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孫家雜貨鋪
現在也不過是九點多左後,大部分的村民都下田干活去了,所以這個時候路上倒是沒有人,道路兩邊的水田已經割完了稻子,文欣見有幾個孩子在割完了稻子的田里面找著什麼,想來是在撿那些斷掉的稻惠,看見他們,有些孩子還好奇的張望著,不過並沒有跑上前來,可能也是經常看到外村的人過來,所以雖然好奇,但卻並不稀奇.

從大路上下來,巧娘領著文欣走上了田坎,走過田坎,就到了之前在坡上看到的那棵大槐樹,樹下正有幾個老人正在閑磕牙,撿到文欣等人,也只是抬頭瞄了瞄,又接著和身邊的人聊天了,不過從那些人身邊走過,文欣有隱隱聽到一個老奶奶說"是後頭山海村的娃子…"什麼的,不知這老人是怎麼看出來的嗎,難道是看到了他們打從山上跑下來的壯舉了?

剛走過了大槐樹,文欣就看到了等在前面的小伙伴們,會心的一笑,跟著巧娘的步子走到了二狗子等人的身邊,其他人也沒有說她們太慢之類的話,見三人彙合了,二狗子就說道:"剛剛小黑已經打聽到了那雜貨鋪的位置,咱現在就直接去,還有孫家屯的那大壩,昨個傍晚就開始放水,說是再過不久能夠放完了,剛好咱從雜貨鋪出來,還可以去看看,要是抓來了魚,說不定咱中午飯還能吃上呢."

"我們不是孫家屯的也能夠去抓麼?"雖然水壩里面的魚不是村里人養的,但是這水壩卻是孫家屯人的,這算是村里面的公共財產了,文欣擔心他們這些外村里才的人去抓他們的魚,會被孫家屯里的人給趕出去.

像是知道文欣的擔憂,巧娘在一邊解釋道:"雖然這水壩是在孫家屯的,但是這水可是要灌溉附近好幾個村子的農田,那魚也不是他們養的,是跟著大山留下來的水來的,這水壩一年總共也就放三次,里面的魚可多了,孫家屯里的人可吃不了那麼多的.每次孫家屯放水的時候,附近的村子都能得到消息,所以有空的大人小孩一般都會來抓魚."

原來是這樣.真好,這里的人不是那麼的霸道,還懂得分享呢.都說有便宜不占是傻蛋,既然這水壩里面魚多,那她不妨多收些回去,反正有空間,到時候她收空間里面去,回到家的時候多拿幾條出來養著就是了.

山海村雖然也有河,但是水壩卻是沒有的,河水大部分很深,淺的地方又沒有大魚,相對于海魚,文欣還是偏愛淡水魚,特別是家里面自己養的草魚,不管是紅燒還是油炸,煮湯,味道都是最棒的.所以聽到他們能去撿魚,文欣難免心動.

這是明路來的魚,不像空間,東西多的是,卻找不到借口拿出來.就在文欣暗自打算的時候,他們的目的地到了.

"到了,就是這里."帶頭的二狗子走到一戶人家門口停了下來,確認了之後,才開口對其他人說道.

孫家屯的房屋和山海村的大同小異,都是一棟屋子外面為了個院牆,圈了范圍算一個院子,院子前面多數人家都種上幾棵樹,有的是果樹,有的是純粹用來納涼的大樹,而屋後的院子,就是菜園子了.

不過跟山海村不同的是,孫家屯因為地勢平緩,可耕地大多集中在一起,所以也是為了更好地利用耕地,房屋也是特意的劃分出來一塊平地,大家的房子大部分都是集中在一起的,而不像山海村東一塊西一塊的耕地,讓著房屋建築也因地勢的原因,不可能集中在一起,而都是選了靠山的緩坡建屋,每家每戶隔得都很遠,能夠毗鄰的很少.

他們面前的這棟院子,在村子的中間位置,跟周圍的其他的房子相比,這一棟院子算是好的,院牆和屋子用的都是青磚,屋頂也是瓦片,對比其他泥砌起來的院牆豪華多了,也難怪這戶人家能在這偏遠的地方開起了雜貨鋪子.

不過期間文欣也看到其他幾家也是青磚黑瓦,家家戶戶也都是黑瓦頂,比起山海村大部分都還是草屋頂可強的太多了,這孫家屯比起山海村可富裕多了.都說十里不同天,這隔得不遠,貧富差距也不是一般的大啊!不知道除了這雜貨鋪子,這孫家屯還有沒有其他的鋪子,等會的好好轉轉,說不定會有驚喜.

看著關著的院門,勇子開口說道:"這院門關著,難道這家人都去集市了?"這不是白跑一趟?

二狗子搖頭,"不會,咱敲敲門!"說著就上前拍門,果然不久里面就有人喊:"來啦!來啦!"

"咦?是你們敲門的?有事兒嗎?"出來開門的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年,看著背著小背簍的二狗子,以及其他人,心里已經猜測,他們是來送貨的,簍子蓋住了,也不知道里面是什麼東西,不過他也沒有把客人往外送的道理,于是打開了院門道:"你們進來吧!"

