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三月後
轉眼三個月過去.

這天早上,天剛剛蒙蒙亮,文星就從睡夢中醒了過來,因為空間的存在,她得以把自己的精神寄托在空間里面,鍛煉精神的同時養神.這就讓她不必整天嗜睡,小嬰兒貪睡本身就是因為精神不足,所以文星沒有了這個顧忌,白天醒來的時間自然就長了,這也讓她更加的了解到奶奶的艱辛,意識到他和奶奶兩人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困苦.

意識到現實的問題,文星的危機意識更重,于是更加的在空間里面鍛煉精神,與期望能夠用精神力在空間里面種地,儲存足夠多的食物,等她再長大些就能夠尋到合理合適的機會拿出來改善生活.

種地其實並不難,難的是怎麼種好地,文星沒有想過要種什麼糧食什麼,也沒想過要種那些番薯土豆這累大家伙.雖然這東西其實更好存活和生長,也不需要怎麼去管理,但是主要問題是她現在畢竟還小,精神力有限,可挖不了深坑.更何況種番薯可是要事先育苗,開地也有講究,不然就不是種番薯而是中番薯苗了.至于土豆那東西麼,雖然沒有那麼麻煩,但是要切快她就做不到,一整個種下去可不劃算,也是有一定的難度,所以文星靠精神力的話,那就是種那些一把種子撒下去就能夠存活的菜,比如說大小白菜,比如說只需要稍稍間苗的蘿蔔茄子,還有怎麼都少不了的朝天椒……

君不見地里面隨處可長的草,和那些山上到處的野菜,哪里需要什麼翻土播種,有土有水有陽光那就能活.雖然吧,空間的構成她是不曉得原理,但是她只要知道能夠種地就成了,管那麼多.就是可惜了那樹上已經結果成熟的水果,現在都沒有力氣去摘,她的空間可沒有所謂的熟了不摘就不會掉的定理,萬有引力還是存在的,看來只能做化肥了.

一般來說為了產量和存活率,種子在種下去之前都要用溫水浸泡,但是她就沒有那個條件了,能夠有存活就好.當初得到這逆天的空間,還沒有發現倉庫的時候,她第一時間,就去掃蕩了種子店,買了n多的種子,不管是自己喜不喜歡吃的都有存貨,當時想的就是不喜歡的,種來還可以再沒錢的時候拿出去賣了,還有就是懶得每次沒有種子都要出門去買,還可能遭到懷疑.能夠產籽的她自然更不急消耗,但是白菜這類麼,就勢要買多多存貨了.

所以他根本就不擔心浪費的問題,特殊時期特殊對待不是.

從近來聽牆角中,文星知道距離山海村最近的一個鎮,也就是她親爹媽跑去發展的小鎮,都要步行將近五個時辰,也就是將近十個小時,晚點出發的話,到了鎮上也都是晚上了,當天必然是不能夠返回的.她要真的去鎮上買東西,沒有東西代步,就她的小身板還不知道何年馬月,就是奶奶要去的前提,還是有足夠的銀錢不是.所以去鎮里購買食物什麼的都是不可靠的,還是自力更生才是上上策.

不過就算是這樣,有鎮那就說明有交易,那麼像大白菜這種大路貨的種子問題也就不需要擔心了.

所以現階段,文星絲毫不擔心種子的浪費問題,卻又的急切的種出存糧,最主要的就是自己祖孫的食物,以及將來的銀錢問題.她以期望能夠借著空間有,而村子里面沒有的蔬菜,跟村里面的人換些銀錢,到時候就是她不去鎮上,奶奶也是勢必要為這個家買些家麼的,就說油鹽醬醋那都是個問題,沒有錢可怎麼行.到時候奶奶勢必要再鎮子上呆一天.

她麼,就得抓住這個時間,去後山上瞧瞧,看看有什麼收獲的同時,拿出空間更多的東西出來.

剛來那會兒趙嬸子就送來一些自家留的蔬菜種子,奶奶也種到了院子里面開墾出來的地上,但是指望能夠吃上那些,還得等上一些時間.所以開始時間奶奶吃的都是從後山上挖回來的野菜,因為缺少調料,文星能夠想象得到那些苦澀的野菜是多麼的難以下咽.

更何況他們家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主食,不管是米飯還是面食,有的也不過是之前村長送過來的番薯.這東西在前世他們的老家,那可是用來喂豬的主食,最多就是曬番薯干當小零食吃,偶爾拿來做些番薯餅,烤番薯之類,但是這樣也不能夠否認,番薯壓根不是主食.

