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死亡原因,奇特的疾病
第二天一大早上官雪妍他們吃完早飯坐在客棧的大廳里,看著那哭泣的掌櫃,都不知道怎麼勸才好,這事只能說是意外.他們從掌櫃的敘述中才知道原來這個店小二是掌櫃的親戚,是他遠房的侄子.這個侄子的家里孩子多,比較貧窮他才會把他放在自己店里當店小二,想著可以幫他們家一下,現在人出事了,他都不知道怎麼和他的父母交代.

"掌櫃的,你也不要太自責了,這誰也沒想到,也不是你的錯,只能說是這孩子的命不好."其中一個住店的人勸說道.

客棧出了命案,那知府不讓他們離開,誰要是離開誰就是嫌犯,那是要下大牢的,所以即使他們害怕,也必須要留在這里.你要出去就必須有衙役跟著才行,但是范圍也只限在城中.

"夫人,我們出去走走吧?"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說,他們今天要去義莊查看那些人的尸體.

"好吧,反正我們在這里也沒事,出去看看也好."上官雪妍也說,他們主要是為自己出去找借口.

上官雪妍說完,他們一行人就一起出去了,不過身後跟著兩名衙役.

"墨兒,少泉你們自己在街上慢慢逛吧,娘親和你們父親有點事要做,晚一會兒去找你們."他們走出客棧不遠處,上官雪妍囑咐兒子們.義莊自己不能帶他們去,哪里都是死尸,誰知道有沒有什麼病菌之類的髒東西.再說哪里氣氛怪異雖說進去可以他們鍛煉膽量,但是他們畢竟還小,她不想讓他們現在去接觸那些.

"沒問題,娘親你和父親去忙,不用操心我們的,我和大哥沒事的,我們等娘親您們過來找我們."軒轅云墨聽後知道娘親是有重要的事要做,而且還不想讓他們參與,也許那事情不是他們可以參與的,于是乖巧的說.

"二,你們要保護好兩位少爺."上官雪妍看著跟在後面的人說.

"是,夫人放心吧."

上官雪妍安排好兒子,就讓那其中的一個衙役帶他們去義莊.那衙役也是得到吳知府的叮囑的,知道眼前之人大有來頭,就連知府都害怕他們,那他一個小衙役哪里會不聽從.哪怕害怕去義莊,也只能帶他們去義莊.

義莊那是停放遺體的地方,在一座比較偏僻的破院子里,木制的門匾上寫著漆黑的兩個大字義莊,大門兩側各有一盞白燈籠.這義莊從外面看就是一座破敗的院落,但是當他們走進去的時候,就感覺很不舒服,給人一種陰寒的感覺.院中只有兩顆長相奇特的樹,散落的冥錢,很那些黑漆漆的棺木.

"那些被妖怪襲擊的尸體呢,在哪里?"軒轅玄霄走進院子就問跟著他們的衙役.

"他們在這邊,由于他們死狀一樣,還沒結案,知府大人就把他們統一安放在這里了."那衙役帶著他們去左邊的一排房屋中的最後一間房屋,打開門進去.

"這就是最近十天死的人?"軒轅玄霄看著那些蓋著白布的遺體問那衙役.短短十天就死了十幾個人,看來那東西下手挺狠的.

"是,都在這里了."那衙役站在門口回答說.

"夫人讓云隱來吧."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不知道從哪里拿出白手套,帶在自己手上,臉上圍著一塊絲帕,就要去掀那白布,于是他立刻上前阻攔.他還是不放心上官雪妍,畢竟他們的樣子都不會太好看了,說不定個個都是面目全非的樣子.

"我只有自己看過才能推斷和了解."上官雪妍推開他說.他知道這些人現在的樣子一定很恐怖,現在的天也不是很冷了,尸體就是有防腐措施也一定會腐壞的.本身他們的死狀就難看,要是在加上腐壞,就會更加的不堪入目了.

"可是夫人……."軒轅玄霄還是不同意.

"你與其和我在這浪費時間,不如我快點看完,我們好離開."上官雪妍掀開白布說.

上官雪妍看到的那是一張怎麼樣的臉,那那是一張高度*的臉,已什麼都看不清了.她彎腰在那人身上按壓,解開衣服檢查這個遺體的身上.她又去掀開另一張白布,這一張和前面那一張臉差不多,她也用同樣的手法去檢查.十幾具遺體她很快就檢查完了.

"大姐有什麼發現?"云隱問,他一直站在大姐的身邊,看她接觸那些遺體,他挺佩服大姐的膽子的,有些他都不敢去看.

