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極品爹媽
"梆!梆!梆!梆!"

重物敲打在木門上的聲音把文星從睡夢中嚇醒了,文星心跳快了一分,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就再次聽到了"梆梆"的聲響夾雜著尖銳刻薄的聲音,"太陽都出來了,老不死的怎麼還不起來去干活."

文星一頭眉頭死死的皺在一起,剛出生的嬰兒本來就皺巴巴的,現在更加的難看了,但是文星可沒有這個意識,如果她沒有猜錯,眼前這個,拿著什麼拍門的潑婦,就是前天的產婦,她現在身體的娘?

還不等文星多想,身體就被抱了起來,"乖寶乖哦,沒被嚇到喔,再睡會兒啊!乖寶乖哦!"文星轉頭,果然看見奶奶已經穿戴好了,似乎有感應般,奶奶朝著文星看過來,見文星睜著亮晶晶眼睛在看她.

外面的聲響還沒有停,奶奶有些猶豫的看向了文星,文星頓時就明白了,奶奶是在擔心她呢!文星趕緊的裝作打了個哈氣,然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昨天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的眼睛還是朦朧的什麼看什麼都不是很清楚,似乎隔著一層,今天就能夠完全看清了,這個身體的奶奶是一個面善,慈祥的老太太.

見文星睡了,奶奶小心的把文星放回木板床上,然後出去了,對于外面叫囂的女人,她是一句話也沒有說,而外面的女人見文奶奶出來了,也丟下手上的木棍,看著奶奶出門離開之後,這才"呸"的一聲,轉身會自己的屋里了,文星估計那女人回去補眠了.

奶奶走了之後,文星又睜開雙眼,天明明還黑著,雖然看不到外面具體的情況,但是家里的雞可還沒有打鳴,屋子里很黑,不排除屋子本身陰暗,但是連雞都還沒有打鳴,文星肯定,現在連4點都還不到.就算是夏天,一般也要5點左右天才會光亮.也不知道外面這個時候,能不能夠看的清腳下的情況.怎麼會有這麼刻薄的媳婦?還是古代這樣重孝的地方.

被嚇醒了,文星也就沒有了睡意,之前因為身體太過嬌弱,她一直都在沉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到了個什麼地方,只能從奶奶的服飾和屋子里的情況,猜測她這是到了古代農村里面了,但是架空還是啥的,她就完全的不知道了,希望是一個架空的世界吧.

在這之前,她也沒有去想前世的事情,現在頭腦好不容清醒了,前世的事情就這麼闖進了腦海,根本就沒有給她個准備.

前世她也不過是個普通的老百姓,從小在農村長大,家里面三個孩子,忽略12歲以前那完全沒有記憶的小時候.長大些,姐姐叛逆,弟弟任性,所以作為不管是放學還是放假都呆在家里面,不瘋玩不吵著要錢,家長說什麼就做什麼,還主動幫忙干農活兒,學習成績還不錯的她,就是大家眼中的乖乖女,也榮升為爸媽最寵愛的女兒.

為了維持父母乖乖女的期盼,她一直致力于做一個乖乖女,在她想來叛逆的姐姐,任性的弟弟,已經足夠讓父母傷心了,如果再出一個她,會是怎樣?于是她更加的宅在家里面了,即使後來家里面已經不需要她做什麼農活,也從來沒有像姐姐一樣,說要去找同學玩,去縣城之類.

哪怕是上大學的時候,除了上課,她也是宅在寢室,連同學約去逛街,除非必要也都從來不去,班里學校的活動也從來都不參加,可就是因為這樣,大學畢業之後,她根本就受不了四處奔波去找工作,直接回了家,這樣一蹲就是四年,什麼志氣也就沒有了.

對了,她是怎麼死的呢!是了,因為心情越來越壓抑,情緒越來越反常,所以她她借口出去找工作,其實是去旅游散心.然後在旅游勝地麗江買個一個銀手鏈做紀念,無意間發現另有乾坤,至此她便愛上了旅游.

本來她對生活的要求便不高,有一口吃有一方地兒睡就是最大的滿足,現在有了能夠滿足這一切的銀手鏈,她就更沒有追求了,為了逃避工作和相親,更為了豐富手鏈空間,她四處旅行,最後一站便是海南,為的是海產品以及熱帶水果,哪成想就是在那里發生了危機.

縱使在小心翼翼,還是敵不過人心,她被人有心的接近,卻被那人的女朋友誤會吃醋,然後被那個女人暗地推下了游船,會游泳又如何,猝不及防的被推下船,又被航行的輪船撞上,她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就沉入在茫茫無際的大海.

她該慶幸自家兄弟姐妹多,四年蹲在家里,所謂遠的親近的臭,那幾年已經耗盡了父母的關愛,在家變得可有可無了,即使在家也當過沒她這個人存在?所以現在即使她死了,他們也不會過多的關心?

想起隨著她一起沉入大海的銀色手鏈,文星眼中一陣黯然,要是空間也跟著她一起過來了就好了,這樣在這個古代鄉村,自己和奶奶相依為命至少能夠有保障,她為了那個不小的空間,可是費了不少的心.

她沒有工作更沒有存款,也沒有厚著臉皮要爸媽的錢,在還沒有空間的時候,她花用的都是自己以前存下來的零用錢,零用用完了,爸媽平時也會給些買菜錢,好在她不像姐姐妹妹,有錢就買衣服包包什麼的,所以不怎麼花錢.就是媽媽要給錢讓她買衣服,她也不好意思要,從來都拒絕.

