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討喜少主,試探玄霄
早飯很簡單,也只是一些家常的小菜,不過上官雪妍知道兒子愛吃,她也願意去做.吃完早飯後他們坐在院子里聊天,現在沒到他們去參加大會的時候.

"這就是少主吧,過來姐姐看看."朱雀看著坐在上官雪妍身邊的軒轅云墨伸出自己的狼爪,他早就看見那俊俏的小子了,不過一直沒找到機會親近,現在可讓她逮著機會了.他們早會知道宗主有個兒子,只不過宗主把他保護的很好,不要說是外面的人,就是他們也不曾見過,唯一見過少主的人就只有留守在上京的青龍.

"等一下,你是誰呀,你稱呼我什麼?"軒轅云墨看見伸到自己眼前的手,歪著頭,好奇的問.

"少主,我是你朱雀姐姐."朱雀笑著說,實在是軒轅云墨此時歪著頭又一副好奇的樣子,那表情可愛到不行.

"漂亮的朱雀姐姐,你現在的行為好像有點不妥吧?你可是稱呼我為少主呦?"軒轅云墨指著她伸出的手說,軒轅云墨依舊一副乖巧的樣子,他不會讓別人碰他的臉.

"真不愧是我們的少主,這機靈勁看來得宗主真傳吧,你是在說我以下犯上嗎?"朱雀笑著說,這孩子她喜歡,不是笨拙的,他們也需要一個聰慧的少主.

"難道不是嗎,朱雀姐姐."軒轅云墨也笑著說,她知道對方沒生自己的氣.

"可是姐姐很想碰你怎麼辦?"朱雀伸著自己的手,依舊笑著說.

"好呀,你抓到我再說."軒轅云墨對他們幾人的武功想一探究竟.

"好,這可是你說的也哦,姐姐來了."朱雀說完就去抓坐在椅子上的軒轅云墨.

軒轅云墨只是椅背後仰,轉身離開椅子,就躲過了朱雀的伸出的手.

"小子,可以呀,再來."朱雀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一覺踢開凳子,就再次去抓軒轅云墨.軒轅云墨腳下不斷交互著運動,很快就又躲開朱雀.

"少主的功夫很好."白虎只是平靜的敘述事實.

"恩,少主的年齡也不大,時間還有很長."玄武看著追逐的兩人贊同的說,他有很長的時間去學習功夫,將來的成就一定不低.

"墨兒,不鬧了,下來吧."上官雪妍出聲喊停那在屋頂上躥下跳的兩人,就憑墨兒的輕功那朱雀想抓住他不容易.

"是,娘親."軒轅云墨從房頂跳下來,又回到上官雪妍身邊.

"來,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兒子軒轅云墨,這是我的義子軒轅少泉,那是我的弟弟云隱."上官雪妍先介紹軒轅云墨給玄武他們認識,然後又介紹玄武他們給軒轅云墨他們認識"這是玄武,朱雀,白虎,紫風,青龍你們都是認識的."

"屬下見過少主,少泉少爺,云少爺."他們幾人站起身抱拳行禮,在他們眼里只有軒轅云墨才是他們需要給予和宗主同等尊重的主子.

"各位哥哥和姐姐,切勿多禮,你們叫我云墨就可以了.云墨剛剛也只是和朱雀姐姐開個玩笑,請姐姐勿怪."軒轅云墨也站起身說,抱拳略低下腰身,嘴角帶著討喜的笑意.

軒轅云墨的乖巧和懂禮貌很的他們幾人的喜愛.他們本身就挺喜歡他的,畢竟他是他們宗主的唯一的兒子,他們怎麼說也要愛屋及烏.可是見到人了,他們是打心里喜歡這個小子.小小年紀功力不凡,處事周到,面對他們也不膽怯或者倨傲.他們能預想到以後華夏宗交到他手里,也會發揚光大的.

"少主弟弟,你好可愛呀."朱雀再次伸狼爪,不過沒去捏他的臉,改為揉他的頭.她剛才可是看見他眼里的不贊同,可是他卻沒阻止自己.想必他也是估計自己的心情,這小子真讓人心疼.

"朱雀姐姐你好漂亮,不過,還是沒娘親漂亮."軒轅云墨笑著對她說.

"你這小子這麼小就會哄姑娘,以後肯定是個多情種,那要害多少女的心呀."朱雀笑的肆無忌憚.

其他人聽著也笑了,這小少主看現在的面貌以後也是個豐神俊朗的男子,在加上他的身份,那會是很說人趨之如騖的佳婿人選.

"娘親……?"軒轅云墨看著上官雪妍紅著臉說.

"好了,朱雀你們不要取笑他來."上官雪妍看著兒子的窘迫樣子,于是開口解圍.

他們取笑完軒轅云墨,他們又都坐回原位,他們也是很久沒見了,要說的話很多.即使不說宗派內的事,他們也可以說一些江湖奇聞怪事,尤其是紫風,他管理情報,知道的要多一些,也會撿一些無關緊要的覺得好笑的說該大家聽.

軒轅玄霄回到後院的時候,就看見那些陌生人把他們母子圍在中間,也不知道說什麼他們笑的很開心.

"爹爹,你去哪里了,怎麼才回來?"軒轅云墨是第一看見軒轅玄霄的人.

"為父出去辦點事,回來晚了,讓墨兒擔心了."軒轅玄霄微笑著對兒子說.