"他們表面上是被人捂死的,其實都是受了重傷致死的,凶手控制的很好.先捂住他們的口鼻,讓他們出不了聲音,然後用內力震傷他們的髒器,可是凶手行事很小心,那髒器被震傷卻不會大出血,那些血液也只是留在腹腔里,不會流出來.這也就是這些人看著像是被捂死的原因了,可事實不然.至于臉上的那些齒痕是死後刻意加上去的,也許是為了誘導官府查案吧,可是那脖勁處的牙印倒是死前留下的.這樣看來,凶手應該是個男性,會武功,至少內力不錯.他也許有什麼疾病,我在這些遺體身上都聞到了同一種草藥的味道.他們身上都有同一種味道,不可能這麼巧合他們十幾個人都得同一種疾病,要用同樣的草藥救治,那只能說這種味道是凶手留下的."上官雪妍緩緩說著自己的推斷,尤其說到那特殊的藥味時她是十分的自信.

"大姐,什麼藥味,我怎麼沒聞到?"云隱蹲在其中一具遺體前嗅嗅問.

"這是一種克制天生疾病的藥草,得那種病的人要是沒這種藥草的控制,就會發病,只要發病就會對某種食物和物品產生強烈的渴求.就是從心里希望自己一定要得到才行,哪怕不擇手段."上官雪妍和他們解釋那草藥的作用和那疾病的特征.

"那這個凶手就是得了這種疾病得人,那他殺人要得到得到底是什麼,難道是殺人的樂趣?"云隱又問,這種疾病他可是沒有聽說過.

"你在仔細想想這些遺體的共通點,他們只有兩處外傷,除了臉上還有哪里有?"上官雪妍看著云隱問.

"脖勁處."一直沒說話的軒轅玄霄說.

"脖勁處,那能說明什麼?"云隱想想說.

"我剛剛說過得那種疾病的人會對某種東西產生強烈得渴求,我要是猜的不錯,這個凶手應該是對鮮血有著極度的渴求,那脖頸出的齒痕就是為了吸食血液才咬的."上官雪妍看了云隱一眼解釋這說,這人真是他的弟弟,怎麼會和自己差怎麼多,一點也不聰明,看著還不如墨兒精明的,那他自己出來尋人家里人怎麼會同意的.

"等等,大姐你是說他殺人就是為了吸血,那還是人嗎,不會真是妖怪吧?"云隱吃驚的問,怎麼會有這種病呀.

"他當然是人了,他也只有在犯病的時候才會如此,平時和正常人一樣.對了,凶手應該在二十五歲到三十歲之間,這種疾病是天生的,十歲左右才會有征兆,病灶會在人身體里有十五到二十年的生長期."上官雪妍說完就走了出去,這就是這疾病的特殊之處,她也是在古醫書上看到的,因為得這種病的幾率很少.

"妍兒,能分辨出他用的是那種草藥嗎,我可以讓人去藥房查查是誰買過這種草藥."軒轅玄霄跟在上官雪妍後面問.

"這草藥叫九夜觀音,也就是說它的成長需要在晚上,是一種大葉藥草,不過你不用在藥店找,即使找也找不到,因為它只有新鮮藥材入藥才會有效果,藥店恐怕不會有賣的.不過你可以讓去人問問這建安府附近可有藥販子,他們也許可以提供點有用的消息."上官雪妍想想說,那藥的實效很短,一般是摘下來就要入藥,晚了藥效就會流失了.

"為夫,知道了,那夫人先去找墨兒他們,為夫現在就安排人去盤問,但願可以找到那提供藥材的知情的人."軒轅玄霄有點惆悵的說.

"放心吧,我們會抓住那個凶手的."上官雪妍有預感,那人還會出來作案的,即使找不到藥草的流向,能抓住那人也可以.

"那是一定的要是抓不住那人,要不然為夫也對不住夫人的幫助."軒轅玄霄笑著說.

"你去忙吧,我去找墨兒他們了."上官雪妍看著他轉變快的臉,就想起了墨兒,真不愧為父子呀.

"行,為夫一會就去找你們."軒轅玄霄聽後說.

上官雪妍帶著云隱打算去找兒子他們,反正這里的街道也不是很多,在加上有宸和他們一起自己找他們更加的容易.

"云隱你是不是很久沒回家了?"上官雪妍突然問身邊的云隱.

"大姐,你怎麼這麼問,我是很久沒回去了,我出來的時候就說了,找不到你我就不回醫谷.現在好了,只要你回去我就可以回家了."云隱帶著笑說.

"辛苦你了,我一定會和你一起回去的,不過不是現在."上官雪妍想想說,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回醫谷一趟.

"我不辛苦,只要找到大姐就好了."云隱笑笑說.剛走出谷的他,年齡小又不懂人情世故,還被人騙過,好在後面遇到了軒轅玄霄,看著他不像壞人,就以解他的毒為理由跟著他們,一轉眼就過了多年.

"我們還有些什麼家人?"上官雪妍想了解一些基本的情況.

