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孫家反應
人都走了,院子里面只剩下祖孫兩人,文欣有些忐忑的踟躕著,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在文欣想著奶奶會怎麼問她的時候,那邊奶奶已經朝她走了過來,拉著她的手,"妞妞乖,咱們也去吃飯了,看看你們這些小家伙,做的晚飯怎麼樣."

奶奶隱藏在黑暗中的嘴角,一直在笑著,她並不責怪妞妞等這些小家伙,隨意的拿廚房里面的材料胡鬧,也不責怪他們跑到海邊,山上去玩,在她的心里,她的妞妞和二狗子他們都是很懂事的娃子,不會做那等跑到深海里面去玩水,跑到深山去這等危險的事情.更何況這些娃子們,所做的都是為了自己的家呢,而且那些娃子們做的菜,她剛剛其實有吃了點,真的很好吃,讓她不敢相信這些都是娃子們折騰出來的.

這些她又怎麼忍心責怪?只是…唉,還是吃完飯再說吧!

奶奶一直不說話,文欣有些惴惴的吃完飯,看著奶奶把碗筷洗好,煮上了洗澡水,然後在做回了桌邊,一看就是要長談的架勢.

"奶奶!"文欣弱弱的開口叫道,有種未打先招,求饒的嫌疑.

看著文欣的反應,奶奶笑了,伸手點了下文欣的額頭:"你這鬼精靈,怎麼現在怕了?你說你們,怎麼敢跑到山上去玩,跟奶奶說老實話,你們這些娃娃,是不是跑到大山去抓的野雞,啊?"想著村里面傳言的之前大山上被狼給吃了的村民,奶奶新下就是一陣恐慌,幸好這些娃娃安全的回來了,還有那海邊,一個浪頭上來,把這些娃娃給卷走了那可咋辦.

文欣忙拉著奶奶的袖子,急切的說:"奶奶,我們沒有進大山真的,那野雞和兔子,鳥兒,是咱們上次在摘野果子那兒撿到的,我們發現的時候,它們都被繩子給綁在了樹上,我們見沒有人,就給拿回家了,然後我們就去海灘趕海了,我們都是在海灘上,沒有下水,真的奶奶,不騙你."

對不起奶奶,我不這樣騙你的話,你一定會把我鎖在家里,哪兒也不去,要是不能出去,我怎麼改善家里的生活.再說除了莫須有的那個大叔,那野雞什麼的還真的是被綁住被她拿回來的,也確實只是在大山的外圍,一點都不危險,那些海貨也都是能吃的,二狗子他們忙著趕海也確實沒有下水.而且她會確保大家的安全行動,絕對不做危險的事情,也不會拿那些小家伙的生命開玩笑,所以奶奶你就原諒孫女欺騙你了.

文欣才說了幾句練就通紅了,天知道從小她就沒怎麼說過謊,一說謊就臉紅,幸好她說謊的時候眼睛從來不慌亂也不亂瞄,不然還不被老人精奶奶給看出來,也虧奶奶真的是疼愛孫女,不會不管不問的就斥責逼問,不然她可說不起謊來,就被奶奶給攻陷了.

"唉,你說你們這些不省心的小家伙,以後可不許跑大山上,那里可是有吃人的野獸的,要是你們被野獸叼走了,奶奶和你叔叔嬸嬸得多傷心.就是海灘,那也是危險的地方,要是起浪了,你們這些小家伙跑都跑不了,就會被浪頭給卷走,奶奶就你一個孫女,要是你除了啥事,你可讓奶奶咋活."

說著奶奶紅了眼眶,但看著焦急的小臉,奶奶最後還是舍不得說重話斥責,心里想著那些小子回去之後,肯定會被他們爹娘說道,到時候肯定不敢到處跑,他們不跑,那妞妞還不得老老實實的跟著他們在村子里面玩.奶奶完全不知道,不管是上山還是去海灘,那可都是她乖乖孫女慫恿的,完全不是那些小子們帶的頭,所以奶奶這樣的想法可算是完全的落空了.

她當然知道孩子都是父母的寶,怎麼忍心出一點差錯,給再大的膽子,她也不敢讓那些孩子做危險的事情啊,"奶奶,你放心,咱都曉得,不會做危險的事情的,奶奶你放心,妞妞會幫叔叔嬸嬸看著哥哥姐姐的."一聽奶奶的話,文欣就知道奶奶不計較了,雖然不明白奶奶怎麼突然之間就放心了,但是只要不尋根究底就是萬幸,文欣哪里還敢挑起話題,讓奶奶多說.

文欣小小的個子,拍著胸脯保證的小模樣,看的奶奶一笑,搖頭說道:"你這小滑頭,哥哥們看著你還差不多.行吧,都這麼晚了,趕緊洗完澡睡咯!"

