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中華樓住店之爭
當上官雪妍他們走進中華樓的時候,就看見一樓大廳里面的人很多,有三五個人坐在一起的,有單獨做一桌的.也許是些三教九流的什麼人都有,那些人看著上官雪妍他們一行人進來,都只是看了一眼,就各自忙自己的事,也許在他們看來,上官雪妍他們這有女人有孩子的,不會和他們的事有什麼阻礙,頂多是好奇來禹城湊熱鬧的.

"客官,是住店還是吃飯?"一個看著像是精明的小二走上前問他們.

"住店."暗二開口只是說了簡單的兩個字.

"那正好,小店還有最後幾間客房,倒是可以住下客官."店小二看著他們一群人說,適逢禹城開武林大會,來住店的人很多,禹城很多的客棧都住滿了,這中華樓是禹城之內最大的客棧,當然也是那些人的首選客棧,可是中華樓的價格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所以還有一些空余的客房.

"最後剩下幾間客房我們包了,小二這是銀子."就在上官雪妍他們聽到店小二的話什麼都沒來的及說的時候,就從外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和落在店小二手里的一錠銀子.

"這位小姐,你這不合外面中華樓的規矩,凡事講個先來後道."那店小二把銀子遞給就來的少女說.

"什麼規矩,這銀子不就是最好的規矩,再說你不是已經接過我的銀子了嗎?那幾間客房就是我們的了,快點帶我們過去."那少女走到店小二面前趾高氣揚的說,說的時候還朝上官雪妍他們看了一眼,那一眼里充滿了挑釁和不屑.

"小二哥哥,我們本來也沒打算住客房,不是說有後院嗎,你帶我們去吧!"軒轅云墨的聲音突然響起,中華樓的格局他最清楚不過,上京的中華樓每次有新菜他都要去嘗試.

"這位小少爺,中華樓是有後院,可是那是我們主子的私人住房,不對外開放的,這是江湖上的人都知道的.所以小的不可能帶小少爺你們去住,也請小少爺不要難為小的."那小二看了軒轅云墨一眼,不卑不吭的說.

"真是好笑,當自己是誰呢,還要住後院,真是不自量力."那前面的少女轉身走到軒轅云墨面前諷刺軒轅云墨.那後院誰都想住,可是也不是誰想住就可以住的的,也曾有人想強行進駐中華樓後院,最後都傷的不輕.

"這位姐姐很好笑,我們和你又不認識,你做什麼老是和我們過不去,在說住不住的進去,那是我們的本事,不需要你來過問."軒轅云墨抬著頭看著那少女說,誰讓他現在年齡小身高沒有那少女高呢.

"臭小子,你敢如此和我說話,我就是看不起你們這些不自量力的人,你又當如何?再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爹是誰嗎?和我這麼說話知道有什麼後果嗎?"那少女看著軒轅云墨眼里噴火.

"我又不認識你,怎麼會知道你是誰,姐姐你這是打算和我拼爹嗎?"軒轅云墨歪著頭看著她問.他聽娘親和自己說過,那些動不動就說自己父親是誰的人,那就是拼爹,在上京的時候,自己就遇到過,那是有一次自己和隨墨出來玩,就看見兩個少年在大街上互相自己報家門,之後其中一人灰溜溜的跑了,自己回去說給娘親聽,娘親說他們是在拼爹.

"臭小子你找死,我是金刀門金家的,我爹是金刀門的門主."那少女看著軒轅云墨大聲的說,一臉的驕傲之色.

"金刀門,很厲害嗎,不過我沒聽說過."軒轅云墨一臉迷茫之色的看著那少女,然後問,他之聽舅舅說過什麼華夏宗和冥樓還有什麼怪盜,神劍展揚風什麼的.

軒轅云墨說的是大實話,他是真的不知道,可是那少女聽到的意思就是軒轅云墨在貶低金刀門,在大廳里很多人都和她是一樣的心思,覺得軒轅云墨看不起金刀門.

