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被丟棄的節奏?
接下來的日子,文星過上了非常熱鬧的生活,首先是天還不亮,她那極品的娘就"梆梆"的敲門,生怕她奶奶投一秒鍾的懶不起床干活,每到這個時候,文星就覺得心髒頻繁跳動的厲害,她想她沒有被餓死之前估計就會被這樣嚇死.

而她那極品娘自己倒好,見奶奶起來了,自個兒回窩接著睡了,但是卻總是把著點,在奶奶回來之前,就會吃完早飯,然後把廚房收拾一新,這人絕了!

然後是中午,又在奶奶回來之前吃完飯,特意等到奶奶回來之後,極品娘就尖著嗓子開始叫嚷著,老太婆吃白飯不干活啦,滿院子的雞屎不曉得打掃乾淨,害她又踩一坨啦!豬也不曉得喂啊,餓的哼哼叫啊!死丫頭片子還不丟的遠遠的,沒得浪費她的糧食啊!最後見奶奶完全沒有反應,就"梆梆梆"的不曉得在做什麼!

接著是晚上,一天的天氣很熱,而且天亮的很早,文星估計現在是夏天,晚上自然沒有那麼快天黑,極品娘同樣是踩著點和丈夫一塊兒吃完飯,然後就蹴在院子門口,見著干活回來的男女漢子們,就非常友好的拉著人聊開了,嗓門大的連住在偏僻雜物房的小文星也聽見了,一點也不曉得看人臉色.

說的什麼?說婆婆怎麼可惡啦,不讓他家兩口子吃個飽啊,早上很早就起來偷偷把母雞下的雞蛋藏起來啊,院子也不打掃啊,豬也不幫忙喂啊,人家剛生完孩子還不讓做坐月子啊,還不許殺雞補補啊!中午故意回來的那麼晚,不開火啦!整天的呆在外面,也不知道干什麼去了呀!

哎喲,大哥,大嫂子有福啊,干活兒得勁呀,這天兒才回來,又是多豐收吶,可憐我們家人口少,地也少,收成不好啦!太窮,太苦了呀!妞妞出生就沒奶喝呀!喲,大哥啥時候去下海的,這條魚看起來不錯呀,就給我妞妞頓口湯啦……

天天就同樣的話,連語調都沒有轉變過,聽得文星耳朵都起繭子了,恨不得極品娘把她丟的遠遠的,聽不到這些噪音!在聽那些無恥的話,文星是恨不得一頭撞牆上,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話說睜眼的時候,文星就看清楚了自己身處的環境,破舊的泥培房子,奶奶一躺下來就"咯吱咯吱"響的木板床,零散在屋子角落的破罐子…只有古代才有裝扮穿著的奶奶,這無疑就是古代了.

可這到底是不是古代來著?民風也太彪悍不說,不是說自古孝字頭上一把刀?怎麼他們極品爹媽就敢壓迫奶奶?

通過幾天聽來的動靜,文星知道,她那極品爹媽確實在收拾東西,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走人.她還太小,除了奶奶帶著她去鄉親那里討口湯水喝的時候,奶奶會包著自己出去,其余的時間,因為奶奶要干活,都是直接把她放在木板床上,省的受風又被太陽曬.而且文星發現,奶奶出門都是直接把屋子鎖了,文星估摸著,奶奶是擔心她不在的時候,她會被極品爹媽丟掉.

開始的時候奶奶但心她中途會哭鬧,時不時的回來看看,後來發現她很乖,根本不會哭鬧,也沒有尿床,就放心的放著她在房間里面睡覺.廢話都是成人了,怎麼好意思尿床,而且都沒有吃喝,哪來的屎尿,就算哭也不會有人拿東西給她吃,她還哭個毛!

文星現在最大的期望就是快快長大,然後糊一臉極品爹媽屎尿,特麼的,怎麼會有怎麼賤的人!

從極品娘那里聽到,村子似乎靠海,所以村里人能夠出海,也還能夠趕海,但具體是個什麼情況,她卻不知道.奶奶就有過半夜偷偷的去趕海,然後撿到的東西都放在趙嬸子家,但也只是些小蝦米,海參什麼的東西她是從來就沒有見奶奶見過的,連海帶也沒有見過,更別說魚之類的了,螃蟹倒是有過,不過都被奶奶跟趙嬸子換口糧了.

