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買布買被
拋開了有些沉重的話題,三人中夾帶著一個小蘿蔔,倒也找到些有趣的話題說開了,到了鎮上的時候,也剛好不過12點鍾左右,文欣告別了熱情的想讓她一起跟著去吃飯的孫家叔嬸.雖然她之前的一席話,可能引起了對方的憐惜,但是她要想著憑借這個就肆無忌憚,那這虛的情誼,遲早會被敗光,她還沒那麼奢侈!

孫家夫妻上鎮,主要是給鎮上親戚的雜貨鋪送貨或者拿貨,走的就不是昨天孫孝泉走的那條路,而是進了類似商業街的地方,而昨天那個麼,就是菜市場性質的了,也算是平民區.當然也不是說孫家去的就是富人區,只是不同的街道罷了!

因為對于這鎮上本身就不熟悉,她也來過一次罷了,所以跟孫家夫妻兩告別自後,文欣那是直接照著原路退回路口,然後在按著記憶去了昨天來的那個地方.至于為什麼,一開始在路口的時候不下車,那是因為她在半路上又不小心"睡著"了.

當然,為了更好的把東西直接放孫家牛車,等會兒賣了靈芝之後,自然還要返回孫家親戚所在的雜貨鋪那條街,也幸好之前孫叔就已經交代了,買好東西可以直接給先送到,那家他親戚的鋪子.

雖然文欣有點路盲,但是因為鋪子在比較顯眼的位置,所以文欣也到沒有迷路,直接就進了藥鋪,比起昨天的清冷,今天藥鋪就有些忙了,不管是坐診的大夫還是拿藥的藥童,都沒有時間接待文欣小姑娘,甚至或許他們都沒有發現她的到來.

文欣看了看,這人大概有十幾個,想來沒有一段時間是不能結束的,文欣也不想在這里等,想著等會兒還得去買東西,但是身上只有昨天賣靈芝的銀票,就想先找錢莊換些銀子.想到了去處,文欣當下腳步拐個彎,出了鋪子,找了個大嬸問了錢莊的所在地,哪成想,錢莊居然在富貴街.

富貴街在哪兒,據說藥鋪這條大道直走,盡頭右拐直走然後第三條小道直走,然後遇到路口第二條道直走左拐直走再右拐,中間直走就能看到了,頓時文欣眼睛冒圈圈了,這哪兒是哪兒,太遠太拐了吧!這還不如,等會兒就在那藥鋪讓給些碎銀子.得,就這樣吧!

既然換不了銀子,藥鋪暫時也忙,正好身上還有12個銅板,去找個能吃的起的東西先,餓了吶!文欣摸摸肚子,眼下四顧,賣小吃的倒是很多,香味很濃,但那麼多味道夾雜在一起就不是很美妙了.最後文欣瞄了一個還算熟悉的混沌鋪子,抬腳往那兒走去.

"大叔你這混沌,小碗的多少錢?"見賣家放碗的地方,有大碗和小碗,文欣就問小碗,不知道這小碗有多少個混沌,吃不吃的飽.餃子是有,不過估計她是吃不起的.

賣家這個時候正空閑,聽到詢問抬頭一看,沒人?錯覺麼,繼續包混沌!

"大叔,你這小碗混沌多少錢一碗呀?"見著賣家的反應,文欣有些黑線,為了讓人家發現她,她可是故意走到攤子的側邊來了好麼?

賣家這會兒聽清聲源了,焦距一下就對准了文欣.哦,在這兒吶,憨厚大叔從攤子後面走出來,張嘴笑道:"嘿小姑娘,小碗混沌?不貴,10文錢一碗,來一碗?大叔給你多放兩個."

10文?這是貴還是便宜,是貴的吧!這面粉好像也才22文一斤來著.完全不能夠跟現代去比物價啊,沒得比,也沒法比!

"恩,大叔給我一碗!"說完就數了10文錢交給大叔,然後就找了一個剛好沒有人的座位坐下.嘿嘿,等會兒要數一數一碗多少個,雖然沒法跟現代的比物價,但是比比數量,恩,應該還是可以的吧.文欣撐著下巴,胡思亂想.到底她還是有些懷念現代的,或者說她是放不下!

"誒,你要的混沌,小姑娘慢慢吃!"

文欣灑然一笑,接過混沌,左右張望,咋沒有醋?咋沒有辣醬?

文欣頓時大喊:"大叔,你這兒沒有酸辣麼?"

"啥?小姑娘,啥酸辣?俺的混沌有啥問題?"憨厚的漢子一時間沒有聽清,先是有些迷糊的望著文欣,還以為是自己的混沌有問題,著急的跑了過來,連手上一個還沒與包好的混沌也帶了過來.

額!不是吧!

文欣有些弱弱的說道:"那什麼大叔,我是問,你這兒沒有醋和辣椒醬麼?混沌蘸著吃會更好吃,你這兒沒有麼?"

