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有銀子了
糧食鋪比起皮子鋪和藥鋪那空間更是大了幾倍,畢竟是賣糧食的地方,名以食為天,這地方不大不都可能,同樣的店里面的伙計也沒有把文欣這個小客人放在眼里,任由文欣好奇的四處張望.

不過比起其他兩個鋪子,這里面的伙計可就沒有那麼好說話了,雖然沒有在行動上出言趕文欣這個窮小鬼出門,但是那一雙眼睛可是自從文欣進門,那就沒有離開過,好像深怕一個錯眼,文欣就把他家鋪子里面的糧食給偷走了,那是一刻都不放松,好在文欣也不在意,不然換個人,可能要麼不服氣理論起來,要麼就傲氣的離開再也不進來了.

不過文欣可沒有好在意義,反正人眼睛長在她自己頭上,她又不會真偷,搶他們這里的糧食,愛盯著就盯著唄.而且本身她也買不起,也不買他們家的糧食,就更加沒有什麼好介意的了.

也虧得這裝糧食的木櫃雖然也高,但是要瞄也是能行的,文欣仔細的看了看,這里最多的就屬大米,足足擺上了四個小木櫃倉,文欣還發現了這里有糯米,不過也是這個區域看起來都是種水田的,水稻和糯米這兩樣東西,只要有作物的種子存在,那應該就是普遍的了.

還有一些研磨好了的粉,因為沒有動手細細的探,所以她也不知道具體的哪個是什麼的粉,不過有一個看起來很細膩,像是面粉,還有一個相對來說看起來粗粝,如果觸感也一樣的話,應該是粘米粉.有糯米自然也會有糯米粉.就是不知道有沒有薯粉,薯粉說的不是番薯粉,而是另一種只能用來抹粉的芋薯,這東西可是煮菜勾芡的東西,廚房必不可缺少的材料,她炒菜什麼的就很喜歡用,比如炒青椒,悶豆腐,紅燒,煮湯的肉,都喜歡用上這個薯粉.

可惜以前她買這些個什麼粉,都不是靠看的,而是要用手觸摸,這樣才感覺得出來這些白白的粉末是個什麼粉,真要看,她就不行了,像老媽那個級別的,一瞄就能夠看出來是什麼粉,她可沒那功底.

除了米面這些細糧,還有其他各種豆類粗糧,番薯土豆也有,但唯一的,文欣沒有發現玉米,難道這個地方還沒有發現玉米也是能夠吃的糧食?沒有玉米,自然也就沒有玉米面了.

不過總體來說的話,文欣還是很滿意的,因為她想要的,幾乎都能夠咋這個地方找到,來到這里,雖然生活上不是那麼的如意,但是文欣還是很欣慰,這個地方至少沒有以前看到的那些小說,還吃糠.就像現在的家,在艱難,那吃的至少還是番薯,而不是以前她用來喂雞喂豬的糠.

她實在無法想象,那個粗粝的能夠磨破喉嚨的東西能吃,就是雞吃了那東西,還要間歇的喝水,而豬也是半粥水吃的,這人吃,受得了麼?前世就聽奶奶講過那一輩人吃糠的故事,她就一直都無法理解.所以感謝上天,穿越重生的農村,再窮再難,主食的還是大米飯.

在這個鋪子里面,文欣還發現了一些堆在角落的麻布袋,踮起腳瞄了瞄,是水稻和糯米,不過是沒有去殼的那種,不知道是不是沒來的急去殼,還是准備拿來做種子的.至少她知道,稻谷沒去殼比起大米來,更如果保存,不那麼容易發黴變質.如果是稻谷的話,一般都會放倉里面儲藏起來,不會這樣拿出來擺著,想來應該是拿出來賣的種子了.

瞧了個大概,文欣對于要從空間里面拿出來的東西,也有了計較,面粉是一定要的,可惜空間里面小麥這個東西,去殼和研磨都是一個文欣,看來還得在計較計較.還有花生,黃豆,青豆,紅豆這些也得拿出來些.現在有了兩百兩銀子,奶奶一定會要買地,水稻這些個就不需要她來弄了.

