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去孫家屯
送奶奶出門之後,鐵蛋拿著破壇子來了.制咸蛋的咸水是直接用的空間里面的,這還是前世的時候弄的了,轉移了一些出來,在從空間里面拿了五個鴨蛋,不是她不想放多一點,實在是這破壇子只剩下一半能用的了,最多也就能放下五個鴨蛋,多了就放不下了.

文欣直接把醃制的咸蛋放在了廚房門口的後面,不明顯,一時半會是發現不了,但要是奶奶什麼時候規制一下廚房,就能夠發現.

弄好了咸蛋,一眾伙伴們又去了趟海灘,這次因為不管是孫家的還是村長家的,都知道海鮮不好保存,所以交代了家里的孩子不用撿太多的東西,撿夠一天吃的也就夠了,反正左右每天都是能夠撿來新鮮的,而且他們早上已經來了一次,更加不用撿那麼多了,之所以還讓孩子們來,主要是為了打發孩子們,至少海灘那麼大還是安全一些的.但是別人顧忌,文欣卻是不忌的,所以為了趁著現在村里的人還不是太在意的時候,文欣想著能多撿一些就多撿一些,便和這些閑不住的伙伴們,做起了交易.拿什麼做交易呢?自然是菜園子里面,那已經大半成熟的葡萄.

山海村並沒有見過有葡萄生長,奶奶認識,據說是因為她娘家村里是有葡萄的,文欣種的葡萄可是空間里面拿出來的優良品種,一點兒也不酸澀,對于沒有多少零食可吃的小伙伴們,誘惑是非常大的,所以文欣便以每天三串葡萄的價格,雇傭了童工,讓小伙伴們把海灘能撿的,除了各家要帶回去的,通通交易給她.

已經快要到夏天,加上山海村這個地方平的溫度本來就高,所以海灘那邊是非常熱的,為了不讓這些小家伙們中暑,也為了不讓這些家伙因為熱,而跑到海里面去玩水,文欣都是讓小伙伴們一大早上的來海灘撿東西,也是為了撿到更新鮮的海鮮.撿完東西之後,讓給她的東西,文欣也沒有那麼不人道的讓這些小家伙們,挑著回去,只讓他們像以前一樣挖了大坑,放在里面,借口會讓奶奶回來挑,其實是轉過頭來自己就轉回空間.

正是農忙時節,家長們都沒有時間管這些半大的小子,于是小子們都是無法無天的在村子里面玩鬧,自從巧娘和春桃兩個貌似很害羞,卻又很能干的女孩子跟著文欣等人一起玩耍後,每次文欣就能夠在二狗子隊伍里面發現兩個小姑娘的身影.不過可能是兩個小姑娘靦腆,而文欣也不是可活潑,主動愛說話的,倒是和兩個人的交集很少,一起玩了那麼久,愣是沒有發展成為小閨蜜.

這一天剛從海灘回來,文欣按照約定,從菜園子里面剪了熟了的葡萄給小伙伴們,就聽二狗子和小黑等人商討,要去離山海村很近的一個叫做孫家屯的村子.

只聽巧娘小聲的問道:"孫家屯?那是在哪兒?去哪兒作甚?"

文欣也正有此疑惑,山海村意外的地方,她都不了解,奶奶也不會說,至于其他人,因為家離其他人家遠,文欣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去串門子,猛然從小伙伴們口中,聽到要去另外一個進的村子玩,那就說明這個叫孫家屯的村子,離山海村並不是很遠,不然這些孩子也不會跑過去玩.

二狗子:"就是咱出了村子,下了山之後的第一個村子,咱村去鎮子都要打那兒過,我跟爹還去過玩一次.孫家屯有一個厲害的石匠,啥都能做,聽爹說咱村里面大家用的那個石碾,就是從孫家那人祖上手中買回來的,誰家的那些小碾子也都是找那家做的哩.那次爹帶我去就是因為我家的碾子壞了,找那石匠補做一個碾滾子來著."

鐵蛋:"我也去過,就前天,是跟我娘去的,不過不是找那石匠,是找一個叫王婆子的,我娘說是去相看未來嫂嫂哩!不過那孫家屯沒啥好玩的地方,比咱村好不如呢!咱村還有一個大海灘能玩,孫家屯就只有山!二狗子,你要去拿孫家屯作甚?難道還去找那石匠?"

原來是二狗子提議去的孫家屯?文欣也詢問的望向了二狗子,二狗子他們不是每天都會留下來陪她玩的,要是她不感興趣的,或者覺得離家太遠,她都不會跟著二狗子等人一起,情願在空間里面躲懶.但也還是第一次聽,要去另外一個村里面玩的.

二狗子:"嘿,孫家雖然沒有海,但是孫家有一個大壩,聽說今天那麼村放水呢!咱去那里看看,能不能撿些魚回來!"

鍋子:"咱這里都有海,每天都能吃海里面的東西,你咋還想吃魚?"

