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奶奶發現鴨子
即使頭天睡得晚,第二天奶奶也按著生物鍾醒來了,這個時候雞都還沒有打鳴,可見以往奶奶起的有多早,都是李家那個媳婦給逼的.

既然醒來了,奶奶也沒想著要在睡回去,人就是這樣不經意越來越懶的,所以奶奶可不想讓自己變懶,索性也習慣了.起的早了,還能多做些活計,妞妞可就靠著她養活著,哪能不努力些.再說她還等著存些銀錢,找找她那不知道被送到哪兒去的乖孫女吶!還有那幾個被嫁出去,至今都沒有回過的閨女,沒有娘家的幫襯,又是嫁給了那樣的人家,這日子咋能過的好喲!

文奶奶眨了眨澀澀的眼睛,看著還睡的香的小孫女,伏下頭憐愛的親了親,這才給文欣蓋好薄被子,轉身出門了,得先去廚房把昨個兒剩下的雞肉給暖上,經過一晚上,那雞肉想來更香了,肉都有可能化在湯里面了,正好用雞湯給妞妞燉粥喝.然後再去後山割點豬草回來,回來就把雞給放了,把菜園子給澆了.

正好今天要給趙妹子送魚,他們家前幾天那母豬給生了幾只豬崽子,正好送些過去,而且昨天問了她那正好就有抱窩的母雞,跟她說說晚上干完活回來就去抱回來.

想著這早上要做的事情的順序,文奶奶麻利的收拾好了自己,轉身就要去柴垛里面搬些柴火進廚房,廚房不敢放太多柴火,就擔心妞妞晚上生火的時候不小心點著了,但也不能讓妞妞自己去柴垛里面拿柴,那小身板板哪里拿的了喲,還擔心被柴火給刮傷了.

柴火房是沒有門的,原本住的就是舊院子,那個破,好幾處的門都給爛掉了,還沒有窗戶,當初為了修補大門的門,還有做一個房間里面的窗戶,就把這間房同樣爛了一半的門拆了,左右都是放柴火的,沒有門,拿柴的時候反而方便.

就著蒙蒙亮的光線,奶奶進了柴垛房,可一只腳才踏進去,另一只腳還沒抬起,文奶奶就被房間里面一團團白白的東西嚇了一跳,這還沒看清楚里面到底是個啥,里面的東西就因為被打擾,頓時"嘎嘎嘎嘎"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鴨子?文奶奶低頭仔細一看,嘿,還真是鴨子哩!這哪兒來的鴨子,怎麼在她家柴垛里面?文奶奶看著那有些顯然焦躁,但卻沒有四處亂跑的鴨子,猛然就想起了自家孫女說過的,下游草叢似乎有野鴨子,不會就是這些吧!但怎麼跑她家來了?

鴨子們似乎見文奶奶並沒有要拿他們如何,看著天色已經亮了,就一個個的扭著屁股一搖一擺的越過文奶奶朝著門口去了,在文奶奶詫異的目光下,出了房門,接著又出了院門,眼看就要看不見了,文奶奶這才反應過來,驚呼一聲,跑了出去,于是看見了那些鴨子一個個的下了水嬉戲了.

文奶奶已經是百分之百確定這些都是野鴨子,因為村子里她可從來沒有聽說誰家養了十幾個鴨子的,還是毛色這麼白亮的胖鴨子,既然不是別人家里養的,那就是說她可以抓回來養,或者賣掉,真是上蒼垂憐,居然讓野鴨子跑進了他們家.

文奶奶自然是知道鴨子認家,這鴨子都住她家柴垛屋里了,只待晚上再看看,這鴨子是不是還回來,就能夠確定.要是能夠回來也省的她費力去抓了,就是這鴨子不回來,既然已經知道這邊有野鴨子,那抓到也是遲早.就是不知道這些鴨子是不是其他地方飛過來的,不過即使是也沒關系,這鴨子可是會生蛋的,那麼多鴨子,這得能撿到多少只鴨蛋.文奶奶想著,要是以後這鴨子不回家里,她每天就去草叢撿鴨蛋去.

奇怪,在這山海村住了幾十年了,怎麼從來沒有聽過這邊有野鴨子,難道是因為這邊一般都沒有人過來,根本就沒有人往那邊去過,這才不知道?文奶奶越想越覺得事實就是這樣.看著鴨子們歡快的朝著下游游去,文奶奶轉身回了院子.雖然眼饞那些鴨子,但是活還是要干的.這個時候天更亮了些,能夠看得更清楚了,轉回了放柴火的屋里,奶奶這才發現她之前忽略的東西,七八顆白晃晃的鴨蛋!

奶奶柴也不撿了,忙上前蹲下身撿起一個鴨蛋仔細的看,手中那還帶著溫熱的觸感,確確實實的告訴奶奶,這的確不是她眼花看錯,這真就是白花花的鴨蛋,個個都比雞蛋大上一圈,就跟妞妞那天撿回來的一模一樣.

