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取名兒
文奶奶背著一簍子的豬草,今天她要去的地方是村長家,不是因為其他,就是考慮到妞妞已經出生那麼久了,但是連名字都還沒取,一般人家哪個不是滿月了就帶著去村長家給取名字.

她是個粗人,想不出啥好聽的名字,山海村的村長,好歹也是讀過書的,雖然沒考上什麼秀才,但也是個童生,文奶奶就想著讓村長,給她寶貝心肝取個好聽的名兒.這不一大早的她就去弄了最嫩的豬草回來,想來,村長家那嬌貴的大鵝應該喜歡吃.

想到要給自家妞妞取個名兒,文奶奶一路上就是笑呵呵的,路過的村民們看見了,都要停下來問問,文奶奶也是笑呵呵的問好,但就是不說她為啥心情那麼好.

難道是撿到銀子了?遇見的村民們好奇的猜測.

村長家和文星家可謂是一南一北了,村長家在被文星家在南.為了確保到了村長家的時候不會遇上空門,文奶奶今天特意起了個早,所以走到村長家的時候,海邊漫過來的陽光也才堪堪灑遍大地,一般這個時候也是大家干完一輪活,回來吃早飯的時候,所以文奶奶到了村長家的瓦房門口的時候,村長一大家子才收拾碗筷准備吃早飯,並沒有出門干活.

"李家奶奶你咋過來了?"村長媳婦眼尖,很快看見了背著豬草的李家奶奶,立馬迎了上去,接下了文奶奶的背簍,"你吃過沒有,在家吃點?"說著就要叫正在拿碗筷的家妹子多拿一雙碗筷,但及時被文奶奶給攔了下來.

"哎喲,大妹子看你說的,我來可不是蹭你家早飯來的,王小子在?我找他給俺妞妞取個名兒.這豬草嫩呢,讓娃兒剁了喂鵝吃."文奶奶可不想兜圈子,直接說明了來意,也說明了豬草就是取名兒的報酬,別的她也拿不出來.文奶奶想著,已經不早了,她家妞妞該餓了,她得快些回去,這里離家可不近吶.

"啥?哦,在的,在的,李家奶奶快進來."

村長媳婦王洪氏是個爽利的女人,她也是知道李家之前情況的,對于文奶奶那是真心的服也憐惜,多少也是帶著點同情,所以在自家還寬裕的情況下,也是願意幫助文奶奶的那一類人.所以之前那也是真心的想留文奶奶吃早飯而不是客氣.

也正因為她的態度,文奶奶這才願意和他們來往,以前被自家兒,媳兩人幾乎是趕出來不給飯吃的時候,就是村長家的把自家不用了的一口鐵鍋,一個缺口罐子送給了文奶奶,得以讓文奶奶在外面能夠弄點吃食.

"李家奶奶您來了,快進來,正吃飯呢,您來給妞妞那娃取個名字?三兒,快去到我房里把我的學文書給拿出來."村長王木林早聽到動靜也迎了出來,得知文奶奶的來意,看見那放在院子邊上的豬草,知道文奶奶的脾氣,也沒有提什麼豬草的事兒,只是轉頭讓自己的兒子把書中最多單字的學文書給拿出來.

之前李家的那三個姑娘,李家的媳婦兒可沒想著要到他這兒取名字,直接就是大丫,二丫,三丫的叫,到大丫六歲,二丫五歲,三丫長到了三歲時,就被她們那無情的娘給賣到不知道什麼地方了,走的時候,可連個正經的名兒都沒有.文奶奶是個疼娃娃的好奶奶,但是也拗不過那對夫妻,趁著文奶奶不在把人給賣了,等得到消息的時候,人都追不回來了,好在這個四丫頭,他爹娘急著跑去鎮里給直接丟下了,也讓文奶奶老來有個安慰.王木林想著要給文星取個好聽文雅的名兒.

王木林也聽到了文奶奶不留下來吃早飯的話,也想著早點兒完事,好讓文奶奶不那麼尷尬.

"爹,給!"村長的三兒子王福安,正是上次跟著村長一起給文奶奶送東西的男孩子,拿著一本薄薄的書遞給了村長,然後給文奶奶問了聲好就出去吃早飯去了.今天他約了堂兄堂弟幾個要去大山,看看能不能抓些野雞什麼的,也好改善改善家里的伙食,要是真弄到些什麼,也給文奶奶送去些,李家那小丫頭,上次文奶奶帶過來的時候見過一面,那蠟黃的小臉,尖瘦的下巴,真真可憐,哪像一個沒有滿月的娃娃,李家叔嬸真不是個東西.

