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奶奶送魚,文欣獨上山
文奶奶背著豬草徑直去了趙嬸子家,文奶奶比起一般人家來說都起得早,也是比別人更快一些做完一輪活計,所以這個時候大家才回家吃飯,文奶奶就已經出門了.

到了孫家,也就是趙嬸子家,他們家才剛剛吃完早飯,正坐著休息一會兒,就准備出門干活了,孫家人口多,雖然家里沒有老人,但是除了孫趙兩夫妻,還有趙嬸子丈夫家的弟弟弟媳,自己家的兩個小子,兩個女兒,大兒媳婦和大孫子,大侄子,大侄女.一大家子十二個人,都擠在兩百多方一點的宅子里面,著實擁擠了些.

孫家弟弟是兄長一手拉扯長大,連媳婦都是哥哥給讓人介紹娶回來的,性子還好,人也好相處,干活利索不計較,因著因為兄弟感情好,加上家底也不豐厚,沒有銀子在買上一塊宅基地,所以也沒有急著分家.倒是還沒娶親的兩個兒子,現在也到了說親的年紀,但是家里不富裕,也沒有姑娘瞧得上,加上家里人口多了,如今二兒子三兒子住一起,要是再娶親,那可真的騰不出屋子住人,院子倒是還有擴建的地兒,但是沒那個銀錢起不來.愁得一大家子整天哀聲歎氣,文奶奶就是在孫家又一陣歎氣到時候到的.

文奶奶站在孫家的門口,朝著里邊喊:"妹子,趙妹子."也不知道這孫家吃完早飯沒有,本來想著把魚送過來給孫家做早餐的,沒成想被那也鴨子的事情給耽擱了.

"誒,來啦.文姨你咋過來了."趙嬸子一聽聲音就知道是文奶奶,忙不已的出來,果然是文奶奶背著一簍子豬草,手上還提著一條魚.

"哎喲大妹子,這不是昨個妞妞說要釣條大魚給她趙嬸子煮湯喝?不成想真讓那妞子給釣著了兩條,昨個兒就央著讓我一大早給送來呢!還問二狗有沒有釣到大魚呢.這不,本來還想早些給你送過來做湯喝,哪想別事情給耽擱了,你中午煮了也一樣,也給幾個娃子補補."

"咋,那小妮子真給釣上魚來了?那咋不留著給妞妞補補,還給我送過來,小娃娃的話咋能聽."先前還不明白文奶奶怎麼給提了一條魚過來,她還以為文奶奶有了難處,想換點其他吃食,沒成想是妞妞那娃兒送的.昨個兒回來就聽二狗那娃說什麼釣魚去了,釣上來的魚都給逃了什麼的,她還以為玩笑話來著,那成是真的?

奶奶一聽趙嬸子的話,就板起了臉,一臉的不贊同說道:"妹子這話可不能這麼說,妞妞雖小,可承諾過的事情咋能不兌現呢,就是那娃敢這樣,我也是不許的,家里還有一條,這條就是給你的,你就拿著.來還有這簍子豬草,聽說你家母豬生了崽子,那可好,得補補.姨家啥情況你也知道,其他的東西也拿不出來,你可別嫌棄姨只給送來一簍子草."

一看奶奶的臉色,趙嬸子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這文姨可是固執的人,趙嬸子一聽完話,就接過了豬草和魚,一臉認錯的表情:"誒誒,文姨,咱這錯了不成,妞妞那可是好孩子,自然是說話算話的,這魚啊,我就接下了,就說嬸嬸謝謝妞妞,改天給妞妞做好吃的送去.還有姨那話兒以後可別說,我的為人你還不知道,咋會嫌棄您送過來的東西,感激還不行呢!"

文奶奶原本因為趙嬸子把東西接過去而高興的神色,因為趙嬸子前頭那話,又板了起來,"咋,妞妞還貪圖你那點好吃的,你姨不會做活給她吃?你家也不容易,還是緊著孩子們,可別送啥東西來,以前妞妞小,李家又是那個情況,到你這兒吃口湯水,那都是沒法子的事情,現在姨好手好腳的做活,日子可過的好.你呀還是省著點,二娃三娃可到了年紀了,可別拖著,有啥難處你也給姨說,能幫的姨一定幫啊!"

趙嬸子被奶奶說的一通感動,文家奶奶的情況她還不知道,這樣說也不過是不讓她送東西過去.

