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制冰成功
"哥,哥,我回來了,快過來看呀!成了,成了…"

一到中午,二狗子便領著*興奮的跑回家,這個時候正是家里人回來吃飯的時間,正因為知道大家都回來了,所以二狗子還沒到家門口,就興奮的喊起來,而他手上端著一個碗,碗里飄著的可不就是一塊不小的冰麼!

"你這孩子,叫魂呢!喊那麼大聲作甚,那麼燥,都10歲的人了,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似得?"

二狗子沒叫來自家哥哥,倒是把自家嚴肅的老爹給叫了來,孫大看著滿頭大汗,端著個碗的小兒子,臉一板就教訓起來,家里人多地少,也用不上二狗子這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做勞力,不然哪有他現在的清閑?還天天不著家跑村里四處的野?

"額,爹?"二狗子前進的步子一頓,看著自家老爹黑了的臉,暗自倒黴,怎麼遇到了老爹?再說他本來就還是孩子好不,老爹咋能這麼說他呢!

見跳脫的兒子拘謹的站著,孫大心里又有些不舒服,暗道,他有這麼可怕,又不大孩子,咋就嚇成這樣?不過孫大可不承認自己被孩子所赫,見二狗子手上那這個碗,里面白白的一塊,不知道是啥,就轉移話題問道:"手上拿著什麼?慌里慌張的?"

一聽自家爹也好奇自己手里的東西,二狗子也不管自家爹黑著的臉了,立馬獻寶似得度到孫大的面前,嘿嘿直笑,"嘿嘿,爹你看,這是冰塊,我今天和妞妞他們做的!"看著自家老爹被太陽曬的紅彤彤的臉,二狗子眼珠子一轉,把碗遞到面前,討好的說道:"嘿爹,你看這已經有融化了一些冰水,爹,你喝,就不那麼熱了."嘿嘿,這一上午他們都在做冰塊,在妞妞家他們可是吃了不少,這冰塊吃起來,咔嚓咔嚓的,太好吃了,就是沒啥味道!二狗子砸吧著嘴,心里想著什麼時候去廚房偷一點娘藏起來的白糖來,或許這冰水就更好喝了.

"啥?冰塊?你這小子別是忽悠你爹,這時節還會有冰塊?"孫大疑惑的接過兒子手里的碗,雖然剛剛看著這白白的一團,就覺得眼熟,這被兒子一說,嘿,還真那麼像冰,但是他可是不會相信的,他們這地方就是冬天嗎,最冷的那些天,河里也就結一層薄薄的冰層,冰塊,那估計得上山頂才有哦!這小子還跟他瞎忽忽.

只不過這碗一到手,孫大就感覺不對了,這手里的感覺?迎面而來的冰涼?孫大試探性的張口喝了一口碗里的水,冰涼的水在口腔蔓延,咕嚕一聲咽下,腸胃立馬反饋了涼爽的舒暢,體內的燥熱一下就去了大半,孫大咕嚕咕嚕就把碗里不多是冰水喝光了,只剩下碗里一塊已經不大的冰塊.孫大下意識的就想把冰塊也給吃了,就被自家兒子著急的攔住了,這一打岔,孫大猛然回神,嘿,這還真是冰塊!

"爹,我說了你還不信,我還會騙你?"小心的從自家失神的老爹手里,搶過碗,看著碗里還在的冰塊,二狗子數了一口氣,找知道就不把碗給爹了,這可是妞妞說了,要給二哥的.

"嘿,小子,你說這冰哪兒來的?這個時候咋還會有冰塊?"之前孫大並沒有認真聽二狗子的話,所以也就忽略了二狗子說的,這冰是他和文欣弄出來的.他現在正懷疑著,自己的兒子是不是偷偷上深山去了,不然哪來的這個冰塊,現在陽春三月,估計也就只有深山,或許還有冰塊吧!所以現在孫大和擔心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就擔心兒子說是山上拿來的,那山是啥地方,那可是要人命的地兒!

孫大也不想想,深山老林的,野獸猛獸橫行,二狗子這小家伙要真進了深山,還出得來?

"爹,你咋不聽我說的話?我之前不就說了,這是我和妞妞他們一起弄出來的,我拿回來給二哥看呢!就是二哥讓我去妞妞那里做冰塊的,這不現在成功了,妞妞就讓我帶成品回來給看看."二狗子對于自家爹居然忽視自己的話,感到不滿.

二狗子這話一出,孫大還沒有反應過來呢,這邊被小*給叫出來的孫孝泉,就驚呼一聲,跑到了二狗子面前,搶過了二狗子護著的碗,一見這碗里真的是冰塊,孫孝泉一時間激動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不過好在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便朝著二狗子問道:"小偉,妞妞真弄出冰塊來了?怎麼弄得,快給哥說說?"直接把碗里的冰塊拿在手上,冰冷的觸感那麼真實.

