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椰子
回到家里,文欣弄好了午飯,就拿出了十幾個椰子出來,用鋼刀切開一個不小的口子,掏出果肉清洗乾淨,看著天然藝術的椰子碗,文欣唯一不滿意的就是這個圓底怎麼放置,在底下削幾個平角吧,擔心椰殼不夠厚會破壞椰殼本身,但是不弄的話,這個圓東西可不好放,不好放的話還怎麼裝東西?比之葫蘆還不如!

"妞妞,在做什麼呢?"

奶奶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文欣嚇了一跳,趕緊手快的把就在自己腳邊的鋼刀丟回空間,這次她是無比的感謝古代的服裝,不管是衣服,褂子還是褲子都是長的還寬松,這才擋住了不是很大的鋼刀,不然這刀她可真沒辦法解釋.

"奶奶你回來啦?"今天貌似回的比較早?文欣看了看地上自己的影子,有些疑惑,難道地里的活計干完了?

"恩,回來了,妞妞今天在玩什麼?怎麼在院子里蹲著?"文奶奶放下背簍,走進到文欣的身邊,"誒,妞妞這個硬殼子可不好吃,你咋撿了那麼多回來?"文奶奶奇怪的看向文欣隨意的放在柿子樹下的十幾個大小不一的椰子.

咦,原來奶奶也是知道這個的哦!"奶奶,你咋說這些甜果果不好吃捏?"說著,就端起先前掏出來的果肉,里面有一半是果汁,文欣把里面的果汁倒進一個趕緊的椰子碗里面,舉起來遞給奶奶道:"奶奶您喝,可甜了,我和二狗哥哥他們都喝過,是叔叔教妞妞吃的,奶奶喝?"

如果說一聽到妞妞跟二狗子等人又亂吃東西,還是山海村人人都不要的硬殼子,文奶奶是擔心慌亂,那聽到文欣說之前就有跟那什麼叔叔已經吃過,文奶奶心下就只有疑惑了,接過文欣遞過來的椰子汁,看著自家孫女期盼的眼光,試探性的抿了一口,咦,還不錯?頂著烈日回來,文奶奶正好有些口渴,下意識的就喝光了半椰子碗的果汁,等喝完了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把果汁都給喝了.

"奶奶,妞妞不騙你吧!嘻嘻,奶奶還要喝麼,這里還有哦!"文欣摘的都是新鮮的青椰,果汁甘甜清香,沒有那種儲藏了很久之後的那種專有的味道.

"哎喲,奶奶在村里生活了大半輩子,可從來不知道這硬殼子有那麼好喝的汁水."還是那什麼妞妞認識的叔叔厲害.

"奶奶,叔叔說硬殼子不過是殼子硬些而已,開了口子,在插一根小竹子,就能把果汁吸上來喝了,還能把果子切開來,里面的果肉也好吃,不過妞妞吃了.不大喜歡,還是果汁好喝,奶奶要吃這些肉肉麼?"文欣指著放在碗里本來想榨果汁的果肉,不知道奶奶喜不喜歡吃.

"哦,是麼?"奶奶對于這個東西已經沒有多少疑惑了,撿起一塊果肉昌起來,感覺味道還不錯,就輕易的接受了,不過看著明顯被挖空的幾個椰子殼,"妞妞,你把這果肉掏出來作甚?"

"哦,奶奶,你看這殼子那麼硬,咱可以做吃飯的碗,裝湯水呀菜呀什麼的,還能用來盛雞食,就是這果子是圓的,放不穩."

"哎喲,可不是,咱乖寶妞妞就是聰明,妞妞不急,這個東西你王爺爺在行,到時候奶奶給你王爺爺看看."

可不是,王爺爺可是村里的木匠,這點小事應該難不倒他,文欣也就放下了,想起身上的200文錢,文欣拉住奶奶的手,"奶奶,看,這是妞妞賺的錢,給奶奶!"