"誒,姨,咱曉得,有困難一定跟您說,不會不好意思的.姨您先等著,我給你把簍子換下來,要不您進來喝口水?"

奶奶擺手,轉身說道:"行了行了,家里簍子不少,也不缺這一個,你姨要去干活去了,這簍子就在你這兒放著,晚上不是還要到你這兒抱雞,那時在一起拿了."

"誒,這也行,那姨咱就先進去了."

趙嬸子提著一簍子豬草,和一條肥魚進了院子,院子里正在挖泥鰍的二狗子見自家娘提著條魚進來了,忙迎上去好奇的問道:"娘,你哪來的大魚?"

"你文奶奶送過來的,說是妞妞給釣的,有兩條,就給咱送來一條.你先拿回廚房,叫你嬸嬸拿水里放著,還活著呢."趙嬸子沒有理會自家兒子那一臉的好奇,把魚隨手遞給了二狗子,提著豬草去豬圈了.

魚到了二狗子手里,看著這條比他們昨天釣上來還大最後卻逃了的魚,居然是妞妞釣的?妞妞回去之後也釣魚了?還是妞妞厲害,他們的魚都給逃了,妞妞居然釣上來了,還兩條呢.好想去問問妞妞是怎麼把魚釣上來的,可惜,昨天和黑子他們說好了要去橋上一起釣魚,看來只能下午去妞妞那里了,說不定上午他們也給釣上大魚了呢!

"嬸嬸,嬸嬸,文奶奶給送來的魚,娘讓你給放水里,還活著呢!"還沒到正房,二狗子就喊上了,頓時吸引了眾人的視線,首先就是坐在爺爺腿上的小*,看著二狗子手中提的大魚,頓時一臉激動的滑下自家爺爺的腿,就跑到了二狗子的身邊,稀奇的看著他手中的魚.喊著:"哥哥,魚,大魚."伸手想摸,卻又有些怯怯.

"喲,你文奶奶送來的魚?"二狗子的嬸嬸,劉氏接過魚,疑問的說了一句.她話中並沒有其他的事情,而是她知道文奶奶的情況,以前都還受家里面的接濟,雖然現在不用了,但是一條魚對于文奶奶來說意味著什麼,她還是知道的,可這怎麼就送來了一條魚.

"恩,娘說文奶奶送來的,是妞妞昨天釣的呢!"二狗子拉著侄子的手,追著自己嬸嬸,想要看魚,對于妞妞釣魚的事情一臉的驚歎.

"就是你昨天拿回來的那什麼魚竿釣的?"一聽魚是小妞妞那娃娃釣的,二狗子的哥哥,他叔叔的大兒子,孫孝文開口問道.

孫家的其他小子已經先一步出門了,不然指不定其他跟文欣更親近的人也會好奇的詢問,要知道昨天二狗子一臉嘚瑟的拿回來什麼魚竿,就讓他們好奇心起了,不說那東西還是一個三歲娃娃想出來的.

"是啊是啊,叫你昨天不相信我的話,現在相信了吧!我得去挖蚯蚓了,都和黑子他們說好了,今天一起去釣魚,孝文哥哥,今天小*跟你在家玩啊,我擔心釣魚的時候,他不小心會掉水里去."說完也不管孫孝文答不答應,也不管還在廚房看魚的小*,就奔向了院子,那里已經有他之前挖的一些蚯蚓,再挖幾條就成了.

孫孝文無奈的搖搖頭,孫家家里的活兒也挺多,可能照顧不到小*,但是對比小*去河邊玩,還是他帶著在家玩好.

孫孝文才十歲,不大也不小,雖不能當下田的勞力,但是在家還是能夠幫姐姐妹妹干活,也就留在家里,而不像是跟著二狗子在村里瘋玩.

文欣過了時間,果然沒有見二狗子等人過來,也就關上了院門,朝大山進發了,可能心中有期待,所以這次文欣很快就到了自己放第一個繩索的地方,那顆被綁的樹苗已經飛了起來,但是繩子上面卻沒有什麼,看來是沒有綁住,被獵給物逃了.

文欣想起昨天因為那只野雞,其他繩索被動過,卻沒有綁住獵物的情況,想著或許她可以拆掉兩個繩索,或者在吧陷進弄的遠些.她始終相信,動物也是有屬于自己的語言的,他們能夠用自己的語言交談,如果有異常,其他的野物一定會報信,那樣就不能夠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了.所以一開始就做得遠了,但沒想到居然不夠.

