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議釣魚
回了屋子的奶奶可沒有躺下來休息,她現在給幫忙的是王大爺家,他家的田除了在村里里面的,更多在離村子一個時辰路程的馬九崗,跟村里錢家的相鄰,剛好兩家合伙一起干.馬九崗在村子的西邊,要在家里面走過去也要花不少的時間,哪里還敢睡過去?往常吃完飯也就是眯一下,然後敢去做活的人家那里,跟著那些家伙,一起走,也有個說話的伴.

那奶奶回屋做啥去了,當然是嚴格執行自己孫女給她的任務.奶奶去照著陽光,看哪些蛋是能夠孵化的.

奶奶把蛋拿到窗戶邊上,這邊的光線足,能看的更加的清楚.奶奶先拿起一個鴨蛋,一手擋著當空一照,很清楚的就看見了一個小黑點,喲,不錯,是個能孵的,放下在拿起一個,照了照.嘿喲,也是好的,三個鴨蛋照完,奶奶笑了,三個都是好的,這就意味著,過幾個月,他們家就能多三只鴨崽了.

接著奶奶一一把雞蛋拿起來看,等最後一個雞蛋放下,奶奶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妞妞啥子運氣喔,11個蛋,全都是能孵化的,看看老家伙要努把子力咯,不然這麼多雞鴨可咋養的起,叫給煮了吃了,妞妞那孩子又不同意.

歎氣歸歎氣,奶奶放下雞蛋,還是決定下去村里問問誰家母雞抱窩的借過來,抱窩的母雞吃糧又不給生蛋,應該好借.

仔細的把蛋好生放好,奶奶看了看日頭,轉身躺床上眯眼去了.

後院,文欣帶著幾個小蘿蔔頭,專門去了一歲那年種了垂柳的山下,就在垂柳下面納涼,那時候種下的葡萄已經長得非常好了,第二年,奶奶就給認了出來,然後仔細的給搭了個架子,現在葡萄藤都老實的纏在架子上,還有些纏上了垂柳.夏天在這邊納涼,可涼快了.

葡萄不比院子里的果樹,第二年的時候就結了果,一串一串的,賊好看,而且果真很甜,當初想著種青葡萄還是看著這邊的陽光非常的足,根本不擔心會不結果.但就是因為第一年下果,所以不是很多,文欣天天專門找著熟了的果子吃了,根本就留不住.今年是就不一樣了,雖然也才第二年,但果子可比第一年多了好幾倍.

萄一般在七到十月份成熟,但是這邊可能是天氣的原因,六月就能熟了,現在才五月份,山海村割第一季的稻子,還得等上十幾天,熟的果子就多了,到時候就能夠讓奶奶曬萄干.

鐵蛋等人對于文欣家後院的葡萄可饞了不是一天兩天了,有時候文欣會給摘些熟了的吃,但是熟了的只有小部分,文欣也不想為了摘幾個熟了的,壞了一大串的果子,所以他們在饞,文欣也告訴他們還要等十幾天才能摘.

倒是葡萄藤條,文欣給每個小伙伴折了一支,讓他們回家種上,不過可不是後院種的這顆,這顆種上也不過三年,藤蔓本身還"細嫩"著,從這下來的藤存活率不高,所以文欣給他們的是空間拿出來的,只要他們好好的插土里面,就是不管它,來年也能夠活.

幾個小伙伴蹲在垂柳下面挖蚯蚓,鐵蛋忍不住問道:"妞妞,你說安哥哥他們會把山上的果樹給挖回來麼?"雖說他家去了哥哥,但是他之前忘了跟自家哥哥說了把樹弄回來種院子里面了,但是二狗子可是跟著哥哥們一起上山去了,他一定會跟他哥哥說的,到時候不就被二狗子搶先了.鐵蛋有些郁悶.

其他小伙伴經過鐵蛋這一說,也猛然想起了,之前文欣說過的可以把好吃的果樹弄回來種,但是顯然他們也忘記了跟自家哥哥說了.

"不會,你們忘記安哥哥他們都沒有帶鋤頭啦,沒有鋤頭,他們怎麼把那麼大的果樹挖回來,再說他們下午還得去割稻子,沒有時間挖果樹,要等割完稻子稻子才有時間,但時候你們在跟他們說呀!"

文欣有些好笑的看著急了的小伙伴,山上可不止這麼兩顆樹,其他地方肯定也有,就那幾個經常上山的男娃子,真要移植,一定能夠找得到的.她到也想弄一顆拐棗樹回來,但是他們家就奶奶一個勞動力,她自然不會讓奶奶去山上給她挖拐棗,再說家里也沒有地方種拐棗樹了,除非種院子外面.

反正她空間也有了,想吃還不簡單,就是空間沒有,但時候這幾個小家伙家里面要是種了,難道還要不到吃的?

