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轉折上
"孝泉哥哥,快點快點,咱們可得中午之前回去,不然奶奶會擔心的!"文欣跟在孫孝泉和孫孝敬的後面,不斷的催促著.

孫家兩兄弟一聽文欣的話,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他們走的都很快了好麼,而且這三人中就她自己走的最慢,要不是要等著她,他們會那麼慢,早上山好了好不!

沒錯,孫孝泉兩兄弟帶著文欣,正是要上山,而且是大山.自從帶孫孝泉看了套子之後,文欣就已經決定,要和孫家兄弟合作上山的事情了.雖然深山不能進,但是外圍或靠中圍其實還是沒問題了.只不過大山的威名太甚,又有先例,所以村民一直是被嚇到了,這才不敢上山,也限制自家親人們不許偷偷上山.

孫家算是村里面比較窮的家庭了,偏偏他們家人口也多,所以文欣確定,只要危險度不高,孫孝泉是一定會同意上山的,果然,她提起來的時候,孫孝泉只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

孫孝泉答應上山的時候幫忙看套子,所得孫家占二,文欣占一.至于孫家挖陷進,所得就全是孫家所得,這就不是文欣能夠要的了,不然就是占人家便宜.不過文欣最主要的也不是那一只兩只的野味,而是山上眾多也沒有被發掘的水果,藥材和山珍.

不過孫孝泉答應幫忙看套子,可不願意深入大山,畢竟套子都在外面,除了要小心山里面的毒蛇,幾乎就沒有什麼威脅.但其他地方,要挖陷弄其他的野味,那就不一樣了,但凡那些狐狸野豬什麼的,都是野獸活動范圍比較頻繁的地方,那已經是危險的地域了,不管文欣怎麼說,孫家兄弟都不想涉險.

最後是孫大伯生了大病,孫家拿不出銀子買藥了,這孫家兄弟這才孤注一鄭.他們往里面走了一段距離,然後分別挖了幾個直徑兩米左右的幾個陷進.

沒成想,這收獲還真的挺大,第二天就在其中一個陷阱里面發現,一只百來斤的野豬.

因為大山這里野獸多,誰也不清楚,什麼時候傷人的野獸就出來,所以這陷進里面,他們根本就不敢插尖利的木頭或者竹子,不過那野豬也不知道是不是餓慘了,居然也蔫了吧唧沒了精神氣,被孫家兩兄弟費了些功夫就給綁回家了.

反正也不是留在山上打獵,時不時上來看看,不久留就不會發生危險,所以孫家兩兄弟這才開始了挖陷進撿野味.而孫家兄弟可能是出于感激,或者別的什麼,每次有多些收獲,多半都會拿些給文欣.

文欣自然是不遠白受恩惠,于是有時候就堅持自己也跟著上山,做些她能做的事情,比如:她認識的普通的藥材,或那種常見的珍貴的藥材,以及山上能吃的水果,山珍.當然跟著上山這本就是她的本意,等教會了孫家兄弟認識那些她認識的少數物種,她就不會跟著去了.

得到了這些,文欣或跟孫家兄弟換野味,或讓孫家兄弟一起拿出去賣錢.而今天,就是文欣堅持也要上山,于是孫家兄弟來了之後,就跟在了兩人的身後,不過因為奶奶不知道,所以還是要趕在中午奶奶回家之前回去.

這次上山主要是為了上次發現的幾十株龍眼,還有去加一個陷阱.三人一行速度並不慢,很快就上了山,孫家兄弟兩人先在選好的地方挖了個大陷阱,做好一切之後,然後就朝龍眼樹行去.上次發現的時候,那龍眼還不熟,今天來正好能夠先收一批.大山真的很豐富,幾乎每次來,換一個方向,就能有不少的發現.

而在孫家兄弟連同文欣一起上山的時候,村長家,王福安同樣也沒有閑下來.

早睡早起身體好,來到古代三年多,這生活作息也規律了,每天准點睡覺准點起床,文欣是真的感覺到這身體的活力,精神氣都非常好.每天只要醒來了,就不會在困頓,沒有前世那樣即使醒來腦袋還是暈的,再閉上眼睛那絕對就會在睡過去,要在醒來可能就要過好幾個小時了,但起來絕對是精神萎靡的.

