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分食
村長家的王福安,勇子家的錢田明,鍋子家的汪子玉,二狗子的孫孝敬,無奈看著自家的弟弟妹妹都縮在一角,假裝沒有看到他們,他們自然沒有聞錯廚房里面的雞肉的香味,以及其他的饞人的味道.

最後王福安還是無奈的開口,"小海,小英,小偉咱回家了,娘都做好晚飯了,怎麼還賴在文奶奶家,要跟妞妞玩咱明天再過來啊."

王福安開口,其他幾個哥哥也同樣朝著個子的弟弟妹妹喊道,雖然之前妞妞說了,他們一起抓了野雞,還去海灘撿了些吃的,但是他們都是知道文奶奶假的情況,就算妞妞說了野雞是他們一起抓的,但是也不能賴在文奶奶家不是.

這個時候他們統一忘記了這幾個孩子是怎麼抓到野雞的.

文奶奶之前聽到了孩子們要在她家吃飯,就很高興了,家里雖然沒有多少吃的,但是平時家里面就她跟妞妞,仙子孩子過來了還想留下吃飯,奶奶就覺得很欣慰,覺得這些孩子沒有嫌棄她家沒吃食,這也說明她家的妞妞跟玩伴們玩得很好.文奶奶覺得就憑這些還是照顧了自己的孫女,她就應該好好招待這些娃娃,奈何這些娃子的爹娘之前都不許他們在她這兒留飯,這會兒,這些孩子能留下來吃飯,文奶奶哪能就這樣讓人離開呢.

所以,一聽福安的話,文奶奶就離開了灶台,朝外面走去,一邊的巧娘順勢就接過了鍋鏟,把已經熟了的螺絲撈起,然後開始爆炒調料,文欣早就在通知了巧娘的時候就跑去燒火了.

"安子,你這話咋說了,妞妞都說了,這些娃子都在奶奶這兒吃飯,你這是瞧不起奶奶是不,奶奶這兒雖然沒啥吃食,但是一頓飯還是吃得起的,不說別的,就說這廚房,現在的東西可都是這些娃子們撿回來的,現在這些娃子都把菜都做好了,你咋就要帶他們走?"奶奶直接一劃拉,就把小*,二狗子等人拉到了身後,不然其他的諸位哥哥把人叫走.

這下萬福安有些無奈的苦笑,"文奶奶,您可千萬別這麼說,要是被爹娘知道,我可就要不好受了.您看我們家也做好了晚飯了,就等這些小子回去吃飯,這些小子在您這兒吃飯哪成啊,爹娘都在家等著呢,這些小家伙今天那麼晚了都沒有回來,這不都叫咱過來找了,要是不回去,爹娘在家還以為出啥事兒了."

文奶奶一想到天色確實晚了,也有些為難起來,但是看著這些孩子們不舍的眼神,文奶奶又想讓他們至少吃完再回去,也不花多久的時間啊.

看著螺絲也炒好了,文欣這才走到奶奶的身邊,開口說道:"奶奶,咱都把菜都做好了都,你把那只也雞切了,不然就讓哥哥們都分一些,用樹葉包起來拿回去吃也可以的,正好咱家也沒有那麼多碗筷,也讓叔叔嬸嬸嘗嘗呀."

文奶奶一聽,確實是個不錯的注意,忙點頭:"還是妞妞聰明."見福安等人還要說話,頓時擺手,"你們啥也別說了,奶奶也不留他們吃飯,但是這菜都做的那麼多,你們讓奶奶跟妞妞兩個咋吃的完,就按妞妞說的辦,妞妞你去菜園子摘些芭蕉葉回來."轉身去斬雞肉.

"誒,奶奶,妞妞這就去."文欣應了一聲,就去摘芭蕉葉了.

說到菜園子里面的芭蕉,可不是文欣種的,而是原本就有的,本來奶奶是要鋤掉的,還是她賣萌撒嬌這才讓奶奶留了下來,不過不多只有八顆,占了菜園子的邊角.這芭蕉樹已經是不小了,是成熟的株體,按道理是能結果的,只是可惜這三年來,這芭蕉都沒有給她結一串芭蕉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是肥力不夠還是啥問題.

芭蕉雖然沒有香蕉那麼好吃,但是在這農村水果匱乏的地方,能夠有芭蕉吃也是不錯的,本來她還想著移植出一兩顆香蕉樹出來的,可惜奶奶只留下原本的八顆芭蕉,但凡多長一株幼苗,都要狠心的除掉,勢不讓它多長出一顆來占地方,她也沒辦法了,還是等以後芭蕉掛了果,奶奶吃過之後,允了它生長再說了.

