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燉野雞
這才舉著油燈,打開關著的房門,奶奶就聽到了翅膀撲騰聲,和雞特有的"咯咯"叫的聲音,這還真是別家的雞溜到家里來了?

想到哪家人家發現雞不見了,急上火的四處找,奶奶心下也有些擔心,急忙朝被文欣扔到角落里的野雞走去,想要看看能不能認得是誰家的雞.

舉著油燈一照,嚇,這哪是什麼大公雞,這分明就是一只野雞來的.看著野雞那雙腳,被胡亂纏了一團布條,她就知道定時她親親乖孫女干的,也不曉得她那麼小的人兒,是這麼抓住這比自家大公雞都要壯實的野雞.

"乖妞妞,這雞是你給抓住的?"

文欣一點也擔心自己會被怎麼懷疑,她做事可是比前世謹慎多了,有外人在的情況下她不僅從來沒有進過空間,就是一點異樣也沒有,所以文欣抬起小胸拍了拍,一臉的得意:"自然,這雞被妞妞趕到了房間里,妞妞就把門關了抓雞,不過這雞太會跑了,還會飛,妞妞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給抓住的,為了不讓他亂跑,把屋子弄亂了,妞妞就把雞給綁了."

文欣一臉我厲害吧的樣子把奶奶給都笑了,奶奶一邊把雞給重新綁好,一邊回答道:"是是,我們妞妞最厲害,奶奶都沒妞妞厲害呢!"

見奶奶的動作,文欣眼珠子一轉,歪著頭故意說道:"奶奶這是哪家叔叔嬸嬸的大公雞,奶奶明天送還給叔叔麼?"

"妞妞,這可不是叔叔嬸嬸的大公雞,這是山上跑下來的野雞呢,你瞧,這雞毛的顏色可跟咱們的不一樣,咱家的大公*毛是黃色,這*毛事花花綠綠的,這就是野雞了."

"咦,是這樣麼?那奶奶,這雞不是叔叔嬸嬸的,那這雞到了咱家,是咱們的了麼?"她可不在意啥野雞家雞的,能殺了吃肉才是王道.

"是喲,這雞是咱家的了!"奶奶看著被自己綁好了,折住翅膀的野雞,也有些疑惑這野雞怎麼跑下山到農戶家里偷食來了.

"真的麼?那奶奶,咱現在就把雞殺了吃肉麼?"文欣蹲著身子,手指使勁的戳著野雞,一副想要馬上殺了吃肉的樣子.

奶奶神色一頓,但立馬就在文欣殷切的目光下點頭了:"好,妞妞等著,奶奶這就給咱小妞妞殺雞吃肉!"奶奶本來就想著明天把雞殺了給妞妞燉湯喝,或者拿去換些豬肉來,但是現在看文欣那急切的模樣,疼孫女的奶奶壓根就不管其他,還有天黑不黑的問題了.

文欣也不是等不及第二天來,只是想著別第二天,奶奶就舍不得殺了,于是央著奶奶現在就把雞殺了,反正雞不比鴨子,那絨毛可好拔的狠,保管乾淨.

正好文欣已經把半鍋的水煮的沸騰了,奶奶把野雞給提到了廚房,也不用文欣幫忙,一個人就捏著雞脖子,拿刀給野雞放了血,然後把雞放在木盆里,澆上開水,翻幾翻把毛都浸透了,然後快速的拔毛,這過程看的文欣眼花繚亂,居然比前世老媽干的還厲害.

一轉眼一個光溜溜的雞就出來了,期間那只雞居然非常的老實,也就是在割喉的時候蹦跶了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割的太深,雞給斷了氣了,放了血之後,居然也沒有像前世的時候還會使勁的蹦跶弄得到處是血.

雞弄乾淨了,奶奶就開膛破肚起來,掏了里面的內髒,奶奶把雞肉全部切成了塊塊,放進了家里面唯一一口瓦罐里面,再放些鹽巴和一點點水,然後放到鍋里面,還抱了柴火進來燒上,叫文欣看著,她就繼續清洗雞雜了.

奶奶想著左右也殺了雞,不然把那條魚也給殺了,抹上鹽放著,明早上就給妞妞燉魚粥吃,這兩條魚可不小,一個桶里面放著太擠了,水也太少,明個兒說不定就給弄死了.送人的魚,還是新鮮的活魚好看.這樣想著手下動作不停,拿出其中比較小的那條,奶奶利索的殺了,然後抹鹽,魚腸子也不舍得扔,洗乾淨和雞雜一起放一邊.因著家里就兩個吃飯的碗和一個早上裝粥或者湯水的海碗,所以奶奶直接找來一根編草鞋的草繩,穿了魚就掛在了廚房門口,讓夜風吹著也不容易壞.

鍋里的雞肉足足燉了一個時辰,那香味早就散出來了,惹得三年沒有吃肉的文欣死勁的咽著口水,奶奶干了一下午的農活,早就餓了,如今聞到肉味,肚里就更是難受,但好在都是成人了,這樣的饑餓又不是沒有忍受過,不過是被肉香味把饞蟲給引了出來罷了,倒是沒有文欣急切.

畢竟文欣三年沒吃肉又是年輕人,自然更加的耐不住寂寞,而文奶奶呢,那是在家做閨女的時候家里窮,都幾乎吃不上肉的.嫁到李家上面有一個厲害的婆婆,也只有懷第一胎的時候,吃過那麼點肉湯,之後因為生了好三個女兒,最後才生了李才一個兒子,生活就更加的苛刻了,別說肉湯,就是肉香都沒有聞過了.後來麼,就更沒有什麼說道了,兒子兒媳兩個都把她給趕出來討吃了,哪還有啥子肉吃?

