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村人幫扶
文星聽著咚咚咚的砍柴聲,眼中閃過懷念,曾經她也跟著媽媽一起,媽媽砍柴,她就幫忙拖,長大些有了力氣,她就自己上山,似乎那個時候從來就沒有考慮過蛇鼠蟻窩,也忘記了山上多荒井.

她還記得砍柴時力道反震的麻痛,第二天起來是手中水泡和漸漸生起的繭子,這些她都不曾在意,只想著多背背些回去,就能夠多得一些贊美,或許也因為在家寂寞,想要找些事兒來做?她不知道,只記得那時候的無憂無慮,單純而快樂.

不知奶奶現在想想什麼,是不是想著要早些砍完,然後回來守著他的小孫女,還是想要盡早做些合適的家具,讓頹敗的房子不那麼寒磣?

她後來其實並不怎麼喜歡老人.早些時候她還不會這樣,也喜歡聽老人們講他們年輕時候的故事,以及他們小時候的事情,從來都是靜靜的聽著.

但是後來聽得媽媽說多了奶奶怎麼偏心之後,心里就有些不喜了.更因為老人們啰嗦,特別是蹲在家里的那幾年,心情煩躁,情緒起伏比較大,親戚什麼的一來就都要勸說她去找工作,他們越說,心里越是逆反.奶奶更是一個話題好幾遍,多了就會不耐煩.年輕人總是不稀罕被嘮叨,加上不同一輩人觀念的不同,也會礙于老人不想反駁心里卻憋悶,也聽不得勸.

但是想起以前,小時候被其他人欺負之後,奶奶總是會第一時間得知,然後被叫過去,偷偷煮兩個雞蛋安慰,心里就有絲溫暖久久不曾散去.而現在,她又有一個慈祥的奶奶,小小的身體被輕輕細致的呵護,這就是親情,一種比任何感情都要偉大的感情,純粹而無私.

來到陌生世界的茫然無措都被這樣的憐惜扶,特別還是在一出生就被父母嫌棄的情況下,文星深刻的意識到這個世界,奶奶就是她唯一的親人和依靠.前世的一切遠去了,那些糾結的情緒似乎也不在了.

"喲!李家奶奶,您在砍柴呢!"

外面傳來陌生的男聲,打斷了文星的思緒,這應該是村里面人,估計是趙嬸子去找過村里人了,一個村子里面出了這樣的事情,如果大家都置之不理,那這個村子就未免太沒有人情味了,如果是這樣,即使覺得這個村子再怎麼適合隱居,她也要考慮考慮是不是長大些帶著奶奶,離開這里.當然是不是真的讓人失望,還要看以後的相處,起碼趙嬸子是還不錯.

奶奶砍柴的聲音一頓!

"是村長啊"文奶奶正賣力的砍手臂粗的一顆比值的小樹,這類小樹並不是樹苗,而是不管多少年,這大小也就是這樹的極限了,她准備用這顆摸起來還算滑溜的樹木,給自個兒孫女搭在床上,做護欄.這樣她外出干活的時候,也不擔心妞妞掉下來.

這剛把樹給砍刀,就被人叫住了,聲音有點熟悉,轉頭一看,居然是村長,還有村長的三兒子,他們的手上都拿著一些東西.看著兩人手中提著的東西,文奶奶知道了兩人的來意,心中微暖,即使自己的兒子不要她了,但是這世間還是有溫情在的.

文奶奶看看身邊已經有些放不下的樹條,想著也該把這些給拖下去,才好接著砍,也就收起了刀.

"李家奶奶這是要准備過冬的柴火?"村長的兒子看著文奶奶的架勢,下意識的問道.雖然現在是夏日,但是日頭卻好,能夠把生的樹曬干,這樣冬天就不擔心沒有柴火,村里的人都是夏天准備的,故此一問.

文奶奶呵呵一笑,"也算吧.我這是想著我這兒不是離大山近,想要在院子里面在弄一個木柵欄,再就是弄些木頭跟王大哥換些竹子編些家麼伙兒!"村長家的哥兒這麼一說,文奶奶這才想起,她之前還真沒有考慮到存柴火的事兒,還好麼哥兒提了下,正好借到了砍刀,還是一起弄來,省的隔三差五的借人家的刀也不是個事兒.

村長家的三兒子福安,這才想到文奶奶的現狀,一時有些不知道說什麼,但是要說幫忙吧,估計家里也不同意不說,文奶奶也不會願意.文奶奶可不是老的動不了,不會接受的.

