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暗夜守候,知曉凶手
時間慢慢的過去,他們窩在山上已經很久了,山下的村子中大多也都滅燈睡覺了,青山也更加的寂靜無聲.月上中天,他們要等的人一直沒出現了.

"大姐,我們是不是被那小子給騙了,怎麼到現在都沒人來?"云隱看著前方的村落說,要不然怎麼解釋這一切.

"安心等,那人沒騙我們."上官雪妍淡淡的說,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自己為了防止那人騙他們,自己收索了他大腦里的信息,他記得的和他說的一樣.只不過那收購藥材的人,每次出現的時間都不一樣.

"我們怎麼說也是救了他一命,他沒理由欺騙我們."軒轅玄霄也說,那人說的很坦誠,不像奸滑之人.

"好吧,我們在等等."云隱妥協的說,既然他們都相信他,那自己也只能陪著了.

他們又繼續在山上等著,好在上官雪妍帶了驅蚊的藥草,青山上的冷他們也都還能忍受.

"娘親,你看那里是不是像個人在走動."軒轅云墨突然指著山的另一邊說,那人好像是從山上下來的,他出現的地方離他們這里也不是很遠.

"是個人,怪了,他怎麼不是從外面進村子的,看樣子像是從山上下來的."云隱奇怪的看著那人說.

"看來是我們想錯了,妍兒不是說過那藥的實效很短嗎,他們說不定在山上就把那草藥熬成湯藥了,凶手也說不定就在山上等著喝藥呢."軒轅玄霄看著下面那已經走到村子中的人影說.

"那是不是,只要我們一會兒跟著他就能抓住那凶手了?"云隱興奮的問,他們這麼久的時間可算沒白等.

"不一定,那藥可以制成藥丸的,那樣就不會浪費藥草,也不用凶手等在山上."上官雪妍突然說,她不反對軒轅玄霄說的山上有制藥的地方,為了不流失太多的藥效也只有立刻把草藥制成藥才行,那就要就近完成才行.

"有戶人家燈亮了."軒轅云墨指著下面說,他現在突然覺得今天的事,很有意思,有點官兵捉賊的感覺,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寫在自己的游記里.

"爺,那戶人家就是夫人今天救的那人的家."齊浩突然說,人是他送的,他當然記得那人的家.

"看來是為了收購他手里的九夜觀音了."軒轅玄霄聽完齊浩的話說.那九夜觀音不是尋常藥材,恐怕也不會太好遇到,而今天那青年男子就猜到一株,他不得不說他們的運氣很好.

"聽說你今天為了采這藥草,差點送命了,最後還被人救了?"一間不是很大的屋子里,一位全身黑的人問躺在炕上的年輕人.

"多謝大爺關心,大爺說的不假,好在我遇到另一波的采藥人,我才能撿到一條命,要不然我現在還在那陷阱里呢."炕上的人小心的說.

"他們沒問你什麼?"那全身漆黑的人又問.

"他們問我家住哪里,問完就把我送回來了."

"就沒有一點別的?"那人有問.

"別的,沒有,當時我很虛弱,他們也知道我的情況就很快讓我回來了."炕上的人愈發小心的應對,就怕這位大爺不高興了.

"把藥草給我,這是你的藥草報酬.還有不該說的不要多說."那人說完扔下兩錠大的銀兩給他.

"謝謝大爺,我知道的,藥草就在您身後的簍子里."炕上的那人拿著銀錠指著那人身後說.

那全身漆黑的人提起藥簍子就離開了那個小院子.


"娘親他出來了?"軒轅云墨指著下面的那人說.

"走,我們跟上去看看,不能讓他發現了."軒轅玄霄低聲說.

黑暗的夜里,一個黑漆漆的人形物體在前面快速的移動,後面還跟著一對男有女的隊伍,怎麼看怎麼怪異.上官雪妍他們跟在那人身後要小心翼翼的就怕驚動他,最後他們干脆不走下面走上面了,全用輕功在樹上看著那人,當然那些武功低的就要有人帶著.

上官雪妍帶著軒轅云墨,軒轅玄霄帶著軒轅少泉,這也是軒轅少泉記事以來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近軒轅玄霄,一個被他叫做父親的男人.可是他見他的機會並不多,三歲以前他不記得他,三歲以後他又'死’了.等在見到他的時候知道他不是你自己的親生父親,想接近又不敢接近.

"到了."上官雪妍在一顆大樹上停下來,看著下面的小屋,那人就是走進那里去了.

"老爺,藥材拿回來了."那黑漆漆的人取下身上的斗篷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說.

"那就好,沒什麼意外吧!"

"沒有,他遇到的也是采藥的,想必是城里大夫,或是過路的大夫."