文奶奶見文欣拉著自己的手,以為什麼事,哪知道聽到文欣說什麼賺錢,低頭一看,嗬,怎麼那麼多銅板,文奶奶臉色都變了,"妞妞乖,告訴奶奶你這些錢哪兒來的?"可千萬別是偷的,當然她妞妞是乖孩子,怎麼會去偷呢,就別是別個村民丟下,這要誰丟了那麼大個錢,可不得急死.完全把文欣說的那個賺字給漏掉了,或許也不是漏掉了,只不過下意識的不去相信罷了.

"奶奶,這是妞妞賣龍蝦粉賺的呀,今天趙嬸嬸讓二狗哥哥去孫家屯,帶些龍蝦粉和海帶去賣,看孫家那新開的雜貨鋪收不收,妞妞也去了,就把家里妞妞做的龍蝦粉也給賣了,奶奶別擔心,家里還有龍蝦粉呢,就是沒有了,妞妞天天也可以去海灘撿好多蝦子的."

她哪里是擔心家里沒有龍蝦粉了,咦,不對,妞妞說啥?"乖妞妞,你說這大錢是拿龍蝦粉賣得的?"不是她不信,實在是太難以相信.

"是呀,那鋪子20文錢一竹罐子,妞妞帶去的十管都賣了,有200文呢!二狗哥哥還帶了海帶才180文來著,奶奶你咋不要,快收起來呀?"跟奶奶這樣說童言童語,好累!

這,這,文奶奶呆呆的接過了串起來的200文錢,銅板碰撞的聲音是那麼的真實,這是她大半輩子拿在手中最多的銀錢了吧!而這錢還是自己三歲的孫女兒給的,不知為何文奶奶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沖動,最後忍了忍,還是忍住了.

"乖寶妞妞,告訴奶奶,那鋪子咋會花那麼大的價錢收咋的龍蝦粉,還有那海帶?"對于這些東西,她可是知道,那都是孩子們在海灘上白撿來的,根本不用錢.居然賣出了20文的高價,這都跟豬肉差不多的價錢了.

"咋不收呀,咱家不是還要在外面買油鹽醬醋,大戶人家不還有更多的調料來著,這龍蝦粉不也跟調料差不多,那孫家的說了,要拿去鎮上賣賣看,要是鎮上大戶人家要的話,他家還收呢!"說著文欣還故意小大人似得歎著氣說道:"唉,都是咱村離鎮上太遠了,山路還不好走,咱村子還沒有牛車,不然咱們自己把東西拿到鎮上去賣,肯定更值錢,還有海灘上那麼多東西,要是都能夠拿出去賣多好呀!"

是啊,為什麼就不可以呢!那東西可不就是跟調料差不多了麼!還有那些海上的菜,吃起來比起家里種的大白菜也差不多了,還有那些個蝦蟹貝殼,做好了也很好吃,自從有了這個吃食,還別說,自己的身子比起之前可好了不少.

不過看著皺著眉頭.裝小大人的文欣,文奶奶還是不客氣的笑了,伸出手指頭,點了點文欣的額頭,"就你這鬼精靈,行了,你還小,家里的事情有奶奶呢!走快吃飯去!"

誒?那奶奶到底啥個章程,去不去鎮上找賺錢的路子呀?

懷里揣著沉甸甸的200個銅板,文奶奶腳下生風,困擾了自己多年的結,就這麼輕易的被孫女兒找到了出路,文奶奶心里無限的火熱,她似乎看到了自家幾個閨女的笑臉,還有幾個孫女兒的小臉,以及好幾十年沒有聯系的,唯一的親弟弟有些模糊的身影!

明顯感覺到了奶奶比之以往的不同,文欣嘴角一勾,這樣就可以了,只要奶奶開懷,還有什麼比這更加重要的?

什麼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打開了局面,接下來的事情,慢慢來,一步一步,總會實現的!

