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破舊的新家
因為極品爹媽的絕情,把屋子里面所有,有用無用的東西都賤賣送人,也沒有給奶奶留下哪怕是喝水的缺口碗,所以除了舊院子,祖孫兩人可算是一無所有.哦,有之前因為要收拾房子,而被奶奶順過來的一把鐮刀和一把鋤頭,這還是因為極品爹娘壓根就不干農活,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農具,才讓奶奶拿了出來.還有就是奶奶日常的衣物以及小文星的破布繈褓,還是趁著那對夫婦不注意的時候偷取出來的,至于其他的,特別是廚房里面的東西,那就不行了,極品娘盯得太緊.

小文星被好心的嬸子抱去了舊院子,正好看見奶奶佝僂著身子在費力的除那些人高的蒿草.看見這一幕,文星頓時眼睛就紅了,從莫名的穿越重生,一直以來的委屈和茫然毫不壓抑,憑著嬰兒的殼子,盡情的嚎哭出來!

小嬰兒充滿委屈的嚎哭可把兩個婦人嚇到了,趙嬸子更是一臉的無措,明明之前一路上都好好的,非常的乖巧,她還想著怎麼會有這麼乖巧的孩子呢,這一來就哭成這樣,難不成她也知道自己被親父母給丟棄了,所以才哭的那麼委屈?

不管怎麼哄就是沒有,嬸子臉上也出現了著急之色.

而文奶奶可就啥都不管了,直接丟下鋤頭,就跑了過來,從嬸子那里抱過小文星,開始安慰,聲音隱隱帶著顫抖.

"奶奶的乖寶喲,這是怎麼啦,不哭喲,妞妞乖!"奶奶抱著小文星,看著哭得脹紅的小臉,心疼的緊,趙家嬸子這個時候抱著娃兒過來,手上又拿著個熟悉的小包袱,不用說,她就明白那兩個不孝的東西已經跑了.

文星本來就是成人,會這樣突然的嚎哭,也是因為她自己小時候,總被忽略的時候,最多的就是從奶奶那里得到安慰的.而且長大了,她還聽媽媽說過,其實她那條命,是奶奶留下來的,所以對于老人她心里總是有一份感激在心里面.

她從小身體就不好,不知道什麼原因,全身長滿了成年人拳頭大的膿包,在九十年代那個時候的農村,根本就沒有所謂的醫療,連著的那麼幾村子連個赤腳大夫都沒有,要看病只能去縣城.所以爸爸是決定就讓我生死由天命的,還是奶奶看不過眼,央著去了縣城看病拿藥,這才留下了條小命,所以茫然重生她能很快的接受慈祥的老人.乍然的看見了奶奶辛苦而孤寂的背影,那種蕭索…長久以來被內心里壓制的情緒,這才放肆的仗著嬰兒的身子發泄.

可這會兒看到奶奶心疼的臉,也不想在哭下去了,她不想這個老人因為她更加的傷心,于是奶奶一把抱住她的同時,文星也停止了嚎哭,嗚咽著可憐的窩在奶奶的懷里.當然不是不好意思,只是不想讓這個活了半百的人看出異樣.

見文星不哭了,趙嬸子笑了,看看丫頭的小臉道:"這小丫頭,看來是個懂事,孝順的,這一路來乖巧的緊,但是一見到奶奶就委屈的大哭了,想來也是想奶奶了."趙嬸子自然不會明妞妞是感覺到自己被丟棄,說你兒子兒媳已經偷跑了,家里已經住進了陌生人這類的話.這樣說也是為了安慰李家奶奶,不過小丫頭也確實是個聰明的.

奶奶也明白趙嬸子的心意,附和的點頭,"是啊,這丫頭別看她小,可孝順著,知道奶奶天天要忙活,從來都不哭鬧,沒人在身邊也安靜的睡著,尿床都是極少的,晚上也不鬧,乖乖的,就是看著人心疼."

文奶奶領著趙嬸子進了舊院子,說白了就是你泥培房,用泥巴壘起來的,只比茅草屋高級那麼一丟丟.文星小小的一團子,睜著霧蒙蒙的大眼睛看著這簡陋的,似乎隨時都能夠倒塌,鋪著草的三分地房子.想著這風一大,屋頂會不會被掀了,雨要是大點,屋子為不會漏雨,或者屋子直接傾塌了.

想到來時看到的大山,暗暗發誓,等她長大一點一定要重建,還要是磚瓦房,這個位置建房子很好,她可不准備換,但是古代的山林多野獸,這個是一定不能夠大意的,到時候把牆也建起來,圍的大一點,到時候就是直接的大莊園了.

"李家奶奶,妞妞我第一時間就給你送過來,家里小子皮著,沒人看著實在不放心,我得回去看著,就不多留了,我家還多幾個碗,下午我給您送過來."

