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露宿野外,到達禹城
這一路上的小鎮和他們也不順路,于是他們午飯也是在路上做吃的,吃完也就繼續趕路.晚上的時候也沒進入那唯一路過的小鎮,他們打算在晚上住野外.出來一兩個月了,他們也不是很趕時間都是住店的,今天就准備住野外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氣息.

"墨兒的野生技能很全面,就是那些常年混跡軍營的兵將都不一定會怎麼多,是你教授的?"軒轅玄霄看著那正在蹲著身子支鍋壘灶的兒子和上官雪妍說.他們走到這里,打算在此過夜,暗二去打獵物,兒子就主動的說要生火支灶,自己以為他說的玩的,也沒說什麼,反正有自己在呢,可是自己現在看到了什麼,那小子的動作利索,手法嫻熟,一看就不是第一這麼做.

"恩,我們以前常在外面采藥,那時候的他太小,都是看著我做,後來他也跟著動手,也許起初是覺得還玩,我也沒說過他什麼,想著讓他鍛煉一下,久而久之他就學會了,其實墨兒真的很聰明."上官雪妍看著正在忙碌的兒子,眼中充滿了慈愛,自己現在能有怎麼一個兒子,其實挺幸運的,他的聰慧一點也不亞于自己在現代的兒子.

"其實我應該謝謝你,在我不在的時候,你把他教育的很好,那時你也不知道他是你的親生兒子,可是你卻一點隔閡也沒有的照顧他.開始的時候我也挺擔心的,我怕他沒有我的庇護會過得很差,那時候的玄王府有凌丹執掌,我也想過他或者你不會過得很好,于是我曾留下人讓他們在關鍵的時候保護你們,後來才發現我的考慮是多余的,你很厲害.當得到在我的喪禮當天,你差點讓凌丹殉葬的消息,我很吃驚,也沒想到,只是一天不見你的變化就這麼大,引起了我的質疑,我也曾考慮過你是不是混入玄王府有什麼目的.直到後來你把墨兒接回你的院子里,照顧的很好,我也查不出你有什麼不妥之處,才算罷了.有半年多吧,我才敢徹底的離開上京."軒轅玄霄想起那時候的日子,他日日徘徊在王府外面,那時候的他們只有一牆之隔,早知道里面是她,他又何必浪費這麼多年呢.

"我明白了,那年經常有人在王府走動,原來是你呀,我一直奇怪是誰,有什麼目的,我還想著按兵不動,看對方的意圖,可是後來就不見了."上官雪妍了然的說.

"是我,那時候我不放心墨兒,直到有一天混進王府發現他過得很好,才決定遠走四方."軒轅玄霄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回自己的王府,還要化裝成送菜的小厮進去.依著自己多王府地形的熟悉,躲過王府里的那些人,在花園里見到了,和隨墨玩的開心的兒子,那時候他的身邊跟著雯繡和雯娥,亭子里擺著水果和點心,他玩一會兒就走進亭子坐下,雯繡她們照顧的很周到.看著如此的他自己也就放心了.

"那時候的我想著,你也去世了,我這個王妃是不可能生育了,自己要在這王府孤獨過一世了.也許上天可憐我吧,讓我剛好在花園里看見墨兒,那時候的他小小的,縮在花枝下,還在嗚嗚哭泣.我處于好奇就走過去看看,誰知道只是一眼,我就很喜歡那個孩子,得知他是你和先王妃的兒子,我就決定帶他回去照顧,反正我也喜歡孩子,再說我也不虧的,你們都不在了,我就是在孩子唯一的長輩,他以後肯定會孝敬我的.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就診斷出他中毒了,又渾身帶傷,我也曾生過你的氣,覺得你很不負責人.當他開口叫我娘親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這個孩子自己要給他最好的,盡自己的最大的努力讓他過的愉快,哪怕他沒有親生父母,這也許是血濃于水的牽絆吧."上官雪妍看著那臉上帶著泥土的兒子,現在很是慶幸自己一直對他很好,如果自己真是個惡毒的繼母,對他不是打就是罵,後來哪怕就是自己就是他的親生母親,那他現在一定對自己唯恐避之不及吧.