所以乍聞香味,也不過激動一下,還是能夠忍住誘惑的.

"妞妞這是餓了,不急,奶奶這就給妞妞舀雞肉吃啊!"因為是野雞,肉質肯定會更老些,所以再次確定雞肉已經燉的爛爛的,這才把瓦罐取出來,首先就給文欣裝了一大碗的雞肉,讓文欣先吃,自己就去洗鍋,燒洗澡水.

雞燉了那麼久,家里只有一口鍋,燉著雞就不能燒水洗澡,所以現在都可能有十點了,祖孫兩還沒有洗澡吃飯,往常這個時候奶奶早就已經睡得香了.

看著黑暗中,奶奶的背影,文欣暗自自責,她怎麼就忘記了這個事情了,以前家里吃雞,那是直接煮了,但是這邊燉雞可沒那麼快,而且還要燉爛,花的時間就更久了.奶奶干了一下午的活,本來就餓極累極,可她還是任性的要讓奶奶殺雞吃.奶奶想要換豬肉就換好了,反正以後又不是弄不到雞肉吃,再說奶奶換豬肉還不是給她吃,她居然……

奶奶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看見文欣居然舉著快著沒有吃,以為是雞肉太燙,于是拿過了文欣的碗就吹了起來,"小妞妞咋不吃呢!是不是太燙,來奶奶給吹吹就好了啊!"奶奶夾出一塊一塊雞肉吹著,一點都不嫌麻煩,那張慈愛的臉,文欣看著直想哭.

忍住眼里的酸澀,忙結過碗筷,說道:"奶奶,肉肉才不燙呢,妞妞是要等奶奶一塊吃,奶奶不吃妞妞也不吃了,奶奶你快吃呀!不快吃完,肉肉又像以前那個菜菜一樣壞掉了."既然飯已經來不及做了,那就把雞肉都給吃了.

文欣故意說雞肉不吃完就會壞的話,讓奶奶別想著留著給她吃,這兒天氣可熱,隔夜的飯菜可是很容易壞掉的,她可不是開玩笑.當然一只大公雞,祖孫兩個也吃不完,還剩下的奶奶肯定會放回鍋里面一直溫著,她也沒有想要今晚就全部吃掉,只是希望,奶奶能夠吃多一點,不要舍不得而剩下太多.

"好好,奶奶吃,奶奶吃呢!那麼一大罐子雞,不急喔."奶奶看著一滿罐子的雞肉,也有些愁,要不是家里的鹽巴實在不多,她也不會整治雞都給弄熟,現在看來也只能多吃下些去,明天都還能剩下些早上吃.也正好晚飯也沒做,就吃這個雞肉飽了.抹了抹文欣的頭,就著油燈昏暗的光,奶奶夾了些雞肉吃起來.

咬一口燉的爛爛的雞肉,濃濃的香味就在嘴巴里蔓延開來,奶奶眼睛有些濕潤,居然有一種幸福感和自豪感.幸福自己能夠吃到雞肉,自豪這雞肉可是自家孫女兒抓來的.

其實家里面的米不多,三年來祖孫兩都不是吃的飯而是稀粥,有時加番薯有時放南瓜,還真不如現在吃雞肉管飽,祖孫兩吃的可謂是滿嘴油膩,但是架不住心里頭高興,但即使在高興,這胃就那麼點兒大,兩個人吃撐了都還有半罐多雞肉.

特別是文欣,人小胃口能有多大,一碗雞肉下去也就飽了,在一碗雞湯下去就撐了.而為了不至于讓奶奶一直勸著自己多吃,她吃的是非常的主動,碗里的雞肉是一直不見底,當然她吃的很慢,但動作是裝的急切,看起來吃得多.但是這樣奶奶也給夾了三次雞肉.而奶奶呢,生活一直艱苦,從來就沒有吃飽過,胃也給打壓慣了的,胃口也就限定了,也不可能吃的下多少.

于是吃完之後,文欣只能無奈的看著奶奶把鍋給移開,把裝著雞肉的罐子直接放在了火炭上,想要煨一個晚上,不過想來明天的雞湯會更好喝.

因為家里唯一的木桶已經裝了魚,奶奶只能用洗臉的木盆子,端了水先給文欣洗了澡,自個兒在簡單的擦擦澡,然後就上床睡了,才一沾床奶奶就呼呼的睡著了,想來是累及了,看的文欣一陣內疚.

前世文欣就是夜貓子,特別是蹲在家里的那幾年,那簡直就是無所顧忌,每天都是上午七八點了才睡下,大中午起來都極少,到了這古代,除了做嬰兒的時候身體需要休息,所以無法.但是精神頭緩過來之後,不得了,整天整天晚上的睡不著,但是又沒有小說動漫在給她打發時間,她就只得精神力探去空間消磨.但是也是注意時間的,不會像前世那麼放肆的不顧及自己的身體,而且空間的時間可是比現實長,呆在空間也是做農活,是會累的,每次精神力告罄的時候,她就能夠睡過去.慢慢的就養成了習慣了.

于是到了現在,即使不去空間,也能夠在十點鍾之前自然睡著了,似乎形成了新的生物鍾,今天殺雞弄的那麼晚,已經到了睡覺的時間,文欣也就沒有再去空間勞作,而是閉上眼睛等著自己睡著,在奶奶睡下十幾分鍾之後,文星也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