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去孫家屯拿東西
其他回去的小伙伴們,自然也是各家人手一只碗,帶著成品的冰塊回家去了,想也知道這對他們的沖擊,不過因為其他人不知道,一時也沒有想到那麼遠.用冰給魚保鮮,所以即使有沖擊,其實也不怎麼在意.

倒是村長家,鐵蛋離開的時候,文欣特意跟鐵蛋交代過,所以村長家的激動其實跟孫家是一個樣的,甚至村長更甚,他想到了自己作為村長的功績,這硝石制冰的法子,一旦上交給官府,這可是天大的功績,可想而知山海村會有怎樣的變化.就是不說山海村會得到怎麼樣的獎賞,就是他自己,那也是天大的利益,說不定,下一屆的村長還是他們家出.這得多大的榮耀.

村長激動了興奮了,更激動興奮的確實王福安幾兄弟,作為最敢拼敢闖的男人,他們不畏懼大海,制作了木船就出海了,每次收獲都是非常大的,但是奈何天氣的原因,這新鮮的魚根本就保存不下來,只能用大量的鹽醃制,可是再怎麼樣,哪里比得過新鮮的?這無一不是遺憾,但是現在,有了大量的冰塊,還擔心吃不上新鮮的海魚?就是他們山海村離鎮子再遠,有了這個方法,還怕他們的海魚賣不出去?

不說這些人興奮激動,就是文欣也興奮激動了.趁著家里就她一個人,文欣拿出了自己的高玻璃杯,專門用來喝奶茶的那種厚玻璃杯,弄了一杯水果沙拉,坐在院子門口吃的很嗨.她倒是想做在院子大樹底下來著,但是院子里最大最茂盛的就屬柿子樹,但柿子樹上專門長的一種能蜇人,讓渾身起癢包的毛毛蟲,她可不想不知不覺就著了道,不然撓也給自己撓死去,這里可沒有牙膏,也沒有風油精這些東西給她治了.

前世小時候,她就好幾次摘柿子,被那幾乎跟樹葉子一個顏色的毛蟲子給蟄過,最嚴重的一次就是被蟄了一下,卻蔓延了全身的癢包,那簡直就是渾身都沒一處好的,那癢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撓的她全身都是血絲,她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還是老媽發現了,抓著她到了魚塘,整個剝光了給弄進水里面,拿了牙膏給她洗,折騰了一下午,才沒有那麼受罪.

想到這里,文欣就渾身大了一個顫,她也在自家這個柿子樹上仔仔細細的看過,似乎並沒有發現有這個蟲子的跡象,不過她可不會放松警惕,以前不也是仔仔細細的看過,也是沒有發現,但不還是被蟄了?

也不知道為啥這從空間拿出來的柿子樹,種這院子都好幾年了,之前還以為都快結果了的,哪知道這兩年來都沒有結果,只開花結了小小的柿子頭,但是很快就會掉光,也就今年碩果累累,再過三個月也就能夠摘了.

看著一樹的柿子,文欣想著到時候叫小伙伴們來一起幫忙,唉,鐵蛋家的從山上移植下來的柿子樹,中間只隔了一年,去年又結了果,倒是比她家的還快.家里沒有沒有大的缸,也不知道到時候奶奶舍不舍得買大缸,要是不舍得,這麼多柿子可能怎麼弄?她雖然也喜歡柿餅,但是鹽水浸泡的脆柿子她也是很喜歡的,相信也很受歡迎,這樣是沒有大缸,只用小壇子弄幾個,可怎麼夠?

算了,反正還有好幾個月,到時候再說唄.這冰都弄出來了,還怕進不了錢?家里也是要買水缸的,錢足夠了,奶奶也是會買的吧!文欣拍拍屁股,把被子送回空間,家里鴨子這兩天都忘了拾鴨蛋,可別讓那鴨子抱窩了.

想起家里的鴨子,文欣就又抑郁了,因為家里沒有糧食,雞鴨多吃海帶之類的蔬菜而沒有主食,也容易生病,所以當初12只鴨子,留下7只,加上後來她央求的孵出來的三只母鴨子,家里就再也沒有增加過數量,就是家里面的雞,也還是最初的數量,要是家里面有足夠的糧食,還怕養不起多的雞鴨?要是雞鴨多了,做成了養殖,她還愁家里富不起來?可惜,她雖然可以偷偷喂雞鴨吃飯,但是奶奶不知道,于是最後也只能這樣了.