趙嬸子知道這個時候的文奶奶一定是非常傷心,也只是在屋子里站了那麼一會兒就要告辭了,這個破舊的房子里面連張凳子也沒有,茶水就更不用說了,她呆著也尷尬.她想這個時候文奶奶應該是更像要一個人靜一靜,而不是讓他們這個外人,安慰是安慰,卻一直不停揭開這個傷疤!

把妞妞抱出來就直接給文奶奶送過來了,村長那邊應該還沒有得到消息,她得去給鄉親們說說,看看誰家有些個什麼用不上的家麼伙兒,給文奶奶送過來.天可憐見,李才那畜生居然啥都給賣了,這讓李家奶奶咋活.她也給大家提個醒,照顧照顧老人的情緒,文奶奶是個可憐人吶,還有那個剛出生不滿月子的小娃娃!

"誒,那成,回去吧!別看老婆子老了,還是頂事兒的,不用擔心."

文奶奶見趙嬸子要走,也沒好意思留,連張凳子都沒有給人家坐坐,更別說茶水了,文奶奶想著,村里面雖大大伙兒平常走動少,但是消息也傳的快,估計明個兒就能夠收到消息了,到時候鄉親們估計會來走動.她也的好好准備准備.

文奶奶沒有想到那兒子媳婦會這麼快離開,之前想著怎麼也得媳婦做完月子才走,家麼伙都沒有准備,只光顧著收拾屋子院子了,這看來,還是得先拼個桌子凳子什麼的.對于趙嬸子要給送碗,也沒有矯情的說不要,她雖然要強,但也知道面子在什麼地方放.但是這情卻是實實的記在了心里,還什麼她也明白自己現在一無所有,沒那個本事就還所有人情,就想著有空就多給趙嬸子家多送些野菜豬草什麼的,這里靠山靠海,說不定就有些意外的收獲.

文奶奶想了想,就決定先去老王家借個砍柴刀,這才准備動身就想到了自己的乖寶,低頭一看,喲.這娃子正張著大眼睛看著她笑呢!

"哎喲我的乖寶,心肝妞妞,奶奶去一趟你王爺爺家,妞妞跟奶奶一起?"她可不敢把妞妞放在這個房子里面,要是她不在妞妞被山里面的野獸叼走了可怎麼辦!前幾天要不是為了不讓那好兒媳婦拿妞妞作,她怎麼可能把乖寶一個人丟在屋子里面,可擔心死她了,幸好她妞妞懂事,奶奶不在也乖乖的.

終于要出去見見她所在的大環境了?文星"哇哇"吐著泡泡,樂呵呵的朝著奶奶笑,有點討好的嫌疑!不過只要妞妞對著奶奶笑,文奶奶就別提多開心了.

說做就做,文奶奶抱著小文星就去了王爺爺家,王爺爺本名叫王可,算是村子里的木匠,會做些桌椅板凳,手藝雖說不是頂好,卻也過的去.所以工具什麼比起其他家來說齊整些,像砍柴刀,村里也不是家家都有的,但王家可就不止一把.

王老頭家里人也和善,平時也有往來,所以文奶奶才會決定去他家借工具.要是村里面另外一個也會做桌椅的孫家,文奶奶就要好好考慮考慮了,那家人可不怎麼好相處.所以一個村子可別以為大家都好說話.

村子里的村民都是各個地方躲災禍進來的,雖然不是一個本家,但是也是一起生活了幾代人,不像第一代那麼隔離,所以只要不涉及自己的利益,大伙兒都還是挺和善,對于李家的事情也都知曉一些,背地里都指責李才不孝,不是人畜生啥的.文奶奶平時都會做人,人也和藹,村子里大部分的人,能幫忙的平時也會幫文奶奶.不過這個時候他們可還不知道,李才夫妻,居然膽大的棄了老子娘和閨女.

"王大哥,王大哥在家嗎?"

文星估計走了有半個小時,文奶奶才停在一院子門口,也是泥巴砌的房子,不過比起前世自己的老房子就沒有那麼規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古代的技術不過關,但比起他們家屋子,可又高了好幾個級別,最起碼那屋頂就是瓦片的.

一路走來,期間文星張眼只看見錯落的幾座房子,都是靠山而建,其他最多的就是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山頭,其中優以以後的家,背後的大山最雄偉,那個是這個村的門戶,三座連體大山.他們家背後也不過是其中一座的延伸枝節,估計那里已經是村子的邊緣.

這樣的空曠,也難怪這幾天也不見什麼人來那家里串門,就是極品娘守在門口"搶劫",來來去去也就那幾個稱呼,應該是比李家靠前落戶的人家.想起前世的時候,老家似乎也是地廣人稀.一個村子,任是只有10戶人家,這其中的三戶是外姓人,4戶就是他們家伯叔,因為分了家不是一個戶口了,所以算是獨立的戶體,還有三戶就是跟他們有那個一絲血緣的親戚,這樣組成的一個村,占地就幾千畝,這其中還不包括那些山頭,只是說的宅邸和遠遠近近的田地.

