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傳說中的靈芝喲
文欣這麼一說,小伙計一想,就相信了,當然他壓根就沒有想過文欣會騙他,也不相信文欣她"爹"會散錢買無用的硝石,既然花大價錢買,自然是有用的,況且現在也是獵物出門的時候,要山上,說不得還真有好收獲.

"那行小姑娘,你在這里等等,哥哥去後面給你拿啊!"說著就轉身進了身後布簾子後面.

出來之後,活計就是拖著一個大布袋子出來了,就是文欣瞄著,也嚇了一跳,感情,這硝石那麼不值錢?要知道硝石也是制作火藥的材料之一,而且還有極高的醫藥價值,咋就這麼不值錢,這才200文,就脫了這麼一大袋子給她?有好幾十斤吧?

硝石制冰是能夠重複使用的,她200文買硝石,完全是出于試探,少她可以在加錢,多那就無所謂了.因為她制冰是打算這冰凍海鮮,必然就是要大量的並,這硝石自然就需要很多,而且制冰比例她可不清楚,這都需要嘗試,硝石量少可不行,還不知道以後短時間內,還有沒機會再出來,所以還是多准備的好.

"小姑娘,這里是50公斤,你是不是先放這里,等你哥哥過來拿?"

感情,這硝石還真便宜,才2文一斤?看來這里的人還沒有發現硝石的其他作用,不然就火藥那一項,估計這東西就要被朝廷掌控了.

看著這一大袋子的硝石,文欣也只得無奈的同意,硝石先放在鋪子里,讓孫孝泉過來提,本來還打算要是不多,直接自己放簍子里面,然後找個時機就丟空間來著,看來是不行了.看來又要找那個"叔叔"出面解釋了.

"大哥哥,這是200文錢,給你.大哥哥,妞妞還要去隔壁的糧食鋪子看看,硝石等下妞妞叫哥哥來拿哦!"

文欣看著孫孝泉正在招呼人,立馬出了鋪子,轉身去了藥店.比起隔壁的毛皮鋪子,這藥店就要大多了,足足有100零平,正面對著的就是古代專有的放中藥的藥櫃,藥店里面並沒有什麼人,櫃台有一個整包藥的藥童,而右邊有一個中年男人,想來是所謂的坐堂大夫.

知道自己的小個子容易被忽視,文欣也不在意,徑直跑坐堂大夫那兒,不是她不想去櫃台那邊,實在是那櫃台太高,她正要跑那邊,那可真就把她給"埋沒"了,坐堂大夫那里就不一樣了,人家只是坐一般高矮的書桌,還是能夠看到她的.

不過即使這樣,文欣還是墊墊腳,大聲的說道:"大夫,你給看看,這個東西你們這藥鋪收麼?"雖然她一點都不喜歡大喊大叫,但是沒有辦法,人小聲音在小的話,就是被人忽視到底,那也是她自己的事兒了.

見大夫被她吸引了目光,文欣拿下自己的簍子,打開了蓋子的一角,滿意的看到中年大夫頓時僵了的臉,沒有忽略他短促的呼吸.靈芝雖然還是及不上人參,但是也不差吶!

她的簍子是有竹蓋的,仗著桌子的阻擋,以及身後的人也不在意她,她早就把當初得來的靈芝中比較小的那一顆,拿出來放到簍子里面了.這兩年她的精神力可是增長了不少,已經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短距離的把空間里面的東西拿出來,放在指定的地方了.這一支小靈芝就是她准備拿出來試水的,她可沒傻的把大的,或者兩個都拿出來.財帛動人心啊!

剛才瞄到這家藥鋪的時候,文欣就看清楚了,這家正是之前她刻意從村子里面,打聽到的鎮上信譽很好的信仁藥鋪,還有一家比它名氣還好的是華氏藥堂,不過前面那家是專門給普通老百姓看病拿藥的,而後面那家麼,也不說不給普通人看病,而是它更多的是給大戶人家看病,所以藥什麼的都比較貴.

不過她不是來看病拿藥的,而是賣藥的,既然這家藥鋪先入了眼,只要這家藥鋪收,那賣給誰都是一樣的,反正不坑了她的藥材就行!

"哎喲,小家伙,這東西你哪來的,你家大人呢?怎麼隨便把這麼好的藥材,就給你拿出來了?"祝大夫,也就是這家信仁藥鋪的掌櫃,看清文欣簍子里面那黑烏烏的東西的時候,頓時從後面出來,看著文欣是一個人,並沒有看到其他人,立馬就急上了,既擔心好藥材被糟蹋了,又擔心文欣手上的藥材文欣不能做主,更擔心文欣是背著家里人把東西給拿出來偷偷賣的.