後來有了空間,要買種子,她也沒有開口要爸媽的錢,先買幾塊錢白菜種子,開始在空間偷偷的種,然後偷偷的賣掉,再然後就用這些錢買更多的種子,致力于把空間打造成農場,自給自足.

文星歎口氣,非常的惋惜.不過本來就算是白得的東西,即使突然沒有了,文星也沒有過多的負面情緒,她擁有過也享受過,所以不遺憾.但是想到現在的家徒四壁,祖孫兩能不能活下去,還真是個問題,所以想到空間,有些不甘.

文星剛想完事情,覺得有些困了,嬰兒的身體嬌弱,需要休息,但是身下的木板實在不適應,嬌貴的嬰兒皮膚更是敏感.

雖然她也是農村長大的孩子,木板床也是從小睡到大的,而且家里有席夢思的時候,她因為更加的喜歡古典的架子床,所以依舊睡的木板,加上讀書住校睡的鐵床,也是木板的,按理也不會那麼難挨.

但是在縣城買房子之後,舊床就不適宜了,睡得都是席夢思,幾年來,身體也早已經養嬌了,猛然在睡比木架床還硬,又完全沒有墊任何被褥的木板,加上又是嬰兒的身體,即使因為夏天身上簡單的裹了一塊破布,也是非常的難受.

更何況再怎麼,那都是以前,是前世的身體,而不是這個生下來才不到三天的小嬰兒,身體上的痛苦,可不是精神能夠承受,身體說沒事兒就沒事兒的.

但猛然,文星感覺到了不對.

咦…這怎麼有些不對勁?仔細的感覺身下的觸感,文星一個機靈,困頓的迷蒙蒙的眼睛也睜開了,這一眼,文星就驚的長大了嘴巴!一點睡意都沒有了.

這…這不是她空間的房間麼!身下躺著的可不就是她特意回老家偷渡進來的木架床,雖然最底下也是木板,但是架不住她墊了兩床新棉被,這可比席夢思還舒服.

這床還是因為她不敢跑到果山上的家里面偷渡席夢思,去了之前住的老房子里面搬的木架子床,老房子已經很久沒有人會去了,加上後來礦業發展,村里面人員混亂,少不得誰家就會丟個什麼衣服被褥,鍋碗瓢盆什麼的,而她也給鑽了空子,把這床給弄了進來.

這…這…確定自己還是嬰兒身體,文星一時沒有了語言,只感覺心里面酸酸的,眼睛熱熱的.

別人都說她是乖乖女,聽話懂事,誰知道,其實她不過是太懶,太宅,做什麼事情,談什麼話都覺得沒意思,沒興趣,無所謂?覺得出去瘋玩還會被家長打罵,不如在家里睡覺來的爽快?爭搶,爭辯浪費口舌還不一定能夠如意,說不定最後還更慘,還不如別人怎麼說就怎麼辦,反正也沒有損失?如此種種,所以她才顯得安靜乖巧?

所以畢業之後她連工作都不去,只知道蹲在家里,宅在房間里?對外面的世界再怎麼向往,卻也懶得出去?除了覺得沒有意思,不感興趣外,誰又說不是這十幾年來宅在家里養成的習慣,讓她失去了去往外面世界的興趣和斗志?

時間抹光了她所有的熱情,父母從小的縱容更是讓她有恃無恐!

這些她不知道該怪誰!

前世的種種已經遠去,想再多也無用,熟悉的東西卻還是讓她懷念,胸腔脹脹的,微酸.

但是不管她以前如何,但在現在,她卻很感激空間的到來!這個世界沒有逼著她去工作的規則.沒有網絡,沒有歌曲,沒有動漫,更沒有小說,打發她一天又一天無聊的時間,讓她一步步沉淪頹廢.

她重生在這個落後的農村,和唯一的親人相依為命,什麼都要自己拼搏,她沒有什麼大志氣,不想要生活轟轟烈烈,卻只想好好的活著,一直活著,活到自然的死去,足以.

她相信自己能夠做到,就像前世那一段短暫的旅行.當一切被逼到的了絕境,人就有奮起的力量.

生活簡單卻又艱難,沒有那麼多的奢求,她相信她能夠在這還算和平的農村好好的活著,快樂的活著.或許她還會安心的嫁給一個農村漢子,生幾個娃娃,然後含飴弄孫.

雖然很想在空間里面休息,但是文星可不想因為自己把握不住時間,而被奶奶發現自己不再屋子里面,要知道嬰兒睡著了,可沒有什麼生物鍾准時清醒.雖然空間的時間比外面時間的快,但是文星還是不想這麼做,前世她就是因為不謹慎,才被人發現,古代雖然沒有什麼監控,但是把不住這個身體的娘是一個極品,還是小心為妙.

也不知道空間是怎麼跟過來的,她確定以及肯定,她現在的身體上可沒有什麼銀鏈子,難道像小說里面說的,藏在她的靈魂里面了?唉,不管了,只要空間在管那麼多做什麼.

不過即使是空間在手,但是架不住自己的身板太小,再說對這個村子完全沒有了解,就是想要把空間里面的蔬果拿出來,也解釋不清,要是被誤認有鬼神,還不得把奶奶給嚇死.看來要改善她和奶奶的伙食,只有等她大點的時候,找機會在村子里面的山上,河里面看看這里有些什麼物種再說了.

早知道她會變成個小嬰兒,她就在空間里面養一頭奶牛了,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她前世本身就不喜歡喝牛奶,而且買奶牛的動作太大,也不敢這麼動作.她現在連牙口都沒有,其他的東西更是吃不了,就是不知道以這個家的情況,幾年後她這個小身體會不會落下病根,她可不會治病,也不知道怎麼調養!

愁!文星的一張笑臉皺成了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