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雪妍用意,其他護法現身
"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狼狽過了,上一次傷成這樣還是去刺殺你的時候,從哪以後我就很少再受傷了,尤其是傷成這個樣子."青龍吞下藥丸,看著上官雪妍笑著說.那一年他們奉命去上京殺她,沒想到去了十幾個組織里的高手,最後全折在她手里,從而改變了他們的生活.現在雖說還是殺手,可是他們現在過得像個人了,這些都是她給的.他們現在更像兄弟姐妹一樣,也是真心信服她.

"你怎麼得罪這些人了,他們是誰?"上官雪妍給他簡單的處理傷口,然後問.

"他們自稱是冥樓的,不是我得罪他們了,他們是要殺紫風剛好被我遇到了,所以他們就想連我一起殺了."青龍說起原因也咬牙切齒的,要不是自己剛好遇到了,那紫風不就是凶多吉少,他們是兄弟自己怎麼能看著他出事而不救他.

"那紫風呢,還有你確定他們是冥樓的人?"上官雪妍的手些一頓,很快又調節好心態.她不信軒轅玄霄會騙她.說起紫風她也是很擔心,華夏宗'三閣一樓’分別是殺手閣負責出任務,情報閣負責收集各種情報信息,醫藥閣負責給華夏宗里制藥治病救命.而紫風就是管理情報閣的,不過平時他兼職偷盜那些為富不仁奸商,自封盜俠.

"紫風在那邊,不過傷的很重.這些人是不是冥樓的我也不知道,他們說自己是."青龍看著前面被上官雪妍控制的人說,在他知道的冥樓消息里,冥樓是不會亂殺無辜之人.

"知道了,我先解決他們,然後帶你們回去."上官雪妍給青龍處理完傷口站起身.

上官雪妍伸手拔掉那人身上打在穴道里的銀針:"你們是何人,為什麼劫殺我們華夏宗之人?"上官沒給他反應的機會就問.

"我乃冥樓之人,我們冥樓殺人從不要理由.你又是何人?"那人看著蒙著面的上官雪妍其實他挺害怕的,就是眼前這個蒙面的女子上來就控制住了他們二十來個人,他怎麼能不害怕,如此之人要他的命那是易如反掌.即使害怕他依舊握緊手里的彎刀撐著說.

"你問我是誰,你還沒有資格知道,我不管你們為什麼原因.既然敢傷害我華夏宗的人,就要做好受死的准備.至于原因我會去找你們冥尊問個明白,那你們就沒有留下的必要了."上官雪妍揮動著手中的紗綾,收割了那二十幾人的性命.她現在沒時間和他們耗,青龍和紫風又重傷在身,她要先救他們才行.至于這些人,他會去找軒轅玄霄問清楚,不管是真的冥樓還是冒充冥樓的人,但是他傷自己人那是不爭的事實,自己殺了他們也不冤枉他們.

"走吧,我們先去找紫風,然後回客棧."上官雪妍伸手拉起青龍說.

上官雪妍扶著青龍站起身走回紫風躲藏的地方,等他們找到紫風的時候,他已經陷入昏迷了.上官雪妍蹲下看看確定紫風沒有生命危險才放心,然後她一手拎一個使用輕功帶著他們回到中華樓後院.

上官雪妍走的時候沒驚動和她一個院子里的人,可是等他回來的時候後院里燈火通明的,他們都在院子里好像是在等她回來.

"娘親,您去哪里了?"上官雪妍拎著兩個人出現在後院的時候,軒轅云墨第一個跑上前問.

"墨兒你怎麼起來了,不是應該在睡覺嗎?還有你們怎麼都沒睡?"上官雪妍疑惑的問他,自己走之前沒驚動任何人.

"是我回來,沒見到你,去問墨兒的時候,驚醒了他們,你這是去哪里了?"軒轅玄霄看著用面紗遮著臉的上官雪妍解釋的說.

"青龍他們被冥樓的人劫殺,我知道後去救他們去了.云隱你來給他們處理傷口,我去換件衣服."上官雪妍找了一間空房間把他們兩人放下,然後對云隱說,反正他醒都醒了.自己一路上提著他們回來,身上也沾染了他們的血跡,感覺很不舒服.

"哦,我知道了."云隱聽後也沒說什麼,只是走回自己的臥室拿回自己的醫藥箱.

"墨兒,少泉你們去休息吧,這里有我們這些大人呢,你們小孩子要多睡覺才行."上官雪妍走出門之前對軒轅云墨兄弟說.

"知道了娘親."

"是,母親."

他們小兄弟知道這里確實沒他們什麼事,也就先離開了.

上官雪妍回到自己的臥室關好門窗,進入空間在蓮池里泡一會兒澡,才找了衣服穿上出來.上官雪妍再次回到青龍他們的臥室里,云隱把紫風身上的傷處理的差不多了.

"你剛剛說他們是被冥樓的人劫殺?"軒轅玄霄問上官雪妍.

"那劫殺他們的人是這麼說的,還說他們冥樓殺人從不要理由."上官雪妍說的時候一直看著軒轅玄霄的臉,看著是否在掩藏什麼.

"你在懷疑我?"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一直盯著自己看于是問,他今天也才查到了一些苗頭了,可是沒想到他們會去劫殺華夏宗的大護法,這不是把冥樓往絕路上送嗎?

