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轉折(下)
文欣前世有過帆船的模型,也在影視劇中看過很多輪船,內里各種構造原理雖然不清楚,但是這船需要什麼結構,大體上還是知道的,只要有了研究的方向,這制船就節省了很多的時間.

文欣腳跺了跺甲板,看船頭那沒安置木板的倉,在水里面進泡了那麼久,沒見有水滲進來,就能夠看出這船做的還是不錯的,不過這船那麼大,這幾個人要扛著它從村頭來到村尾,想都知道多費勁.

文欣看了看寬闊的沙灘,還有遠處的山,無意的說道:"福安哥哥,你們扛著大船多累呀,咋不在海灘上做船?那片葉子林很陰涼,在那里做船也不怕太陽曬,這里離大山近,還能就近砍木頭呢,多方便呀!"她是不會承認,之前她壓根就沒有想到這點的.

福安等人被文欣說的一楞,仔細看了看沙灘的環境,還真是,之前他們怎麼就沒有想到?先前,他們都是在自家院子里面弄的,院子本身就不開闊,做什麼還真有些不方便,特別是剛剛,把這重量不小的船抬過來,就費了不短的時間,一路走走停停,還真不如就帶了工具來沙灘上,需要木頭了就上山砍回來,要試驗的時候,也能直接拖海里.

福安等人一拍手,"還真是嗎,之前都沒想到,福子柱子,明天你們就直接帶著工具來這,我們兄弟會把家里的木頭扛過來."

這話一出來,眾人居然放了船身,就坐在船板上開始談起來,似乎忘了身處何地了.文欣搖了搖頭,如果這些男孩子經過現代理科教育,想來都是一群研究狂吧.明明之前他們都是為了能夠出海捕魚,而想要造出經受的的起海浪的帆船,可現在透入了制造中,一切就以能夠造出一條條船而奮斗了,不然現在明明是試船,怎麼說著說著,就討論起來了?

船因為剛剛福浩撐竹篙,福信要木漿,已經離之前有好一段距離,這會兒雖然沒有人撐船了,但是船身卻還是隨著水里往外飄蕩著,文欣沒有理會那些人,而是坐到了船頭,就那麼靜靜的看著平靜的海面.

她從來不奢望生活有多麼的驚天動地,要怎麼樣的富貴榮華.就像這樣靜靜的看天看地看海,清風拂面,溫潤安詳.偶爾聽聽八卦,偶爾做做美食,偶爾和朋友伙伴一起嬉笑玩耍.

她害怕孤單,卻也享受一個人獨處的靜謐,她討厭熱鬧,卻也不敢過長時間的離開人群.她也曾經羨慕過別人的瀟灑,他人的美麗,多金,快樂…但那也只是羨慕,卻不是她強求的來的,過的來的.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多了少了皆是愁.其實現代快節奏的世界真的不適合她,來到這古代,這甯靜的小山村,到真符合了她的性格了.也只有再這樣的地方,她才能存活下來吧!文欣嗤嗤的笑.

文欣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來的,只知道回神的時候,她就已經在家門口了,輕輕歎了一口氣,文欣抬腳進了這,在以前她都無法想象的,絕對不會也不敢住進來的破院子,她的幸福其實很簡單!

"誒,小妞,你跑去哪兒了?咱都在這兒等你老久了,要不是你家院子門沒鎖,咱都以為你出門去了."

文欣腳步一頓,看著攀爬在李子樹上的二狗子和小黑,以及在桃樹上的勇子和鍋子,再看他們每人手向下探著,而下面正是等著要上樹的巧娘和春桃,文欣臉上一陣黑線.

沒有理會二狗子的話,文欣直接走到了*和豆豆的身邊,拿起一個已經洗好的桃子,"咔嚓"一口,模糊的說道:"你們這些家伙,膽肥呀,沒經過我同意,就上樹摘果子?豆豆,*,這東西吃多了拉肚子,別一下子吃那麼多,等中午你們回去的時候兜一些回去,慢慢吃."

豆豆和小*一聽回去的時候還能帶,頓時抬起頭,羞嘻嘻的朝文欣一笑,文欣頓時心癢癢的,正太,好口水啊,可惜這古代,即使這比較開放些的農村,女孩子,額,即使她現在也還是小蘿蔔,但是就這樣撲上去,要是來個娃娃親,額…好吧,她忍!

而上了樹的眾人,哪還管文欣說什麼,見哪個李子紅,哪個桃子誘人,通通摘了下來,文欣可是交過怎麼做水果罐頭,還教過怎麼過果脯,一時半會吃不完,小事兒啊.

"對了,小妞,你之前還沒說,你剛剛去哪兒玩了?咋不等等咱?"洗好了一桶李子,一盆子桃子,大家伙兒席地而坐,二狗子拿起一個李子,"咔嚓咔嚓"的吃著,還不忘之前的問話.

"嘿,小偉哥哥,你家哥哥們今天去海上試新做的船,你不知道麼?我就是看見他們從我家里過去,所以吃完早飯我就跑去看了,這不完事兒了,我就回來了."

