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凶手伏誅
漁網已經張開了,漁夫要做的就是慢慢等著魚兒上鉤.上官雪妍他們布好局就等著薛尚病發,他們才可以把他一舉活捉,到那時薛家就沒有可以狡辯的機會了.暗二在薛府外面守著,等待獵物的出現.

月上中天,萬籟寂寂的薛府圍牆上突然出現一人,他跳下圍牆在黑夜奔跑.暗二知道也許他們等待的獵物出現了,于是按一下腰間的玉墜,自己卻追逐那人而去.

暗二看著前方那快速移動的人影,看著四周的景物,越來越熟悉場景,直到那人在一家店門前站立.

他怎麼到這里來了,暗二想這不是他們一行人落腳的客棧嗎,他為什麼回來這里.

就在暗二疑惑的時候那人已經從屋頂上進入了客棧,暗二也隨之進入.

上官雪妍早就知道有人進入自己的客房,不過她裝著不知道,她想知道對方要做什麼.腳步聲在慢慢的靠近床邊,上官雪妍依舊閉著眼躺著,他知道對方很快就會有動作了.

黑影一步一步的走進大床,暗夜里那人的眼睛紅的詭異,像是受傷的野獸,他站在床邊看著睡著的上官雪妍,露出饑渴的深情.然後他伸出手,去捂上官雪妍的嘴,同時底下的還有他的頭.

就在那人低下身子的時候上官雪妍睜開了眼,並快速的起身點了他的穴道.

那人眼里依舊血紅一片,不過眼里卻多了一絲不解.

"娘親,您沒事吧?"

"妍兒?"

"大姐?"

軒轅玄霄他們急急忙忙的推開門進入,很是擔心上官雪妍.

"我能有什麼事,你們怎麼都來了?"上官雪妍不解的問,難道他們都不睡覺的嗎,怎麼會都出現在自己這里.

"暗二說有人進了客棧,我們只是過來瞧瞧,你沒事就好."軒轅玄霄知道上官雪妍的功夫很厲害,在他之上,可是在他眼里,上官雪妍只是個需要保護的女人,也是他用生命要保護的女人.

"哦,那人要行凶,被我抓住了,在那邊."上官雪妍指著自己的床邊說.

"抓住了?我們怎麼沒聽到打斗聲?"云隱不可思議的問,為什麼會沒有一點聲音.

"暗二帶出來他,齊浩去通知吳知府吧."軒轅玄霄聽說人抓到了,沒有開心只是更加的生氣,生氣自己在妍兒的面前好像幫不上什麼忙,生氣那人闖入妍兒的客房他竟然不知道.這要是妍兒不會武功,就是一些平常人家的夫人,那是不是等自己看見的時候妍兒就會和以前那些人一樣的下場.

"還真是薛尚,怎麼會,我們白天見他的時候,他不是這樣的."云隱有點難以置信,他們明明白天才見過,怎麼到了晚上他就成了這個樣子.眼前之人雙眼通紅,很是嚇人.

"把藥喂給他,他也許可以為我們解答原因."上官雪妍看著軒轅玄霄說,她知道藥在他哪里.

軒轅玄霄聽到上官雪妍的話,于是走上前倒出他們中午,得到的小藥瓶里的藍色藥丸,用力的掰著薛尚的嘴巴喂了進去.然後解開他的穴道,讓他吞咽藥丸.

"你們怎麼在這里,是你們拿了我的藥?"那藥的效果很好,吃下藥丸的薛尚很快就退去了眼里的紅色,人也恢複了白天的樣子,看著軒轅玄霄他們也沒緊張,只是平靜的問.

"是我們拿了你的藥."軒轅玄霄也承認了他們的行為.

"你們是怎麼知道我這種病的,我想這病知道的人也不會太多."薛尚自己找了地方坐下問.

"我是醫者,那種疾病我恰巧在古醫書上看到過."上官雪妍淡淡的說,他很奇怪這人的定力,知道被他們抓了卻不慌不忙的.

"看來,上官夫人的醫術很好了,畢竟我這病不是尋常的病."

"還行吧,可否告訴我,你今天為什麼選擇我嗎?"這是上官雪妍不明白的,他們這客棧的人很多,他單單闖入自己的房間.

"你們知道我對鮮血比較銘感,那是我渴望的味道,就是我沒犯病的時候也是會有吸血的沖動,也許是病的太久了吧!不發病的時候我對血液的渴望,我自己還能克制住,可是上官夫人血液的味道好像和常人不一樣,對我有著特別的吸引力,你們進城的那晚就是我病犯之事,當時我就聞到了,那馬車里不同的味道.可惜了你們之中高手太多,我不得不離開."薛尚平靜的回答上官雪妍的話,好像不是在說自己的事情.

上官雪妍聽到他的回答,底下頭,原來如此,自己修煉的是靈力,血液里也帶著靈氣,才會對他有不一樣吸引力.

