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鴨子回家,計晚飯
到菜園子里面摘了一顆甜白菜,還摘下了兩根半大的嫩黃瓜,祖孫兩個,一老一小,根本吃不了多少,所以文欣也沒有多摘,省得吃不了浪費,這天氣熱的,可留不住.菜園子里面的菜雖然多,但是種類卻少,偶爾換著吃也不會膩.

雖然家里面只有簡單的鹽巴和醬油,連醋都沒有,油也是個精貴的東西,他們祖孫兩用不起,但是這甜白菜開水白煮偶爾吃吃,粘著醬油辣椒,其實也是不錯的一道美味,當然要是沒有辣椒的話,那就另說了.

而家里面種的黃瓜,是農村特有的黃瓜而不是市場上賣的,能用來敷臉的青瓜.還嫩的摘下來吃也差不多,小的可以泡酸黃瓜,那大些的文欣想著就等著他們長成老黃瓜,一來做種,二來老黃瓜那酸勁,不用醋吵著來吃,或者加點辣椒生吃,那都是非常不錯的.

更何況今兒可是逮到了一只大公雞,文欣是准備著再晚也要讓奶奶殺了吃肉的,就擔心隔天奶奶要舍不得,拿去村里朱屠夫那里換豬肉回來,農家養的豬肉雖然也營養,但她覺得到底跟野雞還是沒得比.

想起下午跟那些小子們去釣魚,文欣又想到,這不是還可以拿出兩天不大不小的草魚出來?奶奶問起來,都能夠直接說是二狗子他們一起釣來的,不過這之前,她得在作出一把魚竿出來,不然奶奶明天干活的時候,一問,那得露餡.回來的時候,她可是把魚竿都給了二狗子他們的,既然說了她這里還有,自然得弄出一把來.

還有兩條,正好讓奶奶送一條給趙嬸子,之前她可是信誓旦旦的說了釣到了大魚,就給趙嬸子一條來著,也不知道二狗子那些娃釣大心目中的大魚沒有.

還有山上放著的幾個繩索陷進,就是抓到了野雞野鳥什麼的,也得有個好理由,絕對不能讓奶奶知道她偷偷上山.她想著還需要找一個人合作,出面解釋以後種種她不能夠解釋的和出面的事情.還有以後她是一定要去鎮上的,上鎮上的事情,她要辦的事,她現在這個年紀都不合適,人家看她這麼小估計也只會當她開玩笑,沒有人幫著,豈不是真要等她十幾歲的時候?那個時候奶奶都不知道老的是不是還能啃得動.這是絕對不行的.而且她也懶,懶得跑懶得動嘴皮子,有一個人跑腿,自己背後數銀子,睡大覺,才是自己要的最終生活.

之前她就想過找人合作,不管是山上也好,去鎮上也好,還是單純的跟奶奶解釋也好.只是她對于村里面的人了解甚少,也不知道誰合適,加上之前她也真的太小了,估計人家會當她異想天開,還會把自己想要去大山的事情捅給奶奶知曉,這才一直拖到現在.但現在看到山上有那麼豐富的物資,她不想在等了.

文欣就著河水,把大白菜洗了,掰成一半一半放到奶奶編織的菜簍子里,腦子里面想著事兒,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動著河水.要做的事情真多啊,她已經三歲了,農村的孩子,特別是她這種跟奶奶相依為命的窮孩子,懂事當家也不是個奇怪的事情,既然早就已經想好了要給奶奶補身子,改善生活,那就要早些提上日程.

首先她就要在村里面物色一個可以信任合作的人,趙嬸子家,村長家和王爺爺家的那些個半大小子似乎就是不錯的人選,二狗子他們可是不止一次的炫耀,他們家哥哥時不時的上山上獵下來野雞什麼的.據說有一次,還在他們做的陷進里面逮到一只半大野豬呢!一聽就是個好手.

年輕人干勁足,也有冒險精神,比起大人老是說胡鬧好說話,容易慫恿,這個村子靠山臨海,那麼豐富的資源,不應該被埋沒,這個村子也不應該那麼窮.聽說,四鄰八村的姑娘們可不願意嫁到這里,會嫁到這里來的姑娘們,一般家里都是非常窮的,要麼就是村里花大聘禮娶回來的,而她奶奶就是那種自己家孩子多,窮出不起嫁妝被李家娶回來的.

