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一切為了賺錢
"奶奶,您回來啦!"文欣出來,見到親愛的奶奶跟村長娘站在一起看院子里面的海鮮,走了過來,拉著奶奶的手,一臉邀寵道:"奶奶,吃飯了哦,今天的菜可都是您孫女兒我教哥哥姐姐做的,我厲害吧!"

奶奶還沒有說話,一邊的傅氏就把文欣給抱了過來,朝奶奶稀罕的說道:"哎喲,傅奶奶給看看,這就是小妞妞,長的真真水靈,一看這面相就是有福的.大妹子你這孫女兒,乖巧的小模樣,可都讓我嫉妒咯!"

一說到自家的孫女,文奶奶就高興,絲毫也不掩飾自己驕傲的神情,但嘴上卻說道:"誒,大姐這話兒說,就著妮子皮著呢,背著我干了不少頑劣的事兒.你快別這麼誇,看看尾巴都翹天上去了.要說村里的妹崽,還是你家的蓮兒,長得好,能干又懂事孝順,那一手的繡活,看得多少人羨慕?也不知會便宜哪家小子.我們家妞妞,沒得比沒得比喲!"

奶奶說的蓮兒,叫王香蓮,是村長王木林的弟弟的小女兒,兩家雖然分了家,但是因為王香蓮是家里面唯一的女兒,所以給養在了娘傅氏的身下,跟著大伯王木林一起生活.王家幾代就出這麼一個女兒,可讓一家老小稀罕的跟眼珠子似得,寵的不得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那蓮兒居然沒有被養的驕縱,反而乖巧懂事,家里活計樣樣能干,一手繡活,村里都沒哪個姑娘比的上.又恰逢14歲正是說親的年紀,村里村外求親的都要踏破了門檻,也難怪奶奶會真心這樣說道.

自家孩子被人誇,那都是當家長非常驕傲自豪的事情,果然傅氏就被奶奶誇的笑沒了眼:"沒有你說的那麼好,沒有那麼好哦,也就懂事兒些罷了."明眼人都看得出傅奶奶渾身的得意勁,不過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就是了.

一邊的文欣聽了這麼兩句,就忍不住翻白眼,這樣明里暗里誇自家的孩子,跟別家的孩子暗中較量的事兒,前世看的可不少了,人之常情,但是請不要忘了吃飯的事情好麼,中午做的可都是海里的東西,一冷可都是要腥的.

為了防止兩個老人沒完沒了,文欣假意的嘟著嘴說道:"奶奶,傅奶奶,妞妞也是很厲害的哩,中午的菜可都是妞妞教的,可好吃了,要是不信,你們趕緊吃吃看,看是不是真的很好吃呀!"說著就拉著兩個奶奶的手,往廚房里去.還別說,兩個老人雖然都在說著話,但其實也被廚房傳出的香味深深的吸引著,所以被文欣一拉,那步子也是有些急切.

等到了廚房,看見桌子上擺著樣色繁多,見都沒有見過的吃食,還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嘗嘗什麼味道.特別是文奶奶,家里沒地沒糧食的來源,每天都要為一天的吃食勞心勞力,還要想著什麼時候存夠了銀錢,去找她那早早離家的幾個孫兒,以及遠嫁的閨女,但是現實卻讓她這些心願遙遙無期,如果不是心里頭一直沒有放棄希望,那真是不知道該怎麼絕望去.對于能夠不花錢,就能撿來吃食,這無疑是一條出路,文奶奶怎麼可能不著急?

而傅氏也同樣急切,因為這關系到作為村長的兒子的前途,如果這海上的東西,真的能夠改善村里面的困窘的情況,那這可是一個大功德,幾代村長沒有做到的事情,自己的兒子給解決了,那是多麼大的榮耀,不說遠的朝廷會有什麼獎勵.就是近的,那也能夠讓村里的人更加的敬重自己的兒子,到時候兒子說話也能夠有些分量,自己這個村長娘臉上也有光.

所以對于文欣的打岔,兩位老人也沒有生氣,反而順著文欣的勢,朝廚房走去,家里只有一張桌子,凳子也只有四張,所以小子們都沒有要上桌的意思,而是等著兩輩分最大的奶奶,以及村子里權利最大的村長上桌里吃.

之前喊過兩位老人吃飯,村長就忙著在廚房里面把吃食分為兩份,之前沒有想到,現在看到那麼多等著吃的孩子,村長就考慮的多了.