但是文星也不確定奶奶是不是認得海帶,海參那個玩意,反正前世她家不靠海,倒是死之前去的是海南,了解過,但看的也是干貨,至于到時候見到真物能不能認出來還真不一定.第二天那些東西就是她和奶奶的口糧了.

但是不管是出海還是趕海,似乎收獲都不怎麼好,趕海更不是天天有,文星猜測這里的海是不是很小的那種內海而且還是淺海,所以不漲潮.

就在文星胡思巴拉的時候,關緊的門"砰"的被人給撞開了,嚇了她一跳,接著文星就看到了她那極品媽,一臉凶神惡煞的進來了,在屋里一陣亂翻,沒有找著什麼之後,抬頭就對上了文星一雙亮閃閃的眼睛!

"嚇!"趙大妹驚呼,拍拍胸口,一副被嚇壞的樣子,緩過起來,趙大妹就指著手指,對文星吼道:"你個小蹄子,居然敢嚇老娘!"接著就粗魯的一把把文星給抱起來,抬手似乎就要把文星給丟出去,那一刻文星的心髒都停止了,這個女人居然那麼惡毒,連小孩子都不放過!

但好在,趙大妹似乎知道這一丟的結果,畢竟沒有殺過人,還是個嬰兒,雖然她敢丟棄,但是卻不敢摔的!罵罵咧咧的把文星丟到了床板的一角,然後再木板床上找了起來,但是依然一無所獲!

"死老太婆藏哪兒去了,怎麼會沒有呢!"趙大妹把整個屋子翻了個遍,也沒有找到所要的東西,頓時不耐煩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你在做什麼?"奶奶回來了!

奶奶看著被隨意的丟到角落的妞妞,頓時心疼了,把文星抱起來,手指顫抖的指著發現她回來,還肆無忌憚的趙大妹,這一屋子的混亂,加上趙大妹的氣勢,奶奶頓時就知道趙大妹在做什麼了.

偏偏趙大妹見到奶奶,還真就一點都沒有被撞破的尷尬,反而無恥的說道:"做什麼,你不都看見了,死老太婆識相的就把你的私房給我交出來,不然……"她本來就要走了的,哪成想今早上出門散步,居然讓她不小心的聽到老太婆早年靠著給人做衣服,居然還存有私房錢,這可怎麼得了!看著被奶奶小心的抱著的文星,眼珠子一轉,頓時計上心來!

眼見趙大妹居然把目光盯向了妞妞,奶奶心頭一顫,有些不安.看那亂轉的眼珠子就知道趙大妹不安好心,真不知道她是打哪兒知道她有私房,她怎麼還可能會有私房,她要是有私房,她的大妞,二妞,三妞怎麼會被這兩個無良的爹娘給賤賣了去!

"我哪里來的私房,這屋子不是被你給掀了,你找到了什麼了沒有,我要是有私房,三個大妞怎麼會被你這個親娘給偷偷賣了去,咱妞妞怎麼還需要去鄰居家討吃的去.你這個做娘的,妞妞生下來一口母奶都沒有喝過,你居然還跑到這件雜物房來找什麼私房,你的心被狗吃了!"

文星是第一次聽見奶奶和極品媽吼,以前不管極品媽說了什麼難聽的話,奶奶都是視而不見,過耳不聽的,看來這次是真的被觸到底線了,她當然也看見了極品媽不懷好意的眼神,估計是想用她來讓奶奶就范.

而且聽奶奶的話,她上頭還有三個姐姐,但是都被這極品給偷偷賣了?這哪門子的娘,簡直就是禽獸不如,看奶奶傷心的模樣,就知道奶奶是極喜歡她那三個姐姐的.

趙大妹看著奶奶的樣子,也不像是假話,想起之前聽到她婆婆是還在做媳婦的時候存的私房,這幾年來他們都沒有給這婆子家麼飯食,就是有估計也早就耗光了,而且房間能翻的地方確實沒有找出什麼之前的玩意,頓時臉色一沉,"呸,晦氣!"既然什麼也沒有,那他們也該走了,要是被這個婆子知道,纏上來可就不好了.趙大妹壓根就沒有理會,被奶奶提及的三個女兒.

