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偷偷在去鎮上
回到村子的時候,已經是晚八點多,早上出門坐的是馬車,回來是抄的近路,兄弟兩個走路快,就是文欣一路上累的時候也是兄弟兩個輪流著背過.現在天已經黑了,但因為月亮早就出來了,所以還勉強能夠看得到路,文欣年紀小,兄弟兩個可不放心文欣一個人回家去,加上回來的東西都是文欣的,正好可以把人給送回去!

"妞妞啊,你一個人真不害怕?"臨走的時候,孫孝敬看著黑布隆冬的屋子,和遠處壓抑的大山,還是不放心的問.

知道對方是真的關心她,心下微暖,文欣笑著說:"孝敬哥哥,孝泉哥哥真的沒事兒,晚上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睡一覺起來哪里還有害怕的,放心好了.再說我跟奶奶住了那麼久,也沒見過有野獸下山,野獸們不可能知道我一個人在家,就下山來吧!你們不用擔心我會被野獸給叼走的."

"唉,這孩子,文奶奶都說了讓你住村長家,也不知道你固執個啥,硬要回家住,要是沒事兒還好,要真出了啥事兒…村長咋會同意你回家呢?"

"嘻嘻,那是因為福安哥哥他們,還有村里,村外很多村民,晚上的時候都會去趕海啊,這邊那麼熱鬧野獸怎麼敢下來."山海村的海,一天總共有三個潮,白天的時間不定,但是晚上卻必定在十點到凌晨兩點這段時間,有一個潮,摸透了這個時間,村里的人大都不會放過,舉著火把來趕海,這樣還怎麼會有野獸敢下山來?

至于她?她晚上是直接在空間休息的,雖然空間的比外面的長,外面一個晚上空間要好幾天,但是對于她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空間那麼多等著她收的水果蔬菜,她還巴不得多一些時間在空間里面呢!反正精神力一耗空,她必然入睡,一點都不擔心睡不著的問題.即使呆的無聊了,她還能夠看看書,她這個藏書癖,帶來的書可不少,還都是沒有看過動過的,完全足夠她打發時間,所以完全沒有問題啊!

雖然文欣這樣說,但是孫家兩兄弟還是不放心,孫孝泉說道:"不然妞妞,今天就回我們家?"

"不用不用,你們家我還不知道,哪里睡得下,放心好了,不管是院門還是屋子門,我都會鎖好的,雖然我家房子很破,但是這牆可結實,野獸進不來,你們說的那些個熊瞎子啥的,都在大山深處,咋會跑下來?再不濟,我還可以躲地窖里面呢!行了,你們都回去,再不走這天可就黑透了,趙嬸嬸可的擔心了."

最後兩人還是無可奈何的離開了,走之前千交代萬交代,讓文欣一定鎖好門,真來了野獸,就躲地窖里面去.

地窖,這是一年前,家里稍微寬裕那麼一些的時候,文欣央求著奶奶找人建造的,目的自然是為了儲藏糧食,就在柴垛屋後的菜園子,那經常照不到陽光的地底下,至于進去的入口麼,嘿嘿,就在文奶奶和文欣的房間.

本來文奶奶是不想浪費這個錢去做什麼地窖的,但是文欣好說歹說,說了許多地窖的好處,文奶奶這才挖了那麼一個東西,主要還是受不住自家孫女的央求,左不過也就幾百文錢的事情,相對于文欣給家里賺的錢,那就九牛一毛了.

哄走了兩兄弟,文欣大呼一口氣,栓了院門,鎖了房門,文欣一下就進了空間,跑到水果園,摘下一個蘋果,"咔嚓"一口,餓死她了都!

吃了一大蘋果,隨意的從地里拔了一個大白菜,文欣進了空間的廚房!說道空間的廚房,那就不得不說,這空間自動的能源供給了.

這里面雖然沒有電,但是燒火煮飯洗澡卻都可以,實現這一切的是能燃燒的氣,文欣是不知道什麼氣體,反正不會是煤氣.要說除了煤氣,她也就只認識沼氣,不過空間沒發現產生這東西的沼氣池,所以她也弄不明白這個能源問題,反正能夠實現所要的結果就行,她不搞研究的!

簡單的吃了一頓,文欣打算先睡一覺,睡醒之後摘一批水果,累了歇會兒在努力,然後看會兒書,再去看看自己的倉庫財富,然後麼,想想明天偷偷去鎮上的事情.

