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摘果
"給."二狗子早就想問這個東西要怎麼吃了,剛剛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他就偷偷的往嘴里咬了一口,差點沒把牙齒給崩壞了,那時候他就想問來著.但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有偷吃,這才沒說,他想著,小妞肯定會說,就沒問.果然,小妞就讓他找石頭,原來這個東西還要砸的?二狗子有些後悔,牙齒似乎又有些疼了.

拿著一個核桃,文欣找了一個有石頭的硬地面,讓二狗子砸,費了一番力氣,把核桃砸碎了,文欣就把里面的果肉翻出來,一看,一樣的,在拿著嘗了口,果然是核桃沒錯.確定了,這才給二狗子等人吃了點,果真像文欣說的,跟花生一個味,好吃,眾人有些意猶未盡,看著滿滿簍子的核桃,想要在砸些出來吃.

文欣怎麼看不出眾人的渴望,不過現在可不行,她還想再看看還有沒有好東西呢,時間還早,她可不想浪費時間.

想著,文欣就像自己的簍子走去,把滿滿簍子的核桃倒在一邊,不等他人開口,就說道:"你們也趕緊的,咱們把這些攏到一邊,在進里面看看,這才上山就有這個好東西,里面說不定還有更好吃的呢,核桃咱等會兒再過來拿,這東西可不輕,要在想辦法弄下去."

其他的話,其他人可沒有聽到,眾人就聽到里面還有更好吃的東西,頓時把自己的簍子清空,並且不忘記邊上還沒有收起來的核桃,使勁的往自己那邊巴拉,對于這種行為,文欣壓根不在意,小孩子麼,又是農村里面的娃,自然是希望得到更多.

這東西她可不怎麼稀罕,她空間里面可有比這更好吃的優良核桃,但是要說一點也不拿那也是不行的,樣子總是要做的撒,所以文星只是看著自己已經裝起來的核桃,至于其他的還在地上的,她就沒有跟其他人搶了,反而是樹上也還有不少,文欣想著等會兒回去了帶上竹竿過來敲,一個也不能放過.

"文欣你咋不拾了?"拾完了地上的,二狗子起身,這才發現文欣沒有跟他們一起,頓時臉有些紅,有些不好意思,本來東西就是文欣發現的,現在他們都把東西搶走了,文欣反而沒有.

多好的孩子呀,文欣有些欣慰二狗子沒有忘記她,不過嘛她又不在意,所以文欣擺擺手說道:"我人小,家里就我跟奶奶,吃不了那麼多,你們拿多點,說不定還可以拿去賣呢.走吧咱再去里面看看去."拿起背簍重新背上,文欣帶頭往前走.

很快,文欣又發現了一個熟悉的東西,拐棗.她小時候最喜歡吃的一樣零食,還是前世的奶奶帶她認識的,不過以前帶回來的都是已經干了的,現在還掛在樹上的她到是沒有見過,不過就算還掛再樹上,也已經有些干了,要是再晚點,估計就不好吃了.

拐棗這個東西她空間可沒有,就是前世的家鄉因為開礦,也找不到了啥野果了,要知道以前老家山上可是有非常多野果的,拐棗那是非常不起眼的一種.拐棗都是有種子的,她得弄些種子種空間去.

文欣艱難的仰著頭,看著樹上密密麻麻的拐棗,這東西可不想核桃還會掉下來,也不能帶著竹竿子敲,一敲果肉都爛了.只能折斷樹枝,但是,文欣看著包括她在內的幾個小蘿蔔頭,沒那麼高啊.

"小妞妞,這也是好吃的?"這會兒出聲的可不是二狗子了,而是村長家的小子.

文欣咽著口水,猛點頭.

"當然,這東西可甜了,保證你們都愛吃."這東西她也是十幾年沒有吃過了,童年的東西才最值得回味,即使她已經忘記了最初的味道.

"等著,看我的."二狗子顯然也知道他們面臨的是什麼,立即放開了侄子的小手,擼起袖子,走到了樹下,躍躍欲試.

農村的孩子,不管男女,那都是爬樹的好手,雖然礙于古代,女子不能那麼粗魯,但是男孩子可就沒有那麼多限制和顧忌了.

文欣看了看樹,有不少的枝杈,雖然拐棗樹枝比較細,但是二狗子是小孩子,也不擔心會折斷樹枝,小心一點,也不會掉下來,也就沒有阻止二狗子,她也希望二狗子能夠弄下一點來.

