少見到的小姑娘,沒辦法誰讓文欣太宅了,幾乎不出門,要不是村里都知道有那麼一號人,還真沒有人會記得村子里有文欣存在.

"王爺爺好,王爺爺在家呢,是我妞妞!"文欣禮貌的問號,說實話,對于長輩,不管歲數幾何,她心里都有些怵,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前世爺爺,老爸和叔伯,還有那些她的各個老師們的影響.

"喲,是妞妞和英子呀,咋,找爺爺有事兒?進來說?"王爺爺看著兩個娃娃,慈祥的笑著讓開了路.

"王爺爺,妞妞想找您給做兩張架子床,不知道爺爺有沒有時間,妞妞也不是很急的,爺爺可以慢慢做,成不?"要是她的那些姐姐真的回來了,在現今沒有多余房間的情況下,奶奶勢必會把柴垛房給收拾出來,這床是必須的,家里那張破木板,她可是忍了很久了,這被子她可都給買好了,沒道理這床還不舍得.

"哦?妞妞找爺爺做床?"不怪王爺爺驚奇,拿誰碰上個小娃娃說要給做家具,也得奇怪吧.不過也有可能是文奶奶交代的,他也是知道文奶奶出門去找三可憐的孩子了,于是王爺爺問道:"是奶奶讓你過來找爺爺的?"

"不是爺爺,是妞妞自個偷偷來找爺爺的,妞妞之前賣海帶龍蝦粉有存了錢."說著假意的從胸口拿出一兩銀子,遞到了王爺爺面前道:"諾,王爺爺,這些銀子夠不?妞妞擔心奶奶舍不得花錢,姐姐回來後又拿木板當床,聽村里的嬸嬸說,姐姐是去的大戶人家干活,吃住都比家里好,也不知道回來睡木板床會不會不喜歡,所以妞妞就來找爺爺給做兩張簡單的架子床,可以不王爺爺?"

文欣倒也真的擔心,那幾個見過了繁華的姐姐們,願意不願意跟奶奶回來過苦日子,特別是大姐,走的時候她已經懂事了,不知道怨不怨自家爹娘把他們給賣了,會不會怪奶奶現在才去找她們,要是他們心里真的有了疙瘩,對奶奶表現出來,奶奶會不會傷心.

她不管那些姐姐們怎麼想,有什麼怨恨和疙瘩,只要不讓奶奶傷心,她也願意好好跟她們相處,送她們出嫁,置辦豐厚的嫁妝,給她們一個體面.要是她們沒有其他的心思,那就更好辦了,感情總會處出來的,大家相互幫襯,相互扶持,總能過上舒心幸福的好日子.

看著文欣真摯的大眼睛,以及浮于表面的擔憂,王爺爺一時間哽住,不知該說什麼,最後也只是憐惜的摸著文欣的頭,道:"誒,不就是木板床麼,爺爺兩天就能做好了,不過用不著給爺爺錢.這木材都是山上到處都有的,叫你王叔叔上山砍幾顆樹也就是了,王爺爺也就是動動手的事情,就是你福子哥哥,柱子哥哥也都能給你做.這錢吶妞妞收好咯,等你奶奶回來就交給你奶奶知道不."王爺爺也是擔心文欣還小,會把這錢弄丟了,這可是一兩銀子,也不知道妞妞這丫頭花了多少時間存起來的.

說起來,現在村里面家家都好過了些,還是這孩子的功勞呢!以前那沙灘上爬來爬去的小東西,誰會去撿回來吃?就是那菜葉子,也都懶得撿回來喂雞,哪成想,這孩子得了哪個的眼緣,教了她吃那些個東西,還拾掇了拿到孫家屯雜貨鋪去賣了錢.是個有福氣的娃子喔!

別看他跑平時都呆在家里面,但要說這個村子,有誰是他不知道的,怎麼就不知道這村里有這麼一個神秘的,懂那麼多東西的叔叔?那人必然是外來的,而且還是大城市來的,不然也不會懂那麼多.只是不知道怎麼來了村子,見了妞妞這娃,就合了眼緣,教了妞妞那些.

文欣一聽就知道王爺爺這是要幫襯她跟奶奶,文欣怎麼能同意,本身她就不缺錢,又為了不暴露自己,裝乖賣萌的,算得上是欺騙了,哪里還能讓本身就不富裕的王爺爺吃虧?頓時搖頭:"那哪兒成呀,奶奶說了王爺爺是手藝人,就是靠這個吃飯的,要是妞妞不給錢,爺爺不是沒錢吃飯了,奶奶知道了定要罵妞妞了,不成不成,要是爺爺不收妞妞的錢,妞妞就去找別個做去了."

最後還是文欣耍賴賣萌加威脅,一老一小討價還價,看的一邊的英子都目瞪口呆,這才讓王爺爺勉強只收了80文.而原價是200文,100文一張架子床,可見文欣是得了多麼大的便宜,這也讓文欣暗地里決定以後多幫幫王家.既然是手藝人,那以後就多拿些現在家具的圖紙來給王爺爺好了.她記得空間里面有一本家居雜志,雖然那本雜志寫的是室內裝飾,但是里面的擺設,可有不少的家具,到時候她給照搬出來應該可行.

文欣自然也是知道福子和柱子已經能做這些木工活了,來找王爺爺,但王爺爺年紀畢竟大了,王奶奶是不會讓他動手的,最多是讓一邊看著,之所以沒有直接找福子柱子,主要還是尊重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