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冰洞留字,迷霧重重
那通道很長,漆黑一片,好在他們可以夜間視物,到沒什麼阻礙的前進.越往里走通道也就越狹窄,最後他們就只能緊貼著牆壁往里走.牆壁光滑,似乎是結了冰的緣故,身後一片冰涼.

"你說這里會不會是什麼人的陵墓?"上官雪妍突然問軒轅玄霄,她覺得很可能,只是不確定.

"陵墓?好像有點像,可是我沒在古籍上看到過這斷崖山有關陵墓的記載呀."軒轅玄霄遲疑的說,自己曾把有關這斷崖山的古籍都看了一遍,沒發現這里有什麼不同.

"不是嗎?等我們走進去就知道了."上官雪妍心中存在疑慮.

兩人攙扶著繼續前進,沒有一絲光線,也不知道盡頭在哪里.他們也不知道在里面走了多久,突然看見前面有亮光出現.那光很微弱,綠幽幽的,看著有點瘆人.他們加快了前進的步伐,他們知道那里一定有他們尋找的東西.等他們轉過一個彎,映入眼前的就是一個巨大的冰室,那綠幽幽的光,是冰室里的夜明珠散發的.他們站在轉彎處,冰室里的一切他們一目了然.偌大的冰室里,只有很大一塊像是冰床一樣的大冰塊和水滴凝結成的冰柱.這里的溫度好像更低,看見這偌大的冰洞,這里應該就是斷崖山寒冷的原因所在.

上官雪妍打量著這個冰洞,和自己想像的一點也不一樣,在自己的想象中,即使沒有九曲回環的迷宮樣子,那也該是多間冰室組成的吧.可是這個冰洞也太簡潔了,什麼都沒有,除了寒冷什麼都沒有,那和自己又會有什麼關系,難道自己的判斷是錯誤的,可是會嗎?宸的意思不好像也在暗示自己曾近到過這里,那這里自己來過就應該會留下痕跡的.于是上官雪妍不理身邊的軒轅玄霄,自己就開始在這冰室里到處查看,她要找到自己曾近來過這里的證據.可是為什麼她看過了所有的地方都沒找到一點的痕跡.難道真的是她判斷失誤嗎,那自己最後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從哪里來的,又要往哪里去?

上官雪妍泄氣的坐在冰床上,也不理那冰床上寒氣的侵入.

"妍兒,寒氣會傷身子的."軒轅玄霄走到她身邊,抱起扶起她說.

"為什麼,什麼都沒有?為什麼,我只是想知道我是誰?"上官雪妍好像陷入了某種思緒里,低頭說,也不知道是和自己說,還是問軒轅玄霄.

"妍兒,沒事的,哪怕你不記得以前的事,可是你有我,有墨兒,有云隱還有你的父母."軒轅玄霄抱著她說.

"我的家人?我的孩子?不不不,那全不是我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不記得,那些只是你們告訴我的,那些只是屬于那個弱智上官雪妍的,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我是誰,為什麼會來到這里,宸你告訴我,告訴我?"上官雪妍一把抱過身邊的宸問.

"女人,你又發什麼瘋,放我下來."宸被上官雪妍緊緊的抓著感覺很不舒服.

"說呀,告訴我,你一定知道的,我們上百年的時間里都在一起,你有什麼不知道的,既然知道這里有冰洞就說明我們來過這里,說我為什麼來這里.以我的個性我一定會留下線索的,你一定知道在哪里,快點告訴我呀."上官雪妍沒放開它,只是緊緊的抓住他一直問.現在的上官雪妍覺得宸就是她的那救命的稻草,要是找不出來,自己出現在這里的證據,那自己以前的期許都成了空.

"妍兒,你放開宸,你這樣會憋死它的."軒轅玄霄聽不到她們說什麼,他只是看見上官雪妍冷著臉,對著宸,好像在詢問什麼,可是他又沒發現什麼不一樣的.

"好,你不說是吧,我毀了這里,就不信找不到."上官雪妍甩開宸,就雙手結印,打算融化在這里的所以冰塊,到那時沒有了這些堅冰的阻擋,她一定會看見以前遺留的線索.

"好了,就在那里,你化開那里的冰就看到了."宸指著冰床側面的冰牆說,宸看著上官雪妍又氣又心疼,氣她發起火來,連什麼都不顧了.心疼她,她現在的無助,她現在就如一個迷路找不到家的孩子,內心充滿了恐懼和不安.

上官雪妍得到它的指點,站在那冰牆前面,用內力對著那冰牆化去那里的冰層.隨著時間的流失,那面冰牆也在不斷的滴水,那是融冰的結果.很快就有東西顯現了出來.那是和冰牆一樣顏色的白玉,也不是很大的一塊,兩尺見方的大小,上官雪妍走上前看,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滿了小字.