她小時候就沒有遇見過說沒事兒串門的,都是各家過各家的,親戚借也不怎麼串門.只有種稻子和收割的時候,大家伙兒親戚召集起來,輪流著幫忙,這個時候才會有機會和長輩們說說話.

至于小輩,除了還在另外一個村子置辦的,只有一二年紀的小學堂上學,幾個家兄弟姐妹們約著一起碰頭,但其實說話玩耍也不多,五六歲的時候就要在家幫忙,沒時間出來瘋玩.因為在家里她的年紀是最小的,所以幾乎沒有玩伴,也不會找她這個小個子,有那麼些內向害羞,還有些蠢笨的小妞玩.可見,一個村子,可沒有所謂的抬頭不見低頭見,各個關著門過自己的小日子.

看著村子的情況,別也是跟她前世老家一樣?

看著大環境,大山環繞,還有一角是內海,這樣是去另一個村,感情還要翻大山,就是不知道她這世的極品爹媽,奔赴的鎮是在何方?這樣一個閉塞的村子,雖說安穩,可就是沒什麼發展吶!

文星內心非常的憂傷!不過,現在這個階段,她和奶奶要的也不過是活下去,能夠有口吃的就成,錢什麼的,這個村子用的上?以她十幾年的農村生活,這個要求絕對能夠滿足,那大山可不是看著玩的!只是,看看自己只比豬崽子大一點點的身體,哎!快快長大吧!

"誰呀!來啦!"

就在文星哀聲歎氣的時候,院子里傳出了聲音,接著院門從里面打開了,一個頭發有些發白的老人,從打開一絲縫的門里探出了頭,見是奶奶,這才打開門.

"是文妹子啊,你怎麼來了?找老頭有事兒?"之所以沒有問文奶奶是不是找她家老頭做桌椅,完全是因為她也知道文奶奶的情況.對于文奶奶這個時候來找她家老頭子,還是有些疑惑的,她現在還不知道文奶奶被棄的情況.

不過即使不知道對方的來意,王奶奶也沒有不讓人進門的意思,"快,快進來.咦,這個…你們家媳婦生了?是閨女吧!"這個時候王奶奶才看見文奶奶懷里的小文星,對于李家那個只要男娃不要女娃的媳婦,整個村子就沒有人不知道的,所以現在見文奶奶抱著小娃娃,就知道李家媳婦又生了個女娃.

當然她是知道李家媳婦生了,之前被叫去給李家婆娘接生了的,就是她家一親戚,剛從李家出來,就給眾人說了,李家生了個閨女,才洗了澡,就被李家兩口子嚷嚷著不要,李家更是連接生的銀錢都沒有付,就把她那親戚給趕出來了,好像沒能生出兒子,是接生婆的緣故,氣的她一回來就嚷嚷了.不過為防讓李家奶奶上火,她就當不知道了.

"是啊,就前幾天,王大嫂,大哥不在家?"文奶奶不欲多說,她向來就堅強,不想弄得人人同情,她不認命,她自個能好好活著,也能帶大妞妞,用不著要死要活.別人的援手她沒辦法的都會坦然的接受,自己能搞到的,也不需要利用別人的同情.

"誒,妹子你晚了一步,三弟那邊說是桌子腿爛了,叫他過去修了,妹子可是有急事兒?"王奶奶也看出了文奶奶不欲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也就不問了.

"哦,沒事兒,這不是家里沒有個桌椅板凳,就想砍幾棵竹子編個席子,再弄幾個木樁子,簡單弄個小桌子什麼的,就來找大哥借把砍刀."

編個木桌子也不是弄不來,但是那東西費勁兒,還是編個席子簡單.要是能弄來大木樁就好了,山里也不是沒有大樹,鋸子王大哥家也有,但要弄下來就不是個簡單的事兒了.總不能請鄉親幫忙,她也出不起那工錢,唉!

王奶奶也不問怎麼要做桌子,想來也是有什麼隱情,看來晚些時候得去找趙妹子問問,趙妹子離李家近,有個風吹草動都能夠知道,她應該能夠知道李家發生了啥事兒了.

雖然這樣想著,王奶奶面上卻不顯,爽快的說道:"嗨,我以為什麼事兒,就這呀,你大嫂子就能做主,等著我給你去拿."說完朝著屋里一喊:"波哥兒,出來,你文奶奶過來了,給文奶奶端杯茶水…"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奶奶給攔住了,說是不用,看奶奶似乎著急,王奶奶也就沒有說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