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宗主和少主現身
"你們要做什麼,你們要知道你們可是我請來的人?你們這麼做是違抗你們宗主的命令的."薛父看著向他們這邊走來的人,他們說的話,他聽到了.他現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這些人不是應該幫自己殺了聖王爺他們嗎?怎麼會現在要殺的是自己.

"我們從沒得到過宗主或者護法的命令說要幫助你們,我們只是看到信號彈才來的,以為是自己人出了事.可是沒想到你竟然讓我們以下犯上去對付我們的少主,是在是罪無可恕."那帶頭的人說,好在他們及時發現了,要是他們今天錯手傷了少主,他們這些人也都要死了.

"我可是你們宗主的救命恩人,你們就這樣對我,還有他自己都說不是你們的少主了,你們不要認錯人了.反而殺了我這個對你們華夏宗有恩的人.到時候你們怎麼對你們宗主交代."薛父反應很快,他想起軒轅云墨剛才就否認自己是華夏宗的少主,他們好像也不認識軒轅云墨.

那些人聽完他的話,停在那里,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他們從沒見過少主,難道就憑一塊玉佩就認定那少年是他們少主嗎,萬一要不是呢.再說此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宗主的救命恩人,要是他說的是真的,自己又該如何做.他們現在兩難之中了,也不知道該幫助誰.

上官雪妍看著那些人,老奸巨猾的薛父,不知如何抉擇的那隊人,現在成了三方對峙的局面.誰都沒有動作,只是彼此看著對方.

"娘親,他們是不是中華樓的,他們說我是他們的什麼少主?娘親他們是不是認錯人了?"軒轅云墨走到上官雪妍身邊問,他覺得自己不明白的事,娘親應該可以告訴他.

"墨兒他們不是中華樓的人,他們是華夏宗的人.而你確實是他們的少主,你的玉佩就是最好的證明,他們進宗門的第一天就應該見過你玉佩的樣式圖紙."上官雪妍底下頭看著兒子,這是自己給他的另一個身份,一直也沒告訴他,那時在上京,他也用不到,自己也不想暴露太多.不過現在人在江湖上,自己也許可以換一個身份.

"娘親你說我是華夏宗的少主,就是舅舅說的那個在江湖上很厲害的門派嗎?"軒轅云墨吃驚的問,他有點接受不了,自己什麼時候有這樣一個身份.這幾天一直在聽舅舅說什麼華夏宗很厲害,建立也不過才幾年的時間,就能在江湖上有這舉足輕重的地位.舅舅說江湖上有傳言"神秘宗主,冥尊面具."說的是華夏宗的宗主江湖上幾乎沒人知道他是誰,是男是女,還有冥樓的樓主尊主,凡是他的出現總會帶著銀制面具.這兩個門派在江湖上的地位不相上下,只不過華夏宗做事亦正亦邪也不怎麼搭理江湖分爭,可是卻沒人敢動他們,因為那華夏宗有一個殺手閣,傳言里面高手無數.可是現在就這麼厲害的一個門派,自己怎麼和他們扯上了關系,還是他們僅次于宗主的少主.

"對,墨兒就是你舅舅十分忌憚的那個門派,你願意當他們的少主嗎?"上官雪妍知道自己的兒子現在陷入迷茫中,要不然依他的聰明早就該猜出來了.

"娘親,他們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我可以當他們的少主嗎?"軒轅云墨抬著頭同意問上官雪妍,這是自己想當就能當的嗎?

"墨兒沒有什麼可不可以的,這本就是你應得的身份,這是娘親給你的身份,誰也不能說什麼."上官雪妍看著兒子說,自己說過會給他最好的.他在皇家的身份那是他父王給他的,那江湖上自己也要給他個響響當當的身份.

"娘親,難道娘親您就是……?"軒轅云墨下面的話不知道怎麼說了,他現在明白了.

"娘親早就說過,墨兒很聰明,猜到了."上官雪妍笑著看著兒子,揉揉他那由于吃驚而張大嘴的樣子,他的這種表情可不多見呀.

"娘親,好厲害."軒轅云墨開心的說.

上官雪妍笑笑沒說什麼,抬頭看著在場的眾人,尤其是軒轅玄霄的打量,自己母子的話他們應該都聽到了,自己也沒打算瞞著什麼,就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和自己明說他那個身份.

"出來吧,你也該看夠了吧!"上官雪妍抬頭對著屋頂說.

"宗主還是在這麼讓屬下欽佩呀,我已經盡量把自己融入空氣中了."一身妖嬈紅衣的青龍從屋頂翩然落下,依舊是那玩世不恭的語調.

"青龍大護法."不知道誰喊了一聲,語氣里帶著驚喜.