確定了東西的真實性,奶奶連忙把鴨蛋撿起來,用下擺兜起來,就往房間走去,這可是野鴨蛋,有八個呢,每天中午給妞妞蒸上一個,可以吃上八天喲!這天氣熱的人都上火,吃上些鴨蛋還能下火氣呢!奶奶非常的開心.

床上的文欣早就已經醒了,不是她不想接著睡,而是家里這樣的情況,她不能夠就這樣讓奶奶累死累活的養著她,她卻像前世一樣整天窩在房間里面睡大覺,什麼也不做,就是前世在家她也是能做的都是會做的.

加上奶奶每天那麼早起來,即使動靜很小,沒有娛樂活動的文欣,也能夠醒得來,加上晚上睡得飽,醒來自然就再也睡不著,還不如也早點起來,把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完,然後偷偷的琢磨著改善家里的情況,等家里足夠養得起她這個閑人的時候,她就完全能夠自由自在了,不管是睡懶覺還是什麼都行.以後再琢磨一個好玩的打發時間的東西或事情,也不愁這古代沒有娛樂打發時間.

而且這個山水寶地,可是比前世什麼什麼旅游勝地好不知道多少倍,雖然那什麼野獸什麼的有些忌諱,但是深山老林她也不敢去不是,這樣她就能夠時不時的上上山,看看風景了,還不用花錢,哪里會像前世一樣,想要出去看看風景,還要准備錢,又要害怕坐車什麼的.

文欣悄悄睜開眼睛,看著奶奶把幾只蛋放進她專門存放雞蛋的罐子里面,那蛋文欣一看就知道,跟他空間的出產是一樣的,看來奶奶是發現了那些鴨子了,而且也知道了那些鴨子特會生蛋,要知道她放出去十二只鴨子,對半六只是母鴨子,蛋卻生了八個蛋,定是有生了兩個鴨蛋的鴨子.母鴨和公鴨是有些不同的,相信奶奶也看的出來,這樣奶奶應該應該會留著鴨子生蛋了吧,好在還放了六只公鴨子.

唉,只是不知道這里的人會不會做咸鴨蛋,雖然村子里面有人養鴨子,村長甚至還養了幾只鵝,但是她這幾年她還真沒有見誰家吃過咸蛋,要是沒有人會做,那她想吃咸鴨蛋的願望不是要落空了?不知道她自己弄會不會然奶奶懷疑?唉,或許她不知道也不一定,畢竟奶奶可是很會做咸菜,沒道理不會做咸鴨蛋.而且一直當她還小,不怎麼讓她出院子,就是玩也是讓二狗子他們到了這邊玩,除非奶奶她自己帶著她去村子里面逛,所以對于村子,她到現在都還不怎麼了解,不管是村子本身,還是這里的村民,熟悉些的也就那幾家子罷了.

奶奶因為鴨子的事情,心情有些激動,也就沒有發現文欣在一邊上偷看.奶奶出去後,文欣接著閉上眼睛,雖然已經睡不著了,但是想起之前幾次起的太早,奶奶都不怎麼贊同,非讓她接著睡,知道奶奶干完一輪活回來吃早飯,她才能夠在奶奶叫醒的情況下起來,這還是因為奶奶擔心不吃早飯會餓,不然還真不讓文欣起來.

知道奶奶是去干活之後,文欣就進了空間,看著已經欣欣向榮的空間,文欣內心十分的自豪,要知道這些都是她自己一把鋤頭一把力下的成果,什麼機器什麼的,那可是沒有的.

空間的格局跟村子里面的差不多,都是被大山給環抱著,不過空間的大山可沒有村里的那三座大山雄偉,中間一條小河把空間分成了兩部分.河水是從山里面流出來的,源頭她倒是沒有專門去找過,最後流到了空間邊緣,那里是一個大約千畝范圍的海,之所以知道那是海而不是湖泊,是當初她想在河里養魚,但是不想上游能夠喝的水弄髒了,就想著去在下游挖一個深一點的地方養著,然後順著河走著走著就發現了碧藍的海.

被環抱的中間一大范圍都是的可種植土地,被河留分成兩部分,剛好用一部分種各種她喜歡的果樹,還有少量她不怎喜歡但也不討厭的營養價值比較高的果樹,比如榴蓮之類.果樹種的不是那麼規矩,都是拿到什麼就種什麼下去,所以果林這邊是東一顆桃子西一顆荔枝的,顯得有些亂,但這也是為了一種樂趣,能夠在一個小區域摘到好幾種水果,看著也好看.而靠著空間原有的屋子的這一邊,自然就讓她種上了蔬菜糧食,牲畜什麼的也是放養在果樹那邊.