打開了院門,文欣才看到里面的情況,兩米開外是另外一個屋子,看那情況就是所謂的鋪子,在鋪子與院門的這短短的距離,被主人家鋪上了青磚.而左右兩邊空著的地方,放著兩個三米來高的架子,架子上凌亂的放著些東西,文欣仔細的看了看,都是一些山貨之類的東西,想來是主人家剛收上來,還沒有分類,或者也不用分類,要直接帶上鎮上的,放在這里更方便,也不會讓鋪子更亂.

進了鋪子,左邊就是一個長方形的櫃台,少年人進來之後就去了櫃台後面站著了,而右邊就是貨架,文欣隨意的打量了一下,油鹽醬醋,針頭線腦什麼的都有,盤碟碗筷,瓦罐壇子也有,她還看到了這里居然還有鐵鍋,菜刀,案板之類的.就連粗布也是有幾匹在櫃台上碼著.在看到拐角後面有一個地方,有吊簾子,想來後面就是這這家人住的地方了.文欣又仔細的看了看,眼尖的還發現角落里還放著些菜種子,倒是一個齊全的雜貨鋪了.

把人請進了鋪子,少年說道:"今天是鎮上的集市,我爹娘都去鎮上送貨去了,你們是要送東西還是買東西,跟我說也是一樣的,家里我能做主."

"我這里有一種調味料,還有一些干菜,我娘讓我帶來,看看你們收不收."二狗子把簍子里面的東西拿出來放在櫃台上,讓少年看清楚他帶的東西,"這個是海帶,還有這個是海青菜,煮湯,涼拌,炒著吃都好吃,還有這個是咱自家做的味精,也是海里面的東西做的,煮湯的時候放一點,可鮮了.不看看你家收不收,要是收的話,你看能給多少?"末了還說了一句:"我們村靠海,這東西都是海上的,其他地方肯定沒有.家里也還有其他的東西,你們要的話,咱再送來也行的."

而另一邊的小*也抬起頭,睜著純潔的大眼睛,炫耀般的說道:"大哥哥,哥哥不騙你哦,那個海帶還有青菜放水里煮過,在拿出來拌辣椒,蒜可好吃了,*最喜歡了.妞妞妹妹還說,要是在加點醋那就更好吃了,可惜*沒有吃過.叔叔說,海鮮他都是帶去大酒樓賣的,可惜叔叔走了,不然娘也不會讓哥哥來這里了."說玩一臉的遺憾.

小少年原本對于二狗子拿出來的東西,並沒有那麼在意,也是聽說了是海里面的東西,這才有些詫異.山海村有海他們都是知道的,海里上來的東西能吃他們也是知道的,但是能吃不一定好吃,不然山海村的日子也不會過的那麼拮據了!他們更是沒有聽說過,山海村的人,拿海里的東西出去買過,哦,或許曾經有過,但是水里的東西向來是不好保存的,很容易就死了臭了,誰還要?那之後,就沒有見過山海村的人打海魚上來了.

孫家屯的人也是有姑娘嫁到山海村,也有漢子娶山海村的閨女的,所以對于山海村的情況,他雖然小,但是也聽說過的.

不過對于二狗子拿過來的叫味精的,他倒是有些興趣,倒是到底好不好,這還要驗證過才行.就是拿海上的蔬菜,他也有些興趣.

文欣站在一邊沒有插話,不管是龍蝦味精,還是海帶,海青菜,對于他們都是很容易得到的東西,只要這家人收,給多給少都是賺了,文欣相信,這新東西,或許開始打開市場的時候難些,但是只要被人們接受,那一定是非常暢銷的.

別看二狗子人長的憨,但其實還是很精明的,直言這東西只有他們山海村里面有,如果這家人厚道,那麼一定不會黑心的只給幾個銅子,再說,其實文欣也是想借助這家人,打開外面的海鮮市場,豐富的海魚什麼的可能暫時還沒有,但是小東西還是能夠滿足的,就那螃蟹龍蝦,可都是好東西,更別說還有海參這些好東西.

不過小*倒是讓文欣另眼相看,簡直看不出來這小子這麼鬼精靈,要是長大去做商人,絕對是奸商,那麼腹黑!居然知道側著教人怎麼吃海帶,還知道介紹味精的用途作用和特點,更是拿出了她之前杜撰出來的大叔說事.

文欣挑眉的看著小*,似乎察覺到文欣的注意,小*轉頭一看,就見到文欣笑著看到,頓時羞澀朝著文欣的一笑.

少年也同樣詫異小*的話,看著小*純著帶著回味的眼神,就知道這孩子說的是實話,聽孩子的叔叔拿了這些送到鎮上的酒樓賣,他心里就一動,于是對二狗子說道:"小弟弟,你帶來的東西,說實話,我也沒有見過,到底是不是你說的那麼好,我得試試才能決定收不收.這樣吧,你們去廚房把這蔬菜做一道出來,還有味精你們也可以用廚房的東西做一道湯出來,讓我嘗嘗,好的話我家就收了."