"墨兒有你這樣一個母親是他的幸運,他比我幸運多了.我像他這麼大的時候要面對來自太後和那些後宮女人的各種算計,處處小心翼翼的,還要照顧著耀兒.母後去世了,那些年父皇也很忙,有時候會無暇顧及我們兄弟.十歲那年我還中了毒,日子過得更加淒慘.我一直很怕墨兒重蹈我的覆轍,好在他的幼年和我的不一樣,沒有這些煩惱的事.其實墨兒不只是我要羨慕的對象,恐怕還是很多少年羨慕的人."軒轅玄霄先是陷入回憶,過一會兒然後才抬起頭帶著說.

"那些都過去了,我們一家人以後好好的過日子就行了."上官雪妍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說,她聽到他的那些過往,下意識的就想安慰他.

"恩,我知道了."軒轅玄霄握著上官雪妍伸過來的手,緊緊的握著.

上官雪妍反應過來就要抽出被那大手握著的手,自己已經很久沒被人這麼握過手了,一時有些不適應.可是軒轅玄霄怎麼會讓她抽走,一時兩個人就形成了拉鋸.

"娘親,父王你們在做什麼?"軒轅云墨從遠處走過來說.

"我們沒什麼.過來,看你臉上的泥土,你現在真成下鄉小子了."上官雪妍看著兒子過來,瞪著軒轅玄霄一眼,不好意的拉過兒子給他擦擦臉上的泥土.

"娘親,那叫花雞快做好了,您一會兒嘗嘗看兒子的手藝好不好,我有很長時間沒做了.我學會了還沒給娘親做過呢,上次便宜了那些和我一起比賽的人."炫耀云墨蹲在上官雪妍面前笑著說.

"好呀,娘親可要好好嘗嘗我兒子的手藝.我的墨兒這麼能干,以後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小姐了."上官雪妍挪揄他.

"娘親,您又來了,我先去看看雞熟了沒有."軒轅云墨站起身臉紅著離開.

軒轅玄霄看著那挪揄完兒子自己笑的開懷的人了,他覺得現在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

天上繁星點點,夜空下的他們圍著火堆吃著自己做的食物,即使是在條件如此簡陋的情況下,他們的這一餐也吃的很豐盛.叫花雞,烤魚,烤肉,蘑菇湯還有上官雪妍就地做的餅子,他們吃的一點也不簡單.吃完之後他們圍在一起談天說地.

"今天好多星星呀,很漂亮."雯娥抬著頭看著天空說,她也是第一次在野外看星星,以前上官雪妍上山采藥一般就只帶一個丫鬟,那時候嫌她小,總是帶雯繡她們去.

"恩,很漂亮,像姨姨眼睛一樣漂亮."云正陽用力的點著頭說.

"呦,我們的小陽會哄姨姨開心了."上官聽後抱著他說,這孩子現在的身體也好了,經過休養臉上也長出了肉了,摸著軟軟的很是可愛,估摸著有六歲左右.

"妍兒,你有沒有覺得這孩子和你還有云隱有點相似."軒轅玄霄突然說.

"和我相似,不會吧?你莫不是看錯了吧?"上官雪妍雖是怎麼說,但是還是扳過那孩子的身子,仔細看著,那眉眼好像和自己是有那麼一點相似,不過倒是和云隱有五分相似.以前他臉上帶傷又瘦看不出來,現在養的白胖胖的,面貌也輪廓也顯現出來了.

"還真是的,不過這孩子不是我的,云隱會不會是你不小心留些的."上官雪妍確定這孩子自己不認識,也不會和自己有關系,自己這幾年很少出過上京.