仰躺在床上,文欣閉著眼睛,呼吸輕緩,這個時候奶奶已經快要回來吃早飯了,文欣張開眼睛,一個驢打滾翻身下了床,穿上外套出門洗漱.才剛拿來帕子洗臉,就聽到了奶奶說話的聲音,仔細一聽,文欣也顧不上洗臉了,好奇的走出院子,就看見奶奶站在河邊朝著河對岸喊話,而對面的卻是王福安幾兄弟,而他們抬著的是什麼?沒看錯的話,那是…船?

"福娃子,你們這抬著船是要去海上?"她剛去河邊喂完鴨子回來,正好看見福安幾個娃子抬著一艘船,明顯朝著海那邊走去,這天還那麼早,但吃完早飯也該下地去了,這福安娃子們帶著船莫不是要出海去?海上可不怎麼安全吶!

王福安跟兄弟幾個正抬著新做好的船,想要趁著時間早,去海上試試新船,因為心里急切,就沒有看到文奶奶,這下聽到有人喊,便停了下來,扭頭一看,是文奶奶,因為隔著不遠,所以福安很容易就看到了文奶奶擔憂的表情.

"誒,文奶奶,是您啊.嘿嘿,我最近不是找福子,柱子他們研制了新船?昨個剛剛造出來,所以咱就想去水里面試試.文奶奶您別擔心,咱就是在淺海里試船,不出海,這事兒我爹知道,所以不礙事兒的!文奶奶這天還早,您這是要出門了?"

一聽不是出海,只到淺水里面試船,文奶奶放心了,笑道:"嘿,哪呀,我這剛去喂了鴨子,正要回去吃早飯呢!富娃子既然要去試船,那就去吧,弄完了就早點回來."

"誒,我們知道分寸,文奶奶莫擔心,我們這就早去早回,文奶奶回頭見呀!"

見福安等人抬著一艘不小的船走了,文奶奶也轉身准備回來,文欣趕在奶奶看見她之前進了院子.這才不過十多天的時間吧,這些人就把一艘船給造出來了?別是起早貪黑的干吧!這人有了目標和決心就是不一樣!

山海村已經很多年不出海了,以前出海也是生活所迫,想要多一條路子減緩沉重賦稅的壓力,但是山海村的人皆發現,他們這里實在太偏遠了,這魚還沒出村子,就死傷不少,到了鎮上大部分魚都死了臭了,哪里還賣的出去.更何況,他們沒有好船,出海也去不了多遠,這收獲自然也小.

其實文欣覺得,當初的山海村人非常缺乏了創造和發現,即使被生活壓迫的狠了,也沒有去征服海的心,不然也不會被這樣限制了.不過據說山海村的人,都是外面遷徙過來的,以前都是地里刨的農民,他們的心都在土地上,對于海洋自然沒有那麼在意,也不怪過了那麼多代,這海洋資源還是被遺忘著.

居住海邊的漁民,那一個不是世世代代累積了經驗過來的,讓沒有見過海的人,乍然來到有海的地方,就做漁民去?還是在這個地方還有不少土地的情況下?

于是村里面的人就把目光更多的放在地里,開更多的荒地出來,風險很大的海上就不怎麼去了,這一代代下來,可不就沒人再去海上?所以村里面的船才那麼破舊不頂用.

王福安把目光再次放在海上,還是十幾天前文欣的一席話,雖然現實還是沒有解決把新鮮的魚運出村子的辦法,但是他們經過文欣的提醒,已經知道新鮮的不行,還能夠把醃制的弄出去,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了.山海村的人過的都不容易,誰甘願放棄這樣一條財路?而且文欣說的不錯,只要路通了,有車了,縮短了去鎮上的時間,還是能夠把新鮮的海貨運出去的,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山海村有錢修路,不然都是空談.

山海村居然有海的一角,那其他的地方,自然也有,所以,王福安不認為,這海貨會賣不出去,所以聽了文欣的話,要好船大船,才能從海上獲得稀罕的海貨,他便上了心,回去就跟自家兄弟商量了造船出海.沒成想他爹聽到他的這個決定,居然很贊同,原來他爹也從來沒有放過海上的資源,只不顧偶礙于現實,他爹妥協放棄了.現在看到他們這些年輕輩有干勁,自然就贊同了,只是嚴明一定要注意安全.

于是得到家長同意的王福安,立馬就找上了村里木工最好的王家,跟王家的年輕輩,福子和柱子商量起來,而那個時候文欣聽了他們要造船,便也有過來湊熱鬧,把自己的一些觀點告知了他們.

雖說文欣不是長在海邊的,這船要怎麼造,她也不知道,但是船她還是見過的,前世小時候跟著大人去南邊鎮子趕集,就要通過一條大河,那個時候的河水還是很深很寬的,自然就要用船渡河.不像十幾年後,河水下降,河面都變窄了,哪還用的上什麼船?