"啥?醋和辣醬?醋俺曉得,但辣醬是啥?辣椒?"大漢雖然憨厚,但是做商人久了,自然也懂得一些為商之道,這不,一聽能夠讓自己的混沌更好吃,憨厚的漢子也急了.

"是呀,就是辣醬,把辣醬剁碎了,就是辣醬了,也可以加些蒜一起剁會更香,還能再加些芝麻,吃混沌的時候蘸著醋和辣醬就會很好吃,最好在加點醬油,當然要喜歡吃辣的人才行!"

文欣算是明白了,原來不僅是山海村的村民,不知道怎麼利用調料,就是這外面貌似也不知道怎麼利用調料,雖然她看見的這個地方的調料實在很齊全,但那也緊緊是限制在一般的單一烹調,但要什麼跟什麼搭配讓味道更好,就沒有了.就像現在,醋跟辣醬一起蘸著吃混沌就不知道利用,也不知道那些面條之類的攤子是不是也一樣.

"醬油,那又是啥?"又聽到一個新東西,漢子不恥下問,一點也不覺得文欣這個小個子說的話,有很大可能是胡謅!

額,這個世界沒有醬油?文欣愕然,不過隨之的卻是狂喜,又是一大發財的康莊大道吶!不過還是要確定一下,于是文欣故意一臉的純真,夾著點點茫然,"醬油就是醬油啊,雜貨鋪沒有賣麼?"仿佛在說你咋連醬油都不知道的模樣.

"沒有啊?"憨厚漢子一看文欣不想說謊的臉色,自己也有些茫然了,難道真是自己記錯了?其實雜貨鋪就有醬油這個東西賣?好在一邊也聽到了兩人談話的一個婦女,切確的肯定,漢子沒記錯,雜貨鋪也是沒有醬油這個玩意的.

"誒,小姑娘,你該不是記錯了,我家隔個幾天就要到雜貨鋪稱上一瓶子醋,可從來還沒有聽說醬油這個東西,這什麼醬油也是調味的?"她早就注意到這個小姑娘了,又聽她說話,就認真的聽了,辣醬拌這些個吃食,會更好吃,她自然也是知道的,但聽到醬油,她就疑惑了,與店家一樣忍不住開口詢問,不過她更傾向于小姑娘是記錯了.

文欣嘴巴一嘟,搖頭:"沒有啊,家里一般都是我做飯的,調料啥的我都知道,不過我家沒錢買醬油醋這些貴的調料,醬油是奶奶自己做的一點,只夠家里自己吃."

奶奶做的?那就難怪雜貨鋪沒有了,男人女人同事面色一松.

女人眼珠子一轉,問道:"哎喲,小姑娘,你奶奶真厲害,自己做的醬油?這可是從來沒聽說過,什麼做的?"

女人語氣頗有誘哄的意味,文欣眼神一暗,什麼做的,怎麼可能會告訴你?就是憨厚的漢子臉色也不怎麼好,開口插了話道:"嘿,小姑娘俺這暫時沒有你說的酸辣,以前可都沒有想到,這當頭我也沒有時間去買,要不小姑娘你就將就吃這一頓,你下次在來,大叔這兒就絕對有醋和辣醬了.先別說話了,快吃,不然就要涼了,大叔也得去忙了,吃完就去找你家大人,不然該著急了."他就擔心文欣人小,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

文欣也知道這大叔的意思,當下也擺出一副急切的模樣,一手摸了摸碗,一手快速的夾了一個混沌開吃.

唉,沒有酸辣,還真有點吃不下,混沌這個東西,包的就是那麼一點點肉末,她其實並不喜歡,因為受不了那一股子的豬肉味,總覺得那豬肉不新鮮.她以前吃,都是沖著這薄薄滑爽的一層混沌皮去的.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古代的豬肉更純天然,那一股豬肉味倒是沒有異味,純的香.想想也是,更早的時候,一開始她去攤子吃的混沌,不也是沒有那股味道的,都是後來,幾年之後,她就沒有再遲到純粹的混沌了,都是夾雜著異味,就連那豬肉餃子不也是一樣?後來她是連豬肉也不怎麼喜歡了.

她記得還在農村的時候,家里養了豬,殺豬的時候,那殺豬菜她都是很喜歡的,特別是豬大腸炒酸菜,更是下飯菜.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不喜歡了,就是洗的在乾淨,她都吃不下,那一股子酸澀臭臭的味道,連那同一盤的酸菜她都很少下筷.而那豬肉也是一樣,煮出來的湯,除非加了大量胡椒,蔥和醬油,把那隱隱的味道蓋住,否則她也吃不下,炒菜也是一樣,要加大量的調味料.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嬌貴了,才那麼嫌東嫌西,以前就是想吃那都是吃不上的東西,如今是頓頓都有,卻餐餐浪費!

想著,文欣就歎了一口氣,喝下最後一口湯,文欣滿足的離開了混沌攤子,想來來到古代也不是沒有好處的,就著純天然的吃食,那就是以前有錢也是難以吃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