他這樣說也是因為知道山海村的人確實難過,來的這些孩子看著面黃肌瘦,身上穿的也都是打滿補丁的衣服,心下就有些同情,想著要是東西還過得去,就收上來.

院門已經關了,把人帶到廚房,少年也沒有離開,想來是想看看二狗子等人怎麼個做法,二狗子等人都是跟著文欣處理過海鮮的,而海帶更是兩個女孩子處理的,自然是知道該怎麼弄,所以二狗子直接把這個活交給了巧娘和春桃,倒是用味精做湯,這把一眾人給難倒了.

文欣看了看這家的廚房,材料倒是很多,看著案板上的一團白面,文欣想起了前世的康師傅鮮湯蝦仁面,那里面的調味包,主體可不就是蝦麼,要的也就是一個鮮,他們做的味精可是用龍蝦肉碾成的,做個面可比做個湯體驗更加深刻.

于是文欣抬起眼,對著少年人純純的說道:"哥哥,可以用那個面做面條嗎?面條不弄好沒有味道,這要你一吃就能吃出味精的味道來了!"

聽到隊伍里面最小的女孩子開口,少年非常的驚奇,順著文欣的手指看過去,是早上娘和好的面團,讓他中午自己拿來做面條吃的,看著文欣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但是眼中卻沒有看到白面的渴望,不知道為什麼就點了點頭,"可以,那本就是我中午做面吃的."

他倒不會覺得這些孩子,會壞了他的白面,農家的孩子都是愛惜糧食的,不會隨便浪費,再說那已經麻利的處理海帶的兩個女孩子,一看就是做慣了家務活的,他也放心讓她們做.當然他也不會承認,因為自己做的面條十分不怎麼樣,也就能勉強下咽,所以讓別人能幫忙做更好.

文欣一聽能做,頓時朝著少年甜甜的笑了,這白面可不是什麼人家都吃得上的,這地方種的可都是水稻,白面應該北方才有,所以肯定很貴,她本來還以為要費一番功夫,或者這少年之間就給拒絕,不然給他們動呢!沒成想這麼好說話.而且一個中午飯就是面條,可見這家人不僅是個有錢的,還是個是個疼孩子的.

不過答應懂就好辦了,文欣直接讓春桃切好面條,二狗子已經非常自覺的在一邊燒水了,海帶因為是海里面東西,又因為飄到了沙灘,所以表面上很多沙,還有鹽,所以要多洗幾遍才能洗的乾淨,到時候水煮一下又相當于在次清理,文欣還是比較放心的.

等海帶處理好,一邊勇子等人也剝好了蒜,巧娘拿過來跟切好的辣椒一起剁了,這邊的人都喜歡吃辣,所以文欣讓巧娘多加辣椒和蒜,這樣也能更好的蓋住海帶的腥味,吃起來還更有味道,而且這家還有醋,那涼拌出來就更好吃了.

涼拌海帶和海青菜很簡單,接下來就是煮面條,對于一個只求宅的人,文欣雖然也好吃,但是對于食物的要求,其實也沒有那麼高,只要味道足,夠辣或者夠咸,能下飯,那就滿足了.所以對于以往只會煮買來的面餅或者泡面,這手動做出來的面條,她就比不上巧娘和春桃了,所以她也沒有上前這賣弄.不過這蔥花倒是讓巧娘切了些,還有之前的海帶也讓留了幾條,准備跟面條上一起煮,沾些味道.也算讓那少年也吃吃海帶湯.他們是來推銷龍蝦味精的,自然就不會去加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

等面前起來,不用二狗子等人說,少年就味道了噴香的味道,居然是沒有聞過的,那味道說不出的香,少年覺得自己的肚子也餓了,巧娘把面條端到了桌山,讓少年品嘗.正好那涼拌菜也入了味,不過可能是那涼拌菜的味道比較輕,倒是苗條一上來,少年首先就拿起筷子呼嚕嚕的吃起了面條,那享受的表情看的二狗子等一眾孩子只咽口水,但還是知道禮貌的忍住了,但那灼熱的目光卻怎麼也移不開,看的文欣一陣心酸.

也不知道是不是面條吸引了少年全部的注意力,那麼多孩子火熱的視線,他都給直接忽視了,等到連湯水都吃了下去,少年這才看到孩子們的異樣,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面條他也吃完了,他也不可能拿出自己也不多的白面,說請這些孩子吃不是!所以少年狠狠心把目光轉移到了桌上的另外一道菜,沒有了之前鮮香的氣息,這時候鼻腔的酸辣就冒了起來,即使肚子已經吃飽了,但是口中卻分泌起了口水,少年拿起筷子夾了之前在面條里面,吃過還蠻好吃的海帶,一入口,那酸辣的感覺更加刺激的味蕾,他從來不知道蔬菜原來還可以這樣吃,真是太好吃了.

因為只是做來讓少年嘗嘗味道,所以涼拌菜巧娘兩人做的也不多,很快少年就發現,不知不覺,他居然把一碗的海帶都吃完了,但是還意猶未盡,不用說了,這些孩子的東西,他都收了,相信晚上爹娘回來,他再一說,爹娘吃過,可定不會放過這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