"大夫,你們家收這個東西麼?我聽村里的人說這個是藥材來著,它能賣錢麼,能賣多少銀子?我是跟村里的哥哥來的.我家就奶奶和我,奶奶尋到了姐姐們的消息,就去找幾年前,被我娘瞞著給賣掉的三個姐姐去了.所以現在家里就我一個人,這個是我昨天在大山上一顆大樹下摘的.村長爺爺說,要贖回姐姐,家里的錢肯定是不夠的,所以我就去大山找野菜去了,這個摘回來,叔叔說不是蘑菇,像是藥草,我今天就跟村里的哥哥出來了.大夫,您要找我爹娘才收這個?可是妞妞爹娘,在妞妞出生第三天就偷偷賣了屋子田地,丟下奶奶和妞妞,據趙嬸子說來鎮上找事兒做了."

看著這中年男人的神情,文欣就知道這是一個好人,最起碼是一個磊落的人,雖然她也不怎麼會看人,但眼前的人莫名的她就相信.于是原本准備編故事,裝成熟的文欣,頓時也沒有裝了,直接說自己不懂這是靈芝.

當然她也不能全說實話的!為了讓靈芝能夠賣到最高價,文欣連自家極品爹媽也給利用上了,這淒慘的身世,會讓眼前的中年大夫生起同情的吧!不過即使這樣,文欣也沒有要裝一副被拋棄的可憐樣來激起同情,過猶而不及啊!而且她本來就對那對極品沒好感,也裝不出來,更不屑裝.

文欣這段話一說,果然激起了中年大夫的同情心,就連另一邊正在整理藥材的小藥童也被文欣的話吸引過來.

祝大夫原本只關心簍子里的靈芝,這一聽文欣的話,對于文欣所說,親娘賣閨女的事情,一臉的不可置信,這還有這樣的母親,不僅瞞著家人把親閨女給賣了?還在孩子出生的時候,就丟了婆婆好閨女跑了?

別說是祝大夫一臉同情,憐惜的看著文欣,就連那小藥童也一樣的表情.

"大夫,你這兒收這個東西麼?要是不要,妞妞還要去其他的地方問問呢.村子很遠,妞妞要不快點,今天就回不去村子,妞妞就要沒有地方住了!"痛快話來,姐不可憐啊,真的!

"哎喲,收收,這麼好的東西,哪有不收的,就著一個東西,保證夠給贖你姐姐的銀錢."聽文欣要去其他地方賣靈芝,祝大夫立馬給攔住,笑話,這個大個頭,一看就是極品的野靈芝,這東西可不好找,怎麼能夠放過,祝大夫也沒有功夫想其他的了.

"那,那能賣多少呢?"

祝大夫看著文欣一臉的急切,就想到了文欣這是為了湊給姐姐贖身的銀錢,而跑去了獵人都不敢去的大山,而這靈芝一看個頭,想也知道只有深山才有,這娃得冒了多大的風險,把這東西給帶回來?

如果是其他人,祝大夫還真說不得要討討價,但是看著文欣面黃肌瘦的臉蛋,破舊的打滿補丁的衣服還有腳上穿著的草鞋,又聞她和奶奶相依為命,還不是因為爹娘去世,還畜生的把房屋田地給賣了,這讓孤兒寡母的怎麼活,就是鎮上的乞兒,也比這小娃娃鮮亮啊.當下就打定足以,這個靈芝用市場的最高價的價格買回來.

"好孩子,難為你了,這東西值錢,能賣200兩,叔叔這就給你拿銀票,小希,去取200兩銀票來,就要兩張百兩的."交代完那個藥童,祝大夫再轉頭對文欣說道:"你也不要擔心,回家把銀子給藏好,等你奶奶回來就交給奶奶,也別讓人知道你有那麼多銀子.但是以後可別偷偷跑去大山,那地方可不安全,啊?"

200兩是能夠賣出的最高價,可惜千樺鎮只是一個小鎮,要是大城市,這麼大一支靈芝,都能夠賣上600兩了.都說財帛動人心,祝大夫也擔心,文欣這孩子還小,會張揚的把賣靈芝的200兩給說出去,那可是會不小心招禍的.而且祝大夫還擔心,這丫頭擔心家里的情況,又跑大山去摘什麼野菜.

看中年大夫的神情,文欣就知道他是給了最好的一個價格給她,心下感激,但是卻不能說說感激的話來.只能一臉傲嬌的說道:"叔叔,我知道的,妞妞以前賣蝦子得的錢也是給奶奶的,奶奶都會藏起來,奶奶說不藏起來,就會被人偷走,要是被人偷走了,奶奶就沒錢買米吃了,所以妞妞會很小心很小心的把銀子藏起來的,也不讓人知道."

說完這個,文欣還不忘好奇的問:"叔叔,這200兩是多少銀子?能把三個姐姐贖回麼?妞妞希望能把姐姐找回來,這樣奶奶就不會偷偷哭了.還有,可以買地修房子不?妞妞家沒有地,種不了糧食,奶奶都去幫村里面的叔叔嬸嬸干活換大米給妞妞煮粥喝,奶奶天天吃番薯,二狗哥哥說那個東西一點都不好吃,妞妞想給奶奶買大米,叔叔這200兩能買大米不?"