雖然渡河的船沒法跟出海的船相比較,但是她見過的那船也不是很小的板船,最起碼比起山海村沙灘上放著的那幾艘小船高級多了,文欣有去仔細看了一下,那船居然還是劃槳階段的船,河里面還行,這海上…總之小船都能造,這大船多研究研究,也是能研究出來的.

古代沒有現代的動力系統,這個也沒法實現,文欣想到出海的船,第一個冒出腦海的就是加勒比海盜里面,眾多的海盜船,那才叫個威武不凡,出個海打魚?小意思吶!文欣就是照著那些海盜船給的意見,當然僅限于外觀,原理啥的她就不知道了,這些不該是專家,福安等人研究的?

吼吼,其實她也是非常希望福安等人,研造出海盜船那個等級的船舶來的吧!

海洋啊,她也是很向往的,即使她曾經泯滅在海洋,但大海的壯闊,誰能經受的住這個誘惑,至少她不行!每次看到海,心胸都變得開闊,什麼郁結之心都會消散,感覺自己是自由的,不曾被束縛.

文欣眼珠子轉了轉,決定等會兒,奶奶出門了,她就去海邊看看福安等人的試船結果.其實,文欣覺得,最好還是能夠到正經的漁民那里學學是最好的,但是這古代交通那麼落後,鬼知道哪個地方是靠海吃飯,要想學習他們的制船,出海經驗,與其盲目的尋找,還不如老實的宅在村子里好好做研究.人的創造力和想象力是無窮的,再加上有動力和決心,還有什麼是辦不成的?

因為文欣心里著急,所以這一次的早飯也吃的格外的快,好在文奶奶沒有懷疑什麼,不然又有的文欣受了.

"信子,往左,往左,誒誒誒,不是不是,咋這樣?這樣試試?"

"不行,恩,浩子你拿竹篙撐一下,哎喲不行,頭都暈了!"

文欣一來海邊,就看到淺海里,福安幾個站在船上手忙腳亂的不知道做什麼,在聽傳到耳邊的話,頓時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福安哥哥,你們的船就造好了呀?你們現在劃船嗎?"航行這個詞她實在說不出口,不過這船,總體看起來還不錯,就是不知道這船漏不漏水,具體的吃水怎麼樣,之前還在討論的時候,她去過幾次,不過很快就沒興趣了,所以具體的情況,還真不知道.

"誒,是妞妞啊,你咋過來了?文奶奶告訴你我們在這兒的?"王福浩終于拿竹篙撐住了轉圈的船身,福安聽到文欣的聲音,還以為是文奶奶不放心他們,所以讓文欣過來監督的,所以看著文欣面上有感激之色,不過文欣在看著船所以沒有注意到.

看著王福安等人腳下的船,文欣真心的贊歎道:"福安哥哥,你們好厲害,這麼快就做出一艘船啦?看起來比那些好多了."文欣指著在另一邊,除了村里的孩子,也就前幾天王福安等人來研究過,之前以及之後都無人問津的舊船.

文欣臉上的崇拜和贊歎,讓幾個大男孩頓時臉紅了,能得到贊揚,他們覺得這十幾天來的苦累都不重要了.

"妞妞,要不要上來看看?這船昨天剛造好,就急著要過來試試,倒是忘了,叫你過來看看了!"福安看著面前文欣的小身子,小心的遞出了手.

對于能夠上船,文欣是巴不得,一見福安遞出地出來的手,立馬接過去,靠著福安的拉力,上了船.

走上船,還沒站穩,文欣眼睛里閃過懷念的光,坐到了船側專門用來做人的木板上.王福安才把人給拉上來,就見文欣放了手,嚇了他一跳,見文欣穩穩的坐在船上,頓時輕呼一口氣.雖然這里是淺水區,就是文欣,那水也只到腰上,但要是從船上掉下去,估計也會得個輕傷,他哪能不著急注意著.

王福浩正拿著竹篙在撐船,就是王福信也拿著另作的兩個漿在劃水,而兩個年紀小的福子和柱子,就在掌舵,不過看那忐忑的神情,和把著舵不動的手勢,就知道他們並沒有掌控方向,或許是不會?就像之前她剛來的時候那船直轉圈的情況?這不倫不類的一幕,看的文欣直瞪眼.文欣抬頭,看著已經拉起的帆,尚算有些安慰!

------題外話------

我是存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