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小伙伴,偷上山
院子里面靜悄悄,文欣靜坐在木板船上,她現在三歲了,已經能夠幫奶奶做些事情了.但是奶奶總是認為她還太小,總是攔著她,什麼也不讓她做,把她當成還是剛出生的嬰兒,只要求她乖乖的在床上睡覺.

文欣十分的無奈.

奶奶才剛出門,她見奶奶割了一簍子蔬菜,想來是去趙嬸子家,不然就是去村長家或者王大爺家換糧食去了,她見奶奶還帶上了自家的鐮刀,這才想起現在似乎是農忙,奶奶應該是會去幫忙割稻子.

經過奶奶的努力,以及村里好心人的時不時的幫襯,三年前還一無所有,只能挖野菜吃的家,現在已經是滿園青翠,家里面還養上了三只老母雞一只大公雞.這都是靠奶奶雙手勞動取得的.家里面沒有多余的糧食喂雞,奶奶就專門割最嫩的草剁了喂雞,天天挖蚯蚓捉蟲子喂,這不,家里面的雞長得可比其他人家的壯實,天天最少都有三個雞蛋.不過雞蛋也存不下來,一日三餐,奶奶毫不可惜的全給煮了給她補充營養了.

家里面沒有銀錢,自然就沒有錢買地.幸好當初李家落戶山海村的時候,這處房子是臨時居住,沒有花錢買下地基,所以這處房產沒有所謂的地契握在其他人的手上,不然當初她那禽獸的爹娘非得把這處房產也給賤賣了.村長爺爺也可憐他們祖孫,也就沒有說要讓奶奶付錢把地給買下.算是免費給他們住了.

文欣知道了奶奶不會返回,之所以現在還老實的呆在屋子里面,不過是昨天她讓二狗子,也就是趙嬸子最小的兒子,今年也才八歲,過來找她.她還特意囑咐二狗子,讓她多叫些娃子過來,一起去網魚.這事兒自從她一歲能走能的時候,就經常慫恿二狗子干.

奶奶是一個能干的婦女,家里面沒有啥工具,一把鋤頭一把鐮刀,都是當初在離家的時候帶出來的,還虧得那兩絲毫不理地里面農活的極品爹媽,所以壓根就不知道家里面務農的工具有多少,奶奶這才帶的出來.就靠著這兩把工具,祖孫兩有了現在的日子,奶奶跟王大爺換了不少的竹子,靠著一雙好手,編織了很多的簸箕,簍子之類的用具.她們用來捕魚的工具,就是奶奶編織的比較密的簍子和簸箕.

她們家住在村里河流的下游,這邊河水已經不那麼深,也不湍急.只有少部分的地方還很深,但是那些地方她們是不會去的,要是一不小心掉下去,就都沒得救.

河水淺,即使是小孩子也只到膝蓋頭,一般這樣的地勢是不會有魚的,但是在上游趕下來的話,那可就不一定了.也正是因為有收獲,所以來這邊玩的孩子的家長,這才允許這些孩子玩鬧,家家不富裕,肉可不是餐餐能夠吃得上的,娃娃能夠抓到魚,也能夠改善改善生活.

比起大人們複雜的世界,小孩子的世界是純真的,自從她一歲,趙嬸子時不時的讓二狗子幫奶奶照顧她,實質是看著她之後,兩人就有了革命友誼.咳咳,自然是只有她這麼認為的.

二狗子畢竟是男孩子,起初並不怎麼樂意,不過誰讓她並不是真的什麼都不懂,只曉得睡和哭的娃娃,賣萌賣笑的就把二狗子給收服了,雖然在她看來,二狗子還是更樂意跟村子里面的其他小孩子玩,但怎麼說也不會很勉強,這就不錯了.

二狗子也是一個聰明的,自家娘讓過來照顧小妹妹,不讓他找小伙伴們玩,但是沒說不讓小伙伴過來找他玩不是,于是有了一個二狗子,就有了更多的二狗子.

文欣家是離大山最近的住戶,就是整個村子都被大山環抱,但是也沒有哪家像文星家一樣靠的那麼近,當然以前也是有的,但都搬走了,不過即使離的最近,也還是有一段距離就是,文欣怎麼看著都是有一定安全性的,再說就算大山里有野獸,一般也不會大白天的下來吧.

文欣是這麼想的,至于同意孩子往他們這般玩的家長們,是不是也是這樣想的,文欣是不知道.但估計也是不怎麼擔心就是,或許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奶奶會留過來玩的孩子吃午飯?

