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客棧混戰
有暗二和齊浩他們的加入,很快情況成一邊倒.看著那不斷倒下去的薛府之人,在加滿地鮮血的刺激,本就是剛病發的薛尚,此時顯得有點焦急.不知道是為了那些死去薛府家丁,還是那遍地的鮮血.帶著枷鎖的他也沒有了起初的平靜,突然他用力震開枷鎖,一腳踢開了那即將到達薛父要害的刀.

"爹,您沒事吧?"薛尚扶著自己的父親,看著他已經染血的衣袍,他不明白事情怎麼會是這個樣子的.

"尚兒,我沒事的,我們快點離開這里吧."薛府看見到達自己身邊的兒子抓緊他說.

"爹,我們走不掉的,真的走不掉的."薛尚看著還在人群中奮戰的弟弟,攥緊拳頭說.

"我們一定可以走的,為父一定帶你們離開.謙兒我們走,不要戀戰."

"是,爹."薛謙聽見自己父親的話回答到.

"想走?休想!"軒轅玄霄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一樓的樓梯口了,聽見他們父子的話,軒轅玄霄揮了一掌,砰的一聲關住了客棧的門.

"上官玄,又是你們,你想做什麼,為何攔下我們?"砰地一聲響,驚動了正在打斗的人,他們全都停了下來.薛謙看著那站立的幾人生氣的問.

"我們就是為了此次建安府的凶案而來,當然不能讓凶犯逃跑了."軒轅玄霄平靜的說,他一直看著薛尚,現在軒轅玄霄很想知道他是怎麼想的,還會和剛剛一樣束手就擒嗎?

"你到底是何人,難道也是官府中人?"薛謙聽出他話里的意思,才會吃驚的問.他一直以為他是那個江湖門派的人,這麼也沒想到他會是官府中人.

"算是吧."軒轅玄霄模棱兩可的回答,他是個王爺不在如何地方府衙任職,可是他現在又身兼欽差的重任.

"即使那樣,又能怎麼樣."薛謙把劍一橫說.

"薛尚,你如何抉擇?"軒轅玄霄不看薛謙,只是看著薛尚問.

"如果聖王爺可以放過家父和薛家一干人等,薛尚但憑王爺發落,要是王爺不允許薛尚也只有和他們殺出一條血路了."薛尚這是已經恢複了起初的平靜.

"你伏法是罪有應得,你現在沒資格和我講條件.他們都是自找的,本王也不會留下後患的."軒轅玄霄看著那薛尚一眼說.

"那我就只有一條路可走了."薛尚也知道這次他們薛家是徹底的完了,都是自己的錯.

"動手吧!"軒轅玄霄,下著命令.

又是一輪的厮殺,上官雪妍看著那漸漸好像有發病征兆的薛尚,他的動作越發的凶狠,伸手也越來越敏捷了.別人是越戰疲憊他卻是越戰越勇猛,好像一點也不累,好像換了一個人.難道這種疾病還能激發人的潛能,或者是人體內潛在的魔性殺戮.

"娘親,暗二叔叔……?"軒轅云墨看著那被擊倒在地的暗二,著急的說.


"沒事的."上官雪妍走上前,喂他一粒治療重傷的藥:"你去歇著吧."

"王妃,屬下……?"

"去吧,有王爺呢."上官雪妍看著那和薛尚交上手人說.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見軒轅玄霄和人動手.以前他劇毒纏身,壓制了他體內的內力無法施展,現在他經過自己的治療,不但毒解了,內力也增加了不少.

這邊和薛尚交手的軒轅玄霄有點心驚,自己的功力如何,自己在清楚不過,薛尚竟然可以和自己纏斗怎麼久,看來自己是低估他了.這樣下去可不行,于是軒轅玄霄變換了招式.

"娘親."軒轅墨第一次看見自己的父親和人打斗,武功他也懂,所以才會越懂越著急.那人看著很厲害,他看見父王應對的有些吃力,想上前去幫他,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功夫遠遠不及他們,于是只能求助于娘親.

"墨兒,你要相信你的父王,他應對的了."上官雪妍扶著兒子的肩膀說,兒子看不明白,可是她看的明白,此時軒轅玄霄一直未盡全力,也許在試探對方的底細.

軒轅云墨聽了自己娘親的話稍微放下心來,他覺得他應該對自己的父王有信心,于是緊張的看著那纏斗的兩人.很快他就發現父王轉變了套路,掌風也凌厲了很多,那人有了後退的趨勢.他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父王不會有事的.

"你們去死吧!"一人拿著劍突然大喊著跳出人群,向著上官雪妍和軒轅云墨襲來.

"就憑你?"上官雪妍看著到自己和兒子眼前的利劍,眼都不眨一下的只是簡單的抬一下手,他們就看見一個人帶著劍嵌在客棧的牆上,進去的很深.