聽了文欣的話,鐵蛋等人雖然還是有些但心,但是也沒有那麼著急了.

不過,鐵蛋看著被他們揪出來的蚯蚓,臉上有些無聊,手中也不知不覺的停了動作,拿著木棍有一下沒一下的劃拉著說道:"妞妞,咱就一直在這里挖蚯蚓?"就不能去玩其他的了?

"怎麼會,咱這不是要等二狗哥哥麼,下午咱們去釣魚呀!"現在奶奶說了不能上山,今天她是不能去了.

不然發現了好東西帶回來被奶奶發現了,雖然不會怎麼說她,但是還是會很擔心的,這樣的事做一次就夠了.以後要去要麼偷偷的去把東西都轉移到空間,要麼偷偷發現好東西,慫恿福安哥哥他們去弄下來.總之是不能被奶奶發現,反正她有空間,遇到野獸,要麼把野獸收到空間…這個不現實,要接觸才能把東西送進去.所以她只能自己躲在空間,總的來說她是完全安全的.不過,也不能浪費一絲一毫改善家里面伙食的機會

"釣魚?"

眾小伙伴們表示不懂!

"等著,待會兒你們就知道了,咱先挖夠蚯蚓,等二狗哥哥回來,咱就去釣魚."文欣不承認她這是框這些家伙給她挖多些蚯蚓喂雞,釣魚哪用的上那麼多蚯蚓.

釣魚也文欣剛剛想到的,至于魚竿麼,暫時還沒有,但是空間里面還有當初買的一盒針線,里面大大小小的針總共二十根,她等會假借去房間拿工具,偷偷去空間做魚鉤也就成了.

幾個大孩子的速度果然不是他們這些小蘿蔔頭能夠比擬的,這不才小半個時辰,去山上摘果子的哥哥們就回來了,這也是因為野核桃大不部分都掉下來了,省了不少的時間.

"小妞,小妞,俺們回來啦!"

還沒有進門,二狗子特有的嗓音響起,不僅把後院挖蚯蚓的文欣等人叫出來了,也把正眯眼睛的奶奶給叫喚醒了.

奶奶洗了把臉走了出來,看著小子們各個背著滿滿的背簍,笑道:"回來了,進來先喝口水,也該到時間了,等會奶奶跟你們一起走."

"誒,好的文奶奶."

哥哥們聽話的放下背簍,進了屋子喝了水,不久小*也被趙嬸子送過來了,看著院子里面的東西,非常的驚訝.之前聽二狗子說的時候,她也沒有在意,只是訓斥了這小子,居然不聽話的溜到了大山,這些小子還真敢,連村里的獵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好在他們沒有深入山上,不然得多擔心.

"嬸嬸好,嬸嬸喝茶!"妞妞見趙嬸子來了,連忙去倒水,乖巧的端給了臉上都冒汗的趙嬸子,這天氣也真熱,要是有冰箱就好了,可以吃冰.當然這個就不用想了,她是想吃西瓜了,這樣的天吃口涼涼甜甜的西瓜,那得多爽.

按理說這地方多雨水,氣候濕熱,西瓜這東西一定在某個地方有長,她的好好找找,就是找不到,她也要找個機會把空間的西瓜移植出來,"發現"鴨蛋的那河邊,貌似就是不錯的地方.

說起這個,文欣到是想起了借口得來的鴨蛋,她是不清楚下游是不是真的有野鴨子,看奶奶的臉色,似乎沒有,她的尋個機會,放幾只鴨子出來,到時候沒有也變有了,說不定奶奶還可以多拾幾個鴨蛋呢!就是抓到那些鴨子,也不是沒有可能不是.

說不定不用奶奶出手,那鴨子就自己過來了,要知道鴨子是非常認家的,就是才剛能下水的鴨子,只要不是放的特別的遠,都能夠找到家.一般要是走的太遠了,鴨子們迷了路,他們都會去離他們最近的房子,然後當成新家安定下來.

趙嬸子接過妞妞遞的水,正要說妞妞乖巧懂事的話,哪成想就發現妞妞不知道什麼時候發呆了,他們可看了好一會兒了,見妞妞還沒有回神,趙嬸子這才取笑道:"嘿喲,咱妞妞在想什麼,這麼認真?"

被打斷了思緒,文欣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裝著淡定,似真似假的說道:"嬸嬸,妞妞是想著下午跟哥哥們釣魚魚,給嬸嬸釣一條大大的魚,讓嬸嬸也有魚湯喝.魚湯好好喝的喲!"文欣比了一個大大的手勢,然後一臉認真地表示她說的都是真的,魚湯真的非常好喝.