二狗子摸了摸頭,憨憨的笑,確實一臉的神秘道:"嘿嘿,自然不是啦!不過我跟你們說,你們可不能說出去,不然我就不告訴你們了."

一眾小伙伴們果然感興趣的問道:"什麼事情,那麼神秘,快說快說,咱不會往外說的!"

二狗子這才小聲的道:"是我娘說,今後三天是鎮上的大集,村里面可不少人趕集去了,坐的就是孫家老孫頭的牛車去的."

"這個我也知道啊,還用你說,這跟你要去孫家屯有啥關系?"眾小男生皆翻了一個白眼,鍋子更是說道:"我爹,我娘今天還去了呢!"

"聽我說完啊,急啥."二狗子也翻了個白眼,也不故作神秘了,"嘿,孫家有一戶人家新開了個雜貨鋪你們知道不?我娘說,那家雜貨鋪不僅賣東西,還收東西哩,到了到了鎮上的大集,他們家不僅會去進貨,還會把收來的東西都帶到鎮上去賣.說是他們家在鎮上有親戚也是開雜貨鋪的,孫家就把收來的東西就往那兒擺著賣,附近好幾個村的為了方便,都直接把東西賣給他們家.我娘說小妞做的味精做湯好吃,外面肯定沒有,還有那些曬干了的海菜,外面也肯定沒有,就讓我把家里做的味精,還有存到的海菜,拿去賣給那家雜貨鋪來著,也省的她大老遠跑去鎮上,不過現在地里活兒多,這才叫我去.今後三天是大集,鎮上人多,說不定會有人要,看能不能賺點銀錢.不過我娘是偷偷跟我說的,連爹和哥哥都不知道,說是怕他們擔心呢!也讓我不要告訴別人,你們可得替我保密."

聽了二狗子的話,其他人在不在意的,或者怎麼想的,文欣是不知道,倒是她,咋聽下,不禁對趙嬸子的魄力比個贊,她倒是走在眾人的前頭去了.不過也有可能是被家庭的困境給逼的,畢竟趙家的人多,吃食花用也著實緊張.

而所謂的她做的味精,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就是用龍蝦,海帶等海鮮曬干碾成粉做成的,那本身就是海鮮,所以做湯的時候加些進去,能夠讓湯更加鮮美.但是現代那種高結晶味精,她是不會做的,而且那種味精,說實話,她並不喜歡,前世不管是煮菜還是煮湯,她從來都不用那味精,總感覺吃的不對味.用海鮮做來的調味品,她為了方便所以直接盜用了味精的名兒,其他人她也沒往外說,就給了小伙伴們幾家,沒成想讓趙嬸子看到了商機,還有那些干海菜.

雖然孫家屯雜貨鋪給的價錢肯定會低很多,但是山海村離鎮很遠,出去一趟非常的麻煩,而且最主要的是山海村自己沒有牛車,所以現在是完全的沒有辦法,加上文欣本身就沒想靠那些東西賺大錢,不然也不會大方的跟別人說了.

現在能有這麼一個雜貨鋪不得不說,是一個機會,再加上孫家似乎有牛車,每次大集都會去鎮上,文欣覺得,她去鎮上的願望,似乎不那麼遠了.

沒想到離山海村那麼近的一個村子,就有一個雜貨鋪,這對于文欣不亞于是一個驚喜,自從在村里里面,沒有發現商鋪,需要什麼都要去鎮上,文欣就覺得非常的不方便,這下倒好了,雖然還不清楚那雜貨鋪不知道賣些什麼,但是既然她家有親戚在鎮上,東西自然就不會少,更何況讓人心動的是,這家鋪子還收東西.

不是自家村子,也沒有人認識她,到時候她拿什麼東西,拿多少東西,還不是自己做主?到時候回家也是自己說什麼就是什麼,就是奶奶也懷疑不上啊.因為她就打算不管賣什麼,都直接說是用海上的東西去賣.

就是不知道這孫家屯到底離有多近,文欣忍不住的問道,"二狗哥哥,那要去孫家屯,得花多長時間?"

沒想到文欣會問這個問題,二狗子想了想不太確定的說道:"好像也就兩,三刻的樣子吧!不太清楚,不過真的很近就是了."

不用一個小時就能到,確實也蠻近的,那倒是可以去看看,正好她也拿些東西去換些生活用品回來.

"二狗哥哥,你什麼時候去,你叫上我,我也跟你一起去啊,妞妞家也有很多海菜還有味精,也去換點鹽巴啥的!要是雜貨鋪收,咱天天多撿一些,那不是可以存零花錢了?到時候咱說不定還能買糖吃呢?"因為猜到二狗子是希望能夠讓小伙伴們一起去,所以後面的話是文欣故意說得.

二狗子明顯就被文欣後面的話也吸引住了,眼睛都亮了,快速的說道:"我這不是想等會兒就過去,所以問問你們跟不跟我一起呀!順便也看看孫家屯有沒有啥好玩的."

