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境地
借了砍刀奶奶就跟王奶奶告辭了,回到舊院子,奶奶第一時間就是把妞妞放在板床上,打濕了帕子幫妞妞輕輕的擦身子.

一路上因為奶奶的保護,所以文星並沒有被日頭曬到,倒是因為天氣太熱,出了一身的汗,整個身子也熱的厲害,身體四處也麻癢的厲害,想起現代很多的孩子天熱的時候都會起疹子,保護不當皮膚還會潰爛,這還都是老老實實的呆在屋子里,更別說她直接暴露在大太陽地下.

文星有些擔心,但是她卻沒有哭鬧,老實的讓奶奶擦拭,看奶奶的樣子,她的身體應該沒有問題,也不知道是不是環境的原因.這個大環境下,哪個孩子不是這樣?還不是活得活蹦亂跳的,而且古代農村,聽說月子都做不滿的,都要出來干活,小嬰兒哪里享受的呆在屋子里面讓人帶,就是前世,媽媽也說過,她干活的時候,都是直接把他們被在背上的.

古代的娃身體堅韌吶!文星下意識的忽略了,古代的嬰兒存活率不高的問題.

幫妞妞擦完身子,奶奶本就要啟程去小山崗,但是這會兒看著文星,卻躊躇犯難了,這抱著妞妞在村子里面轉悠是沒什麼事情,但是帶著妞妞上山,這可不是個好主意,妞妞才出生,還沒有滿月,這身子還弱著,本來天氣就熱,那麼小的嬰兒怕是要熱病咯.而且山上可不乾淨,蟲子什麼的多,妞妞的小身子可受不住.

奶奶有些為難,但是放妞妞一個人在家,她又不放心.文星一看奶奶的臉色,就知道奶奶是為難了,但是她一個小嬰兒又不能跟奶奶說:沒事兒,放她一個人在家睡覺,奶奶要做什麼就去做.

文奶奶是別個村子嫁過來的,嫁過來就被婆婆壓著,那時候跟村里面的人不怎麼來往,也是後來漸漸的和村里面女人們熟悉起來,奶奶雖然會做人,別個有個難也會熱心的幫忙,要說請人看著點妞妞,也不是沒有人願意.

但是誰家沒有個孫兒,加上現在文奶奶是被兒子給棄了,算是一無所有,這人慣來就是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現在她連人情往來的物麼都拿不出來,未來肯定還得低著頭請求鄉親們的幫村.文奶奶就擔心自家孫女兒被人怠慢了,趙嬸子那邊又太遠了些,加上現在才剛下午,有把子力氣的都出去干活了,留下的都是上了歲數的老人,也是幫著家里帶孩子的,文奶奶就不想麻煩人家,耽誤人家的事兒.

而李家其他輩兒的兄弟感情可不怎麼好,所以這里邊根本就沒有個能夠幫襯的親人,文奶奶也就犯難了.剛出生的嬰兒哪個不是足月了才能夠帶出房門,就她家妞妞天可憐見的,這才幾天,就跟著奶奶奔波.

"哇哇!哇哇…"文星見奶奶眉頭都能夾死蒼蠅了,從來就沒有出過聲的文星,頓時抬起肉團團的手,拍在奶奶苦著的臉上,像是安慰.

也難怪奶奶顧慮多,被拋棄而且一無所有,請人幫忙都像是乞討,沒有回報的付出,有誰會做?不是文星現實,而是前世經曆的多了,見過聽過的更多,對于人性與人心就再也沒有了以往的期待.

不過請人幫忙看看孩子,這個應該還是可以的吧.再說她那麼乖,將她放床上,啥也不用管,只等奶奶接就可以,可以說是毫不費力,奶奶怎麼還猶豫,之前不是還讓趙嬸子照看她麼,而且每天都帶她去趙嬸子那兒吃飯的.

文星哪里知道,她自認為自己很乖,但是別人可不知道,誰家剛出生的嬰兒,不是餓醒了要吃的,就是要拉,要麼就是純粹的鬧.吃喝拉撒什麼那都是要時時看顧的,但是奶奶可就沒有食物,尿布什麼的給照看的人,這要是讓人誤會貪人家那口吃用,那牽涉可就大了去了.

再說,奶奶去趙嬸子家要口吃的,那可都不是白吃白拿,哪次文奶奶不是用些柴火或者豬草野菜什麼的交換,而且要的還不多.這還是奶奶和趙嬸子有層交情在,趙嬸子也敬重文奶奶是長輩,知道文奶奶的不容易,心地也不壞,想著能幫就幫點.就是村里其他稍微有點善心的人都會幫襯一二,但是人家一頓兩頓的興許會施舍給你,但你要天天跑過去,看人家給不給你臉色看,那點子情意被磨光,直接把你關門外都是好的.

都說有一有二還有三,別人怕文奶奶帶著文星這樣,文奶奶也擔心別人這樣誤會,自然會顧慮的多.

文奶奶被文星打斷了思緒,低頭就看見了妞妞可愛的笑容,心頭就是一松,有了決定,抱著文星的手輕輕的搖起來.

"喔喔,好妞妞乖妞妞,這是在擔心奶奶麼,沒事兒喔,奶奶就在咱家屋後砍幾顆小樹苗兒去,妞妞在家乖乖的等奶奶回來哦!"

