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硝石
兩輩子她都是靦腆的一姑娘,熟悉的人她能夠非常的聊得來,也開的起玩笑,但要是不熟的人,不是非常熟悉的人或者完全的陌生人,那她就受不住別人的熱情了.所以孫孝泉這一吆喝,著實嚇了她一跳,只得裝作不在意的蹲下身,伸手逗弄起簍子里面最上面的花公雞,以此來躲避陌生人的注視,哪怕那些不光根本就不是瞧她的.

孫孝泉正招呼這被吸引過來的人,倒是沒有瞧見文欣的異樣,不過孫孝泉一個大男人,也沒有那麼細致的去注意文欣的情緒,再說他和文欣熟的不得了,可不認為文欣這個平時大大咧咧,膽大的小姑娘,居然在外人面前那麼害羞.再加上剛才文欣的興致勃勃,滿臉好奇,就更加不認為文欣會有什麼意外的情緒波動了.

"喲,這還真都是活物,少見吶!正好我們府上下午要來貴客,老爺交代來買點野味,但這都塊快半下午了,人都離的差不多了,找了那麼久也沒給找到新鮮的,好在是在小伙子你這里給找著了.這都鮮活?要都真,你就給我都稱下重量,我都要了,要是不鮮活的可別拿來,我可不要啊."

來人是一個中年婦女,聽她的話,是大戶人家的管事,一口氣就要了全部的東西,可把孫孝泉給高興壞了,"大嬸,瞧你說的,來看看,鮮活著呢,也就是擔心這些個野東西鬧,這不餓了幾頓,所以才蔫不拉幾,但保證都鮮活!"

說著孫孝泉伸手進簍子里一攪合,里面的東西里面收到侵擾蹦跶起來,老婦人一看滿意的點頭,"成,看著不錯,趕緊給我稱稱,這日頭毒的,我可得趕緊回去,大小姐可還等著我的冰鎮梅子吶!"

文欣蹲著身子,見有生意,也是好奇的抬起頭來看,這會兒看著這婦人抬袖,微微擦臉,顯示這烈日高照的熱出了一臉的汗,但那臉上驕傲,嘚瑟的表情,加上那不低的聲音,再結合最後面的話,似乎深怕別人不知道她是給大戶人家照顧小姐的?

文欣不明顯的撇撇嘴,看了看頭頂的太陽,雖然這邊的氣溫明顯比較高,但是這陽春三月的,也沒有那麼嚴重吧?那婦人臉上她可瞧得清楚,擺明就沒有一滴汗好麼!還喝冰鎮梅子?又不是夏日酷暑的,這…難道就是大戶人家的做派?不過,說道,冰…是啊,冰啊,她怎麼就忘了這個東西?

婦人高昂著頭顱,享受著別人豔羨的目光,不用低頭,她也能夠想象得出,這里面的人那種羨慕嫉妒的神情,哼,她可是木府廚房的管事娘子,不僅負責公子小姐的飲食,還負責采買,這些鄉下人可不就得巴望著自個,祈求她買他們的菜?哎喲,要不是府里大小姐還等著,她還真想跟這窮小伙嘮嗑嘮嗑.就在婦人這樣想著的時候,那邊孫孝泉手腳快的給稱好了重.

"大嬸,一共43斤,10文錢一斤,一共430文.大嬸看您也不好拿這些個,這簍子不要錢,您要就送您了."

婦人自覺享受了一把,又讓孫孝泉自覺的給"孝敬"了,爽快的付了錢,帶著一溜的豔羨,別扭的提著簍子離開了,文欣看著那婦人明明有些吃力,卻還裝著高傲大步離開的模樣,一陣無語,不就是一奴才,有必要這樣?還不如她這鄉下人呢!

千樺鎮周圍的村子,都是毗鄰大山,雖說大山很危險,幾乎沒有人涉及,但是誰讓除了三座大山,著周邊都是大大小小的山呢.所以靠山吃山,會打獵的獵手可不少,這野味那就不值什麼錢了,所以這些東西也就比不少家禽肉了,只開出了十文一斤的價錢來!當然要是什麼熊,虎,豹等這些大家伙,那又另當別論了,這價格,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的差距.這些孫孝泉先前都是跟文欣說過的,不過文欣還是覺得太廉價了,這些東西在現代那可都是珍品吶,想吃還真不怎麼吃得上.

孫孝泉完全沒有想到今天居然那麼順利,又幸運的把所有的東西,都給賣了出去,要知道因為買野味的多,實在是不稀罕,所以都是差不多都要等上一兩時辰才能賣出去的.實在沒有辦法的時候,還有有大物價,比如野豬的時候,還要去鎮上各個酒樓試試看,他還嘗試過跑去大富人家後門敲門問問,今天這種,才一吆喝,就把東西給賣出去的情況,著實是第一次發生,孫孝泉給高興壞了.

"孝泉哥哥,你在這兒擺著,我去那邊鋪子里去看看呀!"

別說孫孝泉高興,就是文欣也是高興的,畢竟這野味賣的錢,可是兩家人一人一半來著,不過再怎麼高興,還是不得不說,在這里就這樣等著,著實非常無聊啊,而且現在攤子上剩下,那都是姜蒜這普遍的東西,文欣瞧著可有好些人也都是賣著這個東西的,想要把東西給賣出去,可不容易.

而且剛剛張望的時候,文欣給瞄到了一個賣毛皮的鋪子.加上之前猛然間的靈光一閃,這賣毛皮的鋪子,定然也收皮毛,制皮子,這制皮子的硝石也肯定就有了.