"看刀,讓你嘗嘗我們金刀門的厲害."那少女說完就伸出一柄短刀像軒轅云墨看砍過來.

"師妹,不要沖動."和那少女一起進來的有幾人,其中一人看見她的動作要上去阻攔,可是他站立的有點遠.

客棧一樓大廳的眾人也都看著這突來的變化,不過也沒人去管閑事,再說他們也見多了此事.也有人為了軒轅云墨惋惜,有些認識金刀門,知道那少女是金刀門門主的愛女,也是最得他的真傳,那個小男孩要危險了.可是誰也沒料到,軒轅云墨只是後退一步就躲開了到自己面前的短刀,而那短刀被一根鞭子纏繞著,任那少女如何也抽不出來.

"你又是誰,放開我的短刀?"那少女看著那抓住鞭子的人問,那人看起來比剛剛的那人要大一點.

"少爺的侍從."隨墨抓著鞭子簡短的介紹了自己,也沒有做下人的卑微.

"一個低賤的下人,你也配和我動手?"那少女知道隨墨的身份更加生氣,說話也不知輕重了,也許在她看來隨墨就是如此低賤吧.

"要不是怕髒了少爺的手,我也懶得理你."隨墨是第一次聽見有人如此說他,在上京那麼多的公子,少爺,皇子,聚集的皇家書院也沒人怎麼說過他,于是纏著短刀的鞭子他加了一分力道,那短刀就從那少女手里掙脫中,啪的一聲短刀掉在地上,隨墨站回軒轅云墨身後.

這一變化讓在場眾人都沒想到,那只是一個下人就能奪取金刀門門主千金的短刀,是那少年厲害還是那門主千金武功太低了.他們在看軒轅云墨他們的眼神都有了變化.

"小二哥哥,你看這個可以帶我們進後院了吧?"軒轅云墨知道隨墨的此舉已經給了那少女一次教訓,武林人士看中的就是的武器,把他們看作自己的生命,現在她的短刀被隨墨打落,她怕是受了打擊吧.軒轅云墨上前遞給那小二一塊玉牌給他看.

"少爺,稍等."那店小二拿著令牌仔細端詳,又看看軒轅云墨開口,然後拿著玉牌走向櫃台給掌櫃的看看.

他的反常行為也落在客棧大廳里其他人的眼里,他們都在奇怪那玉牌有什麼作用.

"樓主,少主請."那掌櫃的接到玉牌看看,快步從櫃台後面走出來,走到上官雪妍前面和軒轅玄霄面前說,因為他們兩人是並列站立的,那掌櫃的又是站在他們兩人之前,所以很多人自動的以為他是和那男子說的.

"恩,爹爹,娘親,我們走吧."軒轅云墨接過他的話說.

從進店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一句話都沒說,現在也是什麼都沒說就在掌櫃的帶領下走向後院.

至于他們走後那些人是怎麼想的,就不在上官雪妍他們的考慮之內,反正他們從進禹城開始就沒打算瞞著他們,為了方便行事,他們也是有意的高調一下,這樣一來剛好可以讓外界以為軒轅玄霄是中華樓的樓主.

"青龍在做什麼,怎麼沒見他人?"到了後院,剛坐下上官雪妍就問掌櫃的.

"回宗主,大護法有事出去了,應該很快就回來了."那掌櫃的躬身說.江湖上誰也不知道其實中華樓和華夏宗是同一個主人,中華樓是華夏宗的'三閣一樓’中的一樓,在華夏宗主要負責賺錢.但是宗主處于安全考慮,就把中華樓單獨分出來了.

"這樣呀,這幾天禹城有什麼傳言?"上官雪妍想想又問.

"有人說冥樓是被陷害的,說是那些死去的人起了別的心思盜走了盟主令旗,被被盟主發現之後殺害了,盟主一時害怕才會說是冥樓所為,就是為了撇清自己."那掌櫃看了軒轅玄霄一眼說.

"哦,這樣呀,事情怎麼暴露的?"上官雪妍感興趣的問.

