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穿越重生
文星剛剛有意識的時候,思緒還不是太清明,突然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腦子就更迷糊了.還沒等腦子轉個彎,屁股就被猛力一拍,鈍痛突然,文星反射性的張口"啊"了一聲.接著就感覺到身體被人放到了水中,似乎有人在幫她洗澡,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裹成一團放好之後,腦子總算是清醒了.

文星想張開眼睛,但不知為何眼皮沉重就是張不開,文星想,也是,那種情況下來,估計自己受傷不輕,現在腦子清醒眼睛睜不開也是合理之中.還不等文星在安慰自己,耳中就聽到了嘈雜的聲音!

"什麼?又是一個丫頭片子!"低沉的男聲帶著無盡的怒火,文星一時沒怎麼聽明白話中的意思.

"嚷嚷嚷,嚷什麼嚷,生個丫頭片子你以為我願意,趕緊的給我抱開,放我身邊礙眼!"比起男人更中氣十足的女聲,就在文星的耳朵邊上,差點沒把文星耳朵給震聾.還沒等她安撫自己被嚇的砰砰跳的心髒,身體就被大力給推開,文星感到一陣窒息,擦,誰那麼缺德,她似乎被掀翻了,臉朝下.

"做虐哦!丫頭怎麼了,丫頭不是你們生的啊!"文星感覺自己被人輕輕的抱了起來,狠狠吸了一口氣的同時,聽到這句話,頓時感覺不對勁了!怎麼感覺這些人再說的是自己?在聯想之前,被人拍屁屁,被丟水里清洗,這感覺…

"是我生的怎麼了?丫頭就不行,你個老不死的,誰讓你進來的!來了也好,你要這個賠錢貨我可不要,趕緊的抱遠點.姓李的你怵那兒做什麼,還不趕緊的給我把燉的雞端過來,廢了老鼻子的勁,還以為是個小子……"

刻薄罵人的話還沒有停止,文星已經感覺到,自己似乎被抱走了,抱著她的人動作很輕柔小心,沒讓她感覺到一點不舒服,但是聽著耳邊即使感覺走遠也沒有絲毫減低的聲響,文星心里的詭異卻越來越強.

這…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呢?還沒等文星想明白,一陣疲累傳來,抵擋不住困意文星睡了過去,算了還是等醒來的時候再想吧!

文星是餓醒的,再次醒來文星已經能夠睜開眼睛,她再看清楚身處的環境之後,終于認清了形勢,同時也明白了之前詭異的感覺了,她重生了,重生在一個剛出生的嬰兒身上,還是一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嬰兒身上.

也是,她明明是被人從船上推到海里去的,那窒息的死亡感覺清晰無比,一望無際的海洋,只有她們乘坐的那艘船,有那些人在,她又怎麼可能獲救.文星諷刺的一笑.

木頭門被輕輕的推開,文星眼珠子咕嚕嚕亂轉,就是想要瞄瞄來人,但因為身體是剛出生的嬰兒,轉脖子都困難了,別說是要仰起頭來看,于是文星就滑稽的撇啊撇啊,就是看不到.終于放棄的時候,來人已經走到了床前,也算是看的非常清楚了,是一個看起來非常慈祥和藹的老婦人!

"哎喲我的乖寶妞妞醒了呀!"老婦人也就是文星現在身體的親奶奶,見文星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自己,頓時一身的疲憊就卸去了大半,趕忙把文星從破床板上抱了起來,熟悉的懷抱讓文星知道.之前那個擔憂慈愛,小心把她抱走的就是眼前這個老婦人.

文奶奶人小心的掀開文星繈褓的一角,見文星沒有尿又重新包好,輕輕的拍了拍文星的背,"小妞妞是不是餓了,再等等哦,奶奶這就給你找吃的去啊!"再次把文星輕輕的方向,文奶奶人小心的開門離開了.

原來是奶奶啊!還好有一個奶奶,要不然就她剛醒那會兒聽到的話,估計她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亂葬崗呢!說不定就沒有醒來的可能了.幾句話,文星就已經能夠確定她那親爹媽的品性了,不過現在的她卻不知道,對于她親爹媽的認識,還是遠遠不夠的.這不刷新下限的來了.

趙大妹早就聽到了聲音,知道那個老太婆已經回來了,立馬就從房間里面出來,果然看見老太婆端了個碗從廚房出來,一看碗里的東西,這怎麼得了,這東西可是她特意留下喂豬的,怎麼能給這老不死的吃.趕緊的把人給攔下了.