"你不怕我們把你交給官府?"軒轅玄霄看著一臉平靜的薛尚問,看著如此的薛尚,軒轅玄霄怎麼也沒法把他和那連殺十幾人的凶手聯系不起來,可是這好像又是事實.更何況他今天是對妍兒下手,才會被抓住的.

"其實我也在等這一天,不過等的有點久了."薛尚依舊平靜的說,當他第一次吸人血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走上了不歸路,隨著病情加重,他知道自己離死亡也不遠了,他曾想過輕生可是又不忍父親傷心,才會苟延殘喘到如今,現在好像解脫了.

"殺人償命,不論什麼原因,人都要為自己犯下的錯去承擔後果.你的伏誅可以給那些死者的家人一個交代,這是你應該承受的."軒轅玄霄看著薛尚說.

"我知道."薛尚淡笑著說.

"爺,吳知府到了."門外傳來齊浩的聲音.

"進來吧."

"下官參加聖王爺,聖王妃,聖世子."吳知府得到命令走進來跪下.

"起來吧,凶犯本王已然找出,剩下的事就交給你了,不要辦砸了."軒轅玄霄看著薛尚對吳知府交代.

"是,是下官照辦,來人帶走他."吳知府讓人帶走那唯一的自己沒見過的人.

"聖王爺,怪不得,今天你能說出那樣的話.恐怕我二弟也不知道你的身份吧?"薛尚站起身跟著他們向外走的時候說了怎麼一句,不過諷刺意味十足.

"軒轅氏太明顯了,行走江湖,安全最重要."軒轅玄霄也不在乎他的諷刺,他當時也是身不由己.

"我有個請求,不知聖王爺可否應允."薛尚眼帶懇求的看著軒轅玄霄.

"只要他們不再找我們的麻煩,我就不會追究以前的事.可是如果他們在一次出來挑釁,本王也沒辦法了."軒轅玄霄知道他要說什麼,于是沒等他開口便說.

"謝謝聖王爺."薛尚感激的說,然後和他們走了出去.

"他要不是有那奇特的怪病,也不會落到如此的地步,可惜了."云隱看著離開的身影說.

"這也說不上."上官雪妍也看著那離開的身影,薛尚也許就是因為自己得了病,有著自己不能反抗的命運,才會如此的甘于平淡,好像看什麼都不在乎,哪怕他自己即將入監牢和死亡,他也不在乎,也許對他來說這是個解脫.也許起初他反抗過,可是時間久了他就不得不認命了.被命運所束縛的人,真的只是他嗎?那自己呢,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這里?宸說過這是自己的劫數,是自己必需去完成的任務.

"爹,您們不該來,回去吧,這是我必需承擔的後果."薛尚看著自己對面和衙役對質的父親和弟弟對他們說,沒想到他們會出現在這里,還讓他們看見自己現在的樣子.可是他們不應該來,要是抓自己的只是衙役也許不會有什麼事,可是現在是聖王爺抓的自己,自己不會認為聖王爺沒帶人就出現在這里.再說就聖王爺身邊的那幾人恐怕都不會好對付,他們來也只是枉然,也許還會搭上他們.

"尚兒,為父怎麼可能看著你被他們帶走?"薛父看著被枷鎖牽著的大兒子眼眶濕潤,還是走到了這一步,是自己無能呀,自己何曾不知道尚兒的痛苦,可是自己答應過妻子一定要照看好孩子們.晚上聽說尚兒又出去了,自己就一直心緒不甯的,直到聽說知府大人帶人去客棧了,覺得有可能是尚兒出事了,自己才不得不出現在這里.

"大哥?"薛謙看著自己的大哥,不由得心痛.

"二弟照顧好爹和巧兒,薛府就交給你了,大哥知道你會照顧的很好的."薛尚看著自己的弟弟,他長大了,可以撐起這個家了.

"薛府不是我自己的責任,你不能交給我一個人.放了我大哥,要不然你們誰也走不出客棧."薛謙看著那些衙役厲聲說.

"二弟,不許胡來,這是我犯下的錯,就要我一個人承擔."薛尚眼里多了一絲焦急,他不能讓弟弟為了自己出了什麼事.

"大哥,我一定會救出你的,誰也不能帶走你."薛謙說完舉劍便刺.

小小的客棧,兩方人馬,很快就打成一團.薛謙父子是有備而來,帶來的人也是經過訓練的,那些衙役對付起來很是吃力.

"爹,二弟你們住手呀,不要打了."薛尚帶著枷鎖不斷的掙紮,這不是自己願意看見的,也不能是這樣的,自己的罪孽已經很深了,不能在連累父親了.

上官雪妍站在樓上看著一樓的厮殺,真是想不到那薛家父子膽子真大,竟然敢帶人劫殺衙役.

"你們去幫忙吧."軒轅玄霄平淡的說,可是眼里有著火氣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殺吳知府他們.

"是,爺."暗二和齊浩他們幾人跳下一樓.

------題外話------

今天就一更了,最近有些事,也就傳的少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