"哥,你出來啦!是啊,沒想到那麼簡單呢!我們就在水里放了硝石,然後在放了硝石的水里再放一個裝了水的碗,不過一會兒,這水里就結冰了,太神奇了.就是這碗太小了,一次就結了那麼點冰!"說起制冰的過程,即使一個上午,他們弄了不止一次,但是二狗子還是非常的激動,但是對于每次只出一碗,他這就不是很滿意了,心下幻想著等訂做了大鐵鍋,弄出一大鐵鍋的冰塊的情形.

雖然才三月出頭,但是這邊的天氣還是相對來說比較熱,所以本來就不是很大的冰塊,被孫孝泉拿在手上,被他那身體的高溫一接觸,很快就化成了一灘水.

聽了的二狗子的話,身邊的一個大男人和一個老男人都呆了,孫孝泉看著從指縫中流去的水,內心波糖洶湧.即使之前有聽妞妞說硝石能夠制出冰來,但其實他心里還是不怎麼相信的,但卻真的非常期待.

家里的情況,他很清楚,太窮了,正因為文欣說了只要制出了冰塊,靠著冰凍的法子給海鮮保鮮,就能夠運出村子,拿到鎮上去賣錢,這是個完全能夠改善家里生活的路子,所以即使是不相信,可心里頭卻又那麼期待,如今事實就在眼前,孫孝泉一時間真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覺得很感慨.

而孫大因為不知道冰凍保鮮的事情,也沒有想的那麼遠,只是覺得這天氣,在他們這里能夠弄出冰塊來,簡直就神了,所以他是被震撼的呆了,跟孫孝泉完全不是一個性質的.

"快,快,小偉,咱進屋,進屋你給我好好說說."回過神來,孫孝泉急忙的拉過二狗子,連一邊的老爹都給直接的忽視了,等孫大也回神來,看見的就是孫孝泉拖著二狗子進了屋消失的情形.

進了屋後,孫孝泉和二狗子也管不上其他人,一個著急著知道過程,一個也急著表現,就下意識的忽略還在一邊休息等吃飯的家人.二狗子興奮激動,很嗨的講著著他們這一上午的豐功偉績,間夾著*偶爾贊同的聲音,不僅是孫孝泉聽的認真,就是里面的其他人以及剛進門的孫大也聽的呆了.

最後,二狗子說完了,眾人也聽出來啥了,但是…趙嬸子不贊同的說道:"泉子,雖然這天能做出冰來是很神奇,但是這聽著制冰還要買硝石?這花錢的玩意,弄來作甚,咱天天地里刨的,也不怕那太陽曬的,要這冰塊作甚?你可別胡亂花錢弄這玩意兒!"一見兒子的神情,和關注的程度,趙嬸子就知道這兒子是對這制冰上了心了,這可怎麼得了.

其他大家長一聽,啥,泉子要花錢買硝石,做這玩意兒?不成,這哪兒成,家里銀錢可不多,咋能亂花?不過還不等眾大家長教訓,孫孝泉就一臉一哭無淚的解釋道:"爹娘,我知道你們是在想啥,我咋可能亂花錢就為了天熱吃冰?咱天天趕海不是弄來那麼多海鮮,還保存不了,又賣不出去多少?加上福安他們間或的還出來,撈來不少魚,偶讀沒辦法弄出去賣錢,鎮上那魚賣的可貴,大戶人家都愛吃,這海上的魚也是稀罕物,沒道理賣不出好價錢來!"

"泉子,這話還用你說,我們當然知道,這跟這冰有啥關系,你咋說這兒來了?"

"誒,你們咱還迷糊呢.這要是有冰塊,咱就可以把魚凍起來保鮮,運出村子賣出去.就是大夏天的,在路上也不擔心魚死了臭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說的就是這種情況了,孫家人全呆愣了,咋就沒想到這點子上來?這下子,也沒有人說買硝石制冰費錢了,硝石那普遍的東西,能值幾個錢,市場上那魚,可是20文一斤,比那肥豬肉都貴了2文錢,這海里的魚,要真給拿出去賣,這得賺多少錢?

孫家人臉紅了,進激動了,又讓二狗子說了一遍制冰的過程,這會兒二狗子倒是把之前忘了的,文欣千交代萬交代的,硝石水結成的冰有毒不能吃的事兒,也給交代清楚了.

"泉子,這樣,下午你就去村長跟村長合計合計這件事情,村長家的鐵蛋跟小偉玩的好,上午那麼些娃娃都知道,他們家定然也是知道情況了,也瞞不下來,這個可是整個村子的大事兒.想來鐵蛋也跟村長說了這個事情了,村長家定然是在意,一定會有一個章程,你先過去看看,咱也先抓個先頭."

別說孫大也是個有眼見的,知道這個事情自個家是藏不了的,現在村長也知道,就必然會有大動作,趁著村里大部分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孫家就想著趕在眾人的前頭.

二狗子說的有些虛脫,見總算沒有這個兒的事情了,立馬跑一邊兒吃飯去了,這會兒聽爹的爹話,想起回家的時候,妞妞偷偷跟自己說的話來,咽下口中的米飯說道:"對了爹,妞妞問咱家要不要硝石,她可以均一點給咱,這個硝石可以一直用,只要量足夠了,不用再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