凌晨兩點,文欣計算著時間出了空間,透亮的月光從緊閉的窗戶穿透進暗沉的房間,雖然已經在空間里面睡飽了,但文欣有點不情願的翻翻身,自從高中畢業之後,她就沒有起過那麼早了,就是大學的時候,排在一二節的課,那也是踩著點的.唉,嘛時候可以睡覺睡到醒來都不起?

翻個身,再翻個身,想到還要去鎮上,最後還是不得不翻身起來,先進空間洗臉刷牙,拿著再怎麼擠也擠不出來啥的黑人牙膏,還有已經矮了一頭的牙刷,文欣一臉憂傷,這麼一管牙膏一只牙刷,能夠用三年的人,也就她了吧!無奈的去了房間拿出小刀,把塑料管切開,仔細一瞧,果然只有出口那兒還瞧見點點白牙膏,嘟嘟囔囔的用牙膏把牙管一刷,得,這樣也行!

穿好衣服,從空間出來,不忘給菜園子澆水,在柴垛屋門口撒下一把剁碎的菜葉子,然後出門把院門一關,文欣深呼一口氣,朝著村口跑去,她盡量挑的小路,目的是不然人發現她出了村.

一路慢跑到孫家屯的時候,除了氣息有點不穩,一點都不喘,哪里像前世她墮落的那段時間,就是走幾步都累趴下,到感覺有了初中體育訓練的時候.如果前世有什麼是比較後悔的事情,那應該就是初中時候進體育隊最後卻放棄了,不是什麼要走體育那條路,最起碼,也讓她有一個好身體,不至于後面的那一段,把身體搞的那麼差.

或許也就是想起了之前,那走一步喘一步,時常眩暈的身體,所以這一世,自從會走的時候,她就沒有放棄多走多跑.

到了孫家屯,文欣就沒有在跑了,而是散步著走到了孫文家,孫文就是孫家屯里那家雜貨鋪店主的兒子,她和二狗子第一次來的時候,接待他們的人.自從第一次賣給他海帶,龍蝦粉,在鎮上成功賣出個好價之後,他們一小伙人就天天送貨上門了,直到村里家長給發現他們存私房錢,這個生意就交給了家里.滿打滿算,他們也就偷偷的進行了10天,倒是比她想象中的久,當然這是說排除她在外的二狗子等人.

不就是不交換海帶,龍蝦麼?她身上可是多著東西換,山海村離孫家屯又不遠,一天中偷個時間去,隨便拿出空間的一點東西,也不計較能賣出個什麼高價來,這樣下來,倒是和孫文家的熟識了.

"喲,是妞妞啊,你來有事麼?"

被聲音打斷了思緒,文欣抬頭,原來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孫文家門口,正好遇上了牽牛車出來的孫凱,孫文他爸.文欣立馬揚起恰到好處的笑,道:"孫叔你這是要去鎮上?能不能帶我一起,我要去鎮上買點東西."

"咦,小家伙,你上鎮買東西?咋你一個人,你奶奶呢?"

問話的是剛提著貨物出來的孔氏,孫凱媳婦,她剛出門就聽見了文欣請求帶她一起去鎮上,又見文欣是一個人,難免有些疑惑以及擔心.

"嘻嘻,嬸子好!奶奶出門去了,我昨天跟孝泉哥哥去過鎮上了,不過還有些東西沒來的及買,我也不好意思麻煩人,所以就想著再去一趟,這不想著叔嬸你們這三天大集都會去鎮上麼,所以我就過來看看,你們有沒出門,搭你們的順風車.主要還是想著,我買了東西也提不回來,就想讓孫叔給帶回來,我給您車錢,到時候我子來您家拿,孫叔成不?"

孫凱把貨放在牛車上,聽著文欣的話,拍著一個麻袋,道:"喲,你還挺會想.成,只要你上了鎮不亂跑,就上來吧.至于你說的,幫忙帶東西,不就占點地方,錢就不用了,還用得著跟你孫叔客氣?"

文欣笑嘻嘻的跟著孔氏上了牛車,道:"嘿,那這麼成,我做牛車還得付人家車夫車錢呢?孫叔你要是不收,那不是說我貪小便宜,故意來叔你這兒趁車做呢.這可不成.再說了,我要買的東西可多,可不單單是占地方了.我也是擔心孫叔你要第二天回來,鎮上遠,買了東西我就得早些趕回來,就是做牛車回來也是行的,但是我一個人,東西可拿不回去,也就想到先把東西寄放在孫叔你家,然後我回去找哥哥們幫忙,不然我咋好意思麻煩孫叔?"

