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抵達斷崖村
"上官老爺你們又上山采藥去了,呦,還打了不少獵物呢."正走在回家路上的一位中年男子看著從山上下來的幾人熱情的打招呼.

"是呀,這里的藥草挺多的."上官雪妍回應那人,他知道這情況是不用指望軒轅玄霄說什麼了.

"真的呀,可惜了這斷崖山我們也不敢走進去,也就只有那些打獵的才敢進去.不過也不敢到里面去.這草藥也沒人認識."那人看著遠處的大山,眼中帶著敬畏和遺憾的說.他們世代在這里,可是卻不知道山里有什麼,說起來也挺可笑的.

"為什麼呀?"軒轅云墨拎著一只野兔問.

"這個聽說里面住的有什麼高人神仙,還有什麼洞府之類的.祖上就這麼說的,你們外鄉人一定不知道"那中年男子笑著說,那是從他們祖上就傳說的,也不知道有多久了,他們也從沒進去過大山深處,也不敢進去.

"真的有神仙嗎?"隨墨也奇怪的問一句.

"這個不知道."那中年男子憨厚的笑笑說.

"墨兒,不要妨礙大叔回家了,隨墨把你手中的兔子給大叔一只."上官雪妍也想打聽更多的情況,可是這個男人好像知道的也不多.

"上官夫人,這不行,你們好辛苦才打來的,我怎麼能要."你中年男子聽後說,這地方比較貧窮,在只野兔在他看來就是很值錢的東西,自己總不能就是說幾句話就要一只兔子.

"大叔,你就拿著吧,這打獵對你們來說很簡單,多了我們也吃不完,你就拿回去給孩子加個菜,"上官雪妍看那大叔和隨墨在互相推搡那只兔子于是勸說他.

"那就謝謝,上官老爺和夫人了."那人想到家里的孩子,也就慢慢接過那只兔子.

"我們走吧."軒轅玄霄帶頭離開,他不想上官雪妍和這些人過多的接觸.

上官雪妍他們辭別那中年男子回到一處院落中,就各自忙乎起來.

那大叔是斷崖村的村民,這斷崖村是一個比較貧窮的村子,村里的人也不是很多,整個村子不到一百戶人家,大家都是以祖上傳下來的那些單薄的土地過日子,或者上山打獵為生.上官雪妍他們到這斷崖村已經有三天了,這個小院子是租來的,青磚瓦房,土塊院牆,有幾間房間,在這村子里已經算是最好的了,主人家居家在外,這房子一直都空著,他們打算在這里待上十天半月的,于是就從村長那里租下了這個小院.在他們入住之前就把這個小院好好收拾了一下,現在看著這小院雖然不如他們在上京的聖王爺面積大,可是這小院勝在溫馨,他們一家人帶著那些貼身小厮丫鬟,云隱和青龍就住在這院子里,反正都是那種大炕住著倒也不顯得擁擠.齊浩他們那些侍衛被軒轅玄霄先一步打發到禹城去了,讓他們看看禹城的情況.上官雪妍聽軒轅玄霄說這里,是自己在嫁進王府之前最後出現的地方,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點線索.

"上官夫人沒想到你還能做一手的好菜."正在燒火的婆子看著忙碌的上官雪妍說.

這老婆子是上官雪妍他們在村中請的一個專門燒火的人,那些土灶上官雪妍他們可是燒不來,就連隨墨他們都不行.只好請人幫他們燒火,這位老人也是可憐,兒子帶著兒媳去了外地,家里就留下兩位老人,而且那兒子兒媳已經很久沒回來看過她了,日子過得艱難.他們說要找一個燒火的婆子時,村長就推薦了她.上官雪妍讓雯娥去他們家看看,看著老人家里收拾的挺乾淨的,就決定用她了.

"于婆婆,我家夫人可厲害了,什麼都會,也和其她的夫人不一樣,在府中的時候,對我們這些下人也都很好."雯娥聽見上官雪妍的話說.

"你們夫人是個好人."那于婆婆點點頭說.

"于婆婆,你們這里為什麼會比別的地方冷呀,走進你們這里,我就感覺到冷了."雯娥蹲在灶邊和于婆婆聊天.

"這個我也不清楚,以前也不是太冷,也就十來年前吧,不知道怎麼就突然寒冷了起來.我們也習慣了這種天氣,不過聽說那是因為有什麼神仙洞才會讓這里這麼冷的."于婆婆想了想說.

"神仙洞,于婆婆你們村子有人見過嗎?十來年前開始,那是不是發生過什麼時?"雯娥一副好奇的樣子問.

