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青山采藥,意外的收獲
他們一連幾天都沒等到那些衙役傳來的好消息,都是些不知道的沒用的消息.他們除了在客棧等著就是在外面閑逛.那個凶手這幾個晚上也沒再出現過,不知道他是聞風而逃了還是已經得到九夜觀音制出的藥了.

"我們現在怎麼辦,一點消息都沒有?就這樣干等著?"云隱擺弄著桌子上的茶杯問,他覺得現在好無聊呀.

"我聽說這建安府有座大山,里面應該有不少的野生藥材,我們不如去看看,怎麼樣,畢竟你我可都是大夫呀,缺的就是草藥."上官雪妍想想說,她也比較喜歡去采藥,那樣她可以遇到比較珍貴的藥草,用來增加自己的藥品種類.

"大姐,你說的對,野生的藥材是要比外面收購的好的多,現在還有一些做假藥的.難道他們不知道那些假藥可以吃死人的嗎?也太不負責人了,這要是在醫谷里,都是要受嚴懲的."云隱想起那些不良的藥材商販就很生氣,你要是那些把玩的物品假就假了,可是那藥材是救命的東西,假的不是救命的是害命的,這是他云隱最看不慣的.

"這都是利益的驅使,才會讓有些人被金錢遮住了雙眼,他們就不過問別人的死活了."上官雪妍淡淡的說,這些假藥事件,在哪里都有,以前自己就見過.那一次自己帶隊搗毀了一個很大的制假藥的團伙,當時看著就心驚,成噸的藥品就堆在庫房里即將流向社會,那都是針對嬰幼兒的藥品,那些要是流入市場不知道會有多上嬰幼兒受害,會間接的毀了多少的家庭.審訊的結果是,那負責人說,假藥成本低廉,可是卻利潤驚人,一本萬利的生意為什麼不做.

"大姐,我和你去采藥."云隱看著起身離開的上官雪妍跟著出去.

就連軒轅云墨他們都跟著離開,那軒轅玄霄看看空留自己的客房也起身跟著離開,他們倒是走的快,怎麼就留下自己一個人了.

建安府城外不遠的地方就是建安府有名的青山,那里樹木茂盛,山勢陡峭,一般人不會去哪里.不過聽說那里的藥材還挺多的,山下的村子里有很多的采藥人.當然上官雪妍的目標也是哪里,不過她想往里走走,去那些平常不會有人到的地方才行,如果是外圍都被人采過了,不會有什麼年份長的藥材和稀奇的藥材.

"二弟,你以前經常在山里行走嗎?"軒轅少泉看著軒轅云墨在樹林里穿梭的腳步問,他覺得他對山林很熟悉.

"對呀,大哥,我每年都會隨娘親進山采藥,一去就是十天半月的,上京附近的山林我都去過.大哥,你嘗嘗這個,這帶著一點甜味."軒轅云墨摘了一顆褐色的小果子給軒轅少泉.

"這能吃嗎?"軒轅少泉看著自己手中的小果子問,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呢.

"能吃,味道還可以,這褐色的就是說明他成熟了,青色不成熟的就不能吃,那個是澀的."軒轅云墨說完就用帕子擦拭一個就放在自己的嘴里了.

軒轅少泉看見他的動作也學著吃一顆,嚼著感覺都是小小的顆粒,好像是果子的籽兒,味道微甜,不過還不錯.

"大哥,我們一會抓野雞去吧,這里一定有的,然後讓娘親給我們做好吃的.不過現在我要先幫娘親去采藥了,大哥你去不去?"軒轅云墨看著前面蹲下采藥的上官雪妍說.

"我不認識那些草藥."軒轅少泉低著頭說,他現在覺得二弟好厲害,不但功夫高,聽說醫術也不錯.他們同樣都是在王府里長大,可是自己學的根本不能和他比.二弟自小是在母妃寵愛中長大的,他的學識,武功,醫術也都是母妃一點一滴教導的.可是自己要在凌府看著那些凌家少爺們的臉色過得小心翼翼的,回到府中也得不到一點關愛.就連下人有時候都敢給自己臉色看,要不是當時有管家和師傅暗中相助自己說不定就不在了.

"大哥,我可以教你的,我也是娘親慢慢教會的.來,我先教你認一些簡單的草藥."軒轅云墨拉著軒轅少泉蹲下,指著眼前的一株藥材詳細的講解.

"他們兄弟處的很好,希望一直能這樣下去.有少泉陪伴,墨兒也不孤單了."上官雪妍站起身看著那邊蹲在一起的四個小少年說.