"要是沒這點本事,這麼壓制你們,事情查清楚了嗎?"上官雪妍見多了他如此的樣子,也就不在意.

"查明白了,人也抓了起來,他說是為了好玩,反正也沒人見過宗主的樣子."青龍笑著說,那人的理由很可笑.

"看來,我該出去走走了."上官雪妍聽後說,竟然有人冒充自己行事.

"薛民光,你說你救過本宗,為什麼本宗沒有印象.本宗不記得自己出過上京還巧遇到你,並且發生了什麼事,還讓你成了本宗的救命恩人?"上官雪妍知道了有人冒充自己,也要問清楚.

"你不是華夏宗的宗主,你怎麼可能是,我救得不是你,你是冒充的."薛父聽見上官雪妍的問話,緊張的說,如果她才是那華夏宗的宗主,那自己救得又是誰,那他們今天還能逃得出去嗎.

"放肆,你以為我們華夏宗的宗主是誰都能當的,還有你們這些人,是誰讓你們來劫殺宗主和少主的?"青龍一掌把薛民光打的吐血,然後問那些人.

"請大護法饒命,我等是看見信號彈才來的,我們並沒有傷害宗主和少主."先來的那隊人沒想到他們今天會怎麼會這麼倒黴,先是少主然後是大護法,現在就連宗主都在這里.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還是保命要緊.

"算了,其實也不全怪他們,看來應該好好的整頓一下宗內事物了,有些人也許是有了不該有的心思."上官雪妍淡淡的說.

"滾吧,回來,帶著他們一起走."青龍讓他們離開,然後又指著薛家父子說.

"王爺,薛尚交給你,至于其他的,我們帶著了."上官雪妍開口對軒轅玄霄說,那薛尚畢竟是凶犯.

"吳知府帶薛尚走,今天看到的一切都當沒看到過,誰要說出去半個字,本王要他的命."軒轅玄霄叫出來那躲在遠處桌椅下的吳知府,讓他帶走薛尚,然後又對那些衙役說.他想上官雪妍的身份還是保密的好,就連他都有點受打擊了.

"是,聖王爺,我們這就離開."那吳知府爬出來,彎著腰說,他也知道今天的事不能外泄.

此時的薛尚又是那副波瀾不驚的樣子,他早料到自己的結果,沒想到會連累父親和弟弟,現在他抵不抵抗都是一樣的結果,繼續頑抗下去,也改不了什麼改變.在帶走之前他只是深深的看了自己的父親和弟弟,他知道這一別他們也許再也見不到了.

一場混戰,由于華夏宗的介入,就這樣結束了.

"你還不走?"上官雪妍上樓對跟在自己身後的青龍說.

"宗主,您不能這樣過河拆橋,再說我還有事沒回報呢."青龍是一點也不在乎上官雪妍的語氣,再說他也習慣了.

"什麼事?"上官雪妍好奇的問,能讓青龍重視的事,那就一定是大事.

"從今晚開始江湖傳言,要在下月十五在禹城舉行武林大會,一起商討對付冥樓之事,說是冥樓最近出面殺了不少江湖中有名望的門派當家人,想一家獨大.我們也接到請帖了,我是來送請帖的,不知道宗主去不去."

"冥樓?為什麼?"上官雪妍不解的問,她覺得這事不可能會是他做的.

"不知道,說是冥尊下的令,有些人還是他親自動的手."青龍也奇怪的說.

"去,這是有蹊蹺,我們要去看看."上官雪妍覺得自己應該冥尊知道是誰,自己這段時間一直和他在一起,這事不可能是他做的.

"墨兒,你們先回房睡覺去吧,天太晚了."所以雪妍打發兒子離開.

上官雪妍看著離開的兒子,留下了軒轅玄霄,他們有些話該說清楚了.

"冥樓冥尊?"上官雪妍走進客房坐下,單刀直入的問.

"我就知道瞞不住妍兒,不過妍兒也令為夫吃驚,誰也想不到華夏宗的宗主會是我的聖王妃.為夫不得不感念自己的運氣了."軒轅玄霄笑著說,他現在真的感覺到有點無力,能建立這麼龐大的組織可見妍兒的能力.自己真的可以守得住她嗎?

"看看這個吧,打算怎麼應對."上官雪妍扔給他剛才從青龍手里拿過來的帖子說.

"什麼?我怎麼不知道這事,妍兒要是有興趣,我們不如去湊湊熱鬧.剛好還有時間,斷崖村就在禹城附近,我們先去斷崖村看看,到時間就可以去參加這個武林大會了."軒轅玄霄接過去看看,然後不在乎的說.

"好,我也想去見識一下.你可以回去了."上官雪妍起身走向床邊說.

"好吧."軒轅玄霄起身離開.

------題外話------

今天沒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