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終于上鎮上了
文欣之前找上他說要跟著他一起去鎮上的時候,她就說過是要趁著奶奶不在的時間,把之前奶奶一直都不舍得花錢采買的東西都給買回來,他也是知曉文欣家情況的,所以對于文欣的想法,也多少有些了解.不過麼,明明說了需要什麼他都能夠給幫忙帶回來,但是文欣也堅決自己也要去,擺明了就是想去鎮上玩,跟自家的二狗和*不都一個性質,再怎麼精明,也不過是小孩子罷了!

孫孝泉搖搖頭,把藏在柴垛的簍子提出來,簍子里都是昨天抓獲的野味.

文欣搖頭,"不成,家里的東西都是有數的,我可不能偷偷拿出去賣了,至于奶奶回來,我自然解釋這錢都是這段時間,我趕海賣貨還有野味得來的錢."

山上的套子,奶奶兩年前就是知道的,所以自那之後,文欣就借口孫孝泉上山看套子,然後要是得來野味,就是一家一半.因為套子抓的東西幾乎都是活的,所以不管是奶奶還是孫家,都不舍得自家把野味給吃了,或拿到村里跟其他人換東西,或直接賣上幾個銅板,逢上大集,更是在那之前就收集多些野味,一起拿到集市去賣.

所以野味賣錢,奶奶是知道的,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自那之後,在山上又挖了不少的陷進,而且主意還是文欣出的,孫家兄弟也是她也慫恿著跑大山上去的,大山不愧是沒有人深入的深山,野味就是多,這兩年來,就是野豬也讓三人打到不少.兩家大部分的銀錢,都是這里來的多.

"就你鬼精靈,行,你孝敬哥哥還在村口等著,咱快走,時間也差不多了,要快點到孫家屯,這大集上鎮上的人肯定多,別到時候牛車給走了,咱可能就去不了鎮上咯!"把簍子背上,孫孝泉帶著文欣朝著村口走去.

"孝敬哥哥也去?你之前沒說,怎麼你家還有多東西要去賣?"她以為就她跟孫孝泉呢!

"本來是不去的,這不是昨天邱嬸子來跟我娘說,我三妹有身子了,本來她是想自己去的,但是現在春種她走不開,就想著讓孝敬先帶些家里的雞蛋去看看,過幾天不忙了,她再去.加上昨天見倉庫里面還剩下許多的姜蒜還有干辣椒,留的種子足夠了,就想著其余的都拿鎮上賣了去."說起自己遠嫁的妹子,孫孝泉就一臉的笑意.

文欣這時也想起了半年前出家的孫家姐姐,她是在孫孝泉娶媳婦之後的一個月出嫁的,嫁到了離鎮上不遠的一個村子張姓農家里面,那倒是一個殷實的家庭,家里也就夫妻二人跟那麼一個兒子三人之家.

張家倒是一個簡單的家庭,張家小子雖然是獨子,家里疼寵,但是人卻沒有長歪,是個踏實能干的小伙子,也到了說親的年齡,據說家里也正在物色,要說那村跟山海村也不是一般的遠,張家幾乎是不可能和山海村的人結親.

不過姻緣來了,那是當夜擋不住,那還是有一次孫家姐姐跟趙嬸子趕集,跟張家小子在集市相遇,那真的是一眼定終生,也不知是誰先看上了誰,總之每隔幾天,媒婆就上了門,然後飛快的速度兩家都訂了親,更快的速度完婚,沒成想這孩子來的也夠快!

文欣少不得恭喜,"真的呀,萍兒姐姐有身孕了?那恭喜孝泉哥哥要做舅舅了!"

孫孝泉笑著,沒有回話.

很快兩人就跟村口的孫孝敬彙合,然後朝著孫家屯走去,這兩年文欣也長大了,加上可以的鍛煉,倒也沒有落下兩人的步子,才半個小時三人就到了孫家屯,看著大槐樹下等著的牛車,三人同意舒了一口氣.

三人剛坐上牛車交了趕車的老頭三文錢,沒多久,牛車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說實話,這牛車根本就快不到哪兒去,比走路還慢,大部分的人都是直接走路上鎮的,除非是帶的東西多的人,或者體力跟不上的人,才會來坐牛車.

而且坐牛車的話,就必須走大道,像他們這些都在山林里的村子,那要開出一條大道來,那可真是九曲十八彎,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這邊的村子離鎮那麼遠的原因,實在是地形原因,路彎了又彎,要說直線距離那其實還是蠻近的,當然這也是相對來說的.這點是文欣之後,在坐牛車和走路都嘗試過後才了解到的.

