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殺雞
那些鴨子可能是聞到了海鮮的味道,居然一個個的跑到了籮筐邊上,一個個的伸長著脖子,想要吃籮筐里面的蝦蟹,還有的跑到了木桶邊上,不過這里的可不是蝦而是殼硬有鉗子的螃蟹,鴨子同樣沒辦反,急的"嘎嘎"亂叫.

文欣急忙把手中的雞交給了二狗子,然後接著回房了,再出來的時候,就提著一個布袋,徑直朝一邊的空地上撒,是谷子.

鴨子一見熟悉的食物,頓時也不理會吃不到的海鮮了,全都朝著谷子而去,歡快的吃著.

"妞妞,這是你家的鴨子?咋那麼多,啥時候養的?"

不怪眾人那麼奇怪疑惑了,家里不是說文奶奶家吃不上飯麼?怎麼家里的鴨子比他們家還多.

文欣故意裝作一臉的得意,"嘿嘿,這可不是奶奶養的,我家怎麼養的起鴨子啊,這些鴨子可都是野鴨子,因為這里就我家一座房子,所以這些鴨子就到我家來了,是他們自己來的,不是奶奶抓的哦."

一聽文欣的解釋,其他人就更加的羨慕了,也虧這些都是孩子,沒有什麼嫉妒心,不然換了大人,可能就會拈酸吃醋了,壞的指不定還會因為這些是野鴨子,而直接要抓回去呢.

文欣不欲在鴨子上面多少,趕緊轉移話題說道:"好了,咱快殺雞,不然一會兒就天黑了,要是大哥哥來了,你們吃不上雞肉可別怪我啊!"大些大哥哥們肯定是不會讓這次小鬼頭吃他們這窮人的糧食的,所以來了肯定會讓這些人回去吃飯.

而這些人可能也知道文欣說的是事實,立馬開動起來,巧娘主動的把海帶切絲,還把廚房里的辣椒和酸也弄好了,春桃也把鍋里面的開水舀出到木盆里,而二狗子和小黑他們兩個人抓雞,一個人提著脖子,一個人拿著刀就開始給雞抹脖子了,文欣在一邊看著,心里點頭,做的還有模有樣.

把雞放完血,幾個人就把雞給燙了個遍,然後積極的拔毛,光溜溜的時候,巧娘和春桃就把雞給接了過來,開膛破肚,取出了內髒,之間文欣把雞舌頭,雞啄還有爪子上的皮給拔了.

做完之後,眾人就為難的看著文欣,一般來說這個時候,就是要切塊了,這個可是要技術的,他們都不會啊.

文欣說道:"咱燒水,直接煮整雞,到時候奶奶回來了,奶奶會切的."這可比拿來燉時間短多了,半個多小時就能完全熟了,想要爛點,還能煮的久點,這樣煮,雞湯也多不是,這里可不少孩子呢,大家分幾塊肉也就沒有了,還是多喝點雞湯好了.

文欣看著已經放到鍋里面住的雞,再看看還沒燙煮的海帶,把瓦罐拿出來,放在另一個灶里面,之前為了不費柴,文欣讓二狗子燒的是木柴,所以現在已經有些炭火了,所以直接就轉移了一些炭火到那個灶里,文欣還把之前燒落下的炭也撿來放到這里,這樣就是不燒火,這邊瓦罐也能把水煮開,就是時間上要長點,但是為了縮短整體時間,也只能這麼做了.

這個時候差不多是七點多,干活的人還沒那麼快回來,所以時間還是有的.

把海帶絲弄好之後,文欣又把海貝直接煨起來,這樣比煮的還好喝.

差不多二十分之的時候,雞肉味就出來了,半個小時之後廚房就滿是雞肉香味,還有淡淡的海貝清香,每個孩子都看著鍋吞著口水.文欣取了一只筷子朝著雞肉上一插,拿出來一看,很好,沒有雞血了,這說明已經熟了,但是還是有些硬,所以文欣想著再煮一下.

又過了十分鍾,文欣這才讓力氣最大的鍋子把雞肉撈起來放在菜板上,但是看著鍋上一大鍋的雞湯,文欣為難了,沒東西盛這些湯咋辦,木桶是用來洗澡的,拿來裝海鮮已經讓她很為難了,畢竟腥味可以用熱水多洗幾次就能洗去,但是油漬這個時代可沒有辦法,她可不想把洗澡桶弄得那麼油膩,洗澡的時候指不定就弄身上去了.

要是不盛起來,別的菜也弄不了,最後文欣只得無奈的讓春桃洗了兩個大葫蘆來裝,這些葫蘆可都是她之前因為家里面沒有東西舀水,這才從空間里面拿出來種在院子里面的,村子里都沒有.

小的葫蘆可以做菜,但是葫蘆很會長,結的多,吃不完老了大了就是葫蘆,里面洗乾淨,不管是裝水還是其他都是非常好的,大的切開來就能做瓢,用來舀水,還能夠直接用來裝飾.之前奶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能夠做菜,只是看著漂亮就沒有舍得拔掉,這還是第一季,因為沒有摘來吃,所以全部果實都成了葫蘆,被好些人家求去來著,不過最大的三個都被她留著了.