說著說著,文欣眼睛也熱了起來,她前世雖然也是農村長大的,但是也算是嬌養著長大的,就是村里面,城里面,也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如現在她跟奶奶這般受苦的例子.

主要不是她,而是奶奶,至少她還有空間,即使為了不被懷疑,她這些年從來就沒有把空間的糧食拿出來偷食,但是偶爾的水果零食,確實不缺,但奶奶呢?她一無所有,什麼都要靠她自己的一雙手,有田有地還好,問題是沒有,生活上的事情尚如此,更別說,她還飽受著親情分離的精神苦痛.每每看到奶奶落寞傷懷,她這心里也不好受.

見文欣說著就有要哭的架勢,祝大夫趕緊安慰道:"好孩子不哭,這200足夠了,不僅可以把你姐姐給贖回來,還能買地,造個大房子,叔叔不騙你,乖啊!"可憐的孩子,這過的是什麼日子?

這時候藥童也拿著兩張銀票回來了,祝大夫接過銀票,對文欣說道:"這是兩張各100兩的銀票,來叔叔教你,這就是銀票,100兩的,你要好好認認,等你奶奶回來,你把這個給她,要用的時候,讓她可以到錢莊換銀子,也可以到叔叔這里換碎銀子."祝大夫知道文欣是鄉下的孩子,必然是不認識字的,也不會認知那麼大的銀票,所以就拿著100兩的銀票,仔仔細細的教文欣認識了.

要說這古代的人就是比現代的淳樸,這隔一現代人商人,保不准就欺她人小不懂,或是直接搶了她的靈芝,或是拿假銀票騙她了,還會這麼仔細的教她囑咐她?

雖然她在村長那里看過村長的書,見到了這個地方的字,奇怪的是明明是古代,這里的字不是繁體字不說,還就是簡體的,簡直不要太完美.只要不是不認識的字體,就是繁體字她也會很感激,雖然繁體字她認識的其實不多,但是大體的繁體字組句起來,其實是很好猜對字的.不過對比她還是覺得繁體字看起來別扭,現在之間就是簡體,文欣簡直就要熱淚盈眶了.

不過字雖然認識,這銀票她到確實沒有見過,當下也感激的認真看起來,祝大夫看著文欣認真的把自己說道記起來,原本只是同情憐惜,現在倒也對文欣這樣的乖孩子喜歡起來.

見文欣知道銀票是啥模樣之後,祝大夫就把銀票交給了文欣,他可沒有忘記之前,文欣說過她不能逗留太久,不然回不去的話.

文欣當著祝大夫的面,把銀票對折,然後小心翼翼的放到懷里,其實是轉移到空間,什麼地方也不如空間安全不是.

因為聽了祝大夫的話,所以文欣也收起了突然的情緒,想起空間的另一個更大的靈芝,笑著對祝大夫說道:"叔叔說的妞妞信,妞妞賺錢給奶奶做大房子,奶奶一定很開心.叔叔妞妞家里還有一個更大這個藥草,因為妞妞拿不了,也不知道這個東西能不能賣錢,就沒有帶來,你還要收麼?你收的話,妞妞明天再來呀!"

本來已經放下的心,這個時候突然見文欣指著那被藥童拿出來,准備放好的靈芝,說了一句家里還有一個更大的,這再淡定的大夫,也激動的臉紅了.

"乖孩子,你說家里還有一個比那麼更大的?收收,要是你家里真有,叔叔就收!"小孩子是不會騙人的,祝大夫完全相信文欣的話.

"當然是真的啦,這個小的就是在那個大的下面來著,妞妞都沒有見過那麼大的蘑菇,所以就拔了大的,原來下面還有一個小的,妞妞就一起抱回家了,叔叔要的話,明天妞妞在來,叔叔也要給多多錢呀!妞妞要把舅舅給接過來跟奶奶住,奶奶就會很開心的."什麼時候都不忘博同情,這是為了安全起見,更是為了不讓人懷疑.誰讓童言無忌呢!

這…這,長在大的下面的?祝大夫看著放在櫃台上,那比正規碗公更大的靈芝,這要能長在下面,這上面的那一顆得有多大,怕是千年份的了吧!

文欣也不管激動的兩人,徑直拿著空簍子出了鋪子,在這里耗了不少時間,要不是見孫孝泉還在擺攤,她哪里有那麼多時間瞎掰.

出了藥鋪,文欣就徑直去糧食鋪子,糧食什麼的她可沒打算要買的,只不過是想要看看,這店里有什麼品種,到時候她也好從空間里面轉移出來罷了.她最想買的,其實還是鍋碗瓢盆,床墊被子布匹這些.木板床雖然已經習慣了,坑頭也還適應,但是能夠更加的舒服,傻子才拒絕.唉,不知道這地方棉被多少錢,記得看小說的時候,這東西可是精貴的東西.還有棉布,這粗麻布,即使穿了5年,她還是適應不了,整天的刺的皮膚癢痛,她都忍的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