"谷中有我們的父母,還有二叔和三叔一家,祖父和祖母都在我們小的時候就去世了.二叔家只有一子,小姐姐兩歲,叫上官雪添.三叔家有一兒一女,兒子叫上官雪鷹,女兒叫上官雪鳶."云隱知道姐姐不記得以前的事,和他細說自己知道的事.

"那這樣說,我們的親戚也不多.對了,以前照顧我的丫鬟呢,叫什麼,性格怎麼樣?現在她們怎麼樣了?"上官雪妍又問,她很想知道自己是怎麼到那個山谷里的,即使她去采藥也不可能就她一個人去.家里人明明知道她的智商有點問題,怎麼會不讓人貼身照顧她.

"大姐,你有兩個貼身丫鬟,芍藥和牡丹,你失蹤後,芍藥很牡丹她們也不見了,我們都以為你們是一起失蹤的."云隱解釋說,她們當時想芍藥和牡丹都會功夫,應該可以保護好大姐的.

"哦,知道了."上官雪妍想,也不知道自己掉在那山谷可與自己的丫鬟有關,要是有關,那她們也許是走了,要是無關那她們也許就是遇害了.看來自己的失蹤也許是有人預謀的,就是不知道原因是什麼,那人又是誰,是不是牽扯到家族利益之爭.

"我們的父親和兩位叔叔的關系如何?"上官雪妍又問.

"好像不錯,二叔一心鑽研醫術,都不怎麼過問谷中之事,三叔那人整天笑眯眯的,看著人還不錯."

"谷中的事很多嗎?"

"也不是很多,畢竟族人每天都在研習醫術,沒少有爭端,不過外面求醫的人很多,我們總是要接待的.父親是這一代的谷主,很多事情都要出面的,有時候父親不厭其煩的時候就會讓三叔出面應付."

"娘親,我們在這里?"就在上官雪妍還想問什麼的時候,就聽見自己兒子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上官雪妍抬頭就在一家酒樓的二樓看見向自己招手的兒子.上官雪妍對他笑著點點頭,然後和云隱走上去.

"娘親,您喝水.您們的事情辦完了吧,怎麼沒見到父親."軒轅云墨端了一杯水遞給上官雪妍,然後問.

"你父親去辦點事,我們在這里等他,他很快就過來了.對了,你們又買到什麼好玩的東西了."上官雪妍喝了一口茶笑著問兒子.

"沒買到什麼,這里怎麼大的地方,還不如那些小鎮呢,都沒有什麼稀奇的東西."軒轅云墨摸著宸的皮毛沮喪的說.

"這里沒有,我們再去別的地方找就是了,我們這次也許會出來很久,這一路上你們也許可以買到很多東西的."上官雪妍安慰兒子說.

"娘親,我們會在外面很久嗎,多久?"軒轅云墨知道娘親這次出來是有事要做的,可是娘親沒告訴自己是怎麼事.

"這個娘親現在也說不好,要看事情的變化.墨兒想會府嗎?"上官雪妍看著窗外說,這尋找記憶的事,誰也說不好,也許很快就想起來了了,也許要很久才會想起來.可是墨兒在府中吃的好,睡得好,跟著自己出來就要舟車勞頓的,有時候還會遇到危險.

"娘親我不想回府,我覺得在外面比在府中好玩多了,上京的那些街道都被我逛膩了.再說我們在外面,我可以接觸不同時事物,娘親不是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嗎’,兒子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軒轅云墨看出娘親有心事,于是笑著和上官雪妍說.

"墨兒開心就好,娘親也希望你們兩兄弟經過這一此的鍛煉可以更加懂事,這對你們以後無論做什麼都是有好處的."上官雪妍看著他們兩兄弟說.

"娘親,兒子知道."

"母親,兒子明白的."

"好了,那我們先點菜,我們今天中午就在這里用膳,你們父親差不多也該到了."

"好,娘親."軒轅云墨聽後就叫來小二,他也不看菜單就直接點了酒樓的招牌菜.

那小二聽到軒轅云墨的話愉快的跑下樓,心想這可是有錢人家的少爺,那些菜可是要不少錢的,而且一點就是兩桌,就連那些看著是下人的人也吃這麼好.

中間上官雪妍去換了一套衣服,她從那義莊出來,總覺得身上不舒服.等他們菜快上齊的時候,軒轅玄霄也找到了酒樓.

"我讓吳知府安排下去了,我們就等消息吧,只要有人買,我們就會知道的."軒轅玄霄坐在上官雪妍身邊說.

"恩,知道了,我們先吃飯吧."上官雪妍也知道他們現在只能等,那人如果不出現他們,等就是他們唯一的辦法.雖說她有的是辦法找到那凶手,可是那些在這里不適合.

------題外話------

今天也就一更了,我明天盡量多碼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