"那孩子心性不錯,只要我們真心對他,想來也不是忘恩負義之人,不用擔心的,再說墨兒挺聰慧的."軒轅玄霄從進了這青山就提著簍子跟著上官雪妍身後,上官雪妍采到的藥材,都在他手中的簍子里.

"你說的對."上官雪妍又再次蹲下繼續采自己的采藥.

日頭慢慢升到他們的頭頂上,上官雪妍看看天,知道到中午了,決定找一塊有水源的地方歇歇,順便弄些吃的.


"妍兒,你先在這里休息,我們去打些獵物回來."軒轅玄霄看著他們找的地方說,這里的環境不錯,要是只有他和妍兒兩個人多好.

"恩,你去吧,不過要看好孩子們."上官雪妍囑咐他.

"知道了,走了兒子們,今天讓為父見識一下你們的能力."軒轅玄霄說完帶著兒子們和齊浩他們走進林子里,暗二被他們留在城中了.

"大姐,這里有魚,我去抓幾條來,你還做上次的烤魚好不好?"云隱趴在水邊的一塊大石頭說,他本來是躺著的,結果發現有什麼東西在他眼前閃過,他于是趴在石頭上,就看見那大魚在水里不斷的跳躍.

"沒問題,你會不會抓魚呀?"上官雪妍笑著問他,云隱其實很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天天都能和墨兒他們玩在一起,看什麼都好奇.

"大姐,你放心,墨兒都能抓到魚,我一定也可以的,我可是墨兒的舅舅."云隱挽著褲腿下水說,大姐這是看不起他嗎.

上官雪妍看著在水里不斷跌倒的人,心里想你還不如墨兒了,那小子腹黑精明的,你這舅舅這一段時間可是被他坑了不少銀兩吧,也不知道你是樂在其中還是不知道.

"大姐,你看我抓到了,我就說,我行的吧!"云隱拎著那條略有十斤重的大魚開心的說.

"這魚夠我們吃的了,你先上來吧."上官雪妍叫他從水里出來.

"娘親,我們回來了,您看我們的獵物,有野雞,有野兔子還有這小野豬.娘親你不知道這只野兔有多笨,它是自己撞在樹上,撞死了."軒轅云墨看著自己手中的野兔,走到上官雪妍面前說,看樣子十分開心.

"你們這是守株待兔?"上官雪妍說這話的時候是笑著的,不過看的確是軒轅云墨懷里的宸.那怎麼可能巧就會有守株待兔的事,一定是宸搞的鬼.

"就是本王做得,本王看著它礙眼."剛剛在林子的時候小墨墨要抓一只活兔子送給這女人,自己知道這女人喜歡那些小東西,更何況又是小墨墨送的,她一定會好好養的,可是她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才不會讓她接觸這些低級的獸類,于是看見這只兔子自己就施法術讓它撞在樹上,死了.小墨墨總不會送死兔子給這女人吧,然後它又故意放開自己的氣息,讓那些獸類不敢靠近.

"好了,那獵物打回來了,我們就處理了它們吧,你們舅舅還抓了一條大魚,我們有的吃了."上官雪妍也沒說宸什麼,它連老虎那種大型猛獸都殺,更何況這些小動物呢.

他們午飯時就在水邊來了一次野炊,雖說種類不多,好在上官雪妍的手藝不錯,只是簡單的烤魚就讓他們吃的直呼過癮.吃完飯後,他們離開之前上官雪妍囑咐他們一定要把火熄滅了才行.

太陽在慢慢的西斜,他們也出來很久了,也該回去了,他們還要回城注意這那凶手的蹤跡,要是在他們不再的時候那凶手出來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大哥,你聽是不是有什麼聲音呀."跑在就前面的軒轅云墨停下問軒轅少泉.

"好像有人在喊救命吧,我聽的不是很清晰."軒轅少泉不確定的說.

"那我們去前面看看."軒轅云墨說完就跑著過去.

"二弟,你要小心點."軒轅少泉在後面追著他說.

"沒事的."


前行的軒轅云墨在一片草木叢生的地方停下,軒轅云墨覺得自己離那聲音很近了,就在自己附近,可是他卻找不到人哪里.

"有人沒有?"軒轅云墨問.

"救命呀,小兄弟."那呼救聲再次響起來.

這次軒轅云墨好像聽見聲音在哪里了,于是撥開雜草走了過去,在他站立不遠處,一個幾尺深的大坑里,躺著一個受傷的青年男子.看那樣子好像傷的不輕,說話的聲音都很虛弱了.

"娘親,父親,這里有人掉陷阱里了,你們快來呀."軒轅云墨看著那人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就他出來的,于是大聲喊後面的父母.