村長接過有些破爛的書,小心的翻著,但凡對家里娃好些的,都是上他這兒給取的名,什麼字兒用過的,那都是知曉的.王村長仔仔細細的翻閱,然後停在一頁上,商量著對文奶奶說道:"您看叫文欣咋樣!您不是常說孫兒是您的心肝寶兒,不求別的,就希望妞妞那娃長大了能夠孝順您,讓您欣慰,就是這個欣慰的欣,您看?"村長直接就給文星定了奶奶的姓,李家不是人,現在都棄了李家奶奶,村長就想著直接把文星過繼給李家奶奶,讓文星給李家奶奶養老送終.

本來一聽,文欣文奶奶就覺得好,秀氣,而且文奶奶也想著讓妞妞跟著自己姓,她還沒說,村長就給說了,她高興.在聽村長一解釋,文奶奶眼睛就紅了,連說:"好!好!"

接著又說道:"就這名兒了,好聽,可不指望她怎麼孝順,她能夠好好的長大,我就欣慰了."于是文奶奶就欣慰的拿著這個名兒離開了村長家,背簍果真空了,不管王洪氏怎麼說,文奶奶就是不同意把豬草帶回去,王洪氏拗不過,只得留下鮮嫩的豬草,看著文奶奶的背影,深深的歎氣.

早飯已經吃完了,王洪氏收拾著碗筷,對著正在嗑旱煙的王村長問道:"那李才就真不要親娘了,你前段時間去鎮里可曾有那小子的消息,李家那小子扔下了親娘那可是大不孝,官府可是要治罪的,李才那兩夫妻咋就敢?"這問題村里已經討論的不止一次了,但是沒有人討論出個子丑寅出來.文奶奶都不在意,也不見有什麼官府的來人,村里的人雖然看不過眼,但是也想著,是不是文奶奶不忍心.

村長磕巴了一下,說道:"哪有啥說的,李家奶奶就這一個小子,李家之前的情況你也不是沒有聽說過,都是給李才她奶奶給慣得.你奶奶那是早就失望了,早就當沒有生過這個兒子,閨女被她那耳根子軟的丈夫給嫁的遠遠的,回來都沒有指望,李家奶奶疼孫女,把感情放在孫兒身上,哪成想又給那狗養的把親閨女賣了.作孽喲!李家奶奶這是把所有感情都放在了那小妞妞身上了.再說告了官府又如何,這樣的事情也不是沒有過,就是因為有了先例,而且大多都不會有太大的懲罰,李才那娘們娘家不就有過這樣的事兒,加上那娘們的唆使,這才讓李才那小子漲了膽子.李家奶奶啊,那是完全的不管那兩個了哦."

說著村長也大歎一口氣,他們山海村的村民那都是前幾代人逃避戰亂和饑荒進來的,人本來就少,加上逃亡的相互扶持,感情那都是經過考驗的,哪里會有李才那小子棄兒棄母的存在,也就出了李才這麼一個敗類.

王洪氏又接著問道:"你咋讓那孩子姓文?"這孩子可是李才親生的,就算棄了,那也該姓李啊.

"姓啥李,那天殺的崽子,去了官府,替他那死去的娘把親娘給休了,就是擔心自個拋棄老子娘的事情捅出來對她不利."說著村長連煙也不抽了,心里可勁的罵著李才畜生不如.要說這事兒,他原本也不知道,還是上個月去官府辦事兒的時候,聽當差磕牙的時候聽到的.

王洪氏,這會兒可是嚇得連話也說不出口了,怎麼都想不明白,怎麼會有這麼無恥,這麼不孝的人.

"得吧,李家奶奶自己不在意,這消息你也別多嘴,別話頭傳到李家奶奶那兒,其他不在意的都給你們說的傷心了,那休妻的事情,李家奶奶既然不知道,你就別管,也當做不知道,這可是大事.還有李才那孫子,鎮上是那麼容易混到,就他那連農活也不干的奸猾小子,哼,看著吧!"

王洪氏想了想也覺得有理,就沒有再說李家奶奶的話題,收拾好桌子,這才想起什麼,說道:"對了二弟媳婦昨個來了,說二弟鎮上找著個短工,鎮上一家富人家娶媳婦兒,要擺三天宴席人手不夠,二弟就去試了試,還真給人家看上了.二弟昨個去的,叫咱去黑鐵壩看水的時候,給他們田里也啾啾,她要看顧三個娃,還有一個吃奶的,空不出手."