"你這個死老婆子,干什麼干什麼,居然跑到廚房來偷東西,還不把東西給我放下."

奶奶知道自己不可能那麼容易就從廚房拿到東西,蒼老的手護住了缺了幾個角的瓷碗,"大妹,就一碗湯水,妞妞才剛出生,還沒吃過東西,要該餓壞了."奶奶的聲音帶著請求,但是顯然奶奶的低聲下氣,並沒有換來哪怕一絲的憐憫.

"就那丫頭片子,餓死活該,我不是說了給我抱遠點."她當然不能夠直接說把那丫頭給丟了,畢竟還要點臉面,"這些湯水可是我特意留下來喂豬的,這樣是餓壞了他們,你這死老太婆賠得起嗎?啊!給我拿過來吧你!"趙大妹見老家伙死死的護著碗就是不主動給她,從來沒有被違逆的她,這下火了,一把就搶了過來,爭執中,碗里的湯水撒了奶奶一身,一點沒剩下.

趙大妹看著手中的湯水,再看看奶奶一身的狼狽,撇撇嘴,也不管奶奶,直接進了廚房,把門一關,絲毫不管身後奶奶顫抖的手,渾濁帶淚的眼睛此刻看著不知什麼時候站在房門口的大兒子.

李才見老娘發現了自己,頓時憨厚的嘿嘿只笑,然後轉身進了房間,他可不敢忤逆自家婆娘,不然還不知道晚上有沒有地方睡,有沒有大米飯吃,惹不起我還躲不起?

文梅梅也就是奶奶,這下是徹底的失望了,看著身後被里面鎖住的廚房,也知道自己是別想從廚房里面那點湯水給妞妞吃了,只得佝僂著身子,歎著氣離開.

文星在房間里面雖然看不到情形,但是光那聲音,就聽的臉都黑了,一聽就知道,那個像潑婦一樣嚷嚷的聲音,絕對是她那從她一出生,就把她掀翻,嫌她礙眼的親媽.

奶奶剛剛還說去給她找吃的,現在就聽到了那極品的聲音,這什麼人啊,有這麼對婆婆說話的?婆婆去廚房拿東西吃,居然叫偷?難怪奶奶說是去找,而不是說去拿,感情是這麼回事兒?這女人不是才剛生完孩子麼,怎麼精神頭那麼好,就可以下床了?

就在文星還在撇嘴有些瞠目結舌的時候,奶奶回來了.看著奶奶空空的雙手,文星有些委屈,當然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眼前這個心疼的看著自己的老人.剛才她就沒有忽略老人一身的疲憊,顯然老人是剛做完活回來,但是還沒有歇下一口氣,還沒有喝一口水,為自己的孫兒弄些吃的,卻受了這樣的氣,再看老人現在的模樣,顯然她自己也沒有吃過東西.

她醒來那會兒就聞到了食物的香氣,那個時候這個家已經在做飯了,而她也確實聽到了吃飯響動,家里似乎除了奶奶也就那對夫婦,但是他們卻自個兒吃飯沒有等奶奶,可奶奶干完活一身疲憊的回來,那對賤人居然不給奶奶飯吃?顯然文星忘記了,那對所謂的賤人,是她現在的爹媽.當然她不是不知道,而是可以的忽略了,這樣的爹媽,她情願不要.

看著奶奶渾身彌漫著悲傷的氣息,文星心里也不好受,但是她現在還不能說話,也不能說話,只得傻兮兮的對著奶奶笑.果然奶奶一見文星對著她笑,就馬上抹干了眼淚,把文星抱了起來,渾身的悲傷也被溫暖的氣息取代.

最後文星是被奶奶裹得像包子一樣,抱到了鄰居家,討了一碗番薯湯.鄰居似乎對于文星和奶奶的情況習以為常了,見到奶奶抱著文星過來,什麼話也沒說,就端了番薯湯過來.

奶奶接過碗,感激的說道:"唉,趙家妹子又麻煩你了,下午我去割一籠豬草過來謝謝你,要是沒有你們這些鄉親,我那些乖寶可能就……"說著說著奶奶眼淚就下來了,顯然想起了不好的過往.

文星小心的喝著湯,也張著耳朵好奇的聽著.按照她剛出生那會兒聽到的,他們家應該不止她一個才對,但是奇怪的是,她卻是一個都沒有聽到,更沒有見到那些姐妹,這會兒聽到有情況,自然也要好好聽聽,看看到底他們家什麼個情況.