"啥?我哥他們去海上玩了?"鐵蛋直接忽略了文欣說的試驗新船,直接說成了是去海上玩去了.

他們這些小家伙,哪個不是幻想著,去海里面游水?但是家里不管是奶奶輩的,還是母親輩的,亦或者是哥哥輩的,各個皆不允許他們這些半大不小的娃子去海里面游水,就是村子里面的河,除非是文欣家門口這樣知道腳脖子的,也不允許下水.要不是真的見識過海浪的可怕,他們估計也是不管不顧,偷都要偷偷去玩了.

這會兒聽到自家哥哥去了海邊,沒有下地,鐵蛋不淡定,就是其他的男孩子,也同樣眼冒精光的看著文欣.

文欣翻了一個白眼,不客氣道:"我說了你哥哥去海上玩了?他們是去試新船了,就是看新做出來的會不會漏水,會不會浮在水上而不是直接沉到海里,去得了多遠,能不能打魚…咋在你們耳朵里,就跑去玩去了?你們可別偷偷跑到海水里面去玩,一個浪頭上來,可不是開玩笑的."說道後面,文欣的臉色都變得嚴厲起來,畢竟不同于一般的孩子,她這一面無表情的嚴肅神情,還真把這些孩子給護住了.

文欣看著眾人愣愣的看著她發呆,有些甚至有些懼怕的神情,也意識到自己似乎太嚴厲了,因為擔心這些孩子會偷偷跑海里面玩,不知不覺把前世教訓侄子的表情給用了出來,暗叫不好.

"嘻嘻,你們也知道,我家門口可是能夠看到你們經過的,要是你們偷偷跑去玩了,我可是會去跟其他哥哥們告狀的,到時候叔叔嬸嬸就會罰你們沒飯吃了."

看見文欣又是笑嘻嘻的表情,二狗子等人暗呼一口氣,嚇死了,嚇死了,剛剛小妞的表情咋那麼恐怖,跟得發火的時候一樣可怕,二狗子心下拍了拍胸,看著文欣跟以往沒有兩樣的可愛表情,又疑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其他人皆是跟二狗子一樣的懷疑,但兩個心思敏感的小姑娘,卻並沒有自我安慰的開解,看著文欣變得可愛的表情,心下想,看來妞妞真的不簡單呢!當然他們心思都單純,可沒有齷蹉的想法,只是看著被唬住的男孩子們,心下對文欣佩服不已.

或許也就小*和豆豆,兩個貪吃的小家伙,沒有注意到這一時瞬變的氣氛,從始至終就樂呵呵的,你給我一個桃子,我給你一個李子,吃的嗨呢.

終于緩過氣來,二狗子忙道:"小妞真是,你嚇死我了.咱現在幾乎可是天天在一起,你還不知道咱,咋會去海上那麼危險的地方?你可別跟哥哥亂說啊."

"嘿嘿,我不是擔心你們,不然誰管你們呀.不過要是等福安哥哥他們把大船造好,咱也是能上船,跟他們一起去看看海不是,到時候到了船上,咱一張網撒下去,保證能網上不上魚呢!"

"魚啥的我倒是不稀罕,唉,就是可惜,咱現在賺不上私房了,我娘知道我藏私房,居然把我的錢收走了,早知道我就買麥芽糖吃了."二狗子一臉的懊惱,他咋就那麼傻,買糖藏起來,也比把銅板藏房間啊,這不被他娘給發現沒收了.

其他人一聽,二狗子又說起了這事兒,頓時一點不客氣的取笑著,他們私下拿海帶等東西去孫家屯賣了不到幾天,就被自家爹娘發現了,然後接受了他們的生意.不過他們都聰敏的把錢藏好了,家里也沒有說一定要沒收,也就二狗子,自認聰明的把錢藏櫃子里,被趙嬸子給找到了,一句話不說就給沒收了.

小黑,小勇和鍋子,三人對視一眼,心里面慶幸,哎喲,還好他們家生活好過些,家里也沒有那麼多人口,爹娘這才沒有逼著他們把錢給交出來.

而巧娘和春桃則臉上泛紅,娘說,她賺的錢自己留著,以後嫁到婆家,手頭上也有些體己.

文欣看著眾人的神色,也一邊悶笑,估計這里邊除了小*和豆豆,就她沒有啥為難的了吧.明路上得來的錢,她可都是主動交給了奶奶,但是暗地里,自個兒用空間里面的東西賣得的錢,藏空間誰也發現不了.這些可是她等著去鎮上用的吶.

為了不讓二狗子又一個人自怨自艾幾個小時,文欣轉移話題:"誒不說這個了,今天咱去地里刨些土豆地瓜,咱烤來吃咋樣?"唉,就是沒有發現這村里頭誰家有芋頭,那東西也好吃啊.比起土豆番薯,她還是更喜歡芋頭,特別是香芋,當然前提這芋頭要是水田芋,那種怎麼煮都不爛,也沒有一點香味也沒,更不面的滑頭芋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