文欣撇撇嘴,小看她不是,那些小鬼頭,還真要她看著她才放心呢!

不過文欣這邊輕松的過關,就說回去的其他娃子,那就沒有那麼容易蒙混過關了.首先就是孫家,二嬸子娘趙嬸子和他爹孫大,叫二兒子去找弟弟,侄子,這都半個時辰了,都沒有回來,就想著是不是出事了,一家人正要商量著出去看看,就見孫孝敬背著個大簍子,領著弟弟和侄子回來了,自己小兒子手上還提著一只兔子還有一只說不來名兒的鳥兒,就連小*手里都拿了;兩只葫蘆進了院子.

"敬兒,不是去你文奶奶家接人去了,怎麼?"怎麼還帶了個大簍子回來,那兔子和鳥兒又是哪兒來的?還有那味道,怎麼聞著…

屋內正焦急的眾人一聽回來了,也忙迎出來,正好看見孫孝敬卸下了簍子,眾人一看,滿簍子的海貨,那腥味,隔得老遠就聞到了,還不等孫孝敬說話呢,那邊小*的親爹,孫孝敬和二狗子的叔叔孫二就說道:"敬娃子,你拿這些個東西回來作甚?"明知道都是沒用的東西還給撿回來,敬娃子這是作甚?

奇怪的不知是孫二,其他看見了簍子里面的懂的,同樣也很是疑惑.

"爹娘,叔叔嬸嬸,這些東西可不是我給撿回來的,是小偉和*特意撿回來的,聽他們說是村里的一個大叔告訴他們的,還教了他們怎麼做好吃呢.這不這些娃子就在文奶奶家做上了,這才弄得那麼晚都沒回家,錢家的,汪家的還有村長家的都在那兒呢.我們幾個小子到的時候,這些小家伙還在炒菜,那香味也真真香,惹得我都流口水,沒成想那麼腥的東西做出來味道居然那般香.這不,這些娃子見到我們都當沒存在,要不是我們文奶奶說爹娘在家著急著,他們還真就得留在文奶奶家吃完才回來呢."

放下了簍子,孫孝敬一邊解釋,然後拿出了小心的放在懷里的幾個用葉子包的穩穩的,一點湯水都給漏出來的菜,遞給了嬸嬸,說道:"諾,這些就是那群小娃娃用這些給做的,文奶奶見我們要回來,給分的,一家一份,不然這些小子們還真就不回來了."說著指了指簍子,還有小*手里的兩只葫蘆,"嬸,你給拿廚房熱熱,咱也吃吃看,是不是真的好吃,要真好吃,咱村可就又多了一項吃食了,還有小*手里的葫蘆,一個是雞湯,一個是小海貝煲的湯."

聽了孫孝敬的話,眾人也有些心動,想他們家人多地少,每天的糧食都不夠吃,這真要多項吃食,那可是能救命的,孫二的媳婦,更是積極的拿了樹葉包裹轉身進了廚房.

趙嬸子聽葫蘆里面有一個居然裝的是雞湯,頓時急道:"咋,你文奶奶把雞給殺了?"她可是知道文奶奶家就四只雞,一只公雞三只老母雞,這雞苗還是在她這里拿的,難道因為這些小子,文奶奶把雞給殺了?

"沒呢,我們去的時候,在路上遇上了文奶奶,咱們一起到了文奶奶家的時候,那雞早讓那些小家伙給煮熟了,妞妞說是小家伙們自己抓的野雞,這不那兔子和鳥兒,就是一塊兒抓的,也不知道這些小子怎麼抓到的."突然想起什麼,孫孝敬轉身嚴肅的問二狗子道:"小偉你跟哥哥說,你們是不是又去大山了,你們的野雞兔子在哪兒抓的?"

其他人一聽,頓時也嚴肅的看向了二狗子和小*,特別是上次被二狗子叫去摘果子的孫孝泉,深怕這娃子是有了前科,就不顧危險跑到大山深處去了.

二狗子看著家人嚴肅的表情,有些傻眼了,那東西,可真不是他們抓的,明明就是小妞上午的時候自己抓的,上午他們都在村里面釣魚了,哪知道小妞是怎麼抓的,是不是上山去了,這小妞也沒跟他們說啊.

但二狗子想起了爹娘哥哥經常說的不能跑去大山,那里有吃人的野獸,要是不聽話就打屁股,不許出去玩,在家干活之類的話,想著要是她直接說是小妞跑山上抓的野雞,那小妞不是要被文奶奶打屁股,不讓小妞出去玩,還要干活.連他都受不了,那麼小的小妞,一定會哭的很慘的,想起來就覺得可憐.

頓時二狗子眼睛一轉,想起了自家哥哥在山上挖的陷阱,立馬手伸到腦後,嘿嘿的笑,"沒,爹娘,叔,哥哥,我們就在山腳下,沒上山,這野雞兔子,是在一個坑里撿到的,至于那鳥兒,咱是在妞妞菜園子里抓到的."