能制冰硝石啊,這可是穿越種田小說的經典橋段,她這個小說瘋子,即使看啥忘啥的人,都把這東西給複制鑲嵌到記憶深處了,以前怎麼就沒給想起來?不管以前怎麼說,既然現在想起來了,那就不能夠放過,如果真的制作出來了冰塊,那就是意味著,能夠把新鮮的海產給帶出村子了麼!

文欣興奮了,立馬要求要自由活動,就算今天沒有其他的收獲,就是這硝石,也不枉她來鎮上一趟了!而且那毛皮鋪子的位置實在太好,一左就是賣糧食的,一右就是藥店,哪還有比這個更方便的?不過具體的她還是要考察考察的.

孫孝泉一聽文欣要獨自跑去玩,下意識的就要搖頭,但一看文欣手指的地方,是距離這里不遠,又明顯的能瞧見的毛皮鋪子,他以前但凡有個野獸的毛皮,都是拿到那家鋪子里面去的,是一個實在的人家.看看自己這里還有那麼多的姜蒜辣椒,在想文欣這個活潑好動的孩子,要是一直陪著定然會無聊,反正他多注意著也行,就沒有拒絕什麼.

"成,但是不能去別的地方,你先去那家鋪子看看,一會兒不管有沒有賣出東西,我也會收拾去找你,你要買什麼,我都會陪你去,天也不早了,咱今天是要趕回去的,不能夠逗留太久."說著就把這次買野味的銅錢分了一半給文欣,文欣也不矯情,都接了過來.

文欣也是知道分寸的,自然不會讓關心自己的人著急,乖巧的點頭道:"我不會亂跑的啦,要是在那毛皮鋪子沒見著我,我定然就在隔壁那糧食鋪子,別的我也不買,就是想看看有沒有面粉,等哥哥來了,再陪我買些碗盆之類的就好了."

孫孝泉看了看,點頭,也是因為知道文欣雖然調皮,但卻更懂事,所以孫孝泉才同意文欣一個人跑鋪子那邊.

文欣興奮的提起了自己的簍子,腳步輕快的朝著皮子鋪子走去,雖然她更想去藥店,但是她也知道孫孝泉現在肯定在看著她,要是她徑直先去了藥店,一定會被懷疑的.反正她身上也有不少銀子,雖然不知道那硝石多少錢,但是應該不至于一點都買不回來,還是可以先看看的.要是實在不行,在轉而去藥店也是可以的,就算孫孝泉看見了,也會以為她只是好奇好玩.

一走進鋪子,一種說不出的味道就撲面而來,不過好在也不難聞.這是一個只有30幾平方的小鋪子,各種動物的毛皮有秩序的掛在特質的架子上,並不顯得雜亂,因此即使鋪子有些小,但卻一點不顯得擁擠.

店里面只有一個站台的小二,見進來的是一個小娃娃,正好奇的四處張望,想來就是孩子好奇跑進來看的,所以也就沒有上來招呼,而是任文欣這看看,那看看的,就是文欣無理的上手抹那些制好的毛皮,卻也不曾斥責她.文欣一時對這個鋪子很有好感.

雖然她也非常的喜歡這些毛茸茸,漂亮的東西,但是真要拿來做衣服,坎肩什麼的,她還真享受不來,不過拿來做床墊,被套,她倒是非常的稀罕,不過要真要做這個,那毛皮的量可不小,這價錢自然也就高,現在她可是連飯都吃不好,這些個享受的東西,還是算了吧!

視覺受到了極高的享受,正事就要做了,文欣睜著大大的眼睛,純純糯糯的問:"大哥哥,你們鋪子有硝石賣麼?"

恩?沒想到這小客人,還真要買東西,站台的小伙計臉上的壓抑毫不掩飾,不過既然是客人他自然不會小看和輕慢,即使眼前的的客人也就他小女兒大.

"小姑娘,你要買硝石?你家大人叫你來的?"對于文欣是要硝石,他一點都不奇怪,畢竟他們鋪子也是有不少的農村獵人來買,然後制好的皮子在拿他們這兒換銀錢,這樣價格會比沒有整理的皮毛價格高些.小伙計明顯把文欣,當成了是哪個獵人家的閨女,代父親買硝石的.

"不是爹爹,是哥哥,看,那就是我哥哥,不過他現在沒有時間,所以就叫妞妞來了!"經過這幾年的裝嫩賣萌,文欣現在已經打熬的,隨時隨定都能夠厚著臉皮裝乖賣萌了,所以文欣指著外面擺攤的孫孝泉,一臉純真的向伙計賣純.

伙計順著文欣的手指看去,看見了孫孝泉正在那里擺攤,也就相信了文欣的話,點點頭道:"呵,我這里自然是有硝石的,你哥哥交代你買多少?"

文欣壓根就不知道這硝石要怎麼賣,不過麼,"大哥哥,我要買200文錢!"嘻嘻,不懂裝懂,有時候也是挺有用的,看這活計剛剛的反應,就知道這家鋪子也是有不少人來買硝石的,所以一聽她要硝石,又指了"哥哥"之後,就一臉的理所當然,想來根本就不會來糊弄她這個小孩子.

不過顯然文欣不知道,她所謂的200文錢,對于活計的沖擊,"嗬,小姑娘,你說你要200文錢的硝石?不是20文?"這硝石2文一斤,這200文就是100斤,那可是一大袋子.

很多麼?看著活計一臉被嚇到的表情,文欣雖然疑惑,但是她還是一臉真摯純真的點頭,"是呀,大哥哥,爹爹說,現在山上的動物都出來了,是好時候,能打到好多動物呢,所以要准備多點硝石,這樣就不需要時常來買了,我們家離鎮子很遠呢!"是吶,真的很遠的說!文欣一臉的無奈!

------題外話------

我是存稿君….額,本就寫三千多字數,發現在剪嗎,真的很混亂,不知道中途剪切粘貼有沒有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