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客棧命案線索
他們剛剛明明聽到那個驚醒他們的聲音就是從樓下傳來的,現在店小二怎麼會叫著沒有回答,難道出事了.上官雪妍看了軒轅玄霄一眼,他們感覺事情不對.其他的人也感覺到情況的不同尋常,那邊已經有人拿著燈下去查看了.此時住店的客人,想到他們住店時掌櫃說的話不免都有點擔心.其他人都緊張的等著那人的結果,可是他們看見那人下樓然後就沒音信,就只是聽見一聲悶響,就連他端下去的燈都熄了.誰也不知道樓下發生了樣的情況,也沒人再敢下去查看,甚至有人喊著是妖怪來了,跑回了客房.

"妍兒,你在上面看著孩子們,我下去看看."軒轅玄霄對身邊的上官雪妍說,他們就是為那所謂的妖怪而來的,進店的時候已經讓它逃了一次了,這次一定要抓住他.

"恩,不過你們要小心一點,拿這個照明吧!"上官雪妍遞給軒轅玄霄一顆大的夜明珠,頓時客棧里就亮堂了很多.

"你想的挺周到的."軒轅玄霄拿著夜明珠當燈帶著暗二和那幾個侍衛就下去了.

下面的情況其實上官雪妍已經看清楚,他們聽到聲音出來的時候,下面除了那個躺著的店小二根本就沒其他人,那個下去查看的人不知道怎麼的就摔倒在樓梯口了.上官雪妍很好奇,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可以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脫,不過她不著急,他知道那東西還會出現的.

軒轅玄霄他們從右面的樓梯下樓查看情況,他們先看到就是客棧一樓大廳的地上趴躺著的店小二,暗二上前翻過他看看,他一看差點吐了,那店小二臉上都是齒痕,看著很是恐怖.軒轅玄霄看著周圍凝固的血液,看樣子那店小二好像已經死去多時了.可是他們聽見樓下的聲音很快就都出現了,他們中間也沒耽擱太久,難道那點小二不是他們聽到聲音的時候才被襲擊的,在哪之前就已經死了.

"云隱他是這麼死的?"軒轅玄霄問一起下來的云隱.

"被人捂著口鼻捂死的,他身上除了臉部和頸部之外,其他地方均沒有外傷,臉上的的齒痕好像是有人在他死後故意弄上去的."云隱下來之後就先查看了店小二是這麼死的,不過起初看到店小二的臉上時他也很害怕.不過他很快就適應了.

"那就是人為了?"軒轅玄霄問,這和他們沒到這里之前猜測的一樣,這些事根本不是什麼妖怪做的,有可能又是人為的,不過不知道那人做下這些的目的何在.

"先前下來的那人呢?"軒轅玄霄問,他們下來了怎麼沒見那人.

"爺,他在這呢."齊浩提著那先前下樓的男子過來,不過那人還昏迷著.

"弄醒他吧."

"是,爺."齊浩端了一杯灑在那人臉上.

"你們是誰,我在哪里?"那人悠悠轉醒問.他警惕的看著軒轅玄霄,他以為自己被什麼人抓了.

"你還在客棧里,我們也是這個客棧的客人,看你下樓沒上去,我們也下來看看.你先下來可看見什麼了?"軒轅玄霄問他.

"我什麼也沒看見,我在快走下樓梯的時候手里的油燈突然熄了,我好像腳下踩空了,就掉了下來摔倒了,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那人想了想說,

"你先回客房吧,這里我們已經報官了,也不知道掌櫃的在哪里."軒轅玄霄和那人說著話,看著外面,他們下來時,那門是開著的,可是那門卻沒有一點被破壞的痕跡,那就應該是店小二打開的,那也就解釋了店小二為什麼是死在櫃台前面而不是後面.店小二值夜,應該是在櫃台後面,如果有人破門而入那時的他應該還來不就從櫃台里面走出來.現在他死在櫃台外面,而且店門是開著的,那就更加的說明了事情是人為的,他不認為那妖怪會叫門.

"哦,好,我先上去了."那人小心的說,他不知道軒轅玄霄他們是做什麼的,不過看著應該不是和他一樣就對了,他只是個易貨的小販,下來查看也是他覺得自己膽子大.

"齊浩你們看著這里,暗二你帶人去找吳知府過來."軒轅看著那人離開才對暗二說.

"是,爺."暗二說完帶著兩個侍衛走了,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他們有什麼危險.

軒轅玄霄看著離開的暗二,他先和云隱回到了樓上.

"你們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上官雪妍看著推門進來的抬頭人問.

"店小二是被捂死的,臉上的齒痕是死後加上去的,而且在我們聽到聲音以前他就已經死了."軒轅玄霄坐下說著他們的發現.