之前一直想到要砍竹子,比較容易編席子,不僅能夠做桌子,這天氣熱的,還能夠墊在床上,涼快.但是竹林只有出村子的那片山林里面有,著實太遠了,還是砍下樹苗算了,雖然難弄些,但是屋後面就有,這下就不但心離家太遠不能看顧妞妞,大不了多砍些跟王大哥去換點兒竹子.

這主意好,之前咋就沒有想到!文奶奶眉頭舒展起來,這就放下了妞妞,確定文星安靜乖巧的躺床上,關好了門,奶奶就去了後山.屋子是依山而建的,直接出了院子,幾步路就能上山砍樹.

奶奶這個時候也糊塗了,木棍子綁起來的桌子,可一點也不平吶!

"村長,在家呢!吃完午飯了,正好俺找你有事兒."

就在文奶奶到了王家姐砍刀的時候,趙嬸子也去了村長家,趙嬸子到的時候,村長蘇木林正好吃完午飯,見到趙嬸子過來,一開始還以為是找自家婆娘的,剛要叫人,就被趙嬸子叫住了,原來是找自己的.

"趙大姐,你找我,有啥事兒嗎?"蘇木林有些詫異的問,要知道趙家里他們家可有夠遠的,一般除了正事可不會隨意的串門,這找來了,肯定就是正事兒了.

"村長,李家奶奶的事情您知道些吧!"見村長點頭,趙嬸子接著說道:"唉,那小畜生今天早上跟她那婆娘跑了,扔下老子娘和剛出生的閨女,可憐那祖孫現在都被逼的都住東頭那個舊院子去了."

村長說起來比趙嬸子小上幾歲,雖然村長蘇木林叫她一聲大姐,但是到底是帶官職的,趙嬸子也保持著恭敬.

土地房屋買賣都要過村長這邊,所以趙嬸子料定村長知道些,但是絕對不知道李才把老子娘和閨女扔的干脆,還一點東西都沒留.

村長還真不知道李家兩夫妻做的那麼絕,他只知道李才把田產屋子給賣了,沒辦法,李才奶奶死之前,愣是讓李才她爹把所有的財產過戶給了李才,決定權在李才那里,李才下定了決心,他就是在勸說都沒用.

"什麼,把親娘和親閨女扔下了?"這邊村長還沒說話,那邊村長媳婦不可置信的叫喊了.她雖然聽說過李家去的媳婦潑辣無恥,不善待婆婆,重男輕女不喜歡閨女,之前的三個閨女還小的時候就送人了,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敢把老子娘和閨女扔了呀.

"可不是,我也是今早出門的時候,見到李家來了陌生人這才知道的,看著倒像是東邊那姓何的人家,我也不熟.趕過去一看,果然李才和他媳婦都不見了.那兩夫婦正收拾院子呢,李才那閨女就在雜物房里面乖乖的帶著,哎喲看著就可憐.要不是我去的及時,還不知道會怎樣,那姓何的兩夫妻你們也知道,可不是好說話的."

"這該天打雷劈的畜生,老子娘都不要,他還想去鎮里發大財?"就這樣的品行,誰找他干活兒.

一邊的村長也歎氣,都是他那奶奶給慣壞的,這都把好好的一個娃兒教成啥模樣了,還給說了這麼個沒臉沒皮的媳婦兒.村長可是聽說了不少,關于李家媳婦趙大妹,攔路打劫的事兒,要不是都是一個村的,照顧著臉皮不好說什麼,就這趙大妹的樣子,走哪兒打哪兒.

"對了,村長,我找您,就是想看看誰家有個不用的家伙麼,給文奶奶送去,文奶奶是個勤苦的,有她在那娃兒也能夠有口吃的,說不得什麼時候就又掙下一份家業來了,但是這啥也沒有,也不是個事兒!"

趙嬸子想著之前,因為那個娃兒,李家奶奶估計也不會抱了娃兒來她家要口吃的,那李才也真不是個人,連口湯也不給娃兒吃,媳婦進來把老子娘趕出去尋食就更不用說了,要不是李家奶奶有雙能干的手,指不定李家奶奶就沒了.

但是家里多個娃,生活就不同了,她家也不容易,一頓兩頓的幫村也沒事兒,但是長久一下來,可就不行了,所以不管是為了自家,也為了李家奶奶將來,趙嬸子也不嫌,幫著李家奶奶來村長家說合.

村長顯然也是這樣想的,他們山海村可不富有,每家每戶能夠自己吃飽喝足就夠難的,這要是還要接濟別人,怎麼拿得出手,別個到時候生了嫌隙,李家奶奶他是知道的,是個能干的女子,就是嫁錯了人,生錯了兒.

要知道李家自從李家奶奶進門之後,生活可不止提升了一個檔次,還不都是李家奶奶能干掙來的.要他說,李才那小子丟下李家奶奶還更好呢,這樣李家奶奶沒有了包袱,活得肯定更好,村長也更願意在這個時候幫村一把,李家奶奶自個兒掙家業,可比四處乞憐要好的多.

這樣一想,村長蘇木林也點頭說道:"這事兒我知道了,下午我就去給問問,然後叫三兒給李家奶奶給送過去,多少也是個心意."

一邊的村長媳婦,也跟著點頭道:"我也一道兒去,這邊住戶都比較近,也是家里比較寬裕的,我就去錢,安兩家走走."

"那敢情好!那祖孫實在是可伶,我們現在能幫扶一把,也不在乎以後他們的報答,只希望那娃兒長大了好好侍奉李家奶奶."說著又歎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