其他人也被自己能有零錢,和能買糖果誘惑住了,立馬都點頭,勇子嚴肅的說道:"那咱一起去,看看那鋪子收不收,要是他們要,咱就多撿些來賣了,不過咱誰也不能說出去給咱爹娘知道,二狗子娘就算了,不過也不許說,咱也有跟著偷偷拿東西去賣."

最後大家一致同意了,都不把自己存零錢的事情,告訴對方家長知道,二狗子回家之後,拿了他娘准備好的東西,就跟伙伴們朝村外走去了.

文欣從來都沒有往出村的那條泥路上走過,如今跟著二狗子等人,第一次走出去,心里頭也說不出是啥感覺,走過了村里頭大部分人家,轉過一片水田,就走進了一個山道,那是山海村出村的唯一道路.看著小小的只能容納三個人並排行走小泥巴路,再看看兩邊的山,遠處不知通往何處的彎曲道路,文欣心里無限的憂愁起來.

走在或上或下,或轉折或彎曲的崎嶇山道,文欣的小腿很快就沉重起來,呼吸也開始有點喘,這路實在太難走了些,但是看著其他的小伙伴們生龍活虎的樣子,想也知道他們都是習慣了的,文欣也不好意思讓眾人停下來休息會兒,只要繼續咬牙跟著,走著走著也就習慣了.倒是又有一種回顧前世上小學的情景,那時不也是走過那長長的崎嶇的山路,花上兩三個小時背著一個星期的米去學校麼,那個時候也是因為習慣了,所以跟這些孩子一樣,也不會覺得有多累.

山路不大,除了剛出從的那條是山道,後面走的基本就不是山道了,有些是一邊是矮山,道路的另一側卻是矮山頂,視野一下子變得很開闊起來,遠遠的能夠看到或大或小,或高或矮的山頭.再往後面一看,就能夠遠遠的瞧見連體的雄偉大山,如果忽略走過的路,後邊實在很難想象,那里藏著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小山村.

有些山頭下面也有些或大或小的山谷,文欣看了,能利用土地都被開墾了出來成了水田,也不知是哪家的,不過看這離村子不遠,想來也是山海村的.山路兩邊的山頭都不是深山,沒有高大的嚇人的大山,只有幾多松樹和蔓延生長的柴草.

也不知道具體多少時間,大約估摸著或許有三十分鍾左右,文欣等人走到了一個很陡的坡上面,往下一看,遠遠的就能夠看到一個不小的村子,坡下是已經割了稻子的田地,想來前面的就是二狗子等人說的孫家屯了.

孫家屯的住戶,大多是姓孫的,只有很少的幾張不姓孫,想來這村子祖上都是一家人,在路上的時候,文欣了解到,除了山海村是完全的被山體包圍,只有一條山路通往外界,孫家屯這邊,就不單單只有一個孫家屯了,也不止只有一個挑道兒出去了,翻過三個方向的山包,也各有一個村子,不過大體上幾個村子的情況都是差不多.而通往鎮上的路,就是在孫家屯村外側邊,遠遠的文欣就看到了那條,大約能夠通行兩輛小車的泥巴路.

終于看到了目的地,也差不多走累了的小伙們,再次精神一震,沖著陡坡就沖了下去,一點都害怕因為勢頭過大而摔倒.

不過那往下飛翔一般的感覺,其實還不賴,前世她老家,也多的是這樣的陡坡的山道,她小時候也是個膽大的,但是長大了就不一樣了,膽子也越來越小,像現在這些小家伙們這樣,不管不顧的沖下去,她還真不怎麼敢了.

所以在一眾小伙伴,連巧娘和春桃兩個靦腆的女孩,以及小*和豆豆兩個年齡小的男孩子,都不管不顧的沖了下午,而文欣卻像小老頭一樣,慢悠悠的下坡,等她下了坡,走到平緩的山路上的時候,小伙伴們全都已經進了孫家屯了,只剩下巧娘和春桃,大概是發現了落在後面的文欣,故又返回來等著她.,

文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巧娘姐姐,春桃姐姐,謝謝你們還來等妞妞,那個…這坡實在太陡了,妞妞怕摔倒,所以…"

巧娘和春桃哪里會笑話文欣,畢竟文欣還是三歲的小姑娘,還沒出過村子,平常也就在家里面帶著,哪里敢像他們這樣沖下來,巧娘伸出手,拉住文欣,臉上閃過愧疚的說道:"說啥謝謝,是咱沒有注意到,妞妞,嚇到了吧!來,巧娘姐姐拉著,不怕啊,咱慢慢走就好了."

文欣臉紅的讓巧娘拉著,春桃在另一邊走著,雖然沒有拉著文欣的另一只手,但明顯也是護著文欣,文欣雖說不好意思,但也心下溫暖.

------題外話------

有時候這里不補那里添添,都是想到了什麼就寫上去,也不知道有沒有亂.

文主要就是童年這部分了,主要也是想回憶自己的兒時,雖然很多已經忘卻,但哪怕幾個片段,卻讓我深深的迷醉,還能夠記住的,足夠證明它的深刻和意義.至于女主長大的麼,應該不會寫很多,生活好了,也就修成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