"哎呦,你這小家伙,咋那麼客氣,這話誰教你的?"

孔氏就坐在文欣的身邊,扶著車上的貨,對于懂事禮貌的文欣,她是喜歡的,自然也了解了文欣的家庭情況,于是喜歡的基礎上又加了憐惜,所以一般能幫的他們兩口子都會幫,文欣拿來的東西,她也是給的最高價了,這也是文欣沒有斷了跟孫家的交情的願意之一了.

"這都是基本的,哪里還需要教?知道叔嬸是憐惜我呢,但我也不能憑著叔嬸的憐惜,就不客氣的沾你們的便宜不是,我還想多幾個人憐惜呢,可不能浪費了叔嬸的情誼!不過去鎮上的車錢,我可是不會給的啊,我可是專門為了蹭孫叔這一趟的."

"哎喲,你這小家伙!"

夫妻兩個被文欣認真嚴肅的小臉蛋逗笑了,所以說他們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姑娘不是.

"對了,你奶奶去哪兒了,怎麼出門去了,你還要上鎮上去買東西,你奶奶不會帶回?"孔氏知道文欣的堅持,也就沒有再提車錢的事情,倒是想起了文欣說奶奶出門的事情.

孫凱也同樣有些好奇,趕車的同時轉身問了一句:"是呀小家伙,你去鎮上買啥,還要你出來一趟,聽你的話還要買不少?"

"奶奶是去外地辦事了,這幾天就我一個人在家,我也是趁著奶奶不在家才出來的.平時奶奶啥都不舍得買,這次趁著她不在,我就出去把家里缺的被子,粗布啥的都給買上,到時候奶奶也不會說啥,反正都是我自己賺的私房錢.前幾天我在山上采到一株藥草,昨個就去了藥鋪問了,沒成想倒是給賣了幾個錢.我還不趕緊著把家里的東西給補齊咯."

"被子?妞妞家里沒有被子?"這可怪不得孔氏驚詫,被子這個東西,不是家家都得必備的麼,這要沒這個東西,還怎麼生活?

"恩,沒呢!"說著文欣有些失落,當然這是她假裝的,接著說道:"趙嬸嬸說,爹娘走的時候,不僅把房子田地賣了,連家里的被褥衣服啥的也都給賤賣了,啥都沒給奶奶留,奶奶就帶著之前就在地里頭的,一把干活的鋤頭,一把鐮刀,住到了大山腳下的舊房子里.這還是村長伯伯同情,沒有跟奶奶提要辦那屋子地契,算是村里借給我們住的.奶奶身體不好,這夏天睡木板,東西睡泥坑的,蓋的還是當初趙嬸嬸送來的薄粗布毯子,可怎麼行,身體會垮的.我聽說村里最窮的人家,蓋的都是棉被的,可是奶奶舍不得花錢,說是要去找被賣的姐姐,所以我就只好偷偷背著奶奶買了."

哼,死極品,讓你們禽獸不如,就是要讓你們名聲掃地,臭名遠揚,人人喊打,看你們還敢不敢回來.未來她跟奶奶是肯定能過上好生活的,到時候那對極品要是聽到風聲回來…她是不會讓他們如意的.反正村子里面,也沒有人不知道他們李家的事情,就是外面的幾個村,村里出去的小媳婦,估計也會傳些,她是一點都不介意加把火.

果然一聽文欣的話,孫家夫妻兩心里頓時更加的同情文欣祖孫了,孔氏聯系的摸摸文欣的頭,一時間竟然說不出啥安慰的話來,誰家孩子不念爹娘,可這懂事的小家伙,一出生就被親爹娘丟棄了.唉,可憐的孩子.

之前就聽說過些妞妞家的情況,但也只知道是祖孫兩相依為命,之前聽小家伙說背著奶奶亂花錢,他們心里頭就有些不贊同,但是這一聽,還有什麼責怪的,那麼懂事的孩子啊!

咦?不對啊,這妞妞講的事情,怎麼聽著有點耳熟?孔氏心里頭疑惑,仔細深想,頓時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是了,難怪,原來那個傳言,說的就是妞妞家?之前聽來還只是有些感慨,現在…不孝,太不孝了!這妞妞她奶奶咋就沒有把那不孝子告官府去?唉,怕也是舍不得,畢竟是自個親身兒子!

一時間孔氏心里頭起伏翻湧,最後只剩下歎息,還能說什麼呢.畢竟不是自己家的事情,他們這些外人,也沒有立場說什麼.

------題外話------

存稿君在風中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