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再上山
可能是心情的原因,這次文欣獨自一人去大山,可是比上次跟二狗子等人一起的時候,少用了不少時間就到了山腳下,沿著走過的路,文欣很快就到了當初發現拐棗的地方,那顆山核桃和這顆拐棗,都讓福安等人摘了個乾淨,文欣也沒有逗留.

這次上山來除了想要看看山里的情況,還想弄幾個抓鳥的陷進,雖然竹子是沒有,但是這山上拇指粗韌性不錯的樹苗可不少,也是能弄的,正好線也不少,文欣琢磨著二狗子他們今天才玩上了釣魚,這幾日應該都會釣魚玩,小孩子的虛榮心可也不小,不信二狗子他們不去找各自的小伙伴們炫耀.那她這幾天都是有機會山上來的.

家屋後的山上雖說也有不少鳥兒,但是這深山上,定有不少的野雞兔子,那陷進做的牢靠,說不定還能綁到兔子野雞呢.以前在老家,她可是有過把自己的老母雞給綁住事情,也幸好那都是在自己家的屋後,有空天天去看看,這才沒有那雞給餓死在哪兒,要是遠點,他們隔幾天去看,就不一定了.

鳥兒雖好,到底是沒有多肉,三年來,除了奶奶偶爾捉的魚,她祖孫兩可是一點兒油腥都沒沾上,而且村子里面窮,可不比富裕人家有錢弄那麼多調料去魚腥,所以只有難的吃不上飯的時候,村里面的人才會下水捉魚吃.但是他們家可沒多少吃食,蔥姜蒜這基本的調料也足夠去腥味,所以對于還是待見的.而奶奶眼見的日日衰老,這不都是營養跟不上放問題,又日日的操勞,她得快些想些辦法給奶奶補補身體.她自己還年輕,小身子骨兒以後是補得回來,但是奶奶就不行了.

雖然不知道奶奶具體的年歲,但是古代女子都嫁得早,生娃也早,滿打滿算,奶奶可能四十都不到,但是現在奶奶看起來,都跟她死前的前世的奶奶,差不多的神貌,要知道那時候奶奶都已經七十多了.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所以文欣想著得趕緊的把奶奶的身體補回來,未老先衰什麼可太難受了.

她和奶奶可是兩個人相依為命.

文欣邊走,邊想,一邊還把自己做的彩旗沾到樹上,隔個一米就沾一面,就擔心這深林長相一樣的大樹會把她繞暈在里面,同時還不忘在進來的時候撿到的木棍,在要走的路上的雜草揮開,一個是為了弄出一條道來,二是為了防止草叢里面有蛇.

可能真的是擔心恐懼山上的野獸,深山基本沒有人過來,村里面的山包多了去,要砍柴也不會到這兒來,只要想要獵些野獸或者想要看看有沒有稀罕野果的大膽村民,才會來深山,但也是外圍,可不敢深入.

所以這邊的雜草可是長的繁茂,比之文欣的個子都要高了,文欣自然不敢只身去闖,而是非常要用長木棍敲敲打打一番,壓彎那些草,弄出道兒來,這才會過.不過文欣遠遠的也看到了,這草也只有這邊外圍一圈有,往里一點就全是各種高大的樹木,樹下基本都是腐朽的樹葉,壓根就沒有多少雜草,只要到了那里,路就好走了,她也不擔心被雜草埋了身子.

跟家里屋後的山上是比木頭還好燒,和干松葉有的比的柴火草,這邊的大山就沒有那玩意兒了,長的都是跟山下一樣的雜草.柴火草這東西他們家院子就整整齊齊的碼了一個院角,都是奶奶一個人從屋後里面割的,煮飯燒水用的都是那個.還有一種跟它們長的像,但是根卻能夠砸粉的植物,不過這邊文欣暫時還沒有發現,那也是好東西,文欣准備也給找找,那可是相當于面粉米粉的東西,做茲巴不錯,即當的了零食又可以做面食,還能飽肚.

這柴火草里面蛇不是沒有,還有的還可能會有蜜蜂,以前她割這東西的時候,差點就被蜜蜂蟄過,所以看著這人高的草,文欣也擔心著會不會有蜜蜂,或者其他之類的蟲子,山里多果樹,有蜜蜂的可能性很高,不是所有的蜜蜂都喜歡把窩坐在樹上的,有的就喜歡在草叢里面,還有的還喜歡在泥坑里頭,所以走的都非常的小心.

而且也不知道這山上有沒有荒井,古代不開礦,應該不會有荒廢了的礦井存在,但是卻有可能存在以前的獵人挖的陷進,掉下去,就她的個頭,也可能半身不遂,就算完好,她也別想出去.所以萬事小心為上.