昨天晚上太晚了,她就沒有進來空間,這會兒,空間的不少蔬菜都成熟了,不摘就會老,文欣趕緊把這些熟了的蔬菜摘下來儲存到倉庫里面,家里面每天吃的都是有數的,菜園子奶奶每天也是精心的打理,所以她壓根就不敢隨意的把空間的拿出來,就擔心被奶奶發現異常,這封建的古代,被發現那可是比現代被抓去研究可怕吶.反正空間的蔬菜跟外面長的也差不多,也就不用拿空間的去換外面的.

把蔬菜摘了之後,把空出來的地在撒上種子,然後又摘了一部分水果,沒辦法畢竟只有三歲,即使有精神力幫忙,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水果都摘回來,誰讓她當初守財奴似得,想著水果都不僅不用花錢買了,還能夠自己賣錢.就把所有自己喜歡吃的,想吃沒錢買來吃的,好看的感興趣的水果每樣都買了二十幾顆果苗種上了.那時候25歲的壯勞力哪能跟現在的小蘿蔔.好在水果長在樹上還有一定的保質期,不會那麼快掉,她休息一陣的,又可以干,慢慢來也不是不能摘回來.

文欣很喜歡陶罐還有各種玻璃制品,想當初搬來了縣城,還十分可惜以前來家用的大水缸以及用來醃酸菜的壇子,那可是在縣城見不到的玩意兒,不管是裝東西,釀東西,悶東西…都是是最好不過.

後來看到人家飯店門口的兩個大酒缸,那是羨慕的眼饞的要死,但是城里面的房子太小,哪里放得下這個東西,那不是占地方麼,在說家里也用不上,于是只能眼饞別人的份.還有各種的小陶罐和各種玻璃罐子瓶子水杯,她都非常的喜歡,這些小件的東西,她倒是買回家不少,但也不是特別多.

而且每次什麼買的辣醬,豆腐乳,甜酒…這些吃完之後的罐子她總是要留下來,就想著什麼時候裝些好吃的好玩的東西,可惜每次都會被老媽給丟掉,她總嫌棄占地方,而且也用不上.但是每次要拿罐子做些什麼咸菜腐乳的時候,就急的到處找罐子,這個的時候,她也總是要諷刺幾句的,誰讓老媽不說一聲就扔掉了,現在不到處找著,沒有了吧.

要知道這些什麼腐乳榨菜什麼的,可是她專門挑著買的,沖的就是那各種好看的包裝瓶子去的,不然誰買那好看不好吃的玩意?她自己做的都比那些好吃,還那麼貴,賣的可不就是包裝.

後來有了空間,自己又有了些小錢,她就可勁的買了些好看的罐子,什麼醃菜的,泡菜的,做罐頭的…大大小小都買的非常多.還有每次上網逛超市,那都是會特意的看有沒有物美又價廉的各種陶瓷,玻璃罐子,瓶子,杯子,不為了要做什麼用,就為擺著好看,看著那多多的罐子,心情都會好不少.

而現在麼,這些大大小小的罐子多數都已經被她裝上了,特意買來的兩個大酒缸被她裝上了各種豆子,一口大水缸以及老家偷渡來舊的大水缸被她裝上了小麥,其余或大或小的罐子則弄上了各種咸菜,弄好了放在倉庫一點兒也不擔心會壞.至于各種玻璃罐子麼,舍不得把這些家伙弄髒,她就特意拿來各種小巧的水果,有的是水果罐頭,有的是果醬,有的純粹就是放水果進去,比如櫻桃這種漂亮的小東西,看著好看的.

看著倉庫里面的一切,文欣那個驕傲,那個滿足,這些可都是她自己勞動所得呢!

文欣從放糧食的一角放玻璃罐子的地方,拿出其中一個玻璃罐子打開,酸味就冒了出來,文欣立馬水口就出來了,迫不及待的從里面拿出玻璃罐里面的一小塊已經發紅的子姜,放在嘴里面"卡擦卡擦"的吃起來.

嘴里面快速蔓延的酸和辣,讓文欣幸福的眯起了眼睛,她這可不算是吃獨食,不是她不想著奶奶,這姜這邊除了做佐料,應該沒有人想她這樣用醋泡著,這麼吃的吧.就是前世在縣城省城她都沒有見過這樣吃的,上大學的時候,有一回她特意的去超市買了生姜回寢室泡著吃,寢室里面不同地方來的室友都說她這樣吃法好奇怪,所以奶奶不會怪她吧.想著又夾出一塊子姜"卡擦卡擦"的吃著,文欣為自己的嘴饞找著借口.

要說空間里面種的最多的調料,那就要屬辣椒和這姜了,種下來的姜,除了留種的,只有很少一部分老姜,其余的全部都是已經能夠吃的嫩的子姜,為的就是她自個兒泡著吃.

計算著奶奶快回來了,文欣不舍的把罐子放回去,回頭喝了水沖淡了嘴里面的味道,然後轉身離開了空間,剛躺回床上,果然就聽到了廚房那邊的動靜,等會兒奶奶就會來叫她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