軒轅玄霄和兒子說完就看著上官雪妍.可是還等他說什麼的時候,一條鞭子就到了他的眼前,他立刻側身躲開.才躲開鞭子身後又襲來一把劍,鞭子和劍的攻擊又急又厲,他只好退身和他們交起手來.軒轅玄霄原來身中劇毒的時候,那時候只有招式不敢用內力,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的毒不但解了,內力還提升了,對付這兩人不再話下.朱雀的鞭子和玄武的劍配合默契,可是很快也被軒轅玄霄找到了破綻,奪下了武器.就在軒轅玄霄打算松一口氣的時候,側下里又踢出一條腿對著他的腰間,這一腳解救出了朱雀和玄武,他們兩人反應過來就又和白虎一起攻擊軒轅玄霄.

"大姐,他們怎麼打起來了,他們那是三個人打一個."云隱看著那交纏在一起的四人著急的說.

"沒事的,他應付的了."上官雪妍也看著那打成一團的人,淡然的說.她知道玄武他們也只是想試探他一下,不會下殺手.

"他騙了天下所有人,也真夠隱忍的."青龍看著那被自己兄弟攻擊,卻可以游刃有余的人,中肯的說.那樣的身份地位,自小卻多災多難的,消失八年天下人都以為他死了,誰也沒想他又出現了.

"情勢所迫."上官雪妍只是簡單的四字就評價了他以前的行為.

那邊的幾人也不知道打了多久,終于分開了.

"多有得罪了,聖王爺."白虎抱著拳說.

"無礙,我知道你們的意思,我會盡我能去愛護,保護他們母子,在所不惜."他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幾個人在試探他,所以他自己出手也有點保留.目的達到就行了,沒必要拼命.

"我們相信堂堂聖王爺不會欺騙我們這些江湖莽夫的."白虎依舊沒什麼表情的說.

"我回來了."軒轅玄霄沒在說什麼,而是走到上官雪妍身邊坐下.

"恩,你回來的時間正好,武林大會改時間了,就在中午,你就代表中華樓去吧,我一會把帖子給你.墨兒和少泉你們就留下在城中游玩吧,讓暗二跟著你們."上官雪妍看著兒子安排他,自己倒是想帶他去.可是誰也不知道現在江湖什麼樣子,那武林大會會不會有危險,他不想冒這個險.

"知道了,娘親,我會和大哥小心注意的."

"母親,放心吧."

"好吧,大家准備一下,我們可以出發了."上官雪妍說完起身,她也要去准備一下,至少也要換一身衣服吧,畢竟算是第一次以這樣的身份,出現在眾人眼前.為了以後不必要的麻煩,她不會露出真容.

禹城在江湖的地位,猶如皇城上京在朝堂的地位.這里也有不少的建築,這些建築中尤為突出的就是禹城內的一座莊園,叫俠德園.據說那是世代武林盟主的駐地.經過多番更換主人,每一次的主人喜好不同,所以莊園里的風格迥異.這也算是禹城最大的風景點,可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進去看的.今天的武林大會就在這里舉行,這里也是可以開放的.

"陸總鏢頭,幸會幸會."

"吳掌門,您也來了."

"這事關武林安危,我怎麼能不來."

"今天來的人很多呀,看來這次冥樓是犯了眾怒了."

"又要血雨腥風了,阿彌陀佛."

"人到齊了嗎?"在一間關著的門里,里面有一站一坐的兩人,那坐著的人問.

"差不多了,只差中華樓和華夏宗了,中華樓說他們會准時到.那華夏宗沒見到他們的護法,接下帖子的是他們在此地的一個小頭目,他說會轉達的,沒說來不來人."那站著的人回答.

"知道了,我們出去吧,我也該見見他們了."那人起身離開自己的座位.

"是,盟主."

聚會的大廳里,那里已經聚集了很多人,他們在不斷的交談著,等待武林盟主的出現.

"中華樓樓主到."一聲高宣從外面傳來.

聽見聲音大廳里的眾人停下交談,都好奇的看大門口,他們要看看那神秘之人到底有何不同.

軒轅玄霄只帶了一個齊浩,在侍者的帶領下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他那高貴的氣質和溫和的笑意,顯得他平易近人.

墨發如瀑,衣袂翩飛,那走來之人誰也沒想到他誰是如此驚豔之人,相貌出眾,讓在場的女人為之顛倒.

"上官兄,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是中華樓的樓主,連我也瞞著,怕我去吃白食是吧."在軒轅玄霄走到眾人面前之時,就被一個給攔著了,那人看見軒轅玄霄好像十分開心.

"季兄,勿怪,上官玄也不是有意的,改天一定賠罪."軒轅玄霄看著眼前之人說.

"季賢侄認識上官樓主?"有人問.

"盟主,我是幾年前和上官兄有一面之緣,不曾想到會在這里遇見."季俊豪,兵器制造家的少爺繼承人,為人豁達,愛結交朋友,不喜家業,喜歡周游天下.

"柯盟主久仰大名,一直無緣相見."軒轅玄霄先抱拳對著那柯盟主說.

"上官樓主客氣了,你才是我們一直無緣相見的神秘之人,今天你肯來,倒是我等的榮幸了.有你相助我們一定可以齊心協力對付冥樓."柯覺天一直打量著軒轅玄霄,眼前之人看面容不過而立之年,幾年前也才不過是二十幾歲,在如此年紀能獨自撐起中華樓,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要是可以為自己所用該多好.

"盟主客氣了,我也幫不了什麼忙,也只不過是湊一下人數罷了."軒轅玄霄才不會許下什麼,更何況這中華樓也不是他的產業.

"上官樓主太謙虛了,來,大家坐,我們坐下說."柯覺天知道凡是要適可而止.

一群人又都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坐好,現在也算是武林大會的正式開始了,軒轅玄霄的位置在最顯眼的地方,他的身邊都是一些武林上有名望的人.

"我今天召集大家來,是為了冥樓在……."柯覺天站起身開口說話,可是只是說了一個開頭就被打斷了.

"華夏宗,宗主到."那敞開的大門口又傳來一聲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