走過了拐棗樹之後,文欣暫時沒有發現,但是也不氣餒,這里雖然是外圍的外圍,但也不知道來的村民是不是走的另一條路,總是這邊似乎沒有人走過,沒有人走過就好,正好方便文欣做陷進,這邊有正好有合適的樹苗.

文欣到了一處雜草比較低矮的地方,雜草叢可是野雞安家的地方,這里勢必要弄一個陷進的.

文欣很快就瞄上了一顆小樹苗,把小樹苗彎下來一放,小樹苗"卟"的反彈回去,在彎下來幾次,彈性韌性都不錯,不會輕易的被折斷了去.文欣這才拿出了之前做魚竿的線,這線她也不多,但是為了不讓到手的野雞飛了,也只能用這種不容斷的線.

在樹苗的尾端纏好絲線,文欣就就著這顆樹,折了他的小樹樹枝,把樹彎下來試了試距離,選中一根比較長的,在地上做了一個小門,然後把在線上也纏了一根短些的樹枝,穿插在門上,用另一根橫在門上定住樹枝,就在橫著的樹枝兩邊輕輕的放上其余的幾根樹枝,尾端的線打了一個活扣,拉成一個適中的圈放在了樹枝上,在從空間拿出一點麥子灑在上面,搞定了.

接著,文欣隔一段距離的不同方向,分別弄了幾個,直到一包線都只剩下短短的一根,這才算了,總共做了五個陷進,也不知道會綁住個啥.就等明天溜上來看看了,希望會有所收獲.

家里的那幾只雞,奶奶緊著要下蛋給她吃,根本不可能宰了吃肉,就是那兩年過年,奶奶也沒舍得,村里面昨個什麼紅白喜事,奶奶應也因為沒有拿的出手的東西,迎來送往的少了,看得出奶奶的窘迫為難和傷心,村里少不得也有多嘴的婆子婦人,說三道四的.想著放出去的鴨子,到時候就有鴨蛋撿,空間里面出來的鴨子每天必有一個蛋,到時候奶奶手里也有個存項,也不用辛苦的弄什麼野菜豬草去還別人家的恩情,心里還一直過意不去覺得做得不夠.現如今她能做的也不多,也只能這樣了.

做完陷進,文欣也走過了雜草叢,之前忙著做陷進,文欣壓根就沒有好好看看四周,這一抬頭,文欣就驚住了.

眼前那紅彤彤的,如果眼睛沒有花,那是蘋果吧!可誰能告訴她,這本該長在北方的蘋果,在這個明顯就是南方地域,怎麼會有?難道只是長相類似蘋果的果子?

為了確定是不是蘋果,文星三步兩蹦的走到了三顆蘋果樹下,探手摘下一個果子,也不管有沒有毒,就塞進嘴里,"咔擦"咬上了一口,熟悉的味道,清楚的告訴文欣,她之前的猜測都沒有錯,這就是蘋果呀!

文欣疑惑了,但是不管有什麼疑惑,這東西可是實在的,現在又是她一個人,之後她也不能夠告訴別人這里有能吃蘋果,不然別人就會問你怎麼知道了.反正有空間盛放,摘了根本就不費力氣扛回去,打著走過路過千萬不能錯過的旗號,文欣把自己能夠摘到的通通摘了放進空間,不定什麼時候有機會去鎮上,就能拿出去賣了.為了摘到更多的蘋果,文欣還麻利的上了樹,而且仗著身子輕,連細枝都敢踩都敢攀,直到最高處零星的幾個沒辦發法之後,才離開.

才走了不到一米,文欣又發現了一株花椒,都是熟透了的,文欣興奮了,這東西雖然不是好吃的,但是確是好調料,煮火鍋都是必備的.

也只有吃火鍋,這東西才受她歡迎,也不定什麼會有機會煮火鍋吃,調料這種東西她空間可沒有多少,當然最喜歡的辣椒,和基本的蔥姜蒜是有的.而且辣椒和姜,她是種的非常多的,誰讓她一頓沒有辣椒就食不下咽呢,而且還喜歡泡姜,所以這兩樣是必須要種的.但是其他的調味料就不一樣了,像桂皮八角胡椒這樣的調料,都是經過加工才用,她可不會,就連非常喜歡,每次做湯都要放的胡椒,她都沒種.而她空間超市買的各種包裝的調味料倒是很多,但是原生的那還真就沒有,到了這里她到時候後悔了.

這個時代也不知道調味料全不全,全不全不說,這些東西可都是要用錢買的,他們家那個情況,能自己種為啥還要買,又不是像現代那樣,都是經過深加工的調料,要是很現代一樣的,那她還真不想自己種.她空間的存貨就是再多,但是只出不進,也經不住總有一天告罄.所以還是自己種劃算,所以現在文欣見到調料,那真是一點也不放過.

摘完了花椒,文欣就在花椒的背後發現了幾株草果,村里面沒有,所以文欣也毫不猶豫的挖了,現在空間種點,改明兒就種在菜園子里面.

