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橋上
幾個小子就是在懂事兒,那也正是貪玩的年紀,雖說村里人都不富裕,但基本上也不短吃,屬于能吃飽但是沒有盈余的情況.十歲上下的孩子,才會幫著大人做些基本的活計,而二狗子這些力氣還不是太大,玩性還高的孩子,只要不給家里面惹事兒,不讓人擔心,能自己玩不需要特別的看顧,是最好不過的.而女孩子們,一般都是在家里面做家務活,其余的時間就刺繡做衣服,不會被叫去下地,當然非常窮的除外.

因為想著要給下游蘆葦那邊放養幾只鴨子過去,加上這些小鬼吵著要去別的地方釣大魚,文欣也就想起了村里那處唯一的木橋來.

那橋正是在河流的中游,那邊雖然不算是房屋聚集地,村里大多建房都是在村頭,越靠出村的地兒人家越多,因為離的近,去鎮上還能夠多節省下來一些時間.中游人家也有好幾戶,這邊地勢緩和,可耕田地不少,都給勤勞的村民們開出了水田來,而附近的小山包,也被弄成了梯田,不過種的不是稻谷而是旱作物,玉米番薯豆類之類的作物.

那幾家落戶的村民就是為了就近照顧田地,加上這個時候又是割稻子,那邊定然有不少大人在,而且在那邊二狗他們回家也更近,所以文欣非常放心二狗他們在橋上釣魚,正巧也是半下午了,太陽沒那麼烈,也不擔心中暑什麼的.

"小妞,你真的不去啊!"二狗一手拿著魚竿,一手拿著已經轉移到一只大葫蘆里面的,他們之前釣的小魚,得知文欣並不跟他們一起去橋上釣魚,有些不舍.

"去啊,我去看你們釣會兒,我就回來."她可得看著這些小子,要是他們貪玩,來不及去木橋,就直接找一處水深的地方釣魚,那可咋辦!所以文欣最後還是決定送他們到木橋,然後她在回來.

"可是…"二狗子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是禁不住釣魚的誘惑,說不出留下來跟文欣玩的話.

"行啦行啦,還擔心我回來的路上迷路咋地,還是擔心我一個人在家被下山的野狼叼走哇!"文欣擺手,想到等會就是自己一個人,那豈不是就可以一個人悄悄的上山探探?雖然現在已經半下午,大概三點左右,但是這天黑的慢不是,七點才擦黑,奶奶差不多都得要晚上八點才回來.那可有不少時間上山來著,想到這里,文欣蠢蠢欲動,有些急切,腳下步子都邁的大了些,想要快些把人送過去.

幾個小孩子,走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鍾,這才到了目的地,幾個手拿魚竿的小子,就急不可耐的上魚餌了,然後還謹記文欣的話,各自找了一個地兒下鉤.

文欣站在木橋上,果然看見附近田里山上,都有村民在,這下更放心了,雖然急著要走,但是這幾個小鬼才下了鉤,還是在看看再說,她也想知道這里能不能釣上大魚,要是有的話,那她一個人的時候,還可以拿自己空間里,當初在海南特意買的高級魚竿來玩玩.那可是專門海釣用的魚竿,線能放長,還好收,不管是這邊的河里,還是將來想去的海邊,都能用上了.

"哎喲,你們這些小娃娃,在這兒是在作甚?"

就在文欣樂滋滋的想著的時候,橋上來了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小婦人,瞧著她手上拿著鐮刀,肩上還扛著一把鋤頭,想來也是在這邊干活的,不過這人文欣不認識.

文欣不認識,但二狗子和鐵蛋他們這些村里的野娃子,顯然是認識這個人的.只見二狗子,鐵蛋等人,同時禮貌的朝婦人問好,回答了婦人的疑問:"春花嬸嬸好,咱在釣魚呢."說完還煞有其事的說道:"春花嬸嬸你過橋的時候輕點啊,不然魚要嚇走的."

春花嬸嬸一臉面善,顯然是一個好說話的,聽了二狗子的話,還真放輕了腳步,連說話聲音都小了些,而且還特意蹲下了身子跟沒舍得起身的二狗子等人說話,看來還是個喜歡孩子的,難怪這些小家伙看著春花嬸嬸都是一臉的敬意.

"喲,釣魚?咋個釣魚?嬸嬸咋沒聽說呢!"釣魚?村里有海,村里的男人們要吃魚,那都是用漁網撈的,沒聽哪個說有釣魚的,這些娃還挺能玩.春花嬸嬸一臉的笑意,還不恥下問,認真的向二狗子等人討教,看著三個娃手中拿著的竹竿子,一臉的好奇.連干活都不急了.

二狗子見作為長輩的春花嬸嬸,都不知道魚竿,還認真的向他討教,頓時表現欲就上來了,指著三把魚竿歡快的答道:"諾,就是這個魚竿,小妞給咱們的,線下面有個小鉤,咱弄了蚯蚓在上面,魚吃呢.春花嬸嬸你看,這都是咱之前釣的小魚,不過都太小了,所在咱就到這橋上來釣大魚."

說著還把兩個葫蘆,一個蚯蚓一個魚,拿了過來給春花嬸嬸看,但是卻沒有把魚竿給提起來給春花嬸嬸看,雖然想著表現,但是他可沒忘記,他還在釣著魚,要是本來要上鉤的魚,被他這麼一提,給溜了,那就不好了,他還想著釣大魚,晚上回家煮魚吃吶.