孫家,趙嬸子今天干活格外的心不在焉,雖然沒有出錯,但是她那明天不對頭的情緒,作為家人,還是很輕易的就發現了,但是她不說,他們也不好問,在說活計那麼多,時間也空不出來,好在仔細觀察,並不像是出大事情的模樣,其他人也就想著,等中午回去的時候,再問問是不是有啥事情.

哪知道,還不等他們來問,干完活趙嬸子就火急火燎的回家,回到家之後,又立馬拉了二狗子進了自個兒房間,不過一會兒,出來之後就是滿滿的笑意,那是藏也藏不住,一時間弄的孫家人好奇心高度的膨脹起來,連作為大家長的孫老大,也顧不得還有一眾小輩在,拉著自家媳婦一邊嘀咕去了.

就是孫孝敬等兄弟也拉了二狗子,想要問問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一上午自家娘心不在焉,現在又眉開眼笑的.哪知道平時藏不住事情的二狗子,這次是不管怎麼威逼利誘,那都是緊緊的閉著嘴巴,就是不開口,直到吃完午飯,自家娘拉著眾小開家庭會議,這才了解是個什麼情況!

一聽,居然是自家娘(嫂子)拿了從海灘上白撿的東西,拿孫家屯新開的雜貨鋪去賣錢,還真讓給賣了個180文,好家伙,這可比他們農閑時上鎮上做活計還多哩,他們去鎮上累死累活干上一天,最高的工錢,可也就40文,這海灘上不要的東西,這就賣了相當于5天的血汗錢!

孫家人的眼睛都亮了,最後還是趙嬸子發話了.

"這東西能賣錢的事情,你們先別說出去,村里的人現在還很少人知道,咱家人多,家里也沒個銀錢了,趁著現在價格高,咱多賣些出去.等大家都知道了,那可就不值錢了,二狗說道也對,到時候離咱村進的那幾個村子,要是也給知道,到咱村海灘上撿海貨,那這東西就更不值錢,所以你們嘴巴可得緊著點!"

要不是家里沒有銀錢周轉,娘家那邊弟弟有難,她也不會打著試試的念頭讓二狗去孫家屯看看,這不這路還真走對了,就真給賣出了大錢,趙嬸子想著房間里放著的180文錢,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別看180文不多,但是用錢的時候,說不得這就是救命的錢!

二狗子說了,跟著一起去的那幾家孩子,都沒打算把這事兒現在就告訴家里,雖然那些孩子還會做這個生意,但是消息不會散的眾所周知,那就可以了,所以他們家還能賺上個幾天的錢.

這個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了的二狗子,抱著兩個椰子,後面跟著拿著菜刀和碗筷的小*進來了.

孫孝文首先發現了兩個小的,驚呼:"小偉,你拿這個硬殼子回來作甚?還有,小波,咋能拿菜刀玩,小心割破了手!"

"我讓*拿著的,嘿,爹娘,叔嬸,這個叫椰子,里面的汁水可甜了,我特意帶回來給你們吃的."看著眾人的神情,二狗子眼珠子轉了轉,"我和*都嘗過了,是教小妞吃海鮮的那個叔叔教小妞吃,小妞叫咱去摘的."

然後二狗子,就照著文欣教的,切開了角,然後拿了根筷子朝著軟的地方一戳,戳出了一個大洞,就往一邊的碗里面倒汁水,直到到了大半碗,才端起碗來端到自家娘面前道:"娘,你喝喝看,可好喝了,我跟小妞他們還商量著,這果汁那麼好喝,鎮上的公子小姐肯定愛吃,到時候拿鎮上去賣錢呢!"

趙嬸子看著碗里面淡淡的飄著一股子香味的汁水,本來還不想喝,但聽到能賣錢,立馬將信將疑的端起來嘗了一口,汁水入喉,果真甘甜,還真有那麼些相信,那有錢的公子小姐會喜歡哩!

------題外話------

我覺得椰子不好喝,椰子糖很好吃,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