文欣撐著下巴胡思亂想,就在這樣琢磨的時候,二狗子特有的尖細嚎叫響起,聽清二狗子的聲音,文欣頓時臉黑了.

"小妞,快出來,俺們來啦!"

二狗子一手拉著自家的侄子小*,站在院門口朝著里面大聲的喊,就擔心文欣還在睡覺,這樣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二狗子邊上還站著村長家的三個孫子,王大爺家的孫子福子和柱子已經十幾歲了,能夠幫家里干活了,現在這是家家忙著割稻子的時候,所以他們都幫忙去了,這才沒有過來.

"都說了不要叫我小妞,你就是叫文妹妹,欣妹妹,或者直接叫我文欣也成啊."搞的好像被小鬼給調戲了,要不是清楚的了解二狗子,以及村民們的素質涵養皆淳樸,她還真以為這些人都是故意的呢.就是跟著奶奶一樣喊小妞妞也不錯啊.文欣從屋子里面拿出早就准備好的簸箕和簍子出來黑線的說道.

回答文欣的是二狗子傻傻的摸著頭嘿嘿的笑,你說有時候覺得二狗子挺聰明,比如說被叫過來看顧她,他就曉得讓小伙伴們轉移陣地跟他玩,說他呆吧,就像現在這傻樣兒!

"妞妞,今天小福哥哥和柱子哥哥都不在,咱誰來趕魚?"一邊偷偷笑完的村長家的鐵蛋拿著他們的竹竿子問道.

"是啊是啊,小妞,咱能趕魚麼?"二狗子也反應過來,村里村民們都去割稻子了,根本就沒有時間看著這些小子,之前文欣擔心二狗子他們會把自己給趕下水,所以都不同意他們來趕魚,現在專屬趕魚的不在,所以二狗子躍躍欲試.

文欣早就看見福子和柱子不在,這會兒也有些躊躇,這最大的就屬二狗子,但也只有八歲,拿著竹竿趕魚,這水里的阻力可不是一個八歲的娃娃能夠承受的,她可不敢冒險,要真掉水里,不說他們家離村里的集聚地遠,就是這個時候大伙兒都出門割稻子了,村子里到底還有沒有人還不知道.

文欣眼珠子轉了轉,現在可是秋天啊,收獲的季節,這個時候山里一定有很多能夠吃的東西,她已經三歲了,能走會跳還跑的不慢,深山有野獸她也不敢進,但是山的外圍呢,她得先去探探路.之前她就見過不少村民進山,就是他們家屋後那座大山,也是有人去過的,那收獲不要太多吶.至于其他大山,估計也有人涉足!就是不敢深入罷了.

"小妞,你怎麼不說話,發啥子呆."二狗子看著文欣在發呆,以為又不讓他趕魚,頓時急了.

別看文欣現在只有三歲,但是比起已經八歲的二狗子,那威嚴,可不是一般的大,比起一般的大人,都要嚇人,在二狗子看來,比起自家娘親,也不遑多讓了.

"咱們上山去咋樣,現在是秋天,聽說有很多熟透了的水果."文欣故意說的誘人,自己也一副流口水的饞樣.

文欣不確定其他人是不是會去,但是不管其他人去不去,她都決定去看看的,現在天還早,趕在中午回來,也走不了多遠,她主要的就是探路的,好東西的話,她還不奢望,就是有,估摸著,也早就被村里的人摘走了.

"上山?真的,去啊去啊."幾個小家伙同事表態,看的文欣一陣疑惑,怎麼那麼積極,她還以為還要怎麼誘惑呢.

也難怪二狗子等人那麼急切了,山海村被三座大山環抱,誰也不知道這山有多深多廣,但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村民,自然是進過山的,但自從最初進山的村民,被狼群圍攻全軍覆沒之後,還有人見過熊瞎子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深入大山.

村民們一般都是在外圍撿撿柴火,摘摘野果挖些野菜之類的,膽子但的也只是在外圍捉些野雞山兔子.村里的孩子自然也都是警告過不許上山的,所以二狗子他們自然對大山好奇,對于家長們言申禁令的大山非常的向往.

更何況家里可不是沒有人上山,那吃過的好吃的果子,香香的野雞兔肉,可不都是從山上弄來的?對于能夠山上的叔叔爹爹哥哥,自然羨慕.一聽說要上山,自然認為他們能夠弄來果子,野雞什麼的,當然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