村里家家戶戶可沒有什麼男女不同席這一說,都是一家人,生活本就不富裕,分開吃反而吃不飽飯,還不如一家子人坐在一起吃,這樣看起來還過得去,不會顯得寒磣.但現在文奶奶家情況特殊,桌椅板凳碗筷盤碟也沒有那麼多,一起吃飯的除了三個長輩其余的都是小子閨女,王木林就想著反正飯菜也多,就分開兩份,讓小子閨女們一邊吃去,也省的他們顧忌他們三個老的.

沒有那麼多碗筷,王木林就讓二狗子去菜園子摘了芭蕉葉做盤子,分裝了菜,就連那湯,也是拿來了洗乾淨的葫蘆來裝,一眾小子們就把分到的菜小心的端到院子里面吃,也不會那麼擁擠,正好院子里面有一塊大石頭,還算平整,就拿來做桌子了.

分好了吃食,這些娃子們也不管里面大人們有沒有開動,一個個的拿著筷子,就開始夾起了自己自己早就看中的海菜,這幾家的哥哥們過來找人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孩子們歡快的爭著搶著,吃的一嘴油的情景,頓時都傻眼了.

文欣也不喜歡和長輩們一桌,因為幾個長輩,特別還是兩家的長輩在,說的都是小孩子,哪怕是她,心理年齡奔三的人,也是不怎麼感興趣的話題,所以送了兩位奶奶去了廚房,她自己也跟小伙伴們一起吃.因為不向其他人那樣稀罕這些東西,所以文欣第一時間發現了院門口的哥哥們,少不得就要去相迎.

"安哥哥,天明哥哥,子玉哥哥,泉哥哥,你們來啦,咋不進來呢?是來接小哥哥回家吧,不過小哥哥都在妞妞家吃飯哦,大哥哥你們要不要也一起吃呀."古代就是不好,沒家的人太多了,兄弟姐們們都多,一排的哥哥姐姐下來,都是哥哥,根本都不知道怎麼叫,特別是她這個不怎麼認人的,就怕一不小心就忘記了誰是哪家的,誰叫什麼,或者干脆就叫錯人了.

就說前世上大學的時候,有一次社團搞活動,她就當著學姐學妹的面,大聲的把同社團一個帥哥叫成了班里面的一個男同學,就因為他們兩的名字差不多,不多姓氏不同,長的完全不一樣,都給叫錯了.驚得身邊的人訝異的望著她,她愣是不知道犯了啥錯,還是後來那帥哥走後,學姐才說了出來,她把人給叫錯了.不說那丟臉,就說那社團帥哥同共事兩年多,班上那同學同班同學兩年多,學號還就在我後面,每次考試都坐在我後面,一點不過腦的就愣是把人給叫錯了,就別提有多沒良心多沒記性了.

事情雖然是不一樣,但是其實性質是一樣的,所以每次這些小伙伴們的哥哥們過來,她都事先要仔細的認臉,在把名字在腦海中仔細的過一遍,才會喊人,就是這樣,她每次都還提心吊膽的,生怕出錯了,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的腦回路是怎麼長的,還是真的就沒心沒肺慣了,才這樣!

話還用文欣說麼,福安等人看都看清楚了情況.

聽到文欣的話,其他小伙伴們,也轉頭看到了自家的哥哥,皆說道:"哥,咱就不回去吃飯了,你們回去吃吧."

二狗子:"讓爹娘別擔心,咱可沒有吃文奶奶的糧食,都是咱上午趕的海貨呢,村長伯伯也在一起,諾,不信你去廚房看看,文奶奶和傅奶奶還有村長伯伯都在廚房里面吃呢!"看了看院子里的東西,二狗子又說道:"哥,你既然來了,就把咱撿回來的東西背回去唄,弟弟可拿不回去."

比起其他人,福安是聽自家的妹妹說奶奶和爹去文奶奶家煮海鮮吃了,還在家拿了碗筷過去,見自家的弟弟沒有回來,就知道肯定都留在了文奶奶家里面了,所以王福安在自家吃完飯之後,就過來了,看看有什麼是自己能做的.

而錢家,汪家和孫家的哥哥,看著自家小的吃都已經吃完了,也無話可說,更是聽說村長都在這里吃飯,就更加不好說了,想著要去跟村長和兩位奶奶大聲招呼,又想著人家現在在吃飯也不好打擾,就作罷.