之所以今天會來坐牛車,除了考慮到文欣這個小蘿蔔頭,更多的是因為孫家帶了幾十個蛋,還有不少給孫家姐姐帶的東西,加上要拿去賣的野味等,即使有兩個大男人,也拿不了,所以也就只能來孫家屯做平穩的牛車了.

牛車里除了孫家兩個哥哥,其余沒有一個熟人,文欣也不是喜歡八卦和自來熟的人,所以也提不起興致來去跟別人搭話,于是一路上三人沉默的坐車牛車,坐的文欣都昏昏欲睡,直到太陽高照,烈日當頭,千樺鎮終于到了.

馬車穩穩的停在了千樺鎮的入口,孫孝泉看著已經迷糊的睡過去的文欣,不得不伸手把人叫醒,"妞妞?妞妞,醒醒!"孫孝泉有些無奈,在他看來小孩子這個時間段都是愛睡的,偏偏文欣要跟著一起來鎮上,這不坐上馬車就忍不住睡著了吧!

"恩?孝泉哥哥,咱們到了?"文欣迷糊著眼睛,其實她並沒有睡著,不過是太無聊,精神力跑空間里面摘水果去了,她想著既然已經到了鎮上,等會兒就看看,鎮上有沒有水果鋪子,看看行情先!

不過她可不敢眼睛睜得太清明,也只能假裝剛剛被弄醒的迷糊樣,這一睜眼,就看到了人來人往的人,熱鬧之聲傳來,文欣也不由得瞪大了雙眼,這古代的城鎮,她可還真是稀罕,以前她可從來沒有去過什麼名勝古鎮里面玩過,總覺得失了"古"的真,沒啥意思,還不如看山看水.

這恍然間,到了真的不能在真實的古代,文欣就有些好奇了,不知道這里的人們的生活,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景,好奇心起來了,文欣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拉著孫孝泉的手,跟著人流進了鎮子!

孫孝泉也理解文欣這從來沒有來過鎮子的孩子的好奇心,也順勢的由著文欣拉著她進了鎮子,至于孫孝敬,早就在孫孝泉叫醒文欣之前,就跟孫孝泉告別了,他是來看妹子的,自然不會再鎮子上久待.

因為是大集的原因,鎮子的人很多,並不會因為現在已經是大中午而人流稀疏,反而因為像文欣這樣偏遠村子的人差不多來了,而更加的熱鬧,街道上擺滿了買各種東西的小攤,吆喝聲此起彼伏,文欣從來就沒有見過這樣的架勢.前世小的時候,她也是跟著老媽趕集過的,但是卻對于這熱鬧的吆喝沒有記憶,想來她是沒有遇過的.這乍然身處這樣的環境,文欣這樣喜靜的人,居然沒有不適應,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這里透著淳樸的原因,亦或者是少了那嘈雜刺耳的各種車鳴!

來到這里之後,就不是文欣領著孫孝泉了,而是孫孝泉小心的避著人,領著文欣走到一個擺攤的角落,文欣看了,這似乎都是村里面的人出來擺的地攤,賣的都是各家帶來的特產,蔬菜什麼的,頗有種菜市場的性質.

"誒,咱就在這兒吧!"孫孝泉張望了下,選了一個老婦人賣菜的地攤子旁邊的空地,先把蓋在簍子上面的那布鋪在地上,先把她家的姜蒜辣椒整齊的擺好,然後才把放著三只野雞,五只兔子,還有一只狍子,一只刺猬的那個大簍子放在自個面前,只要有人過來,就能看到.

野味都是昨天才從陷進里面拿回來的,可能是在陷進里面呆了不短的時間,整個的都有點蔫蔫的,但是卻都是活的,孫孝泉把這些東西的腿都給綁牢了,而且有技巧的綁在簍子里,不讓這些東西一個壓著一個!

才剛把東西放好,孫孝泉就吆喝起來,"活野味啦,快來看看喔,野雞,野兔,狍子都有呀!十文一斤,只有幾只,快來瞧瞧喲!"

這高昂的喊聲一出,倒是把旁邊正興致勃勃的四處亂看的文欣給嚇了一跳,看著因為吆喝而好奇的張望過來的眼神,文欣臉色一紅,感覺剛吆喝的那人是她般!她面皮薄,她從來不否認,看著別人好奇的望著這邊,就熱氣上湧,難得的扭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