"怪盜去這幾家偷東西的時候,無意間發現這幾人來往的書信,他覺得好玩就給貼在城門哪里了,被人看見了,于是就傳揚了出來."

"那不是說冥樓是被冤枉的,那現在雙方有什麼反應?"

"盟主說那是冥樓的圈套,就是為了擾亂江湖,可是冥樓什麼都沒說.可是大家都知道那怪盜從不說假話,那些字跡也是那些死去的人的,所以現在江湖上有不同的聲音,盟主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了."那掌櫃的認真的彙報自己知道的事.

"知道了,讓青龍回來之後過來,我有事要說."

"是,宗主,屬下先下去了."那掌櫃知道沒自己什麼事了,就先離開了.

"你打算怎麼做?"掌櫃離開後,上官雪妍問軒轅玄霄.

"我當然是去喊冤了,不然對不起妍兒的一番苦心了."軒轅玄霄笑著說.

"你怎麼知道是我?"

"剛才那掌櫃的說的時候,你一點也不奇怪,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樣,你的詢問只是在了解事情發展的進度.青龍也是早我們來禹城之前離開的,那是不是我可以認為他是奉命離開的,能命令他的也就只有妍兒你了."軒轅玄霄慢慢的分析著自己想到的原因.

"不虧為冥尊."

"謝謝你了妍兒."

"我是為了墨兒,你畢竟是他的父親."上官雪妍低著頭說,這也是自己曾告訴自己的原因,現在想來也許還有些其它的吧.

"不管為了什麼,我都要謝謝你,這事不是我做的,我們心知肚明.那現在看來有兩種原因,一是冥樓出了叛徒,有人冒充冥樓的要攪渾江湖,想坐收漁翁之利.二是有人嫁禍冥樓想把冥樓當替死鬼,現在不管兩種原因是什麼,我都不可能不管.江湖不安甯,朝堂上也不會安甯的."軒轅玄霄一臉凝重的說,他覺得這是他的責任,不論是冥樓的成員還是那些百姓,他都不可能不管.

"我明白的,遇到難事你說一聲,我也許可以幫到你."他的心情上官雪妍可以理解,也說了自己的意思.

"好,我現在要去冥樓在這里分壇看一下,晚上會回來很晚,你們就不用等我用飯了."軒轅玄霄站起身說.

"知道了."

看著獨留自己的臥室,上官雪妍起身在里面看一下,青龍倒是很用心,這里和上京的布置一樣.上京中華樓的布置那是自己按自己喜好來的,沒想到青龍照搬過來了.剛睜開眼的自己是孤立的,當時就覺得自己和宸在這個陌生的空間生活下來就好了.可是沒想到半個月自己遇到了墨兒,讓自己在這個時空有了精神的寄托,後來又有了青龍他們,和他們在一起就好像自己曾近和戰友在一起的時候,自己從沒把他們當做屬下看待,他們可以是自己的戰友兄弟.更加沒想到的是自己還會有沒找到的親人,父母和弟弟,這些都是自己睜開眼的時候沒想到的,現在自己身邊有了很多人,自己的牽掛也多了.

"娘親……."軒轅云墨敲門進來.

"墨兒,你的東西收拾好了沒,臥室喜歡嗎?"上官雪妍看見兒子進來于是問.

"娘親,我喜歡,臥室里的東西都是我以前慣用的,我一踏進去的時候,還以為自己回到上京的王府里."軒轅云墨很滿意自己現在的臥室.

"等青龍回來,你要謝謝他,這里可都是他讓人給你准備的."上官雪妍叮囑兒子.

"我知道了娘親,父王去了哪里?"軒轅云墨到處看看問,他進來就沒看見自己的父親.

"你父親有事出去一趟,走,我們去看看你大哥和舅舅他們收拾好了沒有,然後我們去用膳."上官雪妍拉著兒子走出臥室.

------題外話------

以後要是哪天有二更我會通知的,只要不通知就是沒有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