而且她也不會讓人知道她想要進內山,那些陷進也不過是在外面那幾米的草叢罷了,左右不過是逮山雞什麼的,要是有其他大型的獵物,也抓不到不是.還有,想到自己要做的是改善生活,村里的人可都不富裕,哪家不想著多賺些銀錢來,相信那些哥哥也是會答應的.她可是知道.這些哥哥可是到了娶親的年紀了,但是還沒有動靜,這機會就更大了,大不了她拿出來的那些線她就不收回來了唄.

有了這些人打掩護,相信奶奶也會多說什麼了,至少等奶奶知道點點的時候,也會放心不少.

才剛想完,文欣正要收拾收拾回去,耳邊就聽到了"嘎嘎嘎"的叫聲,這是,她下午放的鴨子?

抬眼一看,果真,十二只鴨子在水里面一擺一擺的往她這邊游了過來,感情這些鴨子認得她這個主人還是怎麼的?不過顯然,文欣還有些自作多情了,就她隨便把雞鴨散養在空間,不管不顧的,這些鴨子會認識她才奇怪!

這些鴨子在空間呆的安逸慣了,見著文欣這個人類,居然一點也不驚,直接越過了文欣,朝著文欣身後不遠處的院子里面去了.

鴨子們,扭著屁股一搖三擺的,光明正大的朝著大開的院門而去,看的文欣目瞪口呆,這些鴨子,還真的懂得給自己找家,看著天黑了,這就找地方睡覺了?

這些鴨子之前養在空間里面的河的下游,那里文欣之前給它們弄來了,工地上的折疊房給他們住,不僅是鴨子有,就是雞也有,不過雞的是在山上,屋里她每隔幾個月就放兩包谷子,袋子下面戳一個洞,也餓不到它們.因為屋子里面放了厚厚的麥子杆和稻草,雞鴨生的蛋也是在屋子里,方便她兩三天就直接去那里收,而不用四處去找,也就不擔心雞鴨繁育過多的問題.

想來是住習慣了屋子,這些鴨子不習慣住在草叢里面,這才尋了她們家?也虧得她是這唯一的住戶,不然這鴨子就給去別個家里面,不然真虧死,這本來就是她給奶奶准備的啊.看著這些搖擺著步子的鴨子,文欣笑眯了眼,這下都不用奶奶去發現了,奶奶回來就讓她找個時候,把這鴨子賣了去,留幾個生蛋就成,這下有咸鴨蛋吃咯.

文欣跟著鴨子們回了家,到家這些鴨子徑直去了放柴垛的屋子,文欣暗贊一聲"好會找地方"那地放可比他們家雞窩舒服多了.

因為鴨子直接到了家里,文欣又去菜園子里面拔了好幾顆甜白菜,拿來菜刀剁碎了喂鴨子了,家里可沒有多余的糧食給他們吶,就先吃白菜吧.反正它們也懂得自己下河抓吃的.

對于寡居在森山老林邊緣,最初文欣是非常害怕的,但是漸漸的也就習慣了,現在看著遠處黑黝黝的大山陰影,她也能夠面不改色了,不過不時森山傳來的不知名野獸的吼叫,還是讓文欣有些擔心.這破敗的院子,太不安全了,等有錢了一定要蓋個大宅院,那牆起碼要壘個五米厚十米高,這才能讓她安全放心.

奶奶回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透了,農村里面的人,起早貪黑,為的就是能夠多干些活,多出些糧,讓日子好過些.夏天白天長,天黑的慢,太陽下山了,村民們才會收拾著准備回家,需要扛需要擔的會提前一些回去,也省的天黑看不見了跌倒,損了糧食還壞了身體,這些都是男人們干的.至于女人們,就會留下來再干些,第二天去的時候也好輕省些.

奶奶就是留下來的那部分人之一,就著高高掛起的月光,手中不擔著東西,也能夠順著鄉間小路回去.

才到了院門口,奶奶就見了廚房那微弱的光,腳下步子不禁有些急了,這娃子又不聽勸,定是又在廚房燒水呢.咋也不點煤油燈呢,這微弱的火光,廚房黑布隆冬的,被啥子撞到了可怎麼好.