趙嬸子摸了摸文欣的頭,說道:"哎喲,真的呀,妞妞真懂事,那嬸嬸就等著妞妞送的魚哦!"趙嬸子只當妞妞在說玩笑話,沒有當真,文欣也沒有解釋,她本來就有一部分開玩笑的意思.

奶奶和趙嬸子,還有其他的大哥哥都離開了,剩下的都是小蘿蔔頭們,最大的就是二狗子,然後是鐵蛋,最小的是小*和文欣.

大人們一走,小伙伴們,就開始嘰嘰咋咋,眾人的話題,自然是文欣口中的釣魚.

沒有參與挖蚯蚓的二狗子,還不知道情況,于是問道:"妞妞,下午咱們釣魚?可是怎麼個釣法?"村里可沒有人釣過魚,所以他完全的不明所以.

"當然,下午咱就去河里面釣魚,不用下水,不用趕魚,咱們就能有魚,你們先去後院挖蚯蚓,諾,這個葫蘆給你們裝蚯蚓,我去屋子里面拿魚鉤,等會兒咱一起做魚竿,做好了就可以釣魚了."末了文欣還不放心的說道:"你們可別背著我去摘葡萄,那都是不熟的,不甜.吃了小心拉肚子,要是讓我發現你們偷吃,熟了以後,我就不給你們吃了哦!"

這樣一說有些小心思的娃子,就不敢動作了,不是擔心吃了會拉肚子,是擔心以後不能吃到.

忽悠了走了小伙伴們,文欣進了屋子,把門關好就進了空間,找出床頭梳妝台抽屜里面放著的針線,從里面拿出相對來說,比較粗的針,和黑色的手術專用絲線,這個東西還是做護士的妹妹拿回來的,非常的堅韌,她看著好用就給拿了兩包,這個時候用來做魚竿線最好不過.

之前她就想過用這個線來做抓鳥的陷進,可是家這邊沒有細竹子,這才沒有行動.等割完稻子,她就讓奶奶給她弄幾根細竹子去,就是魚竿,也要細竹子才好,有韌性彈性強,不會那麼容易折斷.今天的話就算了,沒那麼多准備,河里應該也不會有多大的魚,將就將就了.

以前小時候還沒有魚鉤賣的時候,他們都是用家里面的針做的魚鉤,把針用火烤軟,然後彎曲成勾,針本身的孔太小,也要另做,同樣的方法很容易就能成.不過用縫衣服的針做出來的魚鉤不禁用,釣大魚可用不了幾次,而且咬鉤的魚還很容易脫鉤.

以前他們也很少那這個來釣魚塘的魚,魚塘里面的魚一般都是年底的時候會放水,然後全部網上來,要麼就是家長想吃的時候會抓來吃,小孩子可不許隨便去釣魚的,

他們都是貪玩,放牛的時候,一直看著牛有些無趣,所以才做了魚竿,到小河里面釣魚,也釣不到啥大魚,這也不奢望.釣的都是那種河里專有的長不大的小魚,釣到了也不會帶回家去,一般都是回家的時候再放回河里面.要不就是過家家,尋上些碎了爛了的碗罐什麼的把魚給煮了,都知道那是不好吃的魚,自然也不會吃了.就是可以吃的,那整個兒丟下去煮的魚,還是河里不乾淨的水,說不定上游,就有牛拉了屎尿,誰敢吃.

邊回憶,文欣邊把三個魚鉤做好了,看著成型的魚鉤,文欣一陣得意,手藝不減當年吶!洋洋得意的欣賞了一番,文欣好不耽擱的除了空間.

手中那這已經綁好了線的三個魚鉤,文欣朝著後院大聲的喊:"二狗哥哥,可以了,咱們去釣魚去了啊!"可能早就等著召喚了,文欣余音還沒有落,小蘿蔔們快速的出現在了文欣的面前.

"小妞,這些夠不夠,不夠咱在挖些."二狗子拿著裝蚯蚓的葫蘆遞給文欣看,呵,半葫蘆的蚯蚓吶,文欣忙點頭,"夠了夠了."釣魚還不知道能用上幾條,其余的,哎喲,家里面的大母雞又能加餐了.

"二狗哥哥你力氣大,你來提木桶,咱拿來裝魚.蚯蚓給鐵蛋哥哥拿吧."

二狗點頭,把葫蘆給鐵蛋,轉身提了木桶,這才看著文欣手中的線,說道:"小妞,這就是魚竿?"這不都是線麼?

"哦,還沒好呢,我做了三個魚鉤,咱還要找三個木棍子,這個不用擔心,家里面就有,等到了河邊,再弄一根蘆葦杆子,到時候就成了.二狗子哥哥跟小*一個,鐵蛋哥哥和小海哥哥一起,我就跟小英哥哥一起,三個剛剛好."文欣邊走邊跟小伙伴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