"是你嗎?"上官雪妍沒回答,只是反問他.

"不是我,至少不是我下的命令."軒轅玄霄也不躲避他的眼光,臉色不變的說.

"我也不希望是你,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會怎麼選著."上官雪妍眼里有著她自己看不到的情緒,她不希望是他,更不希望他騙她.

"我明白了,此事我會給你個交代."軒轅玄霄轉身離開.

"他們已經被我殺死在十里外的雜草叢中了."上官雪妍的聲音在軒轅玄霄的身後響起.

"我知道."軒轅玄霄頓了一下說,然後大步向前走.

"大姐,你明知道知道不是他,你為什麼還要逼迫他?"云隱整理好自己的藥箱問上官雪妍.

"給他一個下定決心整理冥樓的理由,冥樓的人對于他,就猶如青龍他們對于我的意義,他一直想給一些人機會,不忍心下手處理掉,可是他如此的行為只是會助長他們那些人的氣焰."上官雪妍歎著氣說,要是華夏宗有人背叛自己,自己該當如如何.

"我現在覺得只是做一個大夫很好,至少沒有你們這麼多煩心事.大姐你回去睡吧,他們今晚我給你看著."云隱站在上官雪妍身後說,他覺得大姐很厲害,可是一個女人有必要這麼操勞嗎,自己不能幫她太多,至少看顧傷者這些他還是可以幫她做的.

"好,他們交給你我也放心了,那我先去休息了."上官雪妍離開青龍他們的臥室,回到自己的臥室.

第二天一早上官雪妍剛剛起床,管家就找到後院,遞給她一張請帖,說是武林盟主聽說昨晚冥樓又殺人了,這次殺的是華夏宗的人,感知事情的嚴重.所以要提前舉行武林大會,時間就在今天中午,希望到時候中華樓的樓主能賞光.

"送帖子的人呢,走了嗎?"上官雪妍拿著帖子看看,然後問.

"在外面等回信."管家躬身說.

"告訴他,中華樓會准時到達的."上官雪妍把帖子放在桌子上,她想看看這個這個武林盟主玩什麼把戲,昨晚的劫殺,他今天不但知道了,還准備好了請帖,他的消息倒是靈通.

"屬下知道了."掌櫃的接到命令就轉身出去.

"等一下,你去看看有沒有送給華夏宗的帖子,要是有拿來給我."

"是."

上官雪妍手指敲著桌子,看來事情遠不是表面上看見的那麼簡單.

"青龍,紫風你們的身子怎麼樣了?"上官雪妍來到青龍他們的臥室問.

"沒什麼大事了,好了很多了."

"我也好多了,本來以為要死了呢,多謝宗主救命之恩."紫風看見上官雪妍臉上有著激動.

"這是我應該的,不過他們為什麼要殺你?"上官雪妍坐在紫風身邊給他把把脈問,他傷的要比青龍重.

"我不知道,他們好像說是我拿了什麼東西,可是我自己都不記得了."紫風疑惑的說.

"我看你是偷了太多東西了,遭報應了吧盜俠."青龍笑著和紫風說,不過牽動了自己的傷口.

"我那是劫富救貧,我是盜亦有道."紫風反駁著,他才和那些偷雞摸狗的小偷不一樣.

"看來你們是沒什麼事了,那你們好好休息吧,看來今天中午我要獨自去了."上官雪妍看著說笑的他們,就知道他們的傷沒大礙了,那自己就可以放心了.

"你要去哪里?"青龍聽到問.

"武林大會,改時間了,就在中午.我想著怎麼說也是第一次在江湖上露面,還想擺點氣勢,可是你們都有傷在身,恐怕是不方便吧,我看還是自己去吧.氣勢也不一定人多就有氣勢,我的氣場也是可以壓倒他們的."上官雪妍說完自己都笑了,沒想到自己還會有如此幼稚的一面.

"宗主其實不用你自己去,玄武他們因該快到了,我早在第一次接到請帖的時候就通知他們,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回西越來.暗時間算,他們該到了."青龍壓低聲音說,這畢竟是他自主主張的主意,宗主不知道.

"要回來了,我也很久沒見他們了,也挺想他們的,那我就等他們一起去吧."上官雪妍沒有責怪青龍的自作主張,上官雪妍也知道青龍會通知他們是為了自己.

"我們回來的真是時候,沒想到會聽見宗主說想我們.來親一個."上官雪妍的身子就被人抱著.

"我可消受不了你的美人恩,朱雀你又有門不走爬窗戶?"上官雪妍伸出手擋著伸到自己前面的腦袋,並問.

上官雪妍面前站立的是一位身穿著白色一裙,腰間纏著鞭子的年輕女子.

"宗主,我習慣了."朱雀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

"你們都到了?"上官雪妍看著在朱雀身後進來的兩個年輕男子笑著問.

"宗主."身穿玄色的玄武笑著喊了一聲.

"回來,陪你參加武林大會,我們五人為你保駕護航."白虎一身黑衣,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認真的說.

上官雪妍看著他們五人,這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很多事情都是他們在處理,自己只是安心的在王府里陪著墨兒就行了.也是有他們自己才會輕松很多,他們五人性格各異,可是對自己言聽計從,從沒有不滿過.

"好,我們一起去.你們先休息一下,我去做點早飯."上官知道他們一路上肯定累了,于是讓他們先消息一下,自己就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