而錢家和汪家的就想到了別的,他們沒有想到這些爹娘並不重視和的海貨,村長居然那麼在意,既然弟弟妹妹已經吃完了,下午肯定還要在外面玩的,自然不會跟著他們一起回家.而且他們也還沒有吃飯,自然就想著回家去吃飯了,順便也把村長在意海貨的事情,跟爹娘說說,畢竟昨天拿回來的東西,他們都吃的好,也想著以後能天天吃得上,但是沒成想家里爹娘不喜歡,還名言不讓家里弟弟妹妹把東西帶回家去.如今想著村長都喜歡在意這些東西,就想著回家說道說道,也看看能不能改變家里長輩們的意見.

錢家和汪家哥哥首先離開了,而孫孝泉則留下來整理了二狗子和小*的勞動成果,因為二狗子只帶了一個簍子,而這里面一個簍子根本就不夠裝,所以孫孝泉就說了,等吃完飯,他在過來一趟,然後背著一簍子的海菜也離開了.

最後只剩下村長家的福安哥哥留了下來,看著小家伙們吃的歡快,雖然在家里已經吃飽了,但是看著小家伙們吃的那麼享受,福安覺得自己好像也有些餓了,但是也不想去跟孩子們搶吃的,于是就跑去整理院子里面的海鮮去了,把種類都分一分.

小家伙們吃的快,所以吃完之後,也幫著王福安一起分海鮮,這個時候文欣感歎了一句:"要是能出海就好了,那就能抓到好多海里面的大魚了,肯定比在海灘上撿的好吃值錢."

王福安沒成想文欣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他也是知道文欣背後還有一個叔叔的,所以以為這話也是那個神秘的叔叔說的,頓時也好奇的問道:"喲,咱妞妞還知道出海呢?那你能不能告訴福安哥哥,你咋知道海里面的更好吃更值錢?"村里不是沒有人出過海,不過都打撈不上來什麼,都是一些小魚小蝦螃蟹之類的,這些岸上都能夠撿的到,誰還下海去撿這些.

"我當然知道呀,叔叔有跟妞妞說過的,他說咱村的船太小太破了,都走不了多遠,一個大風大浪打過來,船就有可能翻了,所以只能在淺海一點點地方打撈,打上來的自然就是跟岸上的差不多了啦.要是咱村有大船,就能夠走更遠的地方,能撈上大魚來,而能被海浪送到岸上的,可不都是些小魚蝦麼,自然沒有大魚值錢啦."文欣說的一臉的理所當然.

福安一想,可不就是這樣麼,村里面的幾只船,那顆不都是又小又破,還真走不了多遠,難怪打撈不來啥好東西.

福安是一個聰明的,腦子靈活,肯想也肯干,還有冒險的勇氣,一想到海里有那麼多吃的,但是他們都沒有辦法,想著家里面的情況,還有村里頭的情況,爹煩惱的事情,福安就想要出把力,為了村子,為了家里,為了爹也更為了自己,于是他問:"那妞妞可不可以告訴福安哥哥,那個叔叔還說了些啥."

"哦,叔叔說了,要出海就要有好船,想要打到好魚,就要有好網,更主要的還是要有好的水手,會掌船,識方向,能下水,會撒網,還會看天氣.想要能賺錢,就要識貨,不僅自己識貨,還要讓買家也識貨,別人不識貨,你要讓別人識貨.別人不認識,你要介紹給人認識.別人不會處理你要教別人處理,或者處理好了賣給別人.別人不知道怎麼吃,你要教別人怎麼做好吃,還要說吃了有啥好處,當然一切的前提是你的貨要新鮮,死的,壞的,臭的是沒人要的.不過叔叔說,最好找一個信譽好的酒樓,把海貨都賣給酒樓,省的擺攤,還有可能跟酒樓長期合作呢."文欣一個手指頭一個手指頭的數著,想著都差不多了吧.最後:"我也不知道了,叔叔說了很多,但是太多了妞妞記不住,妞妞只記得這些."

只要有了引子,只要村里面的人肯專研,相信所有問題呢都能夠解決,而那個杜撰的叔叔以及把魚拿出去賣,就是文欣給出的引子,至于村里的人要怎麼做,就看他們的決心!

福安在一邊越聽眼睛越亮,不禁感歎,怎麼村里面有這麼一個人才,但是他們都不知道,也不認識呢!不僅是福安在這邊聽得熱血沸騰,一臉激動,那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的村長王木林,傅氏和文奶奶,也是聽得一臉驚奇.

文奶奶更是現在才知道,她家妞妞認識了這麼一個神秘的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