芭蕉葉很大,砍下一片就足夠了,而且這葉子不怎麼沾灰,隨便用水洗一下,保證比任何樹葉子都乾淨,文欣人小,直接把芭蕉葉拖了回來,就丟給狗腿的二狗子去洗了,再次回到廚房,奶奶已經把雞肉斬成了一塊一塊,正和過來接人的大哥哥們說著院子里面,小伙伴們的成果呢.

只聽小黑說道:"文奶奶,您借個大簍子給我,讓我哥把我撿的海鮮背回去.我和二狗子他們撿的海鮮都放在了奶奶的籮筐里面,等會兒大家都分一分,明天咱就自己帶簍子過來撿."

鍋子和勇子也說道:"是啊,文奶奶,哥哥,咱撿的都是能吃的東西,下午我們還都煮了吃了,真的很好吃,比豬肉還好吃,不信等會兒你們吃吃看,那些海灘上撿的東西,連奶奶家的鴨子都很喜歡吃呢."

奶奶笑道:"哎喲,真的呀,那奶奶也得好好吃看,咱村的娃子就是厲害,都曉得給家里找吃的了,奶奶相信你們找回來的都是好吃的."

然後對福安等人說道:"福安啊,你們也別說啥了,那海灘上的東西你們也是知道,其實大部分都是可以吃的,不過那東西太腥,這才沒有多少人願意吃.不管那撿來的海里面的東西咋樣,先帶回去,別讓娃子們傷心,這天也黑了,把娃子們辛苦了一晚上的成果帶回去嘗嘗看,瞧著這香味奶奶我都按耐不住要嘗嘗了,想來也是不錯的.回去給你們爹娘說說,具體的咱明天在看看,指不定這些娃子還真找著好東西了,這可是咱山海村的福氣,也讓你們爹娘不要說孩子們貪玩,看著孩子們,孝順著呢."

撿東西撿的那麼晚,就是為了帶回去給家人吃,可不是孝順,別以為這些孩子天天只知道玩,也是知道很多事情的.這個時候文奶奶就想到了自己才三歲的孫女,可不就是找著點兒的改善自家的生活麼.

這時候,二狗子回來了,把芭蕉葉遞給文奶奶,"文奶奶,我把葉子洗乾淨了,給您!"

奶奶也不說話了,就把都已經擺在桌上的菜都給分成四份裝好,就連那雞湯和小海貝湯,也讓奶奶尋了葫蘆全給分了,一點也沒給自家留,菜也只留下很少的一點,留著她自己和文欣做晚飯.

而福安等人,也被文欣和眾小伙伴們拉到了院子里面,開始了分海貨,文欣從雜物房里面拿出了四個大簍子,還拿出了奶奶存著的兩根火把,院子里面,月亮光雖然很亮,但是要看清楚還是有些困難,所以文奶奶也介意把自己放著應急的火把點起來.

因為點起了火把,所以院子里面的情況,一下子就進入了王福安等人的視線,那四個鼓鼓的布袋子,以及被篩子蓋住了的籮筐,以及裝滿了半多漁網的各色海貨,他們都是去過海灘的,這些東西他們雖然不曉得具體的名字,但是也都認得實物的,他們都有些不可置信,那麼多的東西居然是幾個小家伙給弄回來的.

確實如奶奶所說,不管東西好與不好,就看這些孩子們,為了家里辛苦弄來那麼多東西,這點心還是值得肯定的.

四家人也不再誰分的水,誰分的少,誰拿了什麼,只想快點的把所有的東西都分好,不過顯然小家伙們和他們的哥哥,想法是不一樣的.

首先是就是巧娘和春桃還有小*,三個人同時拉著哥哥的手,"哥哥,我要那個海帶,那個好吃,你多拿一些啊,其他的不要那麼多,小海貝湯也好喝,還要那個."後面的小海貝是小*要的,而一邊的豆豆也跟著小*指了小海貝,顯然兩個小男孩對海貝湯很有愛.

而二狗子也說道:"哥那個螃蟹好吃,你多撿些那個."

小黑,勇子,鍋子:"哥,海螺,我要海螺,其他的可以不要那麼多,還有大蝦,大蝦也拿一點."大蝦則是小黑要求,並不是他喜歡吃,而是想到了自己的娘親,妞妞說過大蝦很有營養,娘親太瘦了得多吃些就能胖起來了.

幾位大哥顯然是沒有想到,自己弟弟妹妹們早就有了偏好,也只得按照他們說的分了,至于其他如海腸還有海參,海菜,可能是因為還沒有吃過,所以沒有被點名,最後是被平分了.