哼,現在姐也有錢了,等家里翻新了,還有剩余,她就要把豬圈啥的都給弄起來,家里沒啥勞動力,她也不想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勞作,地什麼的種上個一畝三分也就夠了,能多養雞鴨牲畜也是能養活人的.還更賺錢.

文欣轉身就像會房間去空間,猛然間想到什麼,腳步一頓,我個去的,昨天買的東西,不知道這個時間孫叔他們回來了沒有?文欣也不想其他的,立馬出門鎖了院子,朝著孫家跑去.

不過跑到半路,文欣又突然停了下來,這個時間家家戶戶都在吃午飯,她這個時候跑過去,不好吧!得,還是慢慢的走過去好了.

文欣到了孫家門口的時候,孫家已經吃完飯了,孫孝泉不知道要做什麼正好從里面出來,正好和文欣碰到.

見文欣往他們家來,孫孝泉迎上去,詫異的說道:"妞妞,你咋來了,是有什麼事情麼?"

"是孝泉哥哥呀,我來找你和孝敬哥哥幫忙,孝泉哥哥你有事要忙麼?"別呀,她能找的人不多啊,也就孫家和村長家.

"沒事兒,我出來散散步,這不是你把冰給搞出來了,我這正打算散完步,就去村長家去看看,妞妞你有啥事兒就說,我這就進去叫你孝敬哥哥."

文欣有些臉紅,不好意思的說道:"嘿嘿,我這不是讓孫叔幫我帶了些東西,我一個人拿不了,所以想讓你和孝敬哥哥,幫忙跟我去孫家把東西拿回來唄!嘿嘿!"

"咦?你啥時候讓孫家給你帶東西了?難道是昨天?"孫孝泉倒是不好奇文欣賣了什麼,倒是想起了昨天文欣不在家的事情.

"嘿,不是昨天,是大前天去的,所以前天咱去鎮上,我就沒有買那些被子這些不好拿的東西,昨天去看,才知道孫叔孫嬸要今天中午才能回來,所以我想趁著現在大中午,你們都沒有出去干活的時間,去孫家取東西!"唉,謊話可真不好說啊!一個謊話要千個慌來圓!

好在孫孝泉也沒有去懷疑什麼,本就是別人家的事情,就算真的懷疑什麼,也不會去計較,再說了孫孝泉也不覺得文欣有什麼好隱瞞的.幫忙還是很樂意的.

"嗨,還以為你有啥事情呢,沒問題,等會兒,我進去叫孝敬."說著就又進了院子,不一會兒,就帶著孫孝敬出來了,孫孝泉還擔著一對籮筐.

孫孝敬一出來就大笑著道:"妞妞你買了啥?居然要我跟孝泉一起幫你去拿東西?看哥哥帶了兩個籮筐,不知道夠不夠裝?"其實是因為了解到文欣叫了兩個人,所以猜測東西可能還有些多,就單那被子,就要占個大位置了,所以孫孝敬倒是很認真的問文欣連個籮筐夠不夠,不夠就在擔一對也是可以的意思.

"沒啥,就是棉被和布什麼的,這不是姐姐要回來了,家里那個樣子,我就自作主張給先買回來,不然奶奶回來說不定得忙."文欣又想了想自己買的東西,覺得一對籮筐加上孫孝敬其實也夠了,就點頭說道:"夠了,咱快些去吧!你們下午還要干活,可不敢耽擱太多的時間."

孫家兩兄弟想了想還真是,因為知道文欣自己有私房錢,倒也沒有懷疑文欣哪里來的錢買那麼多的東西.

"嘿,那有啥,地里的活又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干的完的,遲了就遲了唄!"

"謝謝孝泉哥哥,孝敬哥哥!回來妞妞請你們喝糖水啊!"其他的她也表示不出來,也唯有說聲謝,然後小孩兒口氣說請吃糖水了.

三個人很快就到了孫家屯,孫叔樹嬸果然回來了,還遲了早飯,見到文欣來了,就高興的迎了出來,文欣的東西,他都給放在了收貨的架子上,很顯眼,文欣一眼就能看見自己買的東西.

"孫叔,你回來啦,咋不見嬸嬸?這是孝泉哥哥和孝敬哥哥,他們幫我來搬東西的,孫叔這就是我的那些東西了?"

"是啊,也剛回來不久,你嬸坐車累了在後院休息呢!你這兩個哥哥看著不錯,是個好小伙子.來,這就是你的東西沒錯了,過來看看對不對,叔有沒有漏下什麼,少了啥,你跟叔說,左右不過在鎮上的雜貨鋪,叔還能再給你帶回來!"孫叔看著文欣介紹的兩個少年,看著兩個孩子健壯的身子,贊賞的點頭,自從他家開了雜貨鋪之後,家里的田就租出去讓別人種了,不過到底是農家,還是喜歡健壯的男孩子.