"知道了,有了這株藥草,短時間內尚兒就不會這麼痛苦了."那中年男子說.

"老爺,大少爺會沒事的,二少和小姐也該回來了."斗篷男子說.

"是該回來了,好在他們一直都很健康沒事,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面對他們的母親."那中年男子帶著欣慰的笑說.

"老爺放心吧,只要不斷藥,大少爺不會有事的."那斗篷男子安慰的說.

"知道了,把藥送給神醫去吧."

上官雪妍雖說他們是在外面,可是憑他們的武功,還是把里面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的.那里面就是凶手的父親了.

軒轅玄霄打了個走的手勢,上官雪妍不明白他要做什麼,不過知道他是有原因的,于是就和他一起離開了.從他們來到離開,而那里面的人卻沒發現他們.

"玄,那是不是我聽錯了?"他們在離開那小屋很遠的地方停下,云隱有點驚魂未定的問.

"應該是吧."

"爹爹,舅舅你們什麼,難道你們認識里面的壞人?"軒轅云墨聽的一頭霧水的問.

軒轅玄霄看著兒子疑惑的臉,還有上官雪妍那平靜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要解釋清楚才行,自己也沒想到是他.

"那里面被叫做老爺的人是薛謙的父親,聽他們對話的意思需要九夜觀音的人是薛謙的大哥,薛尚."軒轅玄霄也沒隱瞞的說.

"我們和這姓薛的一家人,緣分不淺呀!"上官雪妍聽後略帶諷刺的說,第一次薛謙兄妹就想讓自己就成了妒婦,毒婦.下次見面會成什麼樣子,自己有點期待了.

"我們還是先回城吧,知道了凶手是誰,也就好辦了."軒轅玄霄說.

"好,我們回城再說,我們現在也沒有證據說就是他."上官雪妍想想說,她做事一向講究證據.


深夜他們回到酒店,本來那城門都已經關閉了,可是軒轅玄霄那是誰,整個西越僅次于皇帝的聖王爺.,只是隨便拿出一塊令牌,那守衛就放他們進城了.回到客棧暗二他那已經等在大堂了.

"爺,夫人您們回來了,先沐浴吧."雯娥看見他們走向前說.

"好,大家也都累了,該休息了."上官雪妍看著兒子們說,下次再有這事就不讓他們跟著了.

他們都回房洗一下熱水澡,就睡覺了.

第二天他們起的都有點晚,就連上官雪妍都比平時起的晚了一點.

吃完早飯,他們都聚集在上官雪妍的客房里談論此事.

"我們現在怎麼辦,直接去薛府抓人了嗎?"云隱問.

"不行,我們沒證據不能亂抓人,除非我們當場抓到他才行."軒轅玄霄說,這一點他和上官雪妍的觀點是一致的.

"我們只要斷了他的藥就可以了,只要沒藥他就會犯病,我們派人守在薛府外面,看他晚上出來,我們就可以抓人了."上官雪妍建議道.

"這倒是個注意,不過我們怎麼拿到他的藥?"云隱很是贊同.

"注意是人想出來的,不是嗎?反正我們不急."軒轅玄霄也覺得主意不錯,他們就能靜觀其變了.

"即使我們有證據那薛家的人恐怕也不是好抓的,我不是說了嗎,薛家有華夏宗在後面支撐,我們要是動了薛家,那華夏宗要是找我們麻煩怎麼辦,那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門派了,傳言他們亦正亦邪."云隱有氣無力的說,他是很擔心的.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走,我們出去逛逛,說不定就可以遇到他也不一定呢!墨兒,走了."上官雪妍起身向外走去,自己這個宗主在這里,還怕什麼華夏宗的.

"好唻,娘親."軒轅云墨抱著宸跟在上官雪妍身後下樓.

"你們等等我."云隱看見他們離開也追了出去.

軒轅玄霄再次看著獨留下自己的客房,有點迷惑,是他們走的太快了,還是自己反應太慢了.于是站起身關門出去,他也不走樓梯直接從樓上跳了下去,在他們之前到達客棧的門口,然後站在那里等著他們.上官雪妍看著那幼稚的人,和他那幼稚的行為,笑著心里.

"娘親,我怎麼就沒想到從上面下來,你看爹爹走的快."還在下樓梯的軒轅云墨突然說.

"墨兒,路要一步一步的走,不能想著走捷徑,安全第一."上官雪妍意味深長的對兒子說.

"哦."

再次來到大街上,他們也不知道要做些什麼,這些天他們在這里逛了很久了,該買的東西也買了.

"不如我們找家茶樓坐一下?"軒轅玄霄問著上官雪妍.

"好."上官雪妍也覺得差樓是他們現在最好的選擇地,哪里可以聽說書的,喝茶,吃點心,還能打探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