"別,李家奶奶,快別說了.你的情況我還不知道,大家鄉里鄉親的,您也知道我們的情況,說實在的也幫不上多少.您還沒吃午飯吧,我這里還剩兩只烤番薯,吃完再走,多余的話可千萬別說,你要是過意不去,我家小子放牛的時候,你在邊上就看著點."

看著李家奶奶小心的喂著娃娃,趙家嬸子心下戚戚然,李家奶奶嫁過來的時候她還小,但是也聽說了她的處境,處處被婆婆壓著,丈夫又是個愚孝的,就聽老子娘的話,但也還算過的去,畢竟村里也不缺苛待媳婦的婆婆,但是丈夫以外病死之後,就不好過了,婆婆把過錯全推在媳婦身上,那日子還有什麼過頭?兒子也都被婆婆給慣壞了不聽娘的話.

好不容易婆婆死了,想來是熬過來了,接著兒子又娶了個潑婦,把廚房管了,防婆婆就像防賊似得,外面的活兒都不甘,也不讓丈夫干,都是李家奶奶起早貪黑的做,回到家沒口熱飯不說,還天天招那個娘們的氣,他們這些鄉親看著都過分,但又不好說什麼.李才那小子可真不是個東西,娶了媳婦就忘了娘,任由她那婆娘折騰.趙家嬸子臉上帶著同情,看向文星卻帶著了然,看的文星眼中隱晦一閃而沒,奶奶過得似乎比她想象中要苦!

趙家嬸子把兩只烤番薯放在奶奶的身邊,安慰的說道:"李家奶奶也別多想,那三個丫頭送出去了也好,省得受她親娘的氣,長大了還不知道會被她親娘給怎麼賣了…額…李家奶奶都怪我,說這些個做什麼."真是哪壺不提哪壺,李家奶奶的幾個女兒可不就是被她那刻薄的婆婆給賣了?她這麼給一說……

原來是給送走了?難怪她沒有聽見家里有其他人的聲音,這古代有那麼的重男輕女,這家里婆婆都沒有說什麼,媳婦子倒是迫不及待的把親生女兒給送走了?文星有些納悶.

文星從見到自己身處破落的房間,以及看到奶奶的衣著打扮,沒有一絲現代化的氣息,就猜測,她這是給重生到古代來了,現在被奶奶給抱著走了一路,就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奶奶見文星不吃了,就輕輕的放下了碗,對著趙家嬸子搖頭表示不在意,手指輕輕的摩挲著的碗的邊緣,看著趙家嬸子欲言又止.

趙家嬸子是一個直爽善良的中年婦女,對于李家奶奶的處境一直抱有同情,也是幫助李家奶奶最多的相鄰,見李家奶奶似乎想說什麼,又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說,就知道對方可能有什麼難言之隱.

"你家奶奶是不是有什麼是要說,沒關心,您就說吧,您還不知道我的為人!"

"唉!"李家奶奶一聲沉重的歎息,眼中濕潤起來,輕輕的拍著文星的背,看著朝著自己笑得可愛的妞妞,頓時下定了決心:"趙家妹子,想來你也聽說了,我家那小子想要去鎮里發展,我昨個不小心聽到,他們已經把房契田產都給賣了換了銀子,今天上午,村長也找我說了這事兒.我的情況你也能猜到,那兩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走,我想趁著還有點時間,把村東頭那個就院子給收拾收拾,但是妞妞還太小,我就擔心,那兩個趁我不在的時候會把妞妞給丟了,你看,你能不能在我干活的時候,幫忙讓二狗子給我看著點妞妞."

李家奶奶是個非常堅強的女人,之前二十多年,連刻薄的婆婆都沒有把她打敗,現在也不會被媳婦兒打敗,她失望傷心的不過是自己的兒子向外,居然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不顧!

這麼一說趙家嬸子就知道了,那兩個出生,居然把房產田產什麼的都賣了,要到鎮上發展,但是沒想要帶老子娘一起,連妞妞這個剛出生的女兒也不要.之前接生的阿婆還說了趙大妹不是人,嫌棄自個生的是個丫頭,連剛出生的孩子都想著要丟棄,還以為她說笑,感情這是真的?太不是人了這,李才也不是個人,居然就讓那婆娘行事.

趙家嬸子故作輕松的說道:"嗨,這不是小事兒,您就放心吧,會給你看好妞妞的,看著小丫頭,多乖多惹人憐愛呀!"說著捏了捏文星的小臉蛋.

------題外話------

秋自己看的時候一下就發現了很多錯別字,但到後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