"呵,孫叔那麼細致的人,還會丟東西?我給看看,咋沒少?看叔竟愛說笑."孫凱嘿嘿笑著,沒有回話.

得知這些都是文欣買來的之後,孫家兩兄弟還真被文欣給嚇了一跳了,這三床大棉被,頭枕枕套被單床單,還有那幾尺棉布,這也太大手筆了.兩兄弟對視一眼,皆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以及深藏的羨慕.但是沒辦反,誰讓他們人多,即使他們也賺了不少錢,但是一大家子一分,反而比不上文欣祖孫兩個人生活富足了.

不過雖然內心震動,但是兩兄弟還是沒表現出格,幫忙把文欣的東西整理,放在籮筐里,一頭一床被子,然後其他的放在上面,還剩一床被子,就由孫孝敬抱著,這大中午的也沒有人出門,回去的時候,倒也不怕村里有人說閑話.

"叔今天就不呆了,哥哥們下午還要干活,妞妞就先回去了,也好拾掇一番屋子."見東西都弄好了,文欣也就跟孫凱告別離開.

"妞妞,你咋買那麼多東西,這得話多少錢?看這被子都要了三床?"等走出了孫家屯,孫孝敬才開口問道.

"唉,花再多錢也得買啊,姐姐要回來了,這衣服不得再做?睡覺不得有被子?還有奶奶說了想要舅公來跟我們一起生活,這家里也有來錢的路子了,一家人在一起也好扶持.我就是擔心,家里就這麼一個能住人的房子,到時候這人可咋住,看來得建房子了,但家里這錢可不夠,真不知咋辦好."

身上有幾百兩銀子的事情,除了奶奶她是誰也不會說的,雖然孫家很好,但是有了比較就會有隔閡,她可不想引起兩家的隔閡,而且防人之心不可無,她也沒有辦法更沒那膽量,拿金錢去衡量人心,反正能幫的她都在幫忙.最後生活會被他們過成什麼樣,也就他們自己了,她能做的也就只有這樣.

孫家兄弟同事沉默,文家的情況他們還不清楚?但是清楚又如何,他們根本就沒有幫忙的能力.最後也只得說道:"誒,妞妞不著急,會有辦法的."

文欣點頭,"恩,我知道,我不急,急也急不來!"

孫家兩兄弟把東西給文欣送回家,看著這五年來都沒有變化的破舊房子,心里面對文欣和文奶奶就更加同情了,在聯想到文奶奶現在出去找,那被李家叔嬸賣掉的三個孩子,加上聽到文欣舅公要來,又想到文奶奶也不可能放任幾個嫁出去的女人,這日子比起他們家來還要沒有奔頭.但他們又不能說什麼,最後兩兄弟只能歎息著離開了,想著要是以後自家生活好過了,就幫幫妞妞.

孫家兩兄弟走之前,文欣還真請兩兄弟喝了糖水,還是冰糖水,冰麼,自然說是上午弄出來的.糖?奶奶買的唄!

送走了孫家兩兄弟,文欣進了房間,看著被這些東西就擠得沒有落腳之處的房間,暗自握拳,她一定要在奶奶回來之後,讓奶奶找村長買了這一片的地基,做大房子,不管房子如何,反正她一定要自己一個人一間屋子的,她可不想因為奶奶省錢,而讓她跟所謂的啥姐姐一個屋子.別說現在他們根本就沒啥感情,就是真的處除了閨蜜般的感情,她也要私人的空間.

唉,這里的物價情況她也不怎麼了解,這做房子的材料多少錢,地皮要多少錢,她更是一概不知,不知道這幾百兩能不能蓋好房子,除了蓋房子,她還想買地種棉花呢!這古代最值錢的就是田地,把錢都換成土地,到時候她就做悠哉的地主婆,有吃有喝有玩有睡,還有啥愁的了.

文欣拖著東西,把因為房間放不下的布什麼的,都給轉移到地窖里面比較干燥的地方,抑郁啊,這東西放這里面,不會潮了吧!要不是擔心奶奶到時候還不舍得買,她會那麼積極?不過姐姐要回來了,舅公也快來了,奶奶還要去接濟自己的姑姑,想來奶奶也不會說啥,希望奶奶快些回來,她想快點建房子呀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