不過買地的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能夠解決的,所以她還要琢磨拿出些東西,跟村里面的人換些大米.而且貌似山海村村里面已經沒有閑田了,至少她是沒有發現,遠一些的或許有,但是她不想買,太遠奶奶一個人干活不方便,還是在村里面找一找有沒有緩坡開出來也是可以的.

恩,玉米這個東西,這里沒有,她要那些玉米種子撒菜園子里面去,黃玉米她不喜歡,但是糯米玉米可是她的最愛,一定要讓它現世才行,如果這個地方沒有,應該能賺上一筆,如果其他地方有也沒有關系.

文欣握拳,為了天天偷閑的生活努力!

"妞妞,咋站這里?看好什麼了沒有?"孫孝泉一進鋪子就看見文欣盯著角落那幾大麻袋的水稻,糯米種子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

被孫孝泉打斷思緒,文欣回神,"孝泉哥哥你來了,東西都賣完了嗎?"一回頭就見孫孝泉提著個空簍子,文欣詫異,孫孝泉帶來的姜蒜辣椒可不少,這東西,擺攤是絕對賣不出多少的,沒想,居然全賣完了?

"你也奇怪對不對?"見文欣看著自己的空簍子,孫孝泉開心一笑,"嘿嘿,本來我還打算剩下多的話,就去福全酒樓問問,不成想,剛剛買了野味的那個大嬸又回來了,還把我帶來的姜蒜辣椒都給買走了."一個大戶人家,要那麼多的調料,他是不奇怪的,不過要遇上這樣一個大方的買家可不容易,他遇到了倒是他的運氣.

"真的,那太好了!"不管那傲嬌的大嬸,只要他們東西全賣了就好,既然東西比預期的早賣掉,那就去把自己要的東西給買了,多買一些,說不定還能趕上回去的牛車,誒,不過,她自己有錢別人可不知道,還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有那麼多,要真不顧及的什麼都買可不是招人懷疑麼,看來這事兒還是得另議.

不過麼,"那孝泉哥哥,咱去買些個壇子什麼的,家里連個放米的缸,奶奶都舍不得買.不過那東西太大我也拿不了,家里也沒有米放,但是小的壇子還是要的,我還想吃奶奶做的酸菜咸蘿蔔呢!"說著轉身就走,那干練和速度,看的孫孝泉和一直盯著文欣的活計,都側目!

"誒,妞妞,你不是要買些糧食?"之前妞妞不是說要買,這都進來了,還沒買咋就走?

文欣頭也不回,不過倒是站在門口停了下來,道:"唉,是我想岔了,我可以直接跟村里的叔叔嬸嬸買,還更便宜呢!所以糧食就不買了,還是去買其他的好了."

孫孝泉聽文欣這樣說,想想也對,點頭道:"哦,你說的也對,我之前還以為你要買其他的糧食呢!你要跟村里的人買那更好,既然這樣,那咱去黃家雜貨鋪,那里的東西更便宜."

接下來的事情就順利了,都是窮苦人家出身,不管是孫孝泉還是文欣,買東西都是選的實用的,考慮到即將回歸的三個姐姐,還有舅公,以及以後家里來客,文欣一口氣就買上了十個吃飯的碗,三個裝湯的大中小碗公,五個盤子,三個調料碟子,還有兩個一米高的壇子.

就這些東西,也算是古代人的固定財產了,所以價格對于文欣這樣的窮人來說,還真貴,花了一兩50錢,這還是最便宜最次的,像那但凡有些錢的都不會買這種.一兩銀子50錢相當于7斤陳米了,好在之前她也是很勤奮的跑孫家屯,不然還真拿不出來這些銀子.

想起自己蓋一床墊兩床棉花大被的心願,看來今天是沒有希望,恩,明天一定要偷偷出來一趟,就這些碗筷什麼的也夠重,即使有錢買,也拿不回去,她也不能因為身邊有孫孝泉兩兄弟,就好不虧心的讓人家當苦力不是!

這三天正好是大集,孫家應該也會出來給鎮上的雜貨鋪送貨,倒時候可以花點錢,讓他們家的牛車把東西拉回來,倒時候再讓孫家兄弟幫忙從孫家屯把東西拿回來,這樣也沒有那麼辛苦.