"乖寶小妞妞,奶奶回來了."看著灶火前坐在竹矮凳上,撐著下巴小小的身影,心下欣慰的同時,一股酸麻卻哽上了吼,奶奶咽了咽口水,這才說出來了話.

文欣這會兒正打瞌睡呢,就被奶奶的聲音驚醒了,一抬頭奶奶就已經到了身邊.

文欣揉了揉眼睛,趁著奶奶的手勢,窩進了奶奶的懷抱,糯糯的說道:"奶奶,你回來啦!"

"是,奶奶回來了,乖寶是不是想睡了,那咱去屋里誰會兒啊,奶奶做好了飯叫你."說著就抱著文欣要去屋里面.

文欣一聽連忙攔下了奶奶,"奶奶,妞妞不困,就是無聊,看著那火一閃一閃的可好看,就是看的眼睛有點酸,妞妞眯了下下眼睛,奶奶就回來了."接著文欣央著奶奶放下她,然後拉著奶奶的手,"奶奶你來!"手中感應到的老繭,讓文欣心里一澀,對于自己將要做的行動更加的急切了.

文欣說著把奶奶給拉到了一邊,他們家唯一的木桶邊上,指著木桶,文欣邀功的說道:"奶奶你瞧,這是我釣的大魚.下午妞妞和二狗哥哥他們玩釣魚,二狗哥哥去了村里的木橋上面釣魚,妞妞擔心回來晚了,就自己先回來了,太陽公公一直不下山,妞妞無聊,就又去奶奶打水的河里釣魚了,這是妞妞一個人釣回來的喔."文欣一臉求表揚的神情,大眼睛眨啊眨的望著奶奶.

文奶奶看著桶里面擠在一起的兩條魚,一臉的驚訝,妞妞說的釣魚,她是聽不明白,但是她是知道王家的兩個小子,跟妞妞他們趕過魚,收獲也是不錯的,所以妞妞的這兩條魚,奶奶除了驚訝,也沒有其他的情緒了.

文欣接著說道:"奶奶,下午妞妞跟趙嬸嬸說了,給她釣一條大魚給她煮湯喝,也不知道二狗哥哥他們有沒有釣到大魚,現在天黑黑了,奶奶明天在給嬸嬸送去吧!"

奶奶這個時候才回神,魚並不是稀罕的東西,所以奶奶並不看重,再說趙家妹子可是幫了她們不少忙,回一條魚是頂好的,雖說只是妞妞的玩笑之語,但奶奶是極重承諾的人,沒有釣到魚也就罷了,這都有兩條不送一條過去,哪兒說的過去.

當下奶奶就點頭,摸著文欣的頭,答道:"誒,奶奶明天大早就給你嬸嬸送過,讓他們早上煮湯喝."

恩,魚的問題解決了,接下來就是家里那只被她用布條綁了的野雞了.

"奶奶來,還有喔,下午妞妞回來的時候,瞧見一只大公雞在咱屋子里偷糧食吃,妞妞讓給關在屋子里了.奶奶給看看是不是村里面叔叔嬸嬸的大公雞,跑到咱這兒來啦!"文欣拉著奶奶的手,拉著奶奶朝著他們睡的屋子里面去.

她自然是不能直接說,家里有一只大公雞,奶奶咱殺了吃肉吧這樣的話.反正那就是一只野雞,完全不可能是別家的,殺了吃肉,遲早的.

雖說不想把自己住的屋子弄得臭烘烘的,但是廚房顯然不合適,柴垛那邊已經有了鴨子在,鴨子的事情,她可不准備主動跟奶奶說,只等奶奶自個兒發現,然後建議奶奶把公鴨子賣了.今天,有雞有魚就行了,不能做的太過.

奶奶一聽文欣說有一只雞闖到家里面來了,就有些疑惑,他們家這麼遠,別的家里的雞怎麼也不會跑到這里偷吃,不過心下疑惑,奶奶還是跟著文欣,想要瞧個究竟,不過屋子太黑,她得點上油燈.

于是拉住了急切的文欣,說道:"妞妞別急,奶奶把油燈點亮咱再去啊,屋子太黑,可別摔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