春花嬸嬸一聽二狗子的話,這才看向了文欣,之前她就看見了這個女娃娃,但是看著眼生,她就沒有說什麼,原來是李家的那個孩子,沒成想這魚竿還是她琢磨出來的?真是個聰明的孩子,是個得人憐惜的娃.

想著李家的事兒,春花嬸嬸一臉和藹,朝著文欣說道:"原來是小妞妞啊,這還是在你一歲的時候遠遠的見過,原來這麼大了,我是你春花嬸嬸,你跟著二狗他們一起叫就成."

春花是村西何家前年剛娶的媳婦,何家院子就在離這兒不遠的地方,走個七八分鍾也就到了.她娘家是離村子最近的一個村,張家村的嫁過來的,春花長得還算漂亮,但她家兄弟姐們多,家里窮出不起嫁妝,于是就嫁到了村子比張家村窮,但是每個家庭卻還算過得去的山海村.她是家里最小的一個,她家大哥最大的孩子只比她小兩歲,但最小的現在也才一歲,家里面孩子她都帶過,所以很喜歡孩子.

文欣見春花是真和善,所以也乖巧的叫了一聲"春花嬸嬸!",叫的春花一臉笑意的"誒誒"應了,期間還摸了摸文欣的頭.

春花也是看著幾個小子坐在橋上,不知道在做什麼,這才有一問,雖然對于釣魚也有些好奇,但是她可沒有忘記,她是專門跑回家去拿鋤頭鐮刀的,這會兒聊了兩句,也該回去干活了,不然那般就等急了.

就在春花嬸嬸才離開不久,鐵蛋那邊的浮竿動的厲害了,嚇得鐵蛋一動不敢動,就擔心弄出啥動靜,下面的魚就給溜了.

浮竿猛的一沉,就連浮在水面上的線也沉了下去,鐵蛋想著文欣的話,還有之前釣魚的經驗,感受著手中沉沉的力道,就想提魚竿了,一邊發現動靜的文欣等人,也忙不已的過來,二狗子也抓住了鐵蛋的魚竿,鐵蛋有些抓不住了.

看來是個大魚啊,文欣想.只是看著情況,也不知道有縫衣服的針能不能把魚給鉤牢咯.

都說好的不靈壞的靈,就在文欣這樣想的時候,二狗子加上鐵蛋,猛的把魚竿提起來了,一條比二狗子巴掌還大些的鯉魚在半空中蹦跶,然後蹦著蹦著,就脫了魚鉤掉水里去跑了.

二狗子和鐵蛋舉著空空的魚竿,有些蒙了,似乎有些不能夠接受,明明已經已經把魚給釣上來了,咋還逃回水里面去了?連之前那刹那的喜悅都散了個乾淨,看其他孩子同樣愣住的臉色,文欣也知道,這些還是是受打擊了.

"二狗子哥哥,鐵蛋哥哥,咱在釣啊,你看還有那麼多蚯蚓,這都已經釣上來一條大魚,雖然它又逃了,但是說明這水里有大魚呀,等會魚在上鉤,咱等等,等魚咬緊了魚鉤在拉就不會逃了."

之前鐵蛋一時間沒有拉住,不是因為他力氣小,一只巴掌大的魚也拉不住,主要是因為被弄的有些措手不及,在加上魚在水里面造成的阻力,這才跟二狗子一起拉魚竿.所以文欣也沒有在說什麼要擔心之類的話.反正最多也就是魚竿被魚給拉走,只要人不掉下去就成.

聽了文欣的話,眾人回過神來,雖然魚是逃了,但是眾人的興致更高了,有了這一條魚,信心也增加了不少.

這個時候文欣也想要回去了,這可耽擱了不少時間,她急著放完了鴨子,去山里看看呢,去山里之前,她還得去空間弄些標記出來,省的她在山上迷路回不來.

"二狗子哥哥,你們自己玩,我要回去了呀."

"啊,小妞,你真要回去啊!"二狗子看著要走的文欣,不知道該怎麼說,想挽留吧,又想著他要是釣了魚,晚些時候就不能送文欣回去.不挽留吧,文欣太小,一個人回去,他又有些擔心.

"是呀,奶奶要好晚回來,妞妞要回去先把菜摘回來,把大母雞關好,還要給奶奶煮水,奶奶回來就能洗澡了."雖然這些都是理由,但是確實也是她做的事情.

"那…那小妞,魚竿咱明天再還給你好不!"二狗子猶豫的說出了主要目的.

"魚竿呀.不用,不用,妞妞還有呢,這些就送給你們玩啦,二狗哥哥一把,鐵蛋哥哥一把,小英哥哥一把,妞妞特意給做的呀."

最後文欣還是一個人回去了,雖然有些可惜那原本想要密下的蚯蚓,但那只是小東西,也沒怎麼在意,再說他空間能喂雞的多了去了,奶奶不在家,還不是她拿糧食給喂的.所以回了家之後,她第一時間就給家里的四只雞補充了"營養",然後回了空間,用以前看著好看買回來的專門送禮的彩色包裝塑料,剪成小三角做了一面一面的小彩旗,就朝著大山進發了.

路過那叢蘆葦和雜草相交的草叢,文欣從空間放出了十幾只鴨子,公鴨母鴨對半,這邊住戶就她和奶奶,也不擔心被別人給抓走了,這邊河里不少小魚,她也不擔心這些鴨子順著河流跑去了上游.等明天,奶奶就一定能發現.

看著鴨子一出來,就奔著小河去了,對于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完全適應良好,就滿意的朝大山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