二狗子沒有讓大家失望,把他能夠攀到,挨到的拐棗通通折下來,丟下去.文欣等人就在下面撿.有些比較細的樹枝,二狗子非常也非常狠,直接用腳大力的踩斷了.直到連他也沒有辦法了,這才從樹上滑下來.

"哇,哥哥,好甜."首先被照顧的就是最小的文欣和小*,當然其他人也不慢,不過小*忍不住眯起眼,跟自家叔叔分享.

"真的?"二狗子其實在樹上的時候,就已經吃過了,真的很甜,他都忍不住多吃了些.不過自家可愛的侄子急切的跟他分享,他也不能不出聲不是,同樣拿了一枝長得密密麻麻,黃燦燦的拐棗,樂呵的咬著.

文欣同樣一臉的懷念,口腔里面甜甜的味道,不禁又讓她迷糊的想起了過去,那早已經消逝的記憶.再多的她想不起來,卻能記得,那時的無憂無慮,就像現在她身邊,這些同樣無憂無慮,快樂的孩子一樣.

"咱不能再進去了,前面咱還放著那麼多核桃,現在又有拐棗,咱得想法子弄回去,這一來一回,指不定就中午了.要是到時候還有時間,咱在往里面看看也是行的."文欣說的不甘不願,但是也沒有辦法,要是在發現啥好東西,還真的弄不回去,而且這些小孩子,就擔心他們發現了好東西,會舍不得走,想要一直深入,那可久危險了.

二狗子想了想,點頭,"對,咱得把東西送回去,下午俺叫四哥過來,把剩下還在樹上的也弄回來."他可沒有忘記還掛在樹上的拐棗和野核桃.

村長家的三小也猛點頭,"對對,俺也叫俺三哥過來."拐棗好好吃,真甜,鐵蛋邊說不忘往嘴里塞拐棗,吃的一嘴的果汁.

"那成,把福子和柱子哥哥也叫上,這樣人多了,奶奶也會讓我跟著,到時候咱在往里走走."大中午的太陽毒,大人們都會睡一小時辰再起來干活,趁著這時間,干活的小子們也有了空閑.

決定好了,眾人就把小叉的拐棗放簍子里面,手中拖著比較大的樹枝,這些比較輕的拐棗往回走了,滿滿一簍子,也就把二狗子摘下來的拐棗都裝上了.路過核桃的時候,二狗子還擔心會有人把核桃偷走,特意弄了些干柴樹枝給遮住了,殊不知這樣反而更加惹人注意.要知道他們可沒有轉移陣地,核桃還是在核桃樹下.

可能因為山上有了寄托,所以雖然身上負擔重了,但是回去的時間反而比來的時間短了不少.

把東西都寄放在文欣家,也沒有把簍子清空,文欣直接給眾人換上了更大更結實的簍子,不過是兩人一個,然後還尋到了自己,還是小嬰兒的時候裹過的布,一人一塊.

面對眾人的疑惑,文欣解釋道:"核桃太重,咱肯定背不下來,所以咱把核桃拖下來,兩人拖一個,用布纏上,還不傷手.把東西拖到我家,到時候你們讓你家哥哥誰的扛回去就成."其實如果簍子有蓋子的話,文欣還想直接把東西滾下來,這樣更輕松,可惜沒有,也只能拖回來了.

眾人想了想,覺得文欣說的辦法好,于是就這樣又上山去了.

不得不說文欣考慮的周到,這要真是然一人背一個,小*就不行,他能拿半簍子就不錯了.即使是文欣在空間鍛煉了不短的時間,但是也只堪堪背的動之前的半簍子.

二狗子最大和自家侄子一組,村長家的兩個一組,還有一個和文欣一組,裝滿一簍子是不可能的,就是拖得動,也擔心會掉出來,所以大家都是裝了半簍子,一路哼唧哼唧,邊托邊休息,花了一個多時辰這才弄了回來.

每個人曬得都有些頭暈了,而小*更是累的走都走不動了,其他兩個小的也差不多了,就是文欣也感覺到了叫上難捱的疼痛,估計已經漲水泡了,奶奶要是看見了,非得心疼,她的找機會在奶奶發現之前,到空間把水泡挑破.已經是大中午,看著地上的影子,文欣猜測已經有一點多了,估計奶奶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文欣也沒有再讓大家上山.

其他人都累的有些膽怯了,文欣說不去了,都點頭同意,想著下午叫自家哥哥去了.

果然沒過多久,文奶奶就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