文欣想著把這個最前面的繩子拆了,把繩子收好放回空間,如果可以就裝遠點,不行的話,三個也夠了,也不是想著每個陷進都能夠綁到獵物,但是因為一個而影響了其他四個,那也太虧了.

把繩子放回空間,文欣朝著自己的第二個陷進走去,這一到第二個陷進,文欣寒毛就起來了,這個陷進綁住的居然是一條手臂粗的青蛇.天,她最害怕的東西莫過于蛇了.也不知道這條蛇是路過還是怎樣,居然是直接綁住了蛇頭,被吊了起來,因為繩子起來剛好繃著的,所以蛇也沒辦法把繩子咬斷,簡直就跟上吊沒有區別.蛇是一個慣會裝死的東西,雖然文欣怎麼看那蛇都一副死透了的感覺,但是文欣可不敢上前去試探,就算那蛇真的死的不能再死了,她也不敢上前,連那條被蛇沾過的繩子,她也不打算要了.

文欣直接繞過這條蛇,逃也似得走了,而就在文欣走後不久,身後的蛇身子動了動.

越過了蛇的地方,文欣摸了摸額頭嚇得冒出來的虛汗,就是前世,她也沒有親眼見過那麼大的一條蛇,真是太嚇人了,緊了緊手中的木棍子,再一次慶幸自己的小心謹慎,拿的都是七八米的樹棍,就是草叢里面真的有蛇,也能夠早發現,早逃跑.

放棄了身後的那個繩索,文欣還是打算去看看另外三個,不過這次可沒有那麼急切了,要是直接闖進去,又跟一條蛇相遇,那該有多悲催.

好在剩下的三個不但沒有嚇人,還給了文欣一個大驚喜,這三個繩索,每一個都有獵物,一只母野雞,一只兔子,意外的是居然還有一只不小的鷓鴣.

如果算上之前那條蛇,那就是五個繩索,四個就有獵物,還有一個也不知道是不是懼于蛇的淫威,才落空了.這…這情況說明什麼,說明這山上野物豐厚呀,就是在多裝幾個,說不定都有用,或者挖一個陷進,也可能有不少的收獲.可惜太可惜,陷阱她挖不來,繩索她也沒有那麼多,還有一包線,以後說不定有用,她不打算為了這個就用掉,加上之前蛇的陰影,嘖,還是算了.

把獵物都丟進了空間,文欣重新做好陷進,接著朝大山前進了,說來奇怪,這大山野物和果子都很多,但是卻沒有見到什麼野菜,雖然前世她不曉得多少野菜,但是這世的奶奶卻是個行家,對于家里至今都還吃野菜的情況,很多能吃的野菜,即使叫不出名字,她也認得了,只是這山上不知道為什麼沒有.

不過野菜不是文欣的菜,路過了昨天的櫻桃樹,果子雖然被她摘了,但是果樹她可是留著,她空間不是沒有櫻桃,所以那一顆櫻桃樹,她不准備收,等著讓其他人移栽回去,櫻桃是個好東西,絕對有人喜歡吃,特別是有錢家的少爺小姐,老爺夫人們,如果家里面種上了櫻桃,那可就是一項來錢的路.說不定哪家就會因為這櫻桃果子改善了家庭的困境.

文欣想著等這一季的稻子割完,下一季的稻子下去,就要慫恿二狗子他們,讓他們自家的哥哥把自己發現的那些果樹都移植回家.

走了幾分鍾,文欣就發現了一株柿子樹,不過想起自家已經有了柿子樹,文欣就對著已經碩果累累的柿子視而不見了,不是她不屑,就算她想著要怎麼把這柿子一顆不漏的全掏自己個兒腰包,但是想到二狗子家的情況,以及要好的幾家的情況,她就不能這麼自私.好東西也是要分享的,再說了只有村子大部分人活的好了,東西都遍了,她家到時候即使有什麼,也不會那麼惹人注意了.而且空間又不是沒有.

文欣接著往前走,這個時候,她已經快要靠近中圍了,也就是之前村里人遇到狼群的地域,但是這個范圍文欣是不知道的,她繼續肆無忌憚的往前走著,突然樹根的某個東西吸引了文欣的全部注意力,呼吸突然急促起來,文欣瞪直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