凌晨兩點多就起來,三點不到就出門了,直到現在都下午一點多點了,文欣都沒有吃一點東西,現在真有種餓的前胸貼後背了,從到了鎮上的時候,她就非常想讓孫孝泉找個地方吃點東西,但是想到對方極度節儉,還沒說服對方就有可能被對方說服,她就沒有開口.

沒有辦法,誰讓鎮上最便宜的烤地瓜,最小的那種都要2文錢一個,在大部分山海村的人眼中花錢買這個純粹就是有錢沒地兒花,還不如就餓上那麼一頓,晚上回家吃,反正也不過就是一頓不吃,根本就沒什麼大不了的.連番薯這樣的東西都舍不得,就更不要說面條包子這些精貴的東西了.

人小式微,又是關乎著錢財大事,文欣一點都不覺得,自己這拙略的口才能夠說服對方在鎮上吃一頓,好在前世她就是典型的飲食不規律,早上中午不吃完,晚上吃兩頓那是無比的習慣的,所以即使肚子真的很餓,她還是能夠忍受的,大不了到時候要是餓的沒力氣了,她就找一個地方,去空間補充下能量.

"妞妞,你還要買什麼?"出了雜貨鋪,孫孝泉問邊上的文欣,眼神擔心的注視著文欣的臉色,妞妞這固執的孩子,偏要自己背那十雙碗筷和五個大盤子,三個小盤子,好在妞妞臉色如常,沒有勉強的意思.孫孝泉暗暗決定,一旦發現妞妞臉色有不對,就讓妞妞把那些碗筷給他.

文欣面色當然一點都不勉強,回去的一路上也不會有絲毫的勉強,誰讓她把東西都轉移到空間里去了?那可是一點都不計重吶!

文欣買的是那種大口壇子,所以其他的碗什麼的都小心的放在了壇子里,而兩個壇子也剛好一個簍子一個,由孫孝泉挑著.這也是文欣之前就算計好的,至于還有一袋子的硝石,不是還有一個孫孝敬?

想起還放在店里面的硝石,文欣開口道:"不用了孝泉哥哥,咱又不坐車,再買咱就拿不回去了."孫孝泉剛要說沒事,還有孫孝敬,文欣就在他開口前打斷了他,"孝泉哥哥,我在皮子鋪子里買了些硝石,咱還要去拿."

孫孝泉疑惑的跟在文欣的後面進了鋪子,不明白文欣買硝石做什麼,硝石他自然知道是什麼東西,但那是制皮子的,妞妞這孩子拿來做什麼,剛想問,就見鋪子的活計迎了上來,孫孝泉只得暫時壓下疑惑.

"小姑娘你來了,來這是你的硝石."活計指著邊上牆角那一大袋子的硝石,對孫孝泉說道.因為文欣之前有指著孫孝泉說是她哥哥,會讓哥哥過來拿,所以活計自然是跟孫孝泉說.

喝,怎麼這樣多?孫孝泉直接疑惑的看向了文欣,眼中還有不贊同,雖然他並不清楚硝石的價格,但是那麼多東西,就是在便宜,那也是要花錢的,至于花錢買沒用的東西,或者花錢買玩的東西,孫孝泉就不贊同了,心里還想著妞妞怎麼亂花錢,也太不懂事了,早知道自己就看著她了.

幸好這個時候那個伙計交代清楚之後,就離開了,不然文欣鐵定會被懷疑,而幸好孫孝泉也不知道文欣花了多少錢買地硝石,不然他就有可能當場就讓文欣退貨了.這個時候他沒問,是因為他等著文欣說.同時心里還有一個想法,就是這硝石,會不會也是妞妞說的那個神秘叔叔交代了什麼,所以妞妞才會買.不然沒事,妞妞買這個做什麼?就是毛皮,他們也是直接剝了賣給皮子鋪,而不會自己弄.

文欣自然是看見了孫孝泉眼中的質問和疑惑,笑嘻嘻的說道:"孝泉哥哥咱先拿著東西走唄,咱路上再說!"