自家的娃還不了解,一看二狗子這樣,就知道有騙人,孫孝泉轉頭,"*,是你小叔叔說的那樣嗎?"

小*睜著純真的大眼睛,眨啊眨,茫然的搖頭:"*不知道,*睡著了,兔子和鳥兒是妞妞妹妹給的."哥哥剛剛說的啥?*在看兔子,*沒有聽到,所以*還是說不知道好了,*睡著了哦!睡著了就什麼也不知道.

待幾位大家長還要問,那邊熱菜的嬸嬸在屋里叫喚道:"哥嫂,吃飯了."

看著一個耍憨一個茫然的叔侄兩,大人們搖頭,"吃飯,吃完飯再說."不過看兩個小的表情,就知道也問不出什麼了,不過不是說錢汪兩家的也在麼,明天問問那兩家的.

孫孝敬,孫孝泉兩兄弟看著正傻笑的二狗子,孫孝敬抱起了*,孫孝泉給了二狗子的額頭一個指頭,警告道:"你這小子給我等著."

一進屋子,沒有聞到過的香味邊撲鼻而來,正疑惑著,孫劉氏笑著說道:"還別說,文奶奶包過來的那些咱以前都不吃的東西還蠻香,剛進了廚房,我一拆開那芭蕉葉,那香氣真真勾人,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咋吃,那湯我倒是喝了一口,那一個鮮.你們是先吃飯還是喝碗湯?"

趙嬸子一聽弟妹這麼說,看她神色不想說假,就拿著碗接口道:"哦?真的,那我得先喝碗湯看看."劉氏立馬給嫂嫂舀了一碗湯.

其他人坐下,看著桌上多出來的兩碗湯,四個菜,除了一碗是雞肉,雞湯,其他的都是海上的東西,但是他們卻沒有聞到以往那種難聞的腥氣,孫孝敬還是有些不相信的夾了一筷子,以前撿來喂過雞的海帶絲,本來他是想夾那螺絲的,但是看著那殼都還在一時不知道怎麼下手,只得退而求次的夾了海帶.至于那雞肉和魚肉,那是要肯定是要讓給兩個小娃吃的,他也不敢逾越,更不會和小孩子搶吃的.

還不待孫孝敬嘗出個啥味道來,那邊趙嬸子已經喝了一口湯,驚奇的說道:"還真是,很鮮呢!而且我吃那海貝,居然沒有沙子這怎麼做的?"當然沒有人回答趙嬸子的話.

二狗子和小*,一個已經夾了螺絲"咻"的一下就吸了那殼子里面的肉吃了,吃不到的還拿出了一根細細的木棍子來挑著吃了,一個也讓自家娘親舀了海貝湯,夾上了海帶絲愉快的吃上了.兩個小的同時遺忘了雞肉雞湯,看的長輩們一臉的驚奇.

看著二狗子速度飛快的吃著那他們都不知道怎麼吃得硬殼子,表情還一臉的享受,二狗子的兩個姐姐下意思的也夾了一個照著二狗子的樣子吃了,那百般滋味一到嘴里,兩個女孩子頓時就愛上了,下手一個比一個快的吃著,連飯碗也都放下了.而最先吃海帶的孫孝敬也速度不慢的夾著海帶吃著,臉上驚喜的表情絕對不是騙人的.兩個大家長看的別提多詫異了,不信邪的也夾了來吃,味道一進口,同樣也停不下來了.

一家人帶著驚奇和疑惑吃完了長久以來最豐盛的一頓晚餐之後,孫孝敬就想起了文欣的囑咐,想起文欣說的那堪比人參的海參,就有些急了.

"爹娘,妞妞說那海鮮里有個叫海參的是好東西,跟人參差不多,要咱早些處理,不然過了時間,它就會變水了,據說那東西還能賣不少錢,不管是不是真的,咱也給處理了吧.左右不過浪費一點時間."

"還有那麼奇怪的東西?那好,咱就在院子里處理了.敬兒要咋處理?"吃了以前也吃過,但是卻一點都不好吃的海草和硬殼子,孫家人對于其他的海貨,也更加的有信信心起來,又聽那什麼海參居然能夠和人參相比,還能拿去賣錢,都不想放過,即使後面的都是騙人的,但是只要能吃,多一樣吃食,孫家人都是願意浪費那麼一點時間的.

------題外話------

嚶嚶嬰,求點擊,求留言,求書評,求收藏,唷唷唷,各種求!

其實秋想多寫和小伙伴玩耍的童年,秋雖有姐妹,但是小時候卻是乖乖女,沒有玩伴,嚶嚶,缺愛啊,這不就啰嗦了!

捂臉,其實秋不曉得怎麼寫和人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