趙大妹防著奶奶會纏著他們帶她走,所以想要偷偷的走不然奶奶知道,殊不知奶奶早就知道了他們的意圖,也知道他們早就把房契田產給賣了,連還在地上的莊稼都給賣了,為的就是把這些帶不走的東西也給換錢帶走,一點都沒有想要留給老子娘的意思.

奶奶只不過不想跟著他們,就算想跟著,也知道她那不孝兒子不會帶著她,就是帶著了,也沒有好日子過,還不如就留下.兒子是婆婆帶大的,就像是婆婆的兒子,而不是她的,一點都不和他親,所以她根本就沒把這個不孝子當成兒子,就算心里傷心也沒有到傷心欲絕的程度,所以奶奶也隨了他們去,這樣的兒子她還真不稀罕.

知道兒子把莊稼也給賣了之後,文奶奶就沒有再去地里面干活了,之所以每天還是早出晚歸,就是在收拾舊房子.

文星重生的地方叫山海村村,因為有山有海.村子被三座大山給環抱,沒有被抱住的那一角就是海,只有一條通往外面的彎曲小道,村子幾乎與世隔絕.地勢上看起來村子就像一個小山谷,還蠻開闊,地廣人稀,但其實能夠開發的可用地其實並不多,東一角西一角,而且還不平坦連貫.能夠開墾的田地,都被分散在村子的各個角落,有的還非常的遠,但是能夠在交了糧稅之後剩下更多嚼用的糧食,村民們都可勁的開更多的地,種更多的糧.

村里面的人,都是以前躲避戰亂逃進來的,開始的時候都是各自選了個地兒就落戶了,因為土地的原因,家家戶戶的院子都是倚著自己的田地而建,而且幾乎都是靠山,為的就是空出更多平整的地方種地.每戶相隔其實都挺遠,平時串個門什麼的都困難,而趙嬸子算是離文星家最近的,走過去也要個十幾分鍾的時間.

村東頭的舊院子是李家最初避難的時候選的住址,當時急著安家,根本就沒有多余的時間選址,所以地段可不好,靠海土質沙化,依山而建道路崎嶇,還恐有野獸下山,離村子集聚地最遠,這里幾乎沒有人安家,但是好地方基本都被先到的人,或者比較厲害的人給占了,李家也只能落戶到這邊,先休養生息.

李家也沒有想過要在這里久居,所以隨意的先做了個泥房子,除了防野獸把泥牆堆得厚而高,其余的都是能住人就行,而且在日子穩定,和村里人熟悉之後,就立馬選了選在的地方重新建了個大院子,也就是現在的李家.

奶奶現在也是沒有辦法了,這才去那邊收拾房子,想著能夠住下就好.雖然遠離人群,有些不方便,但這並不是問題,再加上她也沒有錢買地種田,靠海的話,漲潮的時候還能夠第一時間去撿些東西,他們祖孫也不至于餓死,靠山雖然有野獸的威脅,但冬天也是眨眼就來了,還能夠省些力氣,多撿些柴火,想來她和妞妞也能夠過去這個冬天.

文星可不知道奶奶的這些想法,她只知道,在極品媽翻了奶奶屋子的第二天,那對極品爹媽就趁著奶奶外出干活的時候跑了,接著就有一對長相燒香刻薄的中年夫婦過來收拾房子,在收拾到雜物房的時候,發現了她的存在.幸好趙嬸子一直按照奶奶的囑咐,一直看著這邊的動靜,及時的把她抱了過去,不然他她就不知道自己會是什麼下場了.

因為據聽說,極品爹媽的買主不是個好相與的主!之前也是住在偏遠的地方,一直想要搬家,但是一來他們本身不怎麼會做人,跟村民們處的不好,所以集聚地那邊其實還有幾處好地方,但是沒有人想著賣給他們,而他們也沒有多余的銀錢買的起那邊的地方.了解到這些,極品爹媽就主動上門找到了他們,以一個兩方都能夠接受的價格,把東西全都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