"怎麼會有這麼大一塊玉,上面寫些什麼?"軒轅玄霄也看出了這塊牆面的不同于是湊上前看,可是上面的字他不認得.

上官雪妍撫摸這那些熟悉的字體,軒轅玄霄不認得,可是她認得,那是她曾經兩世書寫的字體,那是熟悉到她骨子里的字體.她來過這里,她終于找到了.上官雪妍留著淚看著那些字.不大的白玉上刻著"上官雪妍迫不得已,借冰洞藏肉身與此,靈力封鎖逾期兩年.幼子無辜,母子分離是母之錯,望兒體諒,日後相見加倍呵護.因果循環,山谷一別未言原因,雪妍玄霄隔空相望,再見不知何地,君若有心我必守約."

不到一百字的簡短留言,讓上官雪妍知道了原來他們說的是真的,墨兒是自己兒子的,自己由于什麼原因不得不拋下他離開.軒轅玄霄自己也是認識的,還有那個他們相遇的山谷,原來自己就是那個弱智的上官雪妍.兩年之期,那要是自己當年和軒轅玄在山谷分別之後就來了這里,那就應該是十年前,法力的到期的時間就是八年前.有些事明白了,可是還有些事,沒弄明白,是什麼原因迫使自己不得不離開,還要兩年之久,如果冰封了肉身,那自己不是等于留在這冰洞兩年,那事情如何辦?後來為什麼自己沒了以前的記憶,那件事辦好了沒,上官雪妍覺得她解開了一個謎,還有一個謎存在.

"玄霄."上官雪妍找到了自己要找的線索,有些事也想通了,軒轅玄霄就是自己曾經喜歡的人,還是自己兒子的父親,沒有了以前的陰影壓著自己,自己也許可以和他試著相處一下.

"妍兒,你喊我什麼?"軒轅玄霄抓住上官雪妍的手臂問,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他們在見面之後上官雪妍從未如此親近的叫過自己.不是直呼大名就是稱呼他王爺,這一路她一直稱呼自己爺,都是些陌生疏離的稱呼.現在她卻叫他玄霄,他一時有點吃驚.

"玄霄."上官雪妍笑著又說了一次.

"妍兒,為什麼?"軒轅玄霄是在問她為什麼突然改了主意.

"那些字,原來我真的出現過這里."上官雪妍指著那些字讀給他聽.

"這麼說,我們山谷分別以後,你就來了這里,可是你要辦什麼事?"軒轅玄霄聽完他的解釋問.

"不知道,也許辦完了,也許沒有.想弄明白這些就要等我恢複記憶才行,現在先不想這些了,我們回去吧,也不知道出來多久了."上官雪妍確定了自己就是那個上官雪妍,她覺得一切都不著急了.很多事情只要時機到了就會明白的.

"好,我們離開,要不然他們該擔心了."軒轅玄霄也贊同她的話,他們在這里看不到外面,也不知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難道我們要遠路返回嗎,找找看有沒有出路."能讓以前弱智的自己走出的冰洞,一定有出路,要不然原來的自己根本不可能從他們來的哪里出去的.

"好,我們在看看."

"你在那邊的冰柱上摸一下."宸指著其中的一根冰柱說.

上官雪妍聽它的,在一根不是很粗的冰柱上摸了一下,那冰柱有涼意傳來,可是卻沒有水跡.上官雪妍仔細看它,才發現它不是冰柱卻是白玉,上官雪妍知道它是開啟的機關,于是試著轉動一下.很快冰洞里傳來厚重的聲音,好像是大門錯開的聲音,他們于是一起轉過頭看,就在他們的不遠處,冰洞的一面牆緩慢的打開.

"走,我們出去."上官雪妍看著那開啟的縫隙,拉著軒轅玄霄抱著宸快速離開.等他們踏出那門以後,身後傳來沉悶的閉合聲.


"這是哪里?"上官雪妍看著眼前的景物問.

"只是斷崖山的另一面,我們要繞到對面下山那里才是斷崖村."軒轅玄霄看看說,這也是他昨天才知道的.

"你怎麼知道的?"上官雪妍原本只是下意識的問,沒想到他會回答.

"追趕獵物的時候發現的,我們先下山."軒轅玄霄沒解釋什麼.

他們下山的時候一直是施展輕功離開的,反正山里也沒什麼人,不會有人看見他們.等他們到達小院子的時候,都已經升起了炊煙.

"娘親,父王您們回來了,事情辦完了嗎?"軒轅云墨是第一個看見他們的回來的人于是問.