"不是我的,我才不會這麼不負責任了,再說這些年我都和玄在一起,我有什麼事難道他會不知道嗎?"云隱跳起來說,這可是關乎他的聲譽的事,他可不能不認真.

"這個我倒是可以作證,也許是巧合吧!"軒轅玄霄看著云正陽說,他也是無意之間才提的,也許這孩子和他們有緣.

"也對,人有相似也不奇怪."上官雪妍也贊同他的話,這孩子也算是他們撿到的,不過頂著墨兒救命恩人的頭銜,他們也不會讓他為奴的,以後也許會是墨兒的侍衛吧.墨兒慢慢大了,身邊需要的人也就慢慢多了,總要有幾個自己的心腹,這小陽倒是可選之人,不過也不著急,看看再說吧.

月正當空,他們也都休息了,上官雪妍和雯娥帶著小陽睡在他們白天的坐的那輛馬車里,軒轅云墨兄弟睡在後面的那輛馬車里,至于軒轅玄霄和云隱睡在上官雪妍准備的吊床里,總之他們沒有睡在地上的.一夜好眠,耳邊除了蟲鳴聲,不會再有其他的聲音,第二天一早吃完東西他們又接著上路.

以後的路程他們出去停下休息就一直在趕路,雖說他們沒緊的事,不過他們也想先到達禹城.路上他們遇到很多身上攜帶各式武器之人,知道他們也是趕往禹城的.

"看來禹城很熱鬧,我們也許不枉此行."云隱的聲音在馬車外響起.

"恐怕是熱鬧伴隨著危險吧,到了禹城都注意點吧,不要分開了."上官雪妍叮囑他們,就怕有些人沒事找事.

"知道了,娘親."軒轅云墨摸著自己腰間的玉簫想,我終于可以看看江湖是什麼樣子的了.

他們又行了一上午,終于在離開斷崖村的第三天到達了禹城.

上官雪妍掀著簾子看著眼前高大的城門,這里的城門為什麼看著比其他地方要高,來往的人腰間或者手里都有武器,不虧是武術城,人家都是步行或著騎馬,只有他們是駕馬車來的,顯得有點不同.

"停,停,說你們呢,你們是什麼人?"城門口的人攔著了上官雪妍他們.

"城里不讓進嗎?"暗二跳下車問,沒回答他的問話.

"進去的都是有帖子的,那些沒帖子的,不讓進,盟主怕那些不會功夫的進來,萬一有什麼事他擔待不了."那人看著他們的馬車說.

"知道了,這是我們的帖子,可以進去了吧?"暗二遞過上官雪妍遞給他的帖子.

"你們可以進去了,請."那人看著自己手里的帖子,眼孔畏縮,這帖子是下給中華樓的,難道里面做的是中華樓的樓主不成.這可是盟主交代要好好招待的人.這中華樓雖說不屬于任何武林門派,可是中華樓有的是錢,只是一間酒樓就遍布四國,據說還有其它的生意,誰也不知道中華樓的樓主是誰,他的神秘程度不亞于華夏宗和冥樓.都說中華樓的總部在上京,里禹城很遠,和江湖上的事犯不著,可是這次為什麼盟主會請中華樓的人.

"謝了."暗二接過帖子,又遞進馬車,然後駕車駛進城去.而中華樓的樓主到禹城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武林盟主的耳中,也在禹城傳開了.這些上官雪妍他們不知道,現在他們剛到中華樓.

"這個你拿著吧,你行事會方便一點."下馬車之前上官雪妍把那張屬于中華樓的帖子扔給了軒轅玄霄.這次的大會商議的就是如何對付他冥樓冥尊,那盟主不會傻到給他下帖子的,他有了這張帖子倒是方便行事.

"恩."軒轅玄霄拿著那個帖子看看很快就想到上官雪妍的用意,也知道她的好意就沒推脫,把帖子放著自己的懷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