見兒子一下子沒了話,村長接口道:"李家奶奶我們也是今兒才知道這麼個事情,我們合個就弄了些家家還有剩余的碗筷水桶,這些番薯您合著給妞妞煮著喝,村里人都沒啥本事,要多余的咱也拿不出來,好歹也是一個心意,希望李家奶奶您別嫌棄.要是有什麼難處您也別不好意思,別的沒有,個把子力氣咱還是有的."

村長也沒有提李才兩夫妻,就擔心傷到老人的心.雖然心里痛斥李才的狼心狗肺,但是這些也只能在別人面前議論議論,在文奶奶面前可不敢說什麼.

"哪兒能,這些我都已經感激不盡,村長可千萬別這麼說,老家伙還沒到動不了的時候,妞妞咱也會照顧好的,村人的心意奶奶我領下,有什麼需要的地方,也叫村里人吱一聲,不用客氣."文奶奶可是一點都不傷心,心早已經在二十幾年前就已經傷沒了,現在還有什麼能夠打到她的,那對畜生走了才好,清淨.但是村人的體諒她也非常的感激.

"家里前幾天才剛收拾好,但也多年未有人住,難免有些髒亂,安哥兒來,奶奶拿著!"下得山來,文奶奶就要把福安手中提著的木桶接過來.

"誒!李家奶奶不用,還是我來吧,你前頭帶路,我們把東西給您提進去就走,也不耽誤您時間."村長給攔住了文奶奶的手,但作為小輩哪能讓文奶奶提東西,而且文奶奶手中可還拖著一捆木頭,趕緊阻止.

"行!"文奶奶也不同他們爭了.

"李家奶奶,這對木桶是王木匠家的給的,碗筷和鹽巴是趙嬸子送過來的,這把子白菜蘿蔔是我家媳婦兒剛從菜園子拔得,新鮮著呢.還有這三個罐子是錢家,吳家,何家送過來的,這些番薯都是村里面大家湊得,應該能夠用上一段時間.我還給妞妞拿了幾個雞蛋,您給看著給妞妞煮了吃,營養."村長把東西放到了原本就有的廚房,一一拿出帶來的東西,仔細的給李家奶奶交代,這都是人情往來,自然要交代清楚,好讓文奶奶心里有個數.

文奶奶對于其他的都不在乎,但是看著那一堆不少的番薯,還有村長拿來的十幾個雞蛋卻笑了,這可都是小妞妞的食物,還有那新鮮的白菜蘿蔔,她可以曬干了存起來,也夠她湊合一段時間了.雖然夏天,但是背後的山上估計還有不少的野菜,她這個老家伙可不容易死.

"誒,奶奶我曉得了,替我謝謝那些鄉親,改明個兒,我帶妞妞去認認叔伯們."

"成,我們都等著見見小家伙,既然東西送到了,我們這就走了,家里老大和老二上山去了,我得回去看著點小的."

大山上,也就是懷抱著山海村的三座大山,里面野獸繁多,熊瞎子都有,但是生計于此,村里人也沒有辦法,為了口吃的,還是有人會偶爾上山,這個時候就是家里人最擔心的時候,自然要在家里面等消息,文奶奶也諒解.

送走了村長父子,文奶奶更是趕時間的去砍柴了,砍刀她也不能一直借著不還.

文星一直到在房間里面聽著奶奶叫為村長的男人,一樣一樣的介紹,東一家西一家送來的東西,歎了一口,她能想象,奶奶定然是不在乎那些個碗筷瓷壇,而是專注那些吃食,這才是兩個人生存下去的根本.但是就算是這樣,為啥沒有聽到里面有鍋?沒鍋可怎麼煮東西吃,難道這個真就那麼窮?文星考慮要不要把自己空間的那口小鐵鍋丟出來.

可是東西拿出來就是出現在她身邊的,這怎麼解釋?會被懷疑的吧!算了,還是看看奶奶怎麼解決的吧!文星想起奶奶從來不在李家吃飯,必定有別的辦法弄到吃的,不然在她之前,奶奶是怎麼生活的.

天色漸漸的黑了,早出晚歸的農人們還沒有歸來,各家各戶卻已經生起了炊煙,與炊煙一起升起的還有漫天的的譴責,以及有關李才和他的刻薄的妻子,有關李家奶奶和文星被棄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