"不知道,都說是神仙在練功呢.誰知道呢?"那于婆婆笑著說.她活了怎麼大年紀什麼沒見過,就這傳說也是一代一代相傳的,誰也說不上真假.

"于婆婆,我今天在水邊洗衣服的時候,聽他們說,這村子還出過王妃呢,怎麼回事?于婆婆你能不能和我說說."雯娥問的時候不經意的看了一下正在炒菜的上官雪妍.她是聽說了,王妃就是從這里嫁去王府沖喜的.

"王妃?也許吧,也不知道那姑娘怎麼樣了,其實她也挺可憐的.八年多以前吧,那姑娘也不知道從那來的,就好像天上掉下來的一樣就出現在村子里.人看著呆呆的,和誰都不說話,她也說不來自己從哪出來的.大家看她可憐就讓她在祠堂外不遠處的一間破屋子住下了,吃的都是村民們送的.大家以為也就這樣過吧,也許有一天她的家人會找她的.可是誰也沒想到,那天縣太爺帶人來,接走了她,說是她的八字很好要給什麼王爺沖喜去.大家也都知道那縣太爺胡說,他們連這姑娘是誰都不知道,這麼會知道她的生辰八字,可是有什麼辦法,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哪敢不聽呀,只能看著那姑娘就這樣被帶走了.後來,有人去縣城打聽了,說是那要去沖喜的本來應該是縣太爺的家的小姐,可是都說那什麼王爺要死了,縣太爺夫人舍不得自己女兒,才會讓人頂替的,不知道怎麼聽說了這姑娘就給帶走了.也真是造孽呀,現在也不知道那姑娘怎麼樣了."于婆婆往灶里添了一把火歎息的說.

"于婆婆,您不用擔心,好人會有好報的.那您還記不記的那姑娘的樣子?"雯娥安慰于婆婆,然後她自己又問.

"記不得了,時間過去的太久了,當年也接觸的不多,在加上年紀大了."于婆婆搖搖頭說.當年自己也就只是給她送過吃的,也沒怎麼見過人.

"于婆婆你可以撤火了,我這也做好了."一直沒說話的上官雪妍開口說.她們的話她一直在聽,也就是說自己也許真出現在這里,不過好像有點呆傻,那是不是就和云隱他們說的一樣,自己天生智力不全.可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是這附近村中的人嗎?如果是怎麼會沒人找呢,難道不是嗎?還有這里十年前的氣溫變化,十年前不就是自己生下墨兒的那一年,自己也是在那一年消失的,從軒轅玄霄說的那山谷里出來後,是來了這里嗎?可是又是為什麼來這里,自己八年前出現在這里,說明自己以前也許就生活在這附近,可是卻沒人見過,如果不是這附近村落的並且生活在這附近,那自己能生活在哪里才不會被人發現,那就只有那座大山了,看來是該去山里的深處看看了.

"哦,好,上官夫人,我也該回家給我家那老頭子做飯去了."于婆婆聽到上官雪妍的話,掏出那正在燃燒的柴枝埋在柴灰里.

雯娥在上官雪妍的示意下端了一碗紅燒肉松送給于婆婆,並把她送回家.

上官雪妍他們吃完午飯以後,軒轅云墨和軒轅少泉帶著隨墨和小峰還有小陽,就連閑不住的云隱也出去了,就在村子里到處看看.他們上次借住的時候很短,也沒怎麼在哪個村子里到處看看.這次他們要住的久一些,他們就先到處看看,看有什麼好玩的.

田見到處都是勞作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幼幼的,都在田里干活.他們也就好奇的站在田邊看.

"那就是新來的那家人的少爺吧,長得真好看,不是說只有兩位少爺嗎,怎麼有五個男娃呀?"正在田里勞作的人看見他們和身邊的人說.

"好像有兩個是少爺的小厮吧,陪少爺玩的."

"這少爺就是不一樣,這上官老爺是什麼來頭,怎麼回來我們斷崖村,他們穿的衣服是絲綢的嗎?"有人看著軒轅云墨他們那在陽光下閃著光暈的衣服問.

"聽村長說,他們是來山里采藥的,他們里面有人是大夫."有知情人說.

"大夫嗎,會不會是上官老爺?"

"不知道."

"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給我們看病?"有人低聲說,他們這里比較偏遠,村中也沒什麼大夫,就連赤腳大夫都沒有.有病了,用一些以前傳下來的辦法試一試,生死看天命.

"你也不要想了,干活吧."

"少爺,他們那是犁鏵嗎?怎麼和我們見到的不一樣,怎麼都是人力,那樣好累的."隨墨指著田里那一個在前面拉,一個扶犁的兩人說.

"應該是吧,這村中好像也沒有馬甚至連牛都沒有."軒轅云墨看看說.