他的聲音剛落,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他們就出現在他的眼前.

"好像傷的不輕,我們怎麼救,要先把他弄上來才行."云隱伸頭看著那掉在陷阱的人說.

"你那里受傷了,是否傷到骨頭?"上官雪妍站在陷阱邊問陷阱里的那人.

"我是從上面跌下來的,好像摔斷了腿,身上也很疼."那人看不見陷阱外的人,可是能聽到聲音,于是回答.

"云隱,你下去檢查一下,然後我們救他上來."上官雪妍看著陷阱里的人對云隱說.

"好,大姐."云隱跳下陷阱,蹲在那人身邊,到處摸摸看,抬頭說:"大姐他腿斷了,好像還有點內傷."

"知道了,你先上來,我救他出來."

云隱跳出陷阱,上官雪妍知道了那人的基本情況,就運用靈力把那人從陷阱里抬了出來,平穩的放在一片空地上.

"隨墨找一些粗樹枝來."上官雪妍摸摸那人的雙腿說,里面的骨頭錯位,好在不是很嚴重的傷,自己現在就能救治,于是給他喂了藥丸動手給他把錯位的骨頭接上.

上官雪妍給他接好骨,又用樹枝給他固定好那只受傷的腿.

"喂,你家住哪里,我們好送你回去."云隱蹲在那人身邊問,上官雪妍給他接好骨就把他從昏迷中弄醒了.

"我家就在山下,我是上山采藥的,不小心就掉在陷阱里了,你們是誰?"那人還是虛弱的說.

"我們也是上山采藥的,好在你遇到我們了,要不然你可真危險了."云隱指著不遠處的簍子說,證明自己所言不虛.

"多謝各位的救命之恩,有機會我會報答的."那人感激的說.


"不用有機會,你現在就可以報答了,只要你告訴我們你這草藥賣給誰就好了."上官雪妍指著他簍子里的一株草藥問,那好像就是書上說的九夜觀音吧,自己也是第一次見到新鮮.

"夫人認識此藥?"那人顯然很吃驚的問上官雪妍,他沒想到會有人認識它.

"只是在書上見過,想必你也不知道它的作用吧,只是知道他很貴重或者說很值錢."上官雪妍看著那人說.

"對,我也是聽別人說這草藥很值錢,才會采它的,沒想到第一次采這藥草,就差點丟了自己的性命."那人有點感慨的說.

"聽誰說的,這藥草又是誰要的."上官雪妍繼續問.

"我不知道,只是知道每到初一,十五就會有人在村中收購此藥.可是他從不以真面目示人,每次都把自己包的很嚴,不過給的價格很高,大家也都不在意."那人想想說.

"他只收這一味藥草嗎?"上官雪妍又問.

"不是,村中的藥材他都收購,無論什麼藥材他都要."

"我們現在找人送你回家,齊浩帶人送他回去."上官雪妍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就讓人送他回家.

"是,夫人."

"初一,十五,今天就好像是十五,那人又會來來收購藥材的,夫人我們不如等他一等."軒轅玄霄看著天色說,既然知道消息了,他們就要抓住機會了.

"可以,那我們就在這等他來吧,這人即使不是凶手恐怕也和他有點關聯,要是抓住他了,我們就可以順藤摸瓜了."上官雪妍贊同的說.

"今天還要多謝妍兒過來上山采藥,要不然我們也不可能知道這些."軒轅玄霄笑著說,這真是意外的收獲.

"可是娘親,為什麼那些衙役問的時候就沒人說呢?"軒轅云墨不解的說.

"山下的藥農以采藥為生,衙役去問,他們一是擔心是自己的藥有什麼問題要當責任.二是擔心他們要是說了出來毀了信譽,就沒要人去他們村子收購藥材了,等于斷了他們自己的生路."上官雪妍深思了一會說,其實她理解那些人的做法.

"你們娘親說的對,其實他們的生活也不容易,采藥也挺危險的,就像剛才那人."軒轅玄霄教育兒子.

上官雪妍他們為了不打草驚蛇就在山上沒下去,在山上簡單的吃了晚飯,就等著那人的出來,不過有讓一個侍衛回去通知暗二注意夜晚的情況.

青山的夜晚很靜,只有蟲鳴聲,不過還是有點冷,為了安全起見他們也不敢點火.上官雪妍看著裹著毯子的兒子有點心疼他們,他們身上的毯子還是他們馬車里的,天黑之前軒轅玄霄下車去拿的,他們的馬車停在青山的另一邊,他們早上的時候就是從那邊近的山.他們現在的地方就離那村子不遠,要是有人來,他們可以看得見.

------題外話------

還有一更,也許會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