"成,沒問題,你有空就去弟妹那兒看看有什麼忙要幫的,我這就去壩子里面看看去."這個時候正是農閑,還不到收割的時候,只要時不時的去田里面看看水,除除草就行,但也別以為很輕松,地里的草一個疏忽就長的飛快,也不過比起下田插秧的時候稍微不那麼忙罷了.

文星家靠海,又是村里河流的下游,文奶奶帶著給文星取的新名字文欣高興的回去了,她沒有忘記昨晚上放到河里面的籠子.想著不知道今天會不會有蠢魚磚到籠子里面,有的話就好了,文奶奶一直記得,她的妞妞生來連一口母奶都沒有喝過,米湯都是奢侈玩意,要是有魚,也好給妞妞補補.那烙人的脊梁肋骨,想著就一陣黯然.

文奶奶走到她放籠子的地方,無限的期待,但卻也沒有抱太大的希望,畢竟籠子她也不是第一天放了,可一次都沒有網到魚,這讓她不禁懷疑這河里是不是壓根就沒有魚,但是也不可能,魚她是見過的,在水里可歡快著.

水有阻力,文奶奶一開始就用了大力想把籠子快速的提起來,以免有魚的話,慢吞吞的會把魚嚇走.

才剛提起來,手中的力道,以及耳中不同的聲音,就告訴文奶奶,這次似乎別有收獲?文奶奶心中一喜,加大了力氣和速度,提起不大的籠子一看,嘿,果真有兩條巴掌大的紅鯉魚在缺水的籠子里面蹦跶.

哎喲,妞妞這下可有營養了,文奶奶笑眯了眼,急急的把魚放到了自己的背簍里面,一點也不顧及魚身上的水弄了一身.騰出了魚,文奶奶把籠子從新放回河里,然後急不可耐的提著背簍,朝著不遠處的院子走去.

聽到開門的聲音,在空間里揮汗如雨的文星就知道是奶奶回來了,不過她現在正在收拾倉庫,所以也沒有立刻的退出空間.知道聽著奶奶的腳步聲已經到了房門口,文星這才退出了空間,一睜眼,就看到奶奶慈愛的笑顏,文星頓時朝著奶奶"咯咯"的笑.

"哎喲奶奶的乖寶醒了,要噓噓麼!"文奶奶抱起文星,摸了摸包著文星的布,還是干爽的,臉上就更加的高興了,她的妞妞就是懂事,從來都不尿床.

文星本來吃的就少,雖然吃的都是水,但是身體極力的吸收營養,加上極好的自制力,自然不會尿床.當然有好幾次控制不住,她都是進了空間,踢了身上的布,尿在空間的地里了,然後自己出來,卷吧卷吧的把布裹在身上,至于不小心蹭到的泥巴麼,在原本就看不出色彩的不少搓幾腳也就乾淨,反正就算奶奶懷疑,但次數不多,也就不怎麼在意.

給文星把完尿,文奶奶親了親文星的小額頭,這才把抱著文星坐在床沿上,對著不停朝著她"咯咯"笑的文星笑道:"小妞妞也知道奶奶給你去取名字了,所以這麼高興?"

名字?文星疑惑,雖然疑惑,但是也沒有把內心的情緒表露在臉上,依舊咧著她那只有牙床的小豁口"咯咯"的笑,心里想著,她不會被自己給笑傻吧!

"文欣,文欣,小妞妞的名字叫文欣喲,跟奶奶一個姓呢,小妞妞說好不好呀!村長爺爺說是欣慰的欣,奶奶也不知道咋個寫,小妞妞要記住哦!"

文星,不,現在叫文欣,暗呼一口氣,嚇死她了,原來是新取的名字,她還以為……為了向奶奶表示她對名字的喜歡,文欣把小手拿了出來,興奮的手舞足蹈,嘴里"呀呀呀"的朝奶奶叫道.奶奶果然很高興的說道:"喲,乖寶也喜歡對不對!"

突然"噗噗"的什麼聲音響起,文欣和奶奶都被吸引過去,奶奶這才"呀"的一聲,然後輕輕的放下文欣,朝著聲源走去,沒看錯的話,是魚?奶奶弄到魚了?是河里的?

"哎喲,險些就忘了這家伙,可別死了,我還要養上一條,明個兒在煮給乖寶喝的喔."文奶奶看著在背簍里面蹦跶的還有力氣的魚,趕緊的拿著想要出房間,又頓了頓,轉頭,果然見自己寶貝張著好奇的大眼睛看著這邊.

文奶奶走過來,摸了摸文欣密集的黑發,然後把文欣移到了床的最里邊,把防跌倒的木頭放正,這才笑著說道:"小妞妞在床上乖乖的啊,奶奶給你煮魚湯喝."確定無誤,奶奶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