因為沒有了那對無良而極品的爹媽,奶奶吃飯的時候都是抱著文星一起的,所以看著奶奶沒有一絲為難,甚至極為開心的吃下那些沒有絲毫美味,只有無邊苦澀的野菜,和那頓頓都是一只的番薯湯.而給她的卻是用豬草野菜柴火跟趙嬸子換來的少少的大米熬的米湯,文星心中就無比的酸澀,更加的努力在空間里面折騰起來.

現在的存貨已經很可觀了,但是白菜雖然比之野菜沒有苦澀.甚至是有甘甜的味道,說到底兩者都是植物,是可食用的"草",多吃了不僅膩味,還沒有營養,要是能夠把空間里面的雞鴨抓出來就好了,不行的話,魚也成啊.文星躺在木板床上,閉著眼睛看著空間里活躍的雞鴨魚群,內心無比怨念的歎氣,這個點,天雖然才蒙蒙亮,但是奶奶已經在院子里新開出來的菜園子忙活了.

夏天天氣很熱,這個是人的直觀體驗,但是對于花草樹木來說,那就是太陽很曬,所以要給蔬菜澆水那就得趁早,在太陽還沒完全露出來的時候澆完,不然等太陽完全出來的時候在弄,太陽直曬過來焦下去的水就會變熱,菜根估計就給悶熟了.

澆完院子里面的蔬菜,奶奶就會再去後院的山上挖些還能夠吃的野菜,順便割些豬草,揀點干柴攏起來,輕松的話就直接拖回家,沒那麼多空隙或者時間,就堆在那里有空就在拖回來.家里並沒有養什麼牲畜,這些豬草什麼的自然是拿到別家,養的牲畜比較多的村民那里去換些需要的東西,就比如別家孩子不穿的小衣服什麼的.

山海村可不富裕,家家里面孩子穿過的小衣服那都是財產,為了留給弟弟妹妹,侄子侄女接著用的,就是家里面在沒有小孩子了,那東西拆了改改,不正好可以給自家漢子抗重物的時候墊墊肩麼,最不濟還可以當抹布呀!所以這東西一般是不會白送人的.

耳邊聽著奶奶鎖院門的聲音,文星就知道奶奶又去別家換東西了,來到這邊新家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這段日子來都沒有野獸下山,所以奶奶也就放下了一半的心,把文星留在家里面,獨自出門.加上曾經的李家畢竟還在這里住過不短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出事,說明安全性還是能夠有一定的保證的,奶奶就跟安心了,但也不是完全的放心,每次出門,那都是房門院門都是僅僅鎖住的,連窗戶也閉的緊緊的,確認房間只有螞蟻進得來,這才揣著忐忑離開.

即使帶過去的東西都是奶奶辛苦弄回來的,但是比起農村家家的孩子都是一個勞動力,能夠幫家里面拾柴割豬草,奶奶割的草,撿的柴挖的野菜就不是那麼稀罕了,能夠換的東西也不多,多出來的還是鄉親們憐憫送的.奶奶不是可貪小宜的,更不會利用別人的同情心,所以每次別人好心送的東西,雖然都會感激的接受,之後卻會回以更多的報酬.

文星緊緊的握了握小拳頭,她一定會更加的努力的,致力讓祖孫兩過上飽食溫暖的日子,溫飽解決了,她就能夠安心的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日子了.

經過那麼多長時間的"修身養性",以及在空間里面的可以鍛煉,她的力氣已經大了很多,因為考慮到小嬰兒身體發育問題,這才沒有急著起來練習走路,都是在空間的屋子里面爬來爬去,鍛煉臂力和腳力.她想等著骨頭不那麼軟綿的時候,在考慮起身走路,跑跳什麼的,不然弄成個畸形就得不償失了,這點時間文星認為她還是等得起的,為了未來更好的身體和生活,隱忍是必要的.

不在想東想西,文星接著在空間里面奮斗起來.也是因為文欣忙著在空間里面奮斗,所以好幾次奶奶回來看她有沒有哭鬧尿床,文欣都沒有發現,奶奶發現文欣乖巧的"熟睡",一點兒也不鬧,這才讓奶奶更加的放心在外干活.為了防止文欣睡著睡著會掉下床的危險,奶奶可是把不細的木頭放在床上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