"墨兒,抱歉,娘親以後再也不會離開你了."上官雪妍抱著兒子,說著歉意的話,為自己當時離開他而道歉.自己離開時他還那麼小,自己當時怎麼忍心離開.難道自己辦的事,比孩子對自己來說還重要嗎?

"娘親,怎麼了?"軒轅云墨不知道為什麼娘親要給自己說抱歉,但是他能感覺到娘親的自責,是為自己嗎?

"沒事的,娘親去給你們做完飯."上官雪妍不想讓他知道自己曾經的不負責.

"父王,娘親怎麼了?"軒轅云墨在上官雪妍哪里得不到答案于是問自己的父親.

"好事,你的娘親是徹底回來了,我們是完整的一家人,我們一家人再也不分開了."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的背影嘴角帶著笑意說.

軒轅云墨感覺自己的父母出去一趟回來就很奇怪,不過他喜歡父王最後說的那就話,他們一家人再也不分開了.

"我們明天就離開這里,去禹城,你們今晚收拾一下."吃完晚飯以後,他們坐在一起聊天,上官雪妍突然說.

"離開,為什麼?"云隱不解的問.

"我們在這里要辦的事辦完了,我們去禹城,哪里聽說很熱鬧在加上武林大會要舉行了,哪里一定更熱鬧,我們也去湊一份熱鬧."上官雪妍淡淡的說,也不知道青龍事情做得怎麼樣了.她也想去看看現在的江湖亂成什麼樣子了.

"對了,大姐我們來這里做什麼,你什麼事辦完了."云隱其實也不知道上官雪妍來斷崖村做什麼,他也只是覺得好玩跟著罷了.

"你才想起來問,我怎麼會有你這麼笨的弟弟,小心被人賣了.墨兒,少泉到了禹城那麼要看好那麼的舅舅,寸步不離免得他丟了,我們找不到."上官雪妍接受了自己原來的身份,也就從心里接受了那些被他遺忘的人.


"是,娘親我和大哥一定會照顧好舅舅的,舅舅不要擔心墨兒會看好你的,不會讓你被人欺負的."軒轅云墨一本正經的說,說完他就底下頭癡癡地笑.娘親這是故意損舅舅的吧,舅舅一定很生氣.

"母親,兒子也會的."軒轅少泉也說.

"你們,你們……我一個大人怎麼會要兩個孩子照顧,不要看不起人."云隱指著他們說.

"云隱,生什麼氣,你大姐也是為你好."軒轅玄霄又補了一句.

"好了好了,吃飯吧.對了,云隱那孩子這麼樣了?"上官雪妍知道在逗下去,云隱要真生氣了.

"那孩子醒來了,沒什麼大礙了,今天也能吃東西了."云隱說著那孩子的病情.

"那就好,我們這一走,那孩子的傷口拆線是個麻煩事,等禹城的事完了,我們還要再來一趟."上官雪妍也不放心那孩子,可是他們不能為了那孩子留在斷崖村.

"好在這里離禹城不是很遠,來回也方便."軒轅玄霄安慰他們說.

"恩,"

第二天吃完早飯上官雪妍和云隱去了那孩子的家里,有些話要叮囑那孩子的父母,而軒轅玄霄去了村長家里,告訴他們自己一家要走了.他們辦完事所以的事就在中午之前離開了斷崖村.一路向西,那是去禹城的反向,據說禹城離這里有二百多里,那是人口比較密集的地方,不過大部分都是些武林門派.

"娘親,什麼是江湖?"軒轅云墨知道他們要去禹城,並且聽舅舅說哪里是武林人士聚居的地方,他向往江湖很久了,現在終于可以去了.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江湖一般則用來指民間,有與朝廷相對的意思.也因為有些高人隱士不甘于受朝廷指揮控制,鄙棄仕途,以睥睨傲然之情,逍遙于適性之所.江湖有行俠仗義的大俠,也有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這要看你怎麼去對待.墨兒,江湖遠不如你想的那麼美好,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斗,這里的較量比的是誰的武功高強,誰的拳頭硬.這些到了禹城你就知道,那里隨時都能看見手拿武器之人,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人."上官雪妍告訴軒轅云墨自己從武俠電視劇里了解到的江湖,其實正真的江湖她也不清楚,在現代的時候她倒是接觸過那些所謂江湖上的人,可是畢竟時代不同,不過大體上差不多.

"那好像很危險呀,娘親要是我遇到那些不講理的人怎麼辦,也和他們動手嗎?"軒轅云墨好奇的問,他還沒有無緣無故和人動過手呢.

"和那些人你就不要講什麼道理了,他也只有被打疼了,才會知道你是不能惹的.有些人你就不要和他講道理,即使講了他也聽不懂."軒轅玄霄突然插話說道.

------題外話------

沒二更了,卡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