"二弟,你們在說什麼?"軒轅少泉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于是問.

"大哥,我在說田中的二人,我以前見過的翻地都是用牛在拉犁鏵,這是第一次見用人拉的."軒轅云墨指著前面說.

"二弟你在哪里見過,上京嗎?"

"恩,娘親說不希望我五谷部分,就每年帶我去看看,有時候還要我親自動手."軒轅云墨想起自己第一次在地里挖紅薯的時候,那時候的他才三歲多人小,沒力氣.拽著紅薯葉就要提埋在土里的的果實,結果就摔了一跤,嚇得雯繡他們急忙上前,可是都被娘親阻攔了,娘親說在哪里摔倒就從哪里爬起來.

"二弟,你懂得真多."軒轅少泉眼神暗暗說.

"那都是娘親教的,這一路上大哥也能學會很多東西的,反正我們還小有的是時間."軒轅云墨的意思是他們可以慢慢學.

這邊的軒轅云墨兄弟在田邊看著那些勞作的人們,看的很愉快,還在時不時的討論著.那邊他們暫住的小院里,氣氛就有點玄妙了.

"這次無論你怎麼說,我也要跟著你去,你不用想自己偷偷去."軒轅玄霄看著正在縫制衣服的上官雪妍說.今天她們在廚房里說的話,他也聽到了,依他對上官雪妍這段時間的了解,他知道她一定回去查看的.可是這斷崖山被村民說的神乎其神的,他們也不了解這里,他怎麼可能要她自己去.

"你在說什麼,我要去哪里?"上官雪妍停下手里的活計抬頭問.

"你不打算去山里看看?"軒轅玄霄問.

"這個我還沒想好."上官雪妍底下頭說.自己還真被他說准了,是打算看看,可是打算自己和宸去.沒打算告訴他們,那里也許會有自己要知道的線索.他們知道了自己要去肯定要跟著,那自己顧慮的就多了,也不能放開來找.

"你說的是真的?"軒轅玄霄不太信任的問,他總覺得上官雪妍太平靜了.

"真的,我如果要去,一定告訴你們."上官雪妍低著頭說.

"這是你說的,你要是敢偷偷去,要是被我發現了,我就帶著墨兒跟著去."軒轅玄霄威脅她說,他知道在上官雪妍眼里兒子才是最重要的.

"軒轅玄霄這話你也只能說一次,墨兒我不許他有絲毫損傷."上官雪妍突然抬起頭看著他說.

"我知道,我也不會允許他有絲毫的損傷."軒轅玄霄認真的說,那是他的兒子,他怎麼舍得他受傷,自己也只是一時著急才會說錯話了.

"娘親,娘親……."就在屋內氣氛不對的情況下,外面傳來軒轅云墨著急的聲音.

"墨兒,你怎麼了?"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聽見聲音走出來,就看見軒轅云墨身上沾染了血跡.在加上他剛剛著急的語氣,于是以為是他受傷了.

"娘親,這血不是我,這是別人的,有人從樹上摔下來了,舅舅現在在哪里看著,說是很嚴重,讓我回來喊娘親."軒轅云墨著急的說.他們正在田邊玩就聽見很大的哭聲傳來,大家好奇就過去看看,到地方才知道是一個小男孩從自己家的樹上摔了下來,磕著頭了.舅舅說自己是大夫就上前幫他止血查看之後,發現情況不容樂觀,于是讓自己回來喊娘親,看看娘親能不能治好他.

"那快走."上官雪妍也知道摔著頭了可是大事,連云隱都說情況不太好,看來是嚴重了,也沒進屋,只是伸手用靈力吸出自己的藥包拿著,抱著兒子就消失在院子里.

"三娃,這孩子這麼會跑樹上去了?你看現在怎麼辦呀?"

"就是,三娃要是有什麼事,那三娃他娘可怎麼辦?"

"誰說不是了,他家里也就他一根獨苗."

"你們別說了,這小大夫也許可以治好他."

其實現在的云隱也很著急,他剛才把脈就知道這孩子傷的很重,自己現在也只能盡力為他保留口氣等大姐來看看.那孩子不斷吐的血都染紅了他的衣袖,他在救治之余還在張望外面.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他也快絕望的時候,他看見了走進來的上官雪妍.

"怎麼樣?"上官雪妍走過人群,走到那孩子身邊問云隱.

"很懸."云隱也不知道怎麼說,只能說了這麼兩個字.

------題外話------

抱歉,昨天臨時加班,等我想請假的時候,一看時間責編下班了.

這情況不會有下一次了,很抱歉了

今天也就這一更了

放假了,我多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