這個時候奶奶也分好菜出來了,一一給了四個做大哥的,直到要走的時候,文欣才想起了一個事情,忙叫住人,"哥哥,那喝海參,諾,就是這個."文欣拿出一個分給她的海參,"這個拿回家之後,就要殺乾淨煮熟,用鹽醃制著,不然過了時辰,海參會化成水的.那個叔叔說,海參可是跟人參一樣的東西,每天吃一個身體好呢,可不能浪費了.而且那個叔叔說,附近那麼多村子,就咱山海村有海,他經常把海貨拿到外面去賣,可值錢了,妞妞明天還去海灘撿海貨,拿去賣錢,這樣妞妞跟奶奶就不會挨餓了,奶奶也不會那麼辛苦了,妞妞還要賺錢給奶奶修房子呢."不管海參這個東西長的有多丑,這樣它的作用大,即使有潔癖,文欣也表示能夠接受.

最後的那句話是文欣故意說得,為的就是引起這些人的注意,以及讓奶奶同意讓她去海灘趕海,還表示她的宏願,不要奶奶跟以前一樣什麼也不然給自己做,還有一個就是,等會兒大家走了之後,奶奶不要跟她秋後算賬,以及問太多她回答不上來的問題.

福安等人沒有想到,這里面居然還有跟人參一樣的好東西,頓時都有些詫異,一聽那叫什麼海參的東西,到了時間都會變成水,更是驚奇,這世界上還有這樣奇怪的生物.而且那個跟妞妞說海鮮事情的大叔,居然還說了這些以往村子都不要的東西,居然還能拿出去賣?價錢似乎還很不錯?這對于他們貧苦的村子,這才是最重要的啊.

福安等人想著回去該怎麼和爹娘爺奶說,不過他們對于文欣的提醒還是很感謝:"妞妞真是乖孩子,這麼小都知道心疼奶奶了,真乖.還有妞妞說的,哥哥們知道了,回去就會弄的."

一眾人都被妞妞的話感動了,而奶奶在聽到文欣最後的話,更是感動的眼睛都紅了,如果不是院子里面還有那麼多小輩在,她就把文欣抱起來"乖妞妞乖寶妞妞"的叫喚了.

而這個時候,小*出聲打破了有些傷感的氛圍,"哥,大哥,幫*那兔兔和大鳥,*拿不了."*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叫法有什麼問題,看著被自己艱辛的拖出來的兩只籠子,有些難過的叫自己的小哥和大哥,其實就是他的大叔孫孝敬和小叔二狗子.

孫孝敬和二狗子一聽這個聲音,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把小侄子給忽略了,在看到小*身邊的兩個籠子,孫孝敬更是驚呼,"咦,*,這東西?"

而二狗子那是直接跑到了小*的身邊,直接打開了籠子,拿出了兔子和鷓鴣鳥,"*,這兔子和鳥兒小叔能給你拿,這籠子是文奶奶的,咱就不提回去了啊."一手提溜著兔子和鷓鴣,二狗子牽著小*的手,防止什麼時候不小心就把小*給忘記了.

孫孝敬回神,"小偉,這兩東西哪來的?也是你們下午抓的?"想起之前妞妞說他們一起抓了野雞,沒想到居然還有一只兔子和鷓鴣,看來這事情不簡單,回去得好好問問.而這真要是這些小家伙一起抓的,怎麼東西都到了*手里?

其他三位哥哥心里跟孫孝敬想的差不多,連奶奶都有些好奇.

就在二狗子要說話的時候,文欣知道要遭,猛地說道:"這都是咱下午抓的,本來要吃的,但是小*喜歡,咱就送給*了,我們都不要,以後我們肯定還能抓到更多的野雞,所以這個兔子和鳥兒就先給*了,以後我們就拿野雞,嘿嘿."

文欣再說的時候使勁的朝其他人使眼色,好在其他人也是鬼精靈,知道妞妞這樣說,定然是不想讓大家,特別是文奶奶知道這些東西是她抓的,而且聽妞妞的的話,她以後能夠抓到更多的野雞,還會給他們?收到顏色,哪里不會順著文欣的意思?一個一個的都表示,這兔子和鳥兒他們都不要,先給*,以後他們會抓到更多野雞的,他們要野雞,不要兔子和鳥兒.

其他人哪里沒有看到文欣的眼色,但是怎麼也不可能想到這東西是文欣抓的,所以雖然心里奇怪,但是都想著回去之後問自家娃,對于眾人的說辭,和文欣的眼色問題也就沒有多在意,見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再不回去,家里真要擔心了,就一個個的都跟文奶奶告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