上官雪妍看著那在牆上下不來的人,嘴角帶著輕蔑的笑意,真是愚蠢的人,看著自己站著不都就拿自己當目標了.何況目標還有墨兒,自己能放過他嗎?

上官雪妍不經意的一揮,震到了在場所有的人,他們也都停了下來,兩方人馬行再次成對陣之勢.

"謙兒."薛父快速跑到那面牆上,想拉出兒子,無奈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只能看著兒子嵌在哪里不斷的吐血.

"聖王妃,真是沒想到你才是深藏不漏之人?"薛尚停下了戰斗,好像也恢複了一點理智,他看著上官雪妍眼里帶著不可思議.就是犯病的自己都不可能會一掌揮出如此大的力量,他也是在多次犯病之後才知道自己犯病的時候,不論體力和耐力都超乎常人的,就連武功都厲害了不好,好像換了一個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一直也想不明白,只能歸于犯病後遺症.

"是嗎,本妃倒是不覺得.不過你也很出乎意料,我倒是沒想這病還有這麼一個好處,果然上天是公平的."上官雪妍依舊平靜的說,她從沒想過隱瞞什麼,只是身邊的人多,凡是輪不到她出手,于是她就安安靜靜的做一個普通的女子.

"這算是意外吧,這樣我也不至于太排除這病了,畢竟關鍵時候可以救命的."薛尚帶著點無可奈何.

"聖王爺今天之是依然到了這種地步了,我的小兒子現在生死未卜,我們就只能憑本事了."薛父突然說,說完他扔出了一枚信號彈.

上官雪妍看著那升上天空的藍色的煙霧彈,她現在有點生氣了.那煙霧彈自己很熟悉,那是自己特制的,有特殊的藥味.是誰給的他,藍色煙霧在華夏宗那屬于第三級的信號,一般只有堂主級別的才能用,到底是給他的.

"動手."軒轅玄霄看著那煙霧彈知道對方通知增援了,就是不知道他找的是什麼人,要是薛府里的人那沒問題,如果真是華夏宗的那就麻煩了,自己的人現在不在這里,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速戰速決.

"是."


"沒用的,他們很快就到了."薛父看著軒轅玄霄他們說.

"那可不一定."軒轅玄霄依舊對戰薛尚,聽見薛父的話說了一句.

這次就連軒轅云墨和隨墨都加入了戰斗,他們的武功不足以對付薛尚,可是對對付薛府里的那些人還是可以的.唯一看著的人就是上官雪妍,她只是不眨眼的看著軒轅云墨的方向,就怕他有什麼危險.

"是誰發的信號彈?"從外面進來一隊人問?

"是我叫你們來的,煩請你們幫我救救我的兒子,是他們要殺我們."薛父著急的說.

"上."來人多余的話沒說,就帶著人加入了戰斗.

戰局一時對軒轅玄霄他們很不利,齊浩他們都傷了,就連軒轅云墨和隨墨都被三個人攻擊著,可是事情在誰也沒想到的情況下急轉變化.

"參見少主,我等不知道是少主,請少主恕罪."那攻擊軒轅云墨的三人中,就有剛才問話的人.他也是在打斗中無意之間看見了軒轅云墨腰間玉佩,那是一朵蓮花的玉佩,起到裝飾和壓衣服的作用.他們在進華夏宗的第一天就見過,不過只是圖紙.負責訓練他們的師傅說,凡是佩戴玉佩之人就是他們的少主,以後凡是見到就要以禮相待.華夏宗的宗主和少主都是很神秘的,除了四大護法誰也沒見過.現在看見那玉佩帶在這少年身上,知道他就是那神秘的少主,于是單膝跪在軒轅云墨的面前說.

"參見少主."一同來的其他人也跪下,他們也弄不明白為什麼,可是他們依舊跟著頭跪下.

打斗再次中斷了,而被那些人跪著的軒轅云墨卻不知道怎麼做,是不是應該叫他們起來,可是他們又怎麼會叫自己少主.自己也只是知道自己是中華樓的少主,難道他們是中華樓,可是那不是酒樓嗎?

"你們先起來,你們有可能認錯人了."軒轅云墨最後還是決定讓他們先起來.

"那這玉佩可是你的隨身物品?"那人有點遲疑的問.

"是呀,從我四歲的那年他就帶在我身上了."軒轅云墨摸著那玉佩說,這是娘親給自己的,說是和玉簫是同一塊玉雕刻的.

"那您就是少主無疑來了,但是不知道少主和那人怎麼起來沖突."

此時的軒轅玄霄一直看著上官雪妍,眼里帶著審視,會是自己想的那樣嗎?

"我真不是什麼少主,你們起來吧,我們也不是什麼大事了."軒轅云墨看著還在跪在自己眼前的人說.

"我們去替您殺了他們."那帶頭的人站起身走向薛氏眾人.

------題外話------

今天傳完了,抱歉,等忙過這一段,會多碼字的,今天也就這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