其中一個就被她切了做瓢,還有兩個她一直沒舍得,沒想,今天因為一鍋雞湯,就把它們給糟蹋了,不過文欣也想著,來年還能結,也就沒有那麼糾結了,畢竟她也不可能把空間的陶罐拿出來.

于是兩個大葫蘆被文欣指使著對半切了,小的那一半文欣沒丟,想著還會有其他的作用,大的那一半肚子使勁讓春桃洗了,還招呼那些已經咽口水的娃子,先喝雞湯,不過只有兩只碗,只能輪著來,從最小的開始.本來是*的,不過小家戶一只抱著兔子和鷓鴣,根本不舍得放手,直到文欣說把這東西送他,這才讓他把兔子和鷓鴣分別關在了籠子里面,但還是放在自己的身邊,被其他人羨慕的眼睛都紅了,只有二狗子笑眯眯的.

文欣一點都不可惜那只兔子和鷓鴣,這兩只之所以拿給小*抱著,為了就是用來探路的,本就想著送給可愛的小*,而不是自家殺了吃肉,所以文欣沒有管身後的羨慕,開心的眾人,只是讓二狗子燒好火,讓鍋子取了昨晚殺的掛在屋簷的魚,因為中午還有剩下的雞肉,所以這魚又被奶奶拿下來加了鹽掛著,倒是沒有壞點,不過也有一點味道了,得吃掉,不然可真就臭掉了.

文欣准備把這條草魚給紅燒了,反正這里辣椒醬油和姜都有,那就沒什麼可惜的了,殺了兩只雞,雞油就有兩,昨天的那個奶奶中午就烤了,這個文欣也給拿來烤油,然後就炸魚.天已經黑了,廚房光線有些暗,為了不讓魚不小心給燒焦了,文欣點上了油燈,炸了有七八分鍾,估摸著已經熟了,就是不夠焦,但是油沒有那麼多,能做熟就行了,也不用那麼高的要求.這個時候這才加了其他的調料,翻炒一下,味道進去了,文欣就把魚起來了.

接著就是炒螺絲.

而這個時候,奶奶也回來了,一起的還有各家的哥哥.

文奶奶眾人才到院子,就問到了香味,文奶奶首先一驚,腳步就吵廚房里走去,剛到門口,就被其他人發現了.

"文奶奶!"喝著雞湯的眾人皆問好,同時也發現了文奶奶身後的哥哥們,不過他們下意識的忽略了,因為他們的雞肉可沒吃,才不想現在就回家.

這個時候文欣早就聽到動靜,把炒螺絲的伙計換給了巧娘,反正下午都弄過了,這些聰明的姑娘估計也會了.

"奶奶,你回來啦,我和哥哥姐姐做飯給奶奶吃哦!"在其他孩子都問好之後,文欣沖到了奶奶的身邊賣萌道,當然文欣也看到了各家的哥哥,在各家的哥哥要叫各家弟弟回家之前,開口了:"奶奶,哥哥姐姐都答應文欣在家里吃飯了,這里可有哥哥姐姐一起抓的野雞,還有我們一起到海灘上撿的好吃的,奶奶,大哥哥門咱們一起吃啊!"

文欣話一說完,小蘿蔔頭門就感激的看向了文欣.

不說其他大哥哥們,就說奶奶,可沒有忘記灶台上還有一個女娃娃在炒菜呢!

"哎喲,乖囡囡,這是在做啥子,奶奶來啊."說著就接過了巧娘手中的勺子,巧娘也不跟文奶奶槍,順勢就下了灶台.

鏟子一入手,奶奶不發現了不對勁,螺絲和鐵鍋碰撞的聲音,奶奶怎麼聽就怎麼不對,廚房太暗,油燈也照不出啥,頓時驚呼"哎喲,囡囡,這煮的是啥子?"

文欣立馬上前,"奶奶,是咱們在海灘上撿的螺絲,可好吃了,咱下午就炒了吃了,奶奶不會做麼?那還是巧娘姐姐來吧,她可會呢!"文欣拉了拉巧娘,讓巧娘上去接手.

文奶奶一聽文欣的話,傻眼了,別說是文奶奶,還有其他擠進了廚房,但還沒來的及說話的大哥哥們,聽了文欣的話,也傻眼了,這傻孩子,這是什麼都敢吃,這要是有毒,或者吃壞肚子可就來不及了.

文欣也是知道奶奶等人的想法的,頓時說道:"奶奶,咱問過村里的叔叔了,他說這些都可以吃的,不然咱怎麼敢隨便吃啊!"

其他人為了不受責備,也不管文欣說的是啥,通通點頭.

"妞妞,你聽哪個叔叔說的?"福安立馬問道.

"不知道啊,不是村里的叔叔麼?他經常去海灘撿海鮮吃的,叔叔說可以吃啊,咱也撿了很多呢,都在院子里面,奶奶和大哥哥都沒有看見麼?"文欣說的一臉懵懂,毫不臉紅,本來們,不能吃的她怎麼敢讓二狗子他們吃病從口入啊,就是她不認識的她都不敢讓眾人撿,不管是好吃還是不好吃.

文奶奶和各家哥哥想了想,也覺得文欣眾人不會說謊,看來應該是村里面的那個大叔說的,村里還是有些人去海灘撿些吃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