文欣這樣一說,孫孝泉聰明的腦子,就知道文欣買硝石是有別的原因了,誒,他就說,妞妞這麼乖的孩子,怎麼會亂花錢呢!輕松的一手提起硝石,挑著擔子帶著文欣出鎮去了.

再回去的路口,果然看見了孫孝敬等在那里,見著他們,立馬迎了上來,接過了硝石,"誒,哥,這什麼東西,還蠻重的,爹娘讓你買這東西?"因為她之前就沒接到趕集的任務,自然就不知道自家爹娘交代了要買什麼上手那麼重的東西,他自然疑惑.

"嘿,那東西可不是我的,是妞妞這孩子買的,是硝石,不知道她買這個東西做什麼."

"啥,硝石?咱妞妞會制皮子?可咱村也出不來多少毛皮啊,用的著那麼多硝石?哥,你們不會是被那鋪子給騙了吧!"

"嘻嘻,孝泉哥哥,孝敬哥哥,這個你們就不知道了吧.這個東西可是能制冰的,你們想想,要是能夠人工弄出冰塊來,那咱海上新鮮的海貨,可就有可能拿到鎮子里面去賣了,就不說這個,夏天熱死人,咱也有冰吃不是!"文欣見路上沒有人,也就不隱瞞的說出來自己買硝石的目的,反正也瞞不住,遲早都是要說的,而且她還需要這兩兄弟的幫忙呢,更加不會隱瞞了.

這下孫家兩兄弟,那是被文欣的話直接嚇傻了,文欣就等不到兄弟兩的回話,正要問呢,一抬頭,身邊沒人,左右一看沒人,往後一看,兄弟兩人眼神呆滯,直愣愣的站那兒呢!

"嘿,兩位哥哥,你們站那兒作甚,咱不回家了,前面就是小路了,我可不認路的."

被文欣驚醒,兄弟兩對視一眼,接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他們不在乎夏天是不是能夠知道涼嘶嘶的冰,他們看到的是冰凍新鮮海鮮拿到鎮上,賺回家的銀子,他們現在是一點都不懷疑文欣的話,或者他們被利益吸引沒時間懷疑,也或者不想懷疑?

這都不重要!

孫孝敬首先忍不住,大步走到文欣的身邊,道:"啥,妞妞,你說的是這真的?就是大戶人家夏天從地窖里拿出來,吃的那個冰?"

不管是孫孝泉還是孫孝敬,都是去鎮上上過工的,對于大戶人家的事情,也是聽說過些的,對于那些有錢人夏天吃冰,自然也是知道的.夏天吃冰,這可是有錢人的象征.至于孫孝泉,剛在集市擺攤的時候,不也遇到一個自稱家里面小姐要吃冰鎮梅子的麼!

有錢人家的慣例,他們這些窮苦人家也就沒事的時候嘮嗑嘮嗑,並不會如何,哪些人有錢有權的,自然能夠在一個冬天的時候儲藏夠冰,但是他們鄉下人就沒有那些個時間和精力去浪費了.

而且不說這個,單單說天氣,要知道山海村,或者說山海村所處的這一方地域,雖然有冬天,但是冬天可是從來不下雪的,最冷的冬天也只能在河上面結上一層薄薄的冰,也就只有有爽的那幾天,晚上放一個裝了三分之一水的碗,早上起來才能收獲冰塊.但這能如何?冬天誰還吃冰?要的是炙熱的夏天,夏天!

現在妞妞居然說不下雪,不冬天,就能夠搞出冰塊來?都要逆天了好麼!沒看咱兩兄弟都嚇傻了?

"當然是真的啊,不過叔叔不在,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這得試驗的,到時候我給小小的弄弄,到時候要真能成功,你們可都得幫忙啊!咱要真能弄出很多的冰塊出來,那咱村可就找到發財的路子了,到時候就有錢建房買地了!"文欣說的一臉向往,沒有絲毫的忽悠,孫家兩兄弟也同樣一兩向往,腳下的步子都不知覺的邁快了些,為啥?趕緊回去制作看看啊,早弄出來,早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