"捂死的,那就是人為的,有沒有受到內傷,樓下是否有搏斗的痕跡,那店小二不可能乖乖等死的."上官雪妍又問,她沒下樓,不知道尸體的具體情況.

"沒內傷,樓下看不出有搏斗的痕跡,要不是店小二乖乖受死,那就是對方出其不意置他于死地."軒轅玄霄回答上官雪妍的問話.

"這店小二的死我們可以認定是人為的,那其他的人呢,我們明天還是看看其他的尸體吧,不然很難下判斷."上官雪妍聽後對軒轅玄霄說,她是想親自驗看那些尸體,好找出蛛絲馬跡.

"這個妍兒你不用去,我和云隱去看看就行了."軒轅玄霄反對的說,他是怕那些尸體嚇著上官雪妍,今天那店小二的尸體看著就挺嚇人的.

"我是個大夫,其實驗看尸體我比仵作有經驗.再說你覺得你能阻止的了我?放心吧,我受的了."上官雪妍看著他說,自己以前什麼尸體沒見過.哪怕是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尸體她都見過.

"好吧,我和你一起去."軒轅玄霄知道上官雪妍打定的注意誰也改變不了,不要看他們相處的時間還不是很長,可是上官雪妍的脾氣他還是了解一點的.既然阻止不了,他就只能陪她一起去.

上官雪妍他們在商議這事應該怎麼辦,如果是人為,那他們晚上看到的那速度很快的影子又是怎麼回事?是誰出于什麼目的才制造了這事,不但在建安府影響極大,還連皇帝都知道了.難道那人就如此的自信,他認為以妖怪為假托他就可以肆意而為了.

"爺,吳知府到了."暗二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進來吧!"軒轅玄霄淡淡的說.

"下官參加聖王爺,參見聖王妃."那吳知府進門先跪下行禮.

"是你上稟說建安府有妖怪,你可知罪?你身為知府不想著造福,安撫百姓,卻和他們一樣人云亦云,你的烏紗不想要了是吧?"軒轅玄霄陰沉著臉問他.

"聖王爺,下官知罪,可是下官沒有胡說,那是下官和眾衙役親眼看見的."吳知府跪著猛磕頭說.

"既然是親眼所見,那你就說說他是什麼樣子吧?"軒轅玄霄語氣不如剛剛的生硬又問.

"那東西渾身長滿長毛,指甲很長,眼睛是紅色的,看著就很嚇人,它跑起來很快的."那吳知府響起那晚上他們的追捕那東西心有余悸的說.

"它有多高,是站立的還是趴著的?"上官雪妍開口問.

"它起初是四肢著地的,和我們打斗的時候是站立的,身高和成年男子差不多."吳知府朝著上官雪妍的方向跪著說.他知道這聖王妃在上京的名氣不亞于聖王爺,他可不敢怠慢了于是恭敬的說.

"那以前受害人的尸體都還吧?"上官雪妍又問.

"回,聖王妃,都在義莊擺著呢."

"知道了,你明天找人帶路,我們去看看."

"是,王妃."

"你帶人去問問客棧里的人,看他們都是做什麼的."軒轅玄霄突然說,他怎麼忘了,里面的人也有作案的機會.

"下官知道,這就去問?"

"你懷疑凶手會是住店的人,就像上次一樣?"云隱問.

"不排除這個可能."軒轅玄霄敲著桌子說,現在是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你可曾讓人去找過掌櫃的,店里出事了怎麼沒見他出現?"上官雪妍問,不是說掌櫃的就住在客棧後面的巷子嗎.

"沒有,他也許還不知道吧!"軒轅玄霄搖著頭說,自己才沒那閑心去通知他,再說他明天一早肯定會來的.

"好了,都回去睡覺吧."上官雪妍趕走他們,這一折騰天都快亮了.

"那妍兒,你好好休息吧."

"大姐,我回去了."

他們起身告辭,上官雪妍躺在床上很久才睡著.

在上官雪妍不知道的一所宅子里,一間黑暗房間外面,立著一位中年男子,看著那關閉的門窗歎氣:"你又出去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的,很多人都在找你,萬一被人發現了,到時候怎麼辦才好,你能不能收斂一些,還是不要出去了."

可是那間屋子也不知道是沒人還是怎麼的,就是任他說什麼里面沒有一點聲音.

"算了,先走了,我這是做的什麼孽呀."那中年男子一時之間好像老了幾歲.

那中年男子不知道的是,在他離開後,那門就開了一條縫隙,只能看到黑黑的輪廓,看不清里面人的樣子.

------題外話------

抱歉,今天就一更了,感冒了再加上特殊日子,人暈暈的,還腹痛,實在傷不起