這才進山就有了這樣的收獲,文欣滿臉的喜色,雖然摘蘋果和花椒用去了不少的時間,但是看天色也才五點過左右,天色光亮的就像三點多,但是夜晚時間也不短,文欣就猜測,這里的一天絕對不止24小時.時間還早,所以文欣打算在看看,在走一段然後不管有沒有收獲,她都得回去了,回去可也要不少的時間.

自從她手機沒電之後,她不知道時間,就跟著奶奶學會了看天色,加上本來就在農村長大的,看天色也差不離,她就沒有在糾結前世怎麼不買個手表帶帶了,但是即使這樣,文欣還是想著以後去了鎮上,要買了計時的東西,老看天色行事也不是個事兒.

這之後,文欣又遇上了一株不小的櫻桃樹,這下文欣就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徹底的不知道自己來的是什麼地方了,之前的蘋果如果是個意外,那這櫻桃是怎麼回事兒?這南北方兩個地界的水果都能一起生長?而且這果子成熟的時間似乎都差不多,差別只在意,哪些的成熟期更長,哪些還能夠多結幾次果.因為文欣遇上的櫻桃,掛著熟透的櫻桃之外,還有青澀的果子,以及剛謝了的花朵.跟無花果都有的一拼了.

文欣說不出,這到底是驚喜還是驚嚇,不過總之,應該還是好的,甚至文欣在想,這個村子還靠海的,溫度也高,但是也沒那麼離譜,沒有海南那地兒熱.就是不知道這地方會不會有椰子,荔枝,芭樂,龍眼,芒果…這樣的東西.這些可都是她非常喜歡的水果啊,要是這些東西都有,這就意味著,她能光明正大的把空間的這些東西拿出來吃.想著想著,文欣不自覺的就流口水了.誒,不能想了,不能想了.

摘完櫻桃,天邊太陽就斜下去了,連月亮都在一邊等著上工了,這天看著要暗了,看來是真不能繼續往前走了,不過這一趟雖然也走的不遠,但是文欣卻已經知道了,這大山中物資真的非常豐富,這才走了沒幾步就發現了蘋果和櫻桃,再進去,還不知道有多少驚喜.進大山的*更加的強烈了.

砸吧著嘴,文欣往回走了,邊回去,還不忘把自己的小彩旗收回,這個東西可是不能見人的,而且還能循環利用,她可不舍得浪費.

這才剛走到放陷進的地方,文欣就聽到了"咯咯"的叫聲,頓時臉色一喜,跑到了聲源,是她最後做好的一個繩索陷進,此刻正有一只肥大的花公雞,正焦躁的用嘴椽啄著套住它一只腳的繩子呢!

花公雞聽到聲音,一抬頭似乎沒有想到會是一個人類,這可是天敵中的天敵,頓時更加的焦躁了,也不管腳上的繩子就要跑,可奈何繩子的一頭是綁在樹上的,他根本就走不了跑不掉.

文欣喜滋滋的上前,提溜起繩子,把花公雞扯到身邊,下手非常快的把公雞的腳抓住,花公雞還不虧是野雞,就是凶,朝著文欣的手就是一啄,文欣害痛下意識的放手,野雞趁機跑走了,還不忘"咯咯"的叫,不過有繩子在他注定是跑不了的.

嘶,真疼,文欣看著手背上已經起了包,還有血絲冒了出來,看著花公雞的眼神都帶著仇恨,死公雞,等著回去就讓奶奶把你給宰了.想著狠狠的拽著繩子,又把花公雞拖了回來,這次文欣小心了,一腳把線給踩住,一手抓雞腳,一手把公雞騰的翅膀掰住快速的打了了叉,這是以前家里殺雞的時候,為了好控制,都會的手法.有了這個辦法,這次抓雞就順利了些,但畢竟是山里面長大的野雞,力氣可不小,加上文欣本身是孩子,力氣也不是很大,解下繩子也著實費了一番功夫.

文欣把花公雞丟在空間,然後重新把繩索陷進弄好,再去看了看其他的幾個陷進,果然發現有兩個飛了起來,看來是剛剛那只雞弄出了動靜,所以這邊的也受了影響,但是卻也說明,這邊野物確實豐富.

重新弄來了所有的繩索陷進,文欣就高高興興的下山去了,回到家的時候太陽還有余暉,這個時候她也該去菜園子里面把菜給摘回來了.

抓了一只野雞,比發現了蘋果和櫻桃還讓文欣高興,就是回去了不知道該怎麼跟奶奶說,上山的事情是絕對不能說的,而且她一個小娃娃也絕對抓不了那麼大一只野雞,算了還是回去慢慢想吧!大不了到時